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3日 24 版)  

2017-01-19 18:00:32|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版:文艺评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3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投身经典的“第一现场”(学习贯彻习近平在文代会、作代会上重要讲话)

刘醒龙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3日   24 版)

  ●经典无论怎样映照和塑造伟大的中国历史、中国文化和中国英雄,它都来源于最基层的生活现场,重要的是如何在鲜活丰满的社会生活中寻找到创造经典的第一现场

  ●新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一些所谓火爆现场,往往是经过人为改变、蓄意制造的第二现场、第三现场,甚至是黑白颠倒、美丑不分的伪现场,盲目听信、不加省察的话,可能永远与真相隔着一层

  ●以中国社会之丰富,生动的文学元素漫山遍野,加上不可阻挡的民族复兴气势,作家没有理由不投身讲好这些史诗故事的实践,更没有理由不去坚定创作史诗的雄心,以文脉传承国脉,以文运复兴国运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经典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其中必然含有隽永的美、永恒的情、浩荡的气。短短几句质朴的话,将经典的真实面貌说得清清楚楚。经典的美、情、气之所以不会过时,正在于它来自火热的生活现场,经典自诞生之初就“容纳了深刻流动的心灵世界和鲜活丰满的本真生命,包含了历史、文化、人性的内涵,具有思想的穿透力、审美的洞察力、形式的创造力”。

  经典是创作与生活的天作之合

  1992年我发表了以乡村教师为典型人物的中篇小说《凤凰琴》,2009年又出版了同样以乡村教师为主人公的长篇小说《天行者》。因为大家认为我对乡村教育比较了解,所以去年4月,湖北省政协邀我参与民族地区基础教育问题的调研。调研中,大家对一处只有两名小学生,却按规定配置三名教师的乡村教学点的撤销与保留,产生分歧。有人认为,与其花了钱还无法保证教学质量,不如将两个孩子送到山下有寄宿条件的重点小学就读。而我却有不同看法:这样的教学点,在教导孩子学习知识时肯定有欠缺,教学成本也会高出很多,但是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有温暖亲情和符合道德的精神参与。亲情与精神一旦缺失,所造成的人格缺陷,花再多的金钱也无法弥补。以往乡村孩子与城市孩子在教育上的差别只是知识层面上的,如果只考虑教学成本,强行将孩子们集中到有条件寄宿的学校,造成亲情断裂,将来城乡差别就不仅仅是知识层面,而且还有更为严重的精神成长层面上的、人格上的强烈差别。这个意见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这个教学点最终得以保留下来,没有被撤销。生活有所欠缺,不等于没有希望;人生出现迷茫,不等于就是丑陋;社会需要调节,不等于要冷冰冰地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一次宝贵的经历,对我的创作也有启发意义。它提醒我,作为一个作家,要能不断地从卑微世俗中发掘生命意义的经典性,在鲜活丰满的社会生活中,努力寻找文学真谛、创造经典文学的第一现场。不管我们有没有发现,可以成为经典的素材一直存在。在成为经典之前,它们与普通事物的观感毫无二致。要将经典素材从看上去一模一样的事物中发掘出来,必须经过长期积累,并尽可能向事物的外部延伸观察,向事物的内部深入思索。身为小草,必须了解大树;作为江海,必须追溯溪流。经典无论怎样映照和塑造伟大的中国历史、中国文化和中国英雄,它都来源于最基层的生活现场,是文学创作与火热生活的天作之合。

  警惕遮蔽真相的伪现场

  经典来自火热的生活,但火热的生活不会自动成为文学的第一现场。特别是新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一些所谓的火爆现场,往往是经过人为改变,甚至蓄意制造的第二现场、第三现场,还有可能是黑白颠倒、美丑不分的伪现场。那些能够发现真相的有效的第一现场,只要作家带着情怀进入,就有可能踏上创造经典的坦途。而任何企图以一己之好遮蔽世间真相的第二现场、第三现场和伪现场,无论如何言说,也注定是过眼云烟。

  去年夏天,长江中下游的大洪水过后,西方有些媒体讽刺中国,说河堤溃口了,洪水泛滥了,再也没有人跳进惊涛骇浪里组成人墙保护家园,宁肯袖手旁观,等着军队、专业人员来营救。殊不知,今天的中国经济和科技发展早已超越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的原始劳动方式,灾难救援手段也鸟枪换炮了。新机械、新技术、新材料的使用,使得抗洪更加专业化、更能提高救灾的效率,这是以前想象不到的。而且,从另一个侧面看,为堵塞溃口而砍伐的林木,受到林业法的保护,那些作为私有财产的经济林木,哪怕动一片叶子也可能受到法律追究。可以就近取土的耕地同样受到各种法律的保护。哪怕是在救灾这样的特殊时刻,也有非常复杂的情况需要考量。更加难能可贵的,现在救灾过程的科学化体现了对救援人员、受灾人员生命的珍视,良田熟地被水淹了还可能再造,生命一旦失去就无可挽回。这些,何尝不是一种发展和进步?

  身为作家,如果我们不能在第一现场目击到这些,或者理解不到位,甚至盲目听信一些人的胡编乱造,可能就会永远与真相隔着一层;如果我们不能去伪存真地去体察和辨别文学现场,将错失真正的创作资源,遗憾地失去创造文学经典的基础。

  树立创造经典的文化自信

  经典是文化自信的产物,对经典的认定更是自信心的表现。去年8月中旬,中国作家协会安排我为第四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作总结发言。我说了一番话,大意是作为主流的汉学家应当让自己的翻译作品成为了解中国历史主流、中国社会主流、中国文化主流和中国文学主流的有效窗口,而不是专事窥探中国社会不足之处的猫眼。作为21世纪的中国作家,那种过分迁就西方文化口味的“谦虚”,将是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大忌。相反,要理直气壮地告诉世界,他们目前所接触的很多还是中国文化的边角料,离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本体还有距离,还要继续用心探索才行。

  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华民族的大发展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以中国社会之丰富,生动的文学元素漫山遍野,加上不可阻挡的民族复兴气势,作家没有理由不投身讲好这些史诗故事的实践,更没有理由不去坚定创作史诗的雄心。面对这种影响深远的变化,我们有责任写出中华民族新的史诗,也有责任重现中国文化的高贵境界和伟大传统。

  经典是伟大而永恒的,经典的发现是日新月异的,认知经典、创造经典的能力也需要不断成长。作家在成为历史与时代的书记员的同时,也时刻不能忘记自己就是这部史诗的亲历者和创造者。接下来,还有更多文学的第一现场需要作家不负时代、充满情怀地投身其中,及时感知每个人的命运、每个群体的命运、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的那些改变,从平凡中发现伟大,从质朴中发现崇高,从变化中发现进步,努力创作更多经典之作,以文脉传承国脉,以文运复兴国运,担负起铸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的重任。

  (作者为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抒怀山水烟云间

——评李青葆诗词新卷《山水烟云》

翟泰丰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3日   24 版)

  曾以“风景三部曲”《行走的风景》《屹立的风景》《心灵的风景》闻名诗坛的浙江诗人李青葆,是一位常年行走大山江河、深入稻田农户、为人民与时代而歌的优秀诗人。李青葆一直坚持古体诗词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新近问世的作品集《山水烟云》为生态中国、美丽中国鼓与呼,再次体现了为时代赋诗的创作理念和历史责任感。《山水烟云》由五卷组成,包括五七言律诗、绝句、词、汉赋、楹联在内共计500余篇,以七律、七绝与词为主,多种形式与体裁交相吟哦,奏响了一部独具时代风格的诗韵交响曲。

  《山水烟云》的最大特点是创作境界开阔,构思宏大,文骨健美昂扬。李青葆喜欢欣赏壮丽山河,他的诗词作品常常构思于大自然山水烟云之中,以诗的审美观照,遍赏江南秀山丽水,江北大河云涛,陶醉于蒙蒙烟雨,屹立于茫茫苍穹。山水田园诗占这部诗集的六成以上,走进其中,浪涛飞瀑,千丈烟雨,登山纵情于重云,入江驾舟于飞涛,乐哉,乐哉!

  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黄果树瀑布感赋》。首联开笔吟瀑,“飞流千丈下云空,化作黔山白玉龙”,这是黄果树瀑布的天然景象,人称“九天飞瀑”。接下来第二联诗人转笔,以人文喻自然,“壮胜黄河泻壶口,势如草圣舞狂风”,在诗人看来,长天大地之风姿,化作人文之语言、之文字,以文形表达物形,即诗人在注释中所讲的“以艺术喻自然”,这正是“天人合一”之必然。再看最后两联“遥看虹彩银帘外,长听雷声烟雨中。若问人间何可似,长征百战气豪雄”,诗人在黄果树飞瀑的雷声烟雨中,联想到气势豪迈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之炮声,血战之豪气,英勇无畏,势不可挡。诗人以飞瀑喻长征,用瀑布之壮观颂长征之伟大,诗境更为开阔,诗意得到升华。

  《山水烟云》中,诗人不仅欣赏和感悟祖国的大好河山,也追溯山河背后蕴含的文化史与革命史,领悟来自历史深处的浩然之气。登上井冈山,诗人情感激荡,“飞流直下势无前,跃入深潭起白烟。如诉如歌传远韵,追江追海作源泉。曾融热血滋千岳,更领征程汇万川。欲问神龙此何去,依然化雨洒江天。”从工农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到朱毛会师,再到长征“汇万川”,井冈山见证的历史气韵滚滚而来。登上太行山,诗人畅吟《太行山感赋》:“壁立苍穹气自扬,万山如剑斩东洋。风云含恨起焦土,刘邓挥师挺脊梁。日落神州星月亮,戈操陋室父兄殇。心中有梦不畏险,千里红旗展太行。”读者仿佛回到太行山红军艰苦抗战、英勇杀敌的场景,铿锵悲壮,让人感同身受。最后一联更是全诗的升华,歌颂了战士的信仰、人民的肝胆和“刘邓挥师”的“脊梁”。身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娄山关口,诗人想起当年红军在反“围剿”战斗中两次攻破娄山关,两次进驻遵义的壮举,写下《娄山关感赋》:“斜阳引我上娄山,大小尖峰锁险关。弹洞犹存枪战激,雁声难忘血腥寒。昭魂碑耸凌云志,凿壁诗留动地篇。今日登临意难静,西风又起海中天。”诗句让我们情不自禁地由当年娄山关的“西风烈”联想到今天风云变幻的汹涌海涛,古今对照,让人发历史之思。

  李青葆的山水诗反映的是自然与人文的辩证统一关系。大自然给诗人以激情,诗人又以生花妙笔予大自然以人文感赋。《山水烟云》中,他仰观日月之光华,俯察大地之文理,在山水中抒发心灵,在情物中感喟历史变迁,诗笔走进了神思的境界,真是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古今相融。这些诗在境界高远的同时,还朗朗上口,在写作方法上有平叙,有纪实,有抒情,有形象,有哲理,而且善用比兴,抒发情采。

  李青葆出身农村,出于一种天然的热爱,他还用诗笔深情地赞美田园景色。《小舟山烟雨梯田》系列诗吟共九首,是诗集中一组动人的篇章,书写了千年梯田史,喜看田野变迁,点赞农业改革,誓要青山增富美,乐将热血育甘甜,描绘了十八大以来,美丽中国建设一派山青水绿、政通人和的诗化风光。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诗在反映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成果,表现农村大变化、大发展、大成就的同时,还歌颂了基层领导干部一心为民的辛劳,树立了新形势下农村干部的公仆形象。

  “创新是文艺的生命”,诗人的创作抒情源于外在客体,而诗情的迸发,又有赖于诗人把对外在物的审美观照转化为自身主观的形象思维。外在的自然物是千姿百态、发展变化的,人类的社会活动也随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故而作为创作主体的诗人也要“神与物游”,对变化发展着的事物予以新的审美观照,把握外在物象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大胆创新,开拓形象思维的新境界。李青葆作诗就掌握了外在景物与内在审美思维的辩证统一,他在声情中不断探觅审美思维之哲理,来去自如,勇于创新。《猴年元宵纪游》一诗,诗人穿越时空,从千载广寒宫,一步跨入信息时代,描写了最前沿、最当下的现实生活,融古今为一体,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交相辉映。诗人拓宽审美新思维,也是探寻诗歌哲理的重要途径。没有哲理的诗,是苍白的,有深刻哲理内涵的诗才是厚重的。李青葆的诗,用开拓发展的世界观看待外在世界,对外在五彩缤纷的世界进行审美创作,是在创新中发展的,故而是有生命力的、厚重的。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向文艺界提出四大希望,其中首要的就是要我们坚定文化自信。读李青葆的诗作,我们能深深感受到,他写景、写人、写事件、写史迹,无不深蕴于中国文脉、中国气魄之中。如《咏刘基读书处石门洞》一诗,石门洞在浙江青田县内,明朝国师刘伯温年少时曾在此处读书,青葆在诗中写了石门洞景物的幽深和高古,又以此地垂天瀑布喻刘伯温的品性与功绩。“垂天飞瀑亦低调,融入清潭默默流”,名扬如瀑,心静若潭,高以事国,低调做人,这既是瀑布的天性和特点,也是刘基的品德映照。高大形象在眼前,中国传统文脉深蕴其后。

  从《山水烟云》中,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李青葆在诗歌创作上的全能。这种全能与他的知识积累、他高格调的诗歌美学修养是分不开的。李青葆坚持研读经典,既领略中国古典诗文共同之法则,又在创作中寻悟其文风差异,所以才能诗文体裁相互贯通,且与时俱进,赋予古体诗词创作以现实主义的审美创新。学古不泥古,旧体例,新命笔,在李青葆身上,我们看到了当代诗人的文化自信。

是历史的更是当代的

——评大型电视纪录片《融通之路》

乔鲁京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3日   24 版)

  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是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顺应地区和全球合作潮流,契合沿线国家和地区发展需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提出的重大倡议和构想。十集电视纪录片《融通之路》致力于用电视手段、纪录片语言传播共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以古今丝路贸易为主线,把握并彰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联互通,实现经济共荣、文化包容、民心相通的历史心跳与时代脉动。

  《融通之路》是一次对历史的回望。张骞出使西域、古希腊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安西都护府的设置与唐代对西域的经营、大航海时代对全球贸易的塑造、铁路兴起与茶道衰落……这部十集纪录片跨越两千多年,摄制组寻访欧亚八国,再现了这条连接东西方商贸与文明之路的传奇过往。宏阔的时空跨度,有限的节目容量,《融通之路》的结构策略是选取关键节点,以此连缀出历史发展脉络。这里的关键节点,从学术视角看,经得起考究与推敲;从电视受众的收看心理来说,又利于再现传奇人物,生发精彩故事,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融通之路》是历史的,更是当代的。这一点首先体现在该片对历史的解读上,即对历史素材的选择与解读视角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在丝绸之路上,善于经商的粟特人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摄制组先是在陕西西安拍摄了北周粟特人史君的墓葬,随后又前往中亚的沙赫里萨布兹,寻访到史君的故乡——历史上的“史国”故都。通过这些具有内在关联的情节设置,折射的正是今天“一带一路”倡议所体现的美美与共、和平共赢、文化包容的精神理念。摄制组为此还追寻中国考古学家迈出国门的脚步,前往乌兹别克斯坦偏远的边境拍摄中乌两国考古学者联合发掘的最新成果,记录下考古学家认定汉武帝时代大宛国重要都会贰师城的重大发现。

  《融通之路》的当代性还直接体现在主创者对当今时代的“抓拍”与刻录。比如,镜头下的“双11”这一天,马其顿记者卢普桥、乌兹别克斯坦导游米萨卡托夫·别克佐德,都在各自家中通过中国电商开发的电子平台购物,中方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构更为多样化的电子商务平台……这些都是对互联网经济下丝绸之路商贸新样态的折射。片中表现中国银行匈牙利分行发行首笔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债券等历史性瞬间,记录的则是中国金融业对“一带一路”建设的助力。

  以发展为目的的历史回望,以刻录时代为责任的当代表达,《融通之路》的精神追求以切合艺术创作规律与传播规律的制作为载体,因而得以实实在在地“落地”。一方面,全片以严谨的学术态度为基础。对《汉书》《史记》《大唐西域记》《查士丁尼战争史》等中外典籍的引用,对古代地图、古代服饰与风土研究的呈现,以及对胡振华、刘庆柱、曹远征等历史学、考古学、经济学知名学者的访谈,让该片具有较强的学术性。另一方面,主创者也为观众提供了大量珍贵的第一手影像。八个摄制组先后分赴中亚、欧洲八国与国内十余个省、市、自治区,既用镜头带回了保留至今的历史遗存,又主动发现新的线索,生动再现今天的丝路风情。

  此外,《融通之路》也为国内历史人文类纪录片在制作和传播上进行了有益的尝试。针对今天电视观众的收视心理,《融通之路》在视觉呈现上下了不少功夫。实地外拍、情景再现、三维制作、航拍与逐格拍摄,全片既采用丰富的纪录片表现手法,又从叙事需求出发,不一味追逐视听效果而夸大某一种表现手段,体现了尊重艺术规律的创作态度。在传播上,《融通之路》同时借力各大视频网站,使其受众不囿于传统的电视观众,辐射到更为广阔的人群。

  如今,“一带一路”正在为古老的丝绸之路注入新的时代活力。在新的旅程中,如何为影像艺术输送历史血脉,如何让百姓喜闻乐见,进而如何更好地传递时代精神,镌刻时代群像,是文艺工作者的责任与使命,更是担当与追求。正是在这一点上,《融通之路》做出了可贵的探索。

唱出让世界共鸣的中国声音

龚琳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3日   24 版)

  最近有人问我:去年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歌曲?我竟一时想不出来。为什么现在很难出现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甚至给人一种流行音乐不“流行”了的印象呢?

  在我看来,这是因为当下很多歌都太相像了,不痛不痒,没有个性,缺乏创新。就像现在娱乐圈最受欢迎的是韩式明星一样,我们的很多音乐人也一直跟在外国音乐后面走,要么模仿欧美,要么模仿日韩,就连国产影视配乐也经常要找国外作曲家来写。

  多元化曾经是中国音乐最大的特色,我们有那么多的戏曲剧种,每个剧种又有不同的行当,每个行当的发声方法都不同,但现在却变得“千人一声”了。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中国有那么丰富的民歌资源,而在当下的歌曲中这些传统已经很难找到了,因为我们是用西方的发声来打基础,我们的美学观经常按照西方的走。

  不是说学习外国音乐不好,而是不能在向外学习的时候丢掉自己。我们已经背离传统走了太远,是时候回头看看了。一味往欧美、日韩靠的结果是,我们的声音在国际舞台上缺乏辨识度,我们的文化别人看不到,也就不会得到应有的尊重。

  回归传统的第一步是要认识到传统的好,向传统靠拢,这是对待传统的一种积极主动的态度。第二步是研究传统,了解其科学性,知道为什么这样唱,明白其背后的文化。比如江南的《茉莉花》是柔美的,是软软地唱,东北的《茉莉花》则唱得开放、直白、幽默,这反映的是不同地方人们爱情观的不同。第三步则是深入传统,从传统里面吸取精髓来创新,这意味着融会贯通,深入传统又能超越传统,不是请几位老艺人在舞台上坐镇就可以了,那只是一种表面的拼贴,真正好的作品要能离开他们仍然立得住。

  在内容上,传统诗词是我们宝贵的文化财富,舒伯特把歌德、席勒的诗谱成曲在全世界流传,我们的李白、杜甫作品也可以写成曲。那么多人对中国文化感兴趣,我们当然可以做自己的艺术歌曲。中国也有优秀的神话故事、民间故事,都可以考虑改编成歌曲来传播,不是说好莱坞、迪士尼做的就是好的,不能让孩子们只知道钢铁侠、蜘蛛侠、超人,不知嫦娥、女娲、钟馗。我们要把中国的故事、中国的文学唱出来,唱开去。

  归结起来,就是在传统基础上进行创新。完全的传统在今天是很难传播的,因为那是地域性的,而不是世界通用的艺术语言,所以我们的创新要采用现代作曲方法;而离开传统也就谈不上创新,我们必须要从自己文化的根出发,把欧美、日韩优秀的经验拿过来用,服务于我们的音乐,走国际化的民族音乐道路。

  中国音乐发展的前景总体是乐观的,我们不缺好的歌手,缺的是好的声音,有个性、创新的好声音。这需要中国音乐人共同努力,建立对自己传统的文化自信,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唱出让全世界观众共鸣的中国声音。

  (本报记者张珊珊采访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