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2017-01-15 05:58:38|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四个人的牧场

杜卫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汽车拐进海清坝牧场旁的土路,行不多远,便看到草原深处的一顶蒙古包,像是一朵美丽的蘑菇云,降落在一望无际的草甸子上。远处,蓝天如洗、白云飘飘,蓝天下有几处移动的黑点,那该是觅食的牛群和羊群吧?

  四木一指车的前方,说主人来迎接我们了。我收回目光,顺着他指的方向,见一个汉族装束的中年汉子正挥舞着双手跑来。他约摸四十来岁、身量不高,剪一个平头,肤色已被草原风吹得黝黑。四木停下车,探出头和他打招呼,那汉子向我们拱拱手,一脸灿烂的微笑。他的牙齿很白,双眸黑亮黑亮的,像一潭沉静的秋水,让人能感觉出他内心的纯净。

  四木告诉我,他叫谭立波,是海清坝牧场的男主人。

  谭立波转身一路小跑,搬开了牧场的栅栏门。然后又高举着右手,伟岸地引领我们的车开到蒙古包前。他的妻子和女儿们正在那里等候。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二十年前,他还是北京一家餐厅的厨师,手艺好却讷于言的那种。偶尔餐厅里的“美眉”和他开个玩笑,还会脸红。谁也没有料到,丘比特之箭偏偏就把他和一个蒙古族姑娘串到了一起。那女孩儿叫通力嘎,高挑个儿、长发披肩、唇红肤白,是个叫小伙子容易产生想法的美女,暗送秋波或者直接发动攻势的想来不少。可是通力嘎偏偏就把要执子一生的手伸给了这个只有初中文化,长相一般的汉族小伙儿。直到今天,问起他们怎么走到了一起,是谁先暗送的秋波?夫妻俩都含笑不语,只是深情地对望一眼。

  那一眼被我捕捉到了:温柔、默契、欲语还羞。像是荷叶上的露珠,吧嗒一声融进了清澈的池水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过了四张儿的大男人会有这么多情的一瞥。相知相恋的过程有多么温馨、多么浪漫,抑或多么坎坷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两个人的心早已连在了一起,像重新捏过的两个泥人儿,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其实,让我心醉的还不仅仅是两个人的牵手,牵手后小情侣的选择更是让人瞠目结舌。他们服务的饭店本来很红火,作为后厨的头牌和男孩儿追逐的店花儿,两个人的日子令多少进城打工的同龄人羡慕?上班时一个掌勺、一个传菜,闲暇时,逛逛故宫、赏赏红叶、看看电影、压压马路,兜里的钱包也足以支撑起这些美丽的时光,那时的北京天还是蓝的,没有令人逃无可逃的雾霾。可是,这一对小情侣却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想象的决定:回内蒙古草原去创建自己的牧场。

  北京——内蒙;繁华热闹——荒寂艰苦,这一切的反差实在太大了,天悬地隔。

  那年月,还没有“创客”这个词,而他们应该是最先的创客。因为行色匆匆,我没有来得及深谈,不知道是什么点燃了他们心中创业的激情,或许是谭立波从饭店日益增多的客流上看到了人们对绿色食品的需求?因为他们饭店卖的羊肉都来自内蒙古草原。或许是通力嘎太思念那久违的奶茶了?总之,他们离开了北京,回到了内蒙古的巴林草原,用打工的积蓄创建了自己的牧场。

  那个日子值得记取,是一枚镶进生命之册的金色书签。

  由此,一篇感人的童话渐渐展开。偌大的牧场只有夫妻两个,纵马跑出几十里地,看不到一个人影儿。偶尔有一只鹰在天边掠过,就会引发他们心中好一阵激动——千里草原上不仅有他们在牵着青春奔跑,还有许多高贵的生命与神同在。夜晚,躺在空寂的草原上仰望星空,他们更加浮想联翩:如果地上的一个人对应天上的一颗星,那么他和她在哪儿呢?牛郎和织女的爱情令人感慨,可是夫妻俩却不愿意站在天河的两边,一年才有一次难得的相会。他们要做两颗靠得最近的星,彼此能听得见对方的心跳、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在这篇童话中,孤独一转身,化作浪漫爱情的坚守;寂寞一声吼,变成超然物外的旷达。原来只要胸中有爱,冬日的雪花就是一首纷纷扬扬的诗;夏天的酷热也会成为一幅色彩斑斓的画呢!

  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在巴林草原上搭起了那顶属于自己的蒙古包。它像一颗钻石,折射了他们青春的全部光华。前后二十个年头,两个人就在海清坝牧场用勤劳和汗水装点着自己的人生。后来,一对双胞胎女孩儿在草原上降生了。冬去春来,如今已长成了十六岁的大姑娘。姐妹俩随妈妈,眉眼俊俏、身材高挑,从小就能歌善舞,现在就读于市艺术学校。寒暑假和逢年过节,她们依然会回到生养她们的牧场,帮父母放牧牛羊。面对着草原上叫不出名字的那么多野花,也会幸福地回味起童年难忘的时光。

  两口子创业的故事是浪漫的童话,也是愚公移山式的寓言。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有牛羊、有鲜花、有牧草、有清风、有夫妻对唱的情歌,也有狂风、有烈日、有冰雹,有狡猾的狐狸和凶悍的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羊肥了、牛壮了、牧草茂盛了,两个女儿也像天使一样长大了。那么,幸福是像云朵一样被草原风吹来的吗?望一望谭立波黝黑的面庞、瞅一瞅通力嘎粗糙的皮肤和脸上细碎的皱纹——当年,那可是像水仙花儿一样灵秀呀!你就知道收获的来之不易。我问谭立波,苦吗?谭立波用手揉着因生活的磨砺而有些凸起的骨关节,说习惯了。正值国庆,牧草略显泛黄、野花也开始凋零了,想一想即将走来的冬季呢?地冻天寒、大雪封路,夫妻俩要穿越风霜与寒冷,该付出怎样的辛劳?况且,已是二十年一如既往的穿越,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怎是“习惯了”三个字可以概括了的!只是,他们天性达观,勤劳坚韧,所经历的艰辛和即将面对的艰辛,不经意间,就淹没在他们不时漾出的笑容里了。

  四木是内蒙古有名的诗人。他的诗有温度、有悲悯,有情怀。同时,他也曾经是一位忠于职守的乡镇党委书记,人如其诗,对草原、牧民有着一种永远也扯不断的情缘。他告诉我,如今小两口儿的牧场有五百多头牛,两千多只羊。不算羊绒羊毛和农产品贸易的收入,仅牛和羊每年出栏一项就能有二三十万元的进账。说这话时,四木特别高兴,不大的眼睛嗖嗖放光,嘴笑得合不拢。喜悦之情像烧开的水,顶得壶盖盖也盖不住。

  作为诗人,他当然会为爱情感动;作为书记,他更有理由为收获骄傲。

  为招待我们,夫妻俩特意杀了一只羊。这是草原上最隆重的待客之礼:烤全羊。谭立波当过厨子,自然使出了浑身解数。羊烤的正是火候,表皮酥脆、肉色焦黄,在吱吱冒油的肉上撒一层孜然和细盐,还没吃呢,口水便要淌下了。我们用刀子切一块鲜嫩的羊肉,喝一口美味的奶茶,感到这里的生活已经被爱和诗意浸洇。

  不是吗?因为通讯信号不好,电视节目不清晰,每年春节,通力嘎会自编自演一台家庭春晚。妈妈唱歌,爸爸拉琴,姐妹俩翩翩起舞。勾得星星都要探头探脑地向蒙古包里张望,弯月也会含笑向这一家人送来祝福呢。

  难熬的是谭立波外出谈生意的日子。通力嘎想丈夫了,丈夫想通力嘎了,要通个电话可不容易。通力嘎要拿着手机跑到老远的小山包上去接。她知道,哪个山包的信号强,哪个山包的信号弱。能听到丈夫的声音,跑几个山包都乐意。谭立波呢,在车水马龙的闹市听到了来自草原深处的问候,心里也像抹了蜜一样甜呢!再累,也不会感到疲惫。

  夫妻俩照料我们享用烤全羊,他们的笑容像抑制不住的泉水,从心里咕嘟咕嘟冒出来,荡漾在脸上。

  我说,合唱一首草原的歌吧。四木刚才爆料:通力嘎能歌善舞,谭立波的男高音也颇有磁性,这个小个子男人虽然不爱说话,但唱起歌来却很投入。谭立波望了一眼通力嘎,通力嘎笑着点点头。夫妻俩一点也不扭捏,谭立波唱低音部,通力嘎唱高音部,动听的《鸿雁》便在蒙古包里回响:

  ……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歌声远琴声颤/草原上春意暖

  真是琴瑟和鸣,夫妻俩的演唱令人动容。歌声里有不尽的乡愁,也有他们难忘的青春岁月。一壶酒,独对苍天;两个人,相依为命,寸心誓与长相守。想一想共同经历的那些日子,眺望一下明天即将升起的太阳,歌曲中蕴含的情感被夫妻俩演绎得悠远蜿蜒,直抵内心。

  一曲未完,我的眼睛里已经含了泪水。

  四木又提议,立波,你们的双胞胎女儿是学舞蹈的,请她们为北京来的客人跳个舞可好?正巧小姐妹进来献茶,在大家的掌声中,爸爸打起拍子,妈妈哼着曲调,姐妹俩跳起了欢快的草原舞,轻如飞燕、美若彩蝶。一时,我有点恍惚,竟不知置身何处。原来,枯燥寂寞的生活也可以过得这样有滋有味儿;天堂与俗世,并非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天河。两者的转换,有时只依人的心境而定。

  盘桓半日,终要离开了。人生多有不舍,只是,春风杨柳离别路,毕竟车船留不住。

  我们走出蒙古包,太阳正准备交班。它喷射着炫丽的余晖,一朵朵火烧云燃烧起来,弥漫了大半个天空,像是展开的一幅五彩锦缎。没有到过草原的人,真的很难想象夕阳下草原之秋的壮美与辽阔。谭立波和我们依依惜别,两个小姐妹站在爸爸的身后腼腆地看着我们,显出了少女的羞涩。通力嘎用“蒙普”——蒙古族普通话热情地招呼我们明年再来,说明年夏天的巴林草原一定更美。她把美字读成了一声,听上去充满民族风情,蛮有味道。

  汽车启动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一家四口站在那里一直冲我们招手。我们有我们的远方,他们有他们的牵挂。在他们的身后,是那顶绽放在晚霞中的蒙古包和一眼望不到边的海清坝牧场。

红果绿籽大小年

何 频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秋冬的落叶,每年要迟至元旦交腊月的时候方才落完。辛劳的环卫工人逐日早起,要一遍遍打扫落叶,约摸费时两个月左右。同时,他们还要爬高上低,奋力为休眠期的花木剪斫老枝臃条。白蜡、银杏和栾树,年年先黄先落,利索又整齐的落叶,再以纷披的枯枝如黑白木刻似的简劲示人。白蜡树的树冠极好看,活像一把朝天横起的大扫帚,遒劲而不失细节的优美,大大方方地叠印在街市空隙的天幕上。杨树,分加杨、青杨和白杨树等等,它们落叶用减法,一层层不疾不厉缓缓落去。而最难落叶的要数悬铃木和槲栎之类,这一类落叶最磨叽,要待新芽次第萌发,才陆续将老叶拱去或顶掉。这一刻大地收腹,霜雪轮番浸染草木,朴素的原野和城市空地上,杂树落叶树的风姿,如果以思想者、艺术家和明星来比喻,有的似鲁迅先生大义凛然,“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更多的则似秦怡、田华、黄宗英一样,“美人如玉剑如虹”之后,呈现给观众是别样的暮年从容之美。

  正因为自然节奏的变换与轮回,平时不察觉、被忽视的东西,例如枯树上的果实,忽然变得打眼而奇异了!眼前,喜鹊和灰鹊联袂在树头上争吃红柿子,寒雀觅食啄蜡梅和枇杷花,而香椿树结的籽,好多人原本就不知道的。这一天,童书作家萧定丽在微信里传图片来,问这种兰花瓣模样的串果可是桐树的籽?暗自发笑的我,很友好地回复说,这是香椿树结的果实——美称曰“香椿铃”。草木果树,春华秋实,可它们开花结果,也分大年和小年。老家我大哥的院子里,现在已经很稀罕的一棵国光苹果树,前一年果实稠得把树枝压断了。而去年它罢工,几乎一个秋果儿也没有结。有的年份,怎么找都看不到香椿树开花结籽,但去年香椿树普遍开花,花开了结果也多。丙申才入冬,“小雪”节气遇大雪纷纷,雪化天晴,香椿树叶狂落而裸,房前屋后,都有瘦硬的枯树香椿树,一枝一杈,打着一串串褐色的香椿铃凌空飘拂。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祭灶的小年紧接着便是除夕和大年初一。欢腾的城乡,山里山外,大小聚落里祭灶的鞭炮、祭祖的鞭炮和大年夜、大年五更的鞭炮,一阵紧过一阵,流水一样响个不停,大动静震撼天地也涤荡大地,同时催醒树木早早发芽,呼唤春天早来。草木也不甘人后——月季、蔷薇和爬墙虎,已经悄悄萌生了小红芽。枯树的树梢间,喜鹊做的窝,这一刻显得特别大,大似柴堆和麦秸垛。啄木鸟在空洞的树干上捉虫,喙起喙落,敲梆子一样回荡着一连串很大的声响。成双成对的乌鸫鸟,开始追逐交配。它们的身子比乌鸦小,过去很少能见到的,人们认不准它们是八哥还是黑卷尾,惊诧惊叹,怎么初夏来的“叉鸡”黑卷尾提前来这么早?腊月里,老百姓家家户户连日备年货,老老少少尽情享用年货的丰收。文人则要冲寒折取干枝梅花、天竹果做瓶插,画家忙着为客户画“岁朝清供图”,将冬天的红果实、金黄果实——南天竹、柿子、佛手、木瓜、香橼、橘子,兼了松柏、蜡梅、水仙,择取入画。白石老人1950年的春节画《岁朝图》立轴迎新,笔触古艳又时新。高挂的大红灯笼之下,一尊窈窕的古观音瓶里,插着盛开的牡丹花配南天竹经霜的红果,富贵而不失有节和清高。环绕一边的果盘里,老人还刻意将北京地区的特产——四枚熟透的磨盘柿子,缠了一挂火鞭。总体题跋曰:“古稀婴儿长寿庚寅九十白石”。

  这些年,北方和中原地带的城市植被,品种越来越多。三九严寒时节,大地回阳,冬春交替,城市里各种精巧晶莹的红果实,墙篱上的蔷薇,枝梢上的红籽,如椒如豆;地栽的丰华月季,果实稠似山里红;还有枸骨、火棘、南天竹的红果,无不果实累累,像红玛瑙也像红珊瑚。这天我在雾霾间歇的一个清晨散步,忽然发现院子枇杷树的碎花里,已经有灰绿的小枇杷暗暗坐果了。而碧绿的桂花树,层层叶腋之下,逐级正结出一簇簇的新籽——是女贞子一样的果实,有青绿小果实和微微变紫的果实两种色相。去年,对于香椿树来说,开花结籽是大年,桂花却是小年,中秋和国庆节来后,郑州的桂花迟迟才满满得开,但仅仅只开了一茬花。八月桂花,往年至少要开两次花的,想不到它去年开花吝啬,但在冬寒里迎春结籽大方。“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景致在春节前出现,曰亦真亦幻正是。

冬韵

惟 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十二月,冬天彻底拉开它的大幕,正襟危坐。那些严寒中的生灵都已准备妥当,开始接受它冰冷的训令了。

  清晨,太阳升起时格外庄严,殷红布满整个东方的山脊,在冬日短暂的白昼中,这是最神圣的时刻,天空在十二月犹如一个安静的处子,它收起了电闪雷鸣,不再对土地叫嚣,天地一时达成和解,再也不用对那些肆意招摇的植物颐指气使。暴躁的猪獾在艰难地吃完河边的最后一批根茎之后,沮丧地离开了,冬天把几乎所有的宴席全部解散。现在,是天和地畅谈的庄严时刻,那高悬的蓝空,以从未有过的平和之态俯瞰大地,阳光以更精纯的色质倾向原野,草木、鸟雀不再接受它的温度,我的心仿佛也被带入到那浩渺的天空中聆听晨曦的谆谆教导。

  寒流在十二月接踵而至,整个高原犹如矮下去一样。风开始肆虐,朝高地猛吹,登上任何一个制高点,远处沉闷的“唰唰”声一阵接一阵从光秃的树枝间袭来,又向远处掠去。

  冬天的风是矫健的。行走在这儿,身体任何裸露的部分都会被无情地告知,让人瑟瑟发抖,仿佛必须蜷缩在思想的深处才可获得温暖。不论什么树木,在这个时节,几乎都成了一色,不走近观察,无法辨别。这不是一个发表自我的日子,是寒风执掌大自然政令的时期,那激起自我意识的暖流还远在后头。但寒风对树木来年哪一枝焕发生机都了如指掌,树上的枯枝碎屑不时被清理而掉落下来,厚厚的堆积成一层,它要为春天的新芽疏通路障。无论沟壑,还是渠湾,都会被透明的阳光从早到晚一一光顾,不会有哪一块被忽略。凛冽的风和明亮的阳光是构成冬日的主要内容,前者像严厉的父亲,鞭策、激励我们接受考验、鄙歪弃邪,后者则像一位慈祥的母亲,自始至终用温情滋养着我们。

  在十二月,大自然会毫不吝啬地把阳光抛洒下来,从南到北,都盛满了澄明的光瀑。先前被烟霾尘封的寰宇,现在,开始热烈地欢迎新世界的到来。清晰、透亮的自然界都在为步入下个纪元而容光焕发。目及这辽远的高原地质,一座座雄浑的山峰延绵无际,清晰可辨,就连山崖上的光影都折射出分明的性格,这些山体的巨大棱角要尽情欣赏它自己不屈的气魄了。现在是它们展示其骨骼和力量的时刻。

  只要站得够高,就可以望得更远,胸怀也一下子无比豁达起来,浑身暖烘烘,阳光中仿佛蕴含着警醒的颗粒。站在这阳光浸满的世界,无形中充满了强烈的伟人情怀,再不必耽于世俗的纷扰和纠葛了,此刻,我和大地都披上了这荣耀的光辉。

  十二月是自然在一年中驶向终点的最后一班列车,它放缓了速度,不会有任何事物被丢下,所有细节都会被以最精简的方式保留,如同远游者浪迹他乡的行囊。置身于十二月的荒野,那些儿女情长被冬日的筛网一并抖落,一种更直接、更永恒的思想浸透着我的骨骼。

诗意新三峡

谭仲池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一

  冬日的上午

  我被淹没于烟波浩瀚的梦里

  手中的桨 不敢轻易摇动

  怕碰伤了水下的村庄

  那里有我居住过的老屋

  挑过水的古井

  诵读过唐诗的学堂

  听子规啼叫的花果山

  我只能任波浪摇晃着前行

  自从踏上这条平静如镜的宽阔水廊

  我的灵魂就沉入深深乡愁的故乡

  二

  在我童年辛酸的记忆里

  洪水淹没过的地方

  就消失了庄稼人的脚印

  却始终冲不走的

  是祖祖辈辈种在田野的希望

  埋在泥土里的勤劳和坚强

  还有老母亲身边的纺车

  发出的缕缕叹息和凄美的歌唱

  三

  那片沉寂的江边荒滩

  世世代代就这样执着守望

  盼它长出五谷酒香 欢声笑语

  细密而温热的蓝图和汗水

  终于在这里耕耘出一片绿色

  结队的帆船第一次靠近

  这座陌生的不夜城

  曾经喊着古老号子拉纤的汉子

  含泪抚摸贴着红对联的家门

  四

  巫山神女 双手合十

  虔诚地伫立云雾山巅

  她的明眸望穿了千年秋水

  愁断的青丝早已化作飞泻的瀑布

  却牵不回白帝城下的那条孤船

  她知道长夜的尽头

  就在奔腾不息的江涛里

  只有那次石壁突然开花的声音

  才让她看清了长江的前世今生

  今天她要用流动的文字

  为盛世写一部不朽的诗歌

  五

  比金子还亮的晨光

  撩起了坛子岭的雾幔

  眼底浩瀚的高峡平湖

  展现出庄重而优雅的表情

  蓝宝石布满的天穹

  蓝墨水染透的群峰

  从船闸升起的巨轮

  从山峦飞越江涛的银线

  一齐在描画三峡的壮美画卷

  如果你想走出生活的沉闷

  走出都市浓重的雾霾

  走出滚滚红尘的喧嚣

  寻找最好的心情

  就来这里静静地凝望吧

  多情的清波会告诉你

  长江游动的鱼 江天飞翔的鹰

  都学会了唱歌 舞蹈 谈天说海

  它们生存的世界 从来都没有

  这样自由 平静 欢欣

一曲山歌一个坡(中国画)

黎正国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1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