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2017-01-19 21:06:48|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一眼看到中国(名家在线)

——韩美林八十大展侧记

本报记者 徐红梅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百鸡迎春之一
  韩美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和平守望
  韩美林

  即将过去的丙申年,作家冯骥才用了五个月的时间撰写韩美林口述史。岁末,随着这本书的首发,作为“韩美林全球巡展”第二站的“美林的世界·韩美林八十大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跨越时空的艺术力量”第四届韩美林艺术讲坛开讲,紧接着,由韩美林设计的丁酉年生肖特种邮票全国首发。在满布民族色彩又具现代审美意味的艺术创造里,观众看到了一个丰富而宽广的世界。

  古老的现代

  正如展览开幕式和艺术讲坛主持人白岩松所说,韩美林在艺术上结交的朋友,从来没有二道贩子——他要么直奔远古,要么直奔民间。那里是艺术的源头,自由、富有生命力又少污染。他自觉地绕过了、放下了学术禁锢,捡拾人类原始艺术的精粹,创研新的时代表达。这无疑是研究韩美林艺术的基点。

  60余年的艺术生涯,韩美林广涉绘画、雕塑、工艺美术、民间艺术、设计、书法、古文字等领域。这一特点充分展现在6000平方米的国博展厅里——这里有“艺术大篷车”,通过“时间轴”展现着韩美林的艺术人生和探索实践;这里“草木皆宾”,过去鲜有展现的“椅子”系列、木雕以及蓝印花布等,生动体现着“平等、和谐”的自然观;这里有“百鸡迎春”,百张作品不重样,集中体现着韩美林不断翻新的艺术创造力,也在适逢春节的展期里传达着节日祝福和美好期许;这里有“泥土的光芒”,“美林壶”和“美林瓷”,让传统技艺与韩美林独特的造型观融为一体;这里有“展翅的凤凰”,韩美林从云南石寨山杖头的凤凰形象中汲取灵感,设计了国航航徽,又将长沙窑壁画鸟纹等创造性地运用到国航新机舱内饰的整体设计中,让古老的纹样升腾入云天;这里有“远古的呼唤”,“天书”“铁艺”“岩画”等作品,既是韩美林对远古的追溯,也是他“化古为今”的创造;这里“神遇而迹化”,“关公的传说”和“佛像”化身韩美林公共艺术新作,展现着他在传统雕塑与当代城市雕塑之间的思考;这里还有“和平守望”,相关主题的雕塑、书法、绘画等作品,体现着韩美林对和平的阐释……

  这就是韩美林的艺术园地。他在这里实现着创造上的自由,而这自由建立在无限的包容和有选择的坚守之上,就像一株名木,一树繁花,根扎大地——近40年来,韩美林的“艺术大篷车”行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只为寻找民族文化艺术的“三江源”。在陕北的山洼洼里,他发现了中华民族的创作源,发现了艺术家们还未开垦的处女地;在宁夏贺兰山古老的岩画面前,他感受到先民的精神余温,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转折点。此后的20多年间他7次长途跋涉至贺兰山,他的艺术道路也因此拐了一个弯。他还在几十年间不断搜集古文字,那些被遗忘在历史角落中的文化遗产,蕴含在千变万化的字形中的人本感知精神,因为韩美林个性气质和创造活力的注入,幻化出画意天趣。

  就这样,在通往远古的路上,韩美林不断捡拾沉淀在历史深处的文明碎片,并穿过漫漫的岁月屏障,感知先民对世界最原初的理解、想象与创造,最终以性灵化之,让远古遗音、民间遗趣,在富有装饰性的构成中,激荡出文明的回响。他希望促成传统的民族艺术完成现代意义的转型,更希望树立中国文化的尊严。他坚定地认为,跟着中国大地上的“陕北老奶奶”们是没错的。她们的后方是长城、黄河、长江、喜马拉雅山,那里屹立着千古不灭的龙门、云冈、贺兰山;黑山、沧源、石寨山;良渚、安阳、莫高窟……因此,韩美林对自己的定位是中国“陕北老奶奶”的接班人。

  古老的现代,正是韩美林所致力的方向。这条民族艺术的现代化之路,被一种无论怎样夸张变形都难以抽离的民族精神牵引着。它绚丽多彩,却如白岩松所说,让人一眼就能看到中国。

  生命的本色

  作为韩美林的人生知己,大冯——冯骥才研究韩美林的兴趣与日俱增。相识30余年,他可谓是韩美林最新的艺术开拓、最重要的艺术活动的见证者,他对韩美林的研究兴趣首先在于“韩美林的心灵史以及其艺术世界深层的构成及内核”。

  韩美林所有的艺术创作里都没有悲伤、没有纠葛、没有倾诉,有的只是明亮、蓬勃、充满动感的生命活力和激情。

  他的每一个脚印似乎都印证着对美和爱的渴求。他曾从动物身上找到情感依托,独创具有毛茸茸效果的动物刷水画,传递出一种温情。曾经是他小友的狗、曾经与战士生死与共的战马,给了他太多生命的体验和创作的灵感,夸张变形、带有浪漫情感也极具视觉张力的动物题材贯穿他艺术生涯的始终;母爱是他眼中最伟大的爱,《母与子》成为他雕塑创作中的一个重要题材。如今,已有60余尊该题材的青铜雕塑,分布在各大美术馆和许多城市的公共空间里,讲述着人世间至真至纯的母子亲情;秦腔表演曾令他激动万分、陕北老奶奶的剪纸曾令他叹为观止,民间文化中由着性子的强烈的情感表达深深打动了他,从此他在创作上遇到苦闷就要到生活的最深处去寻找活着的情感、活着的艺术,从此他爱上了民间艺术中那最为刺激也最难运用的大红大绿的原色和对比色……

  所有对客观对象的描摹,所对应的都是韩美林的心性,都是“最朴素、最本色的文化生命”。在美的创造里,他“拒绝已经精英化和个体化的任何审美语言”,一刻不停地翻新艺术、颠覆自己,在各个艺术领域中开疆拓土。他对自己实行“魔鬼训练”,他的“画本子”不计其数,作品构思、形象研究、设计草图、天书记录等无穷无尽的形象都在每一天的积累中奔涌。正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所评价的,韩美林通过跨越文化在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许多边界、许多领域,形成了一种在图像上打通边界的创造。他的脑子里有一个巨大的形象的图像库,并不断地在各种行走中观察吸收、记忆储存,再通过手变成各种形态的作品。通过观赏韩美林的作品,我们可以更好地思考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时代、一个更大的图像时代,怎样寻找创造的原动力。

  有人问,还有没有韩美林没有做过的东西?白岩松回答:有,下一个。展览开幕式上,韩美林宣布:下面要给大家表演的是油画,再给大家贡献的是中国古文字大典。这就是我后半生向祖国的交代。

  “良工造物,大匠诲人”。从世界文化的演变看中国文化的发展,再由此反观韩美林的艺术人生,或许能够获得更多文化启发。韩美林在对艺术原发的生命感和文明的初始性的追求中,挥写着如焰火般绚烂的生命本色,也实现着文化时空的跨越。

一部色彩的诗卷(再回首)

——怀念油画家朱维民先生

斯 雄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图为朱维民的油画《和田老人》。

  “我选择了一个最最痛苦的职业。同时,我又常常庆幸地发现,我选择了一个最最幸福的职业。”

  1991年,朱维民先生在北京师范学院举办的“朱维民油画近作展”的题记中这样写道。

  在痛苦与幸福的交织中,20多年过去了。直到丙申冬月的一天,朱维民先生很突然地走了。匆匆的,轻轻的,没有任何先兆。

  他的一生,有许多谜一样的传奇。

  1932年出生于上海的他,长于富商之家。1949年秋,他考上国立北平艺专(中央美术学院前身),师从徐悲鸿、吴作人、江丰、董希文、戴泽等先生。1953年毕业后,先是下到山西的工厂,然后调回北京任教,然后是“右派”劳改,然后去河北农村“接受再教育”,然后独自去新疆,浪迹天山南北……直至1978年,他才回到中国人民大学执教。

  这些起伏跌宕的经历,如果不是他后来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及,可能没人能准确得知。

  “看过我个人档案的朋友悄悄告诉我,从六十年代起,我有将近二十年的记录是空白的。”他在自传体回忆录《方舟记事》自序中这样写道。

  记录的空白,不等于人生的空白。

  20多年漫长而艰苦的坎坷经历和生活实际的教导和诱发,使朱维民的思想情感和艺术实践得到升华,不经意间增添了绚烂的色彩。回到北京不久,他参加中央美术学院校友作品展,其作品得到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江丰的关注。江丰从中国美协申请经费,资助朱维民重回新疆再画一些写生。两年多的时间,先生两次重返新疆,完成大小油画200余幅。

  “刚回北京,我就决定要做三件事。”在一次闲聊中,他告诉我:“办一次画展、出一本画集、开一堂课。而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

  然而,1981年元旦,“朱维民油画素描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黄昏》等油画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83年11月,中州书画社出版《朱维民油画素描集》,江丰作序,蔡若虹先生题写书名。《西方美术流派介绍》课程也于1981年秋季在中国人民大学开讲,刚刚恢复高考后迈进大学学堂的1977级、1978级饥渴的学子回忆,“他,牵着我们步入世界的艺术圣殿”。

  从此,朱维民迎来美术创作的高峰和井喷,举办的一系列画展等活动在社会上反响热烈:1984年,他应约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讲学,并举办个人画展;1991年10月,“朱维民油画近作展”在北京师范学院举行;1993年,“朱维民油画近作展”在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举行;1995年12月,他发起举办“勿忘国耻”大型美术联展。联展首展在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举行,随后到上海等地巡回展出;2000年7月,“朱维民油画作品展”又在山西太原举行……这期间,我作为他的学生基本全程参与,近距离地见证了先生在压抑荒废20多年后重拾画笔时的精神焕发和意气风发。

  先生的早期作品以新疆题材为主。这一时期的素描和油画,主题鲜明,形象逼真,弥漫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油画《贫农的女儿》就是他热爱生活、细心观察生活并对生活具有强烈表现愿望的美的形象创造。画中的维吾尔族女孩个性鲜明,人物的精神风貌刻画得淋漓尽致。

  他在创作中注重采撷、积累人物形象,据此充分发挥想象,胸有成竹地施以油彩,铺排色调。在造型语言运用上,他摆脱了学院派习气,使得油画中的人物栩栩然富有生机。油画《黄昏》源于他上世纪80年代初重回新疆到乌什县英阿瓦提公社体验生活,看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民家家户户都养上牛,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萌生的创作意念。他说,“我在这些小牛身上看到了明天”。在画面的处理上,他用偏黄的暖色调表现出像江南丝绣那种闪亮而柔和的感觉,同时让画中的农妇、小牛和背景虚虚实实,给人保留更多遐想的空间,展示了对明天更美好的祝愿。

  朱维民一生都热衷于到工厂、农村最基层、最边沿的地方游走,并因此与最底层的小人物结下最深厚的感情。从新疆、山西、陕西、河北、山东的乡村厂矿,到地处大西南的贵州苗寨,从国内的到国外的,从普通小人物到壮志未酬的英雄,都是他关注的主题,也是他最得心应手的题材。从《和田的乡村医生》《从城里来的农民》《喀什噶尔的圣玛利亚》到近百张矿工的素描和油画等等,他用满怀真诚的画笔,倾注自己的一派深情,去关心、体贴、理解、尊重和讴歌这些最底层、最普通的群众。在他的客厅里,小饭馆老板、保姆、农民、失业的大学生、清洁工等都是常客,当然更多的是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美术爱好者。

  晚年,他时有印象派风格的油画作品,轻松写意,又不失严谨,色彩变得更加明亮和抽象,被蔡若虹誉为“中国特色的印象主义”。画风的转变,可能源于他这一时期深受白内障的困扰,视力受到严重影响。待做完白内障手术视力恢复后,他的风格又重回现实主义的轨道,仍以写实为主。他终身坚持素描等基本功的练习,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仍然能创作出大量细腻写实的油画作品。这种自信和功力,在同辈画家中是少见的。

  先生曾对我说:“我这一辈子有一点比较欣慰,就是从来没有变过,从年轻的时候到现在,始终一个样儿。”

  这就是他的人生态度,与他对待艺术的态度是一致的。无论对待人生还是艺术,无论遭遇何种挫折和困苦,他始终是严肃认真和充满敬畏的,始终走的是一条正路,绝不为纷繁复杂的外力所左右。正是这种始终不渝的坚持和坚守,才成就了他的艺术和人生。

  版画家古元曾评价朱维民的作品是“一部色彩的诗卷”——这是对他作品的赞美,又何尝不是他九死一生却又色彩斑斓的人生写照?!

理想与创造

——观“中国青年雕塑艺术展”

郅 敏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相濡以沫
  任艳明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5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天人合一·老子
  吴为山

  岁末的南京,迎来了汇聚约300件优秀雕塑作品的“匠与意——中国青年雕塑艺术展”。这个由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等单位主办,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提供学术支持的展览,集中展示了老、中、青三代雕塑家的作品,为南京增添了创造之美。正如担任此次展览学术艺术总主持的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所说,“艺术之始,雕塑为先”,“不忘初心,雕塑伟大时代”是展览的主旨所在,而打造“中国精神、中国气派、时代风格、国际视野”便是本届展览的初心,意在激发广大艺术工作者自觉传承与弘扬中华美学精神,在东西文化的对比中,更为深刻地认识到中国传统的价值所在,从而在作品中深蕴其质、其品、其格、其神、其韵,并在形式的创造中焕发出创新的生命力。

  展览主题“匠与意”的选择,颇具意味。据吴为山介绍,“匠”就是“工匠精神”,体现了艺术家兢兢业业,专注于创作、生活,专注于自己的理想追求。“意”指“写意”,是中华传统美学思想在艺术创作中的具体表达。“匠与意”代表了技艺、技巧、技能和神韵、心境、审美的完美统一,体现在本次展览中,则代表了老中青三代雕塑家在不同时代、在历史与现实的对话中,以个性表达和共性坚守对中国精神的表现。所以,此次展览除了展示“青年一代艺术家通过各种可能性的尝试,力求探寻与时代相适应的风格”等求新求变的努力外,也着意呈现了“二十世纪上半叶以刘开渠、滑田友、曾竹韶等为代表的一批青年艺术家,留学法国,吸收自古希腊、古罗马以来的西方雕塑技法与文艺思想之精华,探索中西合璧的现代雕塑之路”。正如吴为山所说,这条探索之路,是成功之路,也是予今人以启迪的艺术之路。所以,钱绍武的《关公》、叶毓山的《毛主席像》、盛扬的木雕等一批作品今天仍然震撼着观者的心灵,他们用作品表达着那一代人的艺术梦想。

  展览的另一部分作者是成就卓越的中年雕塑家群体,吴为山、李象群、吕品昌、隋建国、王中、陈云岗、殷晓峰、鲍海宁、于世宏、邓乐等雕塑家,是雕塑创作的中坚力量,他们的作品从各自的角度深入探讨了雕塑与时代的关系。学术主持吴为山也是中国雕塑领域的代表之一,他的雕塑创作融合了具有中国文化气象的写意精神,呈现出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也表达了在日益全球化的时代中,一代中国艺术家的文化选择。

  本次参展的青年雕塑家群体更充满活力,除了各大学术机构和美术学院年轻一代的雕塑学科带头人,还有自由职业者,很多艺术家都有海外留学经历,具有良好的国际眼光。展览中,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青年雕塑家广泛汲取各方面的营养来充实自己,挖掘心灵中最有价值的宝藏。这让我联想到自己作为一名创作者也常常思考的一个问题:伟大的艺术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们都是艺术家用心灵创造的艺术。因此,用心灵面对自己、面对文化、面对生活、面对时代,是青年艺术家的使命。

  让真正有活力、有竞争力、有创造力的艺术展示出来,也是本次展览的初衷。从900多件来稿中遴选出的173件优秀作品,题材丰富,在作品的材质上不拘一格,既有青铜、木雕、石膏、不锈钢等,也有寿山石等传统工艺材料,体现了在新的时代和文化观中,青年艺术家善于传承、勇于创新的实践。尤其在本次展览的审评中,专家们特别关注不同探索方向、不同艺术形态所呈现出的可能性和独特性,可谓没有门户之见,开放而平等。

  小艺术娱人耳目、大艺术震撼人心。大艺术也可能是年轻人创造的,王希孟18岁便画出传世杰作《千里江山图》,米开朗基罗29岁已雕刻出不朽的《大卫》。中国的青年雕塑家正在凝神聚气,期盼他们创造出时代的大艺术。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副院长)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