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2017-01-20 21:38:29|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5版:评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让青年勇于拥抱更高远的梦想(评论员观察)

彭 飞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让年轻人有能力有意愿追求更高远的梦想,矢志投身科研、理论工作,才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插上翅膀

  

  前不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一项测试结果显示,中国“期望进入科学相关行业从业的学生比例”为16.8%,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而此前二三十年时间里,中国学生远比欧美学生更热爱从事科学技术工作。与“想做老板”“爱当网红”的意愿相比,曾经激励一代人的“科学家梦”悄然褪色,让我们重新思考梦想的意义。

  观察如今的职业意愿,显性的利益、速成的途径似乎更引人关注,而隐性的价值、坚持的成长略显尴尬。刚刚荣获中央美院“哲匠奖”的范景中教授坦言,人文学科“学者的经济压力大”,尽管人文学科不像理工科那样直接创造社会财富,但人文学科“制造一种空气,看不见摸不着地影响着社会”,因此他呼吁“优秀年轻学者的年薪应该在30万元左右”,才能保证安心从事研究,不为生计所困。

  两个例子的背后,折射着一种梦想焦虑:科研或者说学术这种“要走万里路”的职业,不再是年轻人最向往的追求,理论和思想的价值也在不同程度地“贬值”。那么,究竟是什么促动着这样的变化?

  应该说,这首先是社会发展的结果。今天,我们随便到中小学的班级去问“你长大了想干什么”?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众口一词的“我们爱科学”不同,回答常常是五花八门:“我想做一名老师”“我想做宇航员”“我想做一名记者”……随着社会发展的多元多样,随着人生出彩的机会越来越多,孩子们的理想也越来越丰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不再是屈指可数的几条励志格言之一。

  另一方面,从国际经验看,随着人均收入的提高,人们的择业取向的确有着从偏爱理工科向理工、人文均衡发展的趋势。在不少发达国家,想当工程技术人员的孩子日渐减少,而愿意从事金融、会计、法律、经济等职业的人逐渐增多。这几乎是一种共同的规律。

  如果说这样的变化不足为意,那么需要重视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也的确有一部分年轻人的择业观念正走向功利化、庸俗化。青年群体的观念之变,很大程度上源于环境的变化。毋庸讳言,有的家长认为不做公务员就是不务正业,不早挖“第一桶金”就是庸碌无为;有的高校教师用社会丛林法则替代知识的讲授,甚至说出“毕业后如果你赚不到4000万,就别来看我”的雷人之语;有的大学一味追求就业率,大量缩减基础性学科课程……流风所及,成长于其中的年轻人很难不受到影响。

  鼓励献身科研、探索真理的价值观,并不是苛求每一位年轻人都投身学术、从事基础研究,而是倡导刻苦钻研、寂寞坚守、努力奋斗的精神。如果失去这些特质,青年人在追求梦想的其他道路上,一样不会成功;如果陷入“金钱就是力量”“地位才是王道”的执念,只会让思考浅薄,令生活浮躁,消解着更具价值的选择。因此,重筑科学梦想,激发学术能量,不仅要在教育层面改变思路,更要对功利化的社会风气保持警醒。调校乃至重塑走偏的价值,无疑是打开科研大门、触发理论创新的钥匙。

  然而仅靠“情怀”去纾解科研学术的梦想焦虑,是不现实的。科学试验、理论思考向来是“持久战”,科研人员在信守“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同时,也离不开必要的物质条件作为支撑。如果“攒稿费啥时能买房”的无奈长期存在,持之以恒的研究的确难以很好地开展。去年11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允许科研人员和教师依法依规适度兼职兼薪”,就不失为正视现实、增强激励的有益尝试。

  社会的进步,少不了多元化的职业选择。但科学发展、理论创新,依然是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根本动力。在这一点上,看看牛顿、康德对西方文明的塑造,再反观孔子、老子对中华文明的奠基,就不难得出结论。“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让年轻人有能力有意愿追求更高远的梦想,矢志投身科研、理论工作,才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插上翅膀。

用电商改变非洲生活(域外听风)

韩晓明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没有路上堵车的烦恼,没有商场拥挤的尴尬,只有随时随地购物的快捷和优惠的价格!”最近,这则电商网站的广告在埃及火了起来。路边一个接一个的广告牌,吸引了不少当地民众的眼球。

  在埃及首都开罗,类似的“互联网+服务”模式早已融入社会生活:几分钟之内叫到一辆出租车,服务热情、价格透明;在附近上百家餐厅中选择自己喜欢的下单,半小时左右外卖送到家门口……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可支配收入的增加,线上消费不再是奢望。据不完全统计,非洲现拥有3.3亿网民,1/5的人有网购经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南非的互联网用户排名前三位,分别占国家总人口数量的51.1%、69.6%和49%。电子商务在非洲悄然兴起,为亿万人的生活消费方式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中东观察》网站曾评价,“对于电子商务来说,非洲还是待开垦的土地,这里人口众多,资源还未充分利用。”目前,非洲每个商场所对应的人口大约为6万人,美国则为389人,东南亚地区(除中国外)则为7426人。商店不足、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居民购物需求无处释放,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到网上淘货。麦肯锡出过一份研究报告,预计到2025年,网络将覆盖非洲50%的人群,非洲网上购物将有望达到零售业10%的份额。正在起飞的非洲大陆,蕴藏着不少令人惊喜的“后发优势”。

  一些跨国公司瞅准了市场空白,早早谋篇布局。朱美亚和康加是尼日利亚发展最早、也是目前当地最大的两家电商平台。前者被称为“非洲的亚马逊”,配送范围甚至覆盖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的活动区域。当前尼日利亚经济面临挑战,但民众网上购物的热情不减,电商平台乘势将“黑色星期五”(美国商场圣诞购物季启动日)的概念引入,带动了一轮消费热潮。2016年,康加“黑五”订单量超过了14万。数字的背后,体现的正是非洲人日益多元的线上消费需求。

  从总体上看,在非洲发展的电商都非常注重提升用户体验,但现实中还是有不少掣肘。比如,由于交通运输、仓储等物流基础设施不到位,货物难以保证按时交付;许多人习惯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方式,对网上支付的安全性缺乏信任;因为购买力有限,大家似乎更愿意在圣诞节促销时进行采购;此外,“赶大集”的生活方式在一些地方仍是主流,网购并不吃香。埃及电商网站“呀番茄”统计显示,目前当地只有8%的民众经常网购,而现金交易占网上消费的72%之多。让网购与生活“无缝接合”,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打消网络欺诈顾虑,或许是打通“最后一公里”的关键。

  在非洲这片充满活力的大陆上,从不缺乏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迎难而上的执行力。笔者采访过一位埃及计算机系学生,他正和同学合作,开发一款汇集所有埃及餐厅,甚至可以联系某个家庭订购“私房菜”的手机应用,“希望把这款产品做成埃及的猫途鹰(著名旅行点评社区),成为市场的领头羊。”正如埃及谚语所说:“手中的一只麻雀,胜过树上的十只。”抓住迎面而来的互联网机遇,古老的非洲,亦能焕发新的光彩。

防沙治沙,政府还得当导演(一线视角)

朱 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既科学谋划,又动员社会,让政府与社会的力量互为犄角,才能持续推进这项事业

  

  荒漠化是地球的硬伤,也是我国长期面临的严重生态问题。近10多年来,我国的土地荒漠化和沙化趋势得到了扭转,荒漠化及沙化土地面积持续缩减,但威胁并未走远。

  在宁夏工作5年多,虽未亲身经历,却听过许多人描述那堪比灾难大片的场景: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伸手不见五指,瞬间就能让人迷失方向;移动的沙山一夜就能将房门堵住,羊儿只能困死沙中……

  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目前尚有260多万平方公里的荒漠化土地、170多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亟待治理。相比沙尘暴治理,这将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有位参与沙化土地治理的工作人员曾告诉记者,一小片薄薄的土结皮,养起来需要几十年,破坏起来却只需要几天。一句话,道出了治沙防沙工作的艰难和长久。

  防沙治沙战线长,投入大,政府责无旁贷,但要认真研究治理策略。过去,我国治沙主要靠国家投入,可多年的实践表明,这种方式还有待改进。在宁夏银川市十几公里外的三沙源,国家曾投入巨大人力物力推进林场治沙,最终却难以为继。后来,通过市场方式引入社会资本后,这片曾经的沙海逐渐焕发出新的生命力,种树、建房,开发游乐场,打造养老设施。如今,这里正在向宜居、宜游的旅游目的地发展。

  类似的治理经验,在宁夏还有不少。观念一变,部分有条件的地方不仅能有序推进沙漠的治理与开发,甚至可以慢慢实现沙里淘金。比如,一些地方通过发展沙漠养殖业,开发出了高品质的奶制品;沙漠光伏因为独特的气候条件,格外受新能源企业的欢迎;在位于中卫市的沙坡头,腾格里沙漠边缘如今成为全国有名的沙漠旅游地,某著名综艺节目还曾到这里取景……

  可见,政府在治理荒漠化的过程中,需要扮演类似于总导演的角色,既科学谋划,又动员社会,让政府与社会的力量互为犄角,才能持续推进这项事业。引入社会资本,并不是说政府可以减少投入,而是要适度调整重心,把精力更多放在政策扶持与宣传以及强化监管等方面。

  当前,随着荒漠化治理的形势初步好转,部分地方对防沙治沙的紧迫感又趋于淡薄,再加上对自身职能定位不明晰,监管弱化,有时还间接充当了环境破坏的推手。这些年,不少地方又出现了偷偷放牧的情况,部分群众生态意识淡化,让原本就脆弱的沙化土地环境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私挖甘草、发菜等问题屡禁不止;在一些沙漠工业园区,滥采地下水情况也十分突出。不久前,内蒙古、宁夏等地工业园区没有任何污水管网设施,挖个坑就开始直接在沙漠排污。显然,只有及时制止并惩处这类明目张胆的破坏行为,让人看到长期治理的决心,才能达到好的社会动员效果。

  防沙治沙正处于巩固和拓展战果的关键阶段,还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全国要完成10万平方公里沙化土地治理任务,平均每年2万平方公里。这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任务,但只要政府科学谋划,通过政策合理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在各司其职的基础上发挥合力,相信能看到更多沙海变成绿洲。

  (作者为本报宁夏分社记者) 

为了患儿“畅快呼吸”(中国道路中国梦)

张 俐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几乎成了生活工作的“必备品”,微信群也不计其数,给信息交流带来了极大便利。这些微信群将四面八方、各行各业的人联系起来,就像空中的点点繁星交织成网。其中,有一些独特的技术交流群,如中国儿科呼吸介入微信群,在专业领域内产生了不小影响,折射出中国儿科呼吸介入医生的敬业、互助、创新与奉献。

  儿科介入呼吸病学,是近20年来儿科最新、最活跃的分支学科之一。它是一门关于儿童呼吸病侵入性诊断和治疗操作的学科,儿科医生需要接受标准的呼吸病学专业训练,还要在此基础上接受其他更严格的培训,才能做出专业判断。这一学科对专业素养的技术性和精准度要求极高,涉及多种复杂的专业治疗技术。在儿科医生相对匮乏的情况下,仍有一群人将满腔的热忱、智慧和力量贡献给了这个学科领域。

  如何让医生在诊疗技术上有所提高?如何在遇到疑难症状时能得到及时诊断?医疗上的互相促进,需要在渠道和平台上创新,微信群发挥了互联互通的作用。在中国儿科呼吸介入医生组成的一些微信群里,覆盖了三甲级到二乙级多家能开展支气管镜术的医院,包括不同省市、不同年资的儿科呼吸医生,大家都在繁忙的临床工作之余,利用琐碎时间,高效率地交流、学习,共同进步。午休片刻,有教授上传了关于呼吸系统疾病先进诊治技术的论著,就会有各种讨论、应用体会的发言;周末假日,来自呼吸专科大会现场的医生分享讲座精华,全国各地的医生都会纷纷学习;工作日,大家在微信群里讨论特殊病例、切磋技术、专家会诊基层医院疑难病人、推介新技术新疗法新进展、转发国际国内会议通知、学习相关理论等,积极性高,效果也明显。

  不仅仅学习交流,还有临床应用、远程会诊、实操指导,大大拓展了儿科呼吸介入诊疗的空间。通过这个平台,一些患儿无需辗转就医,就能直接得到国内顶尖专家的会诊,获得及时有效的治疗;一些有必要到上级医院治疗的患儿,在基层医院通过网上沟通,使转诊更容易,也少走了弯路。有一次,已近凌晨,一位基层医院的医生将一个呼吸困难婴儿的病情、肺部CT、支气管镜检查报告发在了专科微信群里,数位国内儿科呼吸专家很快提出了检查和治疗会诊意见,这个6个月大的早产婴儿因此接受了最恰当的救治。正是儿科呼吸介入专家无偿的辛勤付出,带动了网络交流平台的壮大,也在全国儿科呼吸领域产生了“蝴蝶效应”。

  这是信息的时代,也是智慧的时代。“互联网+”让珍贵的医疗资源进入百姓家,也让医生能够紧跟时代前沿,锤炼治病救人的本领。小小的儿童呼吸专科微信群,承载着广大儿童呼吸介入医务工作者们“儿科强、儿童强、中国强”的梦想,用他们经久不退的热情在呼吸领域这片天地里,全心呵护着祖国未来的希望。

  (作者为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小儿呼吸科主治医师)  

师范院校当聚焦教师培养主业(人民时评)

赵婀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没有教师质量的提高,也就谈不上教育质量的提高

  

  坚守还是突围?继续深耕教师培养、将师范教育做优做强,还是寻求转型升级、从师范特色转型为综合院校?近几年来,这是我国教育领域争论不休的热门话题,也是困扰很多师范类院校校长、攸关办学方向的发展难题。

  1月15日,在中国教育学会“教师专业发展研究中心”成立仪式上,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王定华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181所师范院校一律不更名、不脱帽,聚焦教师培养主业,改进教师培养机制、模式和课程,加强教师教育体系建设。来自管理部门的声音,为过往论争一锤定音,也让长期以来忧心我国教师队伍稳定的人们放了心。

  时针倒拨至21世纪初,在世界高等教育综合化、国内教师教育多元化的发展趋势下,我国一批师范类院校开始向综合性大学转型,尤其是最近几年愈发多见。而在进行升格、合并等转型后,人们突然发现,不少学校的校名中已经难觅“师范”二字。更让人感到忧虑的是,在转型过程中,不少学校没有将精力放到强化师范类专业的质量上,而是热衷于建设一大批非师范类专业,忙于升格和扩大学校规模,拼命跻身综合院校之列,甚至有个别院校稀释师范类专业,将优秀教师充实到其他新增学科。这不仅削弱了学校的传统优势,模糊了师范院校教师人才培养的特色和定位,也背离了教育改革的初衷。

  没有教师质量的提高,也就谈不上教育质量的提高。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承担着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教育的重任。我国约有2.5亿中小学生,培养庞大而稳定的高水平师资队伍,是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基石。而181所师范院校能否坚守初心、保持定力,将直接关系到我国教师队伍的稳定,关系到广大中小学的办学质量,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未来。

  当然,也需要看到,当前师范类院校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一方面,鼓励综合性高等学校和非师范类高等学校参与培养中小学教师之后,许多综合性院校设置教育学院,在学科优势、人才优势以及学校品牌等方面都给师范类院校带来了较大压力。另一方面,伴随全国教师资格考试和教师定期注册制度的实施,无论是师范生和非师范生,都须参加国考申请教师资格证,也让不少师范院校感到失去了“优越感”。

  压力即为前行的动力。面对挑战,师范院校的转型升级已是大势所趋。但转型的方向必须经过慎重考量,是在压力面前“去师范化”,盲目追求大而全?还是深耕特色专业,将师范教育做优做强,在更好地培养师范类人才和提升学校品牌上强能力、谋发展、做文章?答案显然应为后者。毕竟,教师不仅仅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也是一个职业性、应用型极强的专业学科,如果基础教育师资不通过专门化的教育培养,基础教育质量的保证就将沦为空话。

  《大学》中说,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为人师表者,皆应有定,师范教育更是如此,须在浮躁与压力面前不忘初心、保持定力、恪守使命,让师范生“学得好、下得去、用得上”。

图片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17日   05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关注微信公众号,免费打印照片,立等可取……如今,在不少商场里都有扫码免费打印照片的设备。然而,一些“免费扫码”背后却暗藏陷阱:有的二维码被做了“手脚”,一旦扫描,或是会被强行安装“流氓软件”,或是会泄露个人隐私,甚至可能导致账号被盗,让消费者蒙受财产损失。

  这正是:

  方寸小码机关藏,

  隐私片刻一扫光。

  但使网络飞将在,

  不教蠡贼竞探囊!

  曹  一图  吕  岩文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