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2017-01-23 07:19:01|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充满情感的忙年

王 溱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春节是华人最重要、最幸福、最美好,也是最值得眷恋的盛大节日,春节给人们留下的回忆很多。而春节之前的忙年,也很值得回味,对于忙年,人们总是充满了情感。

  忙年是习俗,是传统,涉及方方面面,用事无巨细、包罗万象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从清扫卫生,到置办各种年货,再到着手一系列烹饪,还要考虑如何穿戴,以及如何孝敬长辈,满足孩子,如此等等。好像一年要干的家务琐事都集中在这短短的几十天,甚至更短的日子里。而且,年离得越近,激动的情绪就越强烈,忙碌的节奏也越发快。

  尤其是对于孩子来说,忙年是一年中最渴望、最开心的事了。

  记得小时候,母亲总会在春节前的那一两个星期日,带着我们兄弟去市场。市场上有很多小商店、杂货铺、土产店以及地摊,这让我们兴奋不已。逛了东家逛西家,看了南家看北家,一家也不落下。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什么目标,唯一盼望的是母亲能给我们多买些鞭炮,那是当年孩子们的挚爱,做梦都想有几挂红红的响鞭拿在手里。

  然而母亲是有备而来的。她先领我们去服装柜台,让售货员把挂在货架上的成衣拿下来放在我们身上一一比量,比量后母亲会仔细端详,摸摸布料,看看扣子,抻抻衣袖,然后再放在我们身上比量。如此几个轮回,最后母亲还是把衣服还给了售货员。我们心里清楚,母亲嫌贵。想想也是,弟兄三个,如果一人一件,起码要占去母亲的一大半工资,后面的日子怎么过啊。最后,母亲给我们每人买了一块布料,打算找裁缝给我们量身定做,这样要比买成品省不少钱。

  那时候,几乎每年过年都是这样,母亲领着我们先去商店看成衣,看来看去,最终还是放弃。小时候的我们还不是很能理解,直到长大后,我们才对母亲当时的心理活动有了更深的理解: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穿得更好些啊,可囊中羞涩,所以又不得不面对现实。但是,即便是只买布料,当时在大院里也算是比较“奢侈”的了。好多和我们一般大小的孩子,都是穿着哥哥姐姐嫌小的衣服,或者旧衣服翻翻新、烫烫熨熨,就当是有了过年的新衣。多年后,当我们都已经为人父母时,再回想起这些事,不由地感慨:其实,过年的衣服不论是新的还是旧的,都是父母长辈的一片爱,是浓浓的血缘亲情,它无法用金钱物质来衡量。

  新衣有了着落,母亲带着我们继续逛下去。过年年货不嫌多,吃的用的玩的,哪样都需要,关键看腰包里钱的多少。我们最喜欢到食品店,那里有我们喜欢吃的蛋糕,厚厚的发酵过的面粉里掺着鸡蛋和糖,做成“心”的形状,看上去就很诱人。平时我们很难吃得到,但过年了母亲会买上两斤,一方面让我们解解馋,一方面也丰富一下节日的生活。蛋糕用包装纸包好,上面还放一张红色的方纸,是食品店的商标,然后用纸绳一扎,拎在手里立刻变得很神气。每逢母亲交完钱,我们兄弟都抢着拎蛋糕,仿佛谁抢到手就归谁似的。其实,到了家母亲都是平均分配,手心手背都是肉,母亲哪个也不会让吃亏。我至今还记得,母亲从饼干盒子里拿出蛋糕分给我们时那温情的目光,那是一种母爱的自然流露,刻骨铭心。

  菜市场也是忙年必去的地方。凭票供应的鱼肉鸡蛋粉条豆腐之类都要从这里购买,所以那里总是熙熙攘攘,热闹无比。母亲带我们去,大都是临近大年三十的时候,买些蔬菜来好准备年夜饭。去之前,母亲会掰着手指念叨,香菜炒肉一个菜,大葱鸡蛋一个菜,白菜丝海蜇皮拌粉条一个菜……然后到菜市场按图索骥,直奔主题。买回来的菜放在温度较低的北面窗台上,一家人舍不得吃,只等大年三十年夜饭时才派上用场。一般是八个盘子,两个碗,取“十全十美”的吉言,菜品质量如何是另一回事,吃多吃少也无所谓,重要的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好不热闹,幸福感油然而生。

  春节不光是一家人的幸福时光,还关联着亲朋好友。每家忙年都要考虑到亲戚那边,叔叔舅舅,婶子舅母,更不要说长辈了。年初一开始相互拜年是必须的,之前更多的要走动走动,意思意思。你来我往,甚是热闹。这点,孩子们最喜欢。跟着大人走东家串西家好新鲜,喊了爷爷叫了姥姥,认了舅舅见了大爷,说不定能接个压岁钱,磕头钱,或者得些鞭炮之类的意外收获。但大人们有时却“犯愁”了:这样又多了开支。不过愁归愁,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于是买上两斤点心,两瓶酒,或者几斤水果,网兜一拎,直奔门下。亲戚见了顿时眉开眼笑。几句问候,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情感立时涌上心头,下来这一年,关系一定会更加密切。所以,忙年,忙的也是感情的沟通,不在乎年货送了多少,更不在意礼品贵贱,换来的是更多的亲情,这年,忙得值。

  邻里之间的互帮互助,也是忙年不可缺失的记忆。远亲不如近邻,过去住大杂院,谁家忙些什么邻居们一清二楚,谁家需要什么也会看在眼里。过年前,忙年的家家户户都会将被褥、床单、衣服等洗干净。有太阳的日子,大院里挂满了晾晒的被褥、床单、衣服等。到了傍晚,太阳落山潮气涌来时,有些上班的人们来不及收拾,早有邻居帮着把已经晾干的被褥、床单、衣服等叠得整整齐齐收进了屋。虽是小事一桩,但总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

  还有炸麻花、炒花生、包豆包这些事。有的邻居帮着我们家炸麻花,还有的帮着包豆包,甚至包饺子时邻居家的大姐都会挽起袖子来我们家帮忙。这些过年时常见的食物并非家家都轻车熟路,拿得出手,当时我家最典型,当教师的母亲对这些外行,我们弟兄们更是两眼一抹黑。不过,每年我们都没缺着“口福”,就是因为有邻居们的帮忙。大家没有任何功利想法,但彼此之间都愿意搭把手。那时候的人,真的很单纯、无私、善良。其实,现在想想,那就是一种感情。大家住在一起,平时可能看不出远近,但到了忙年,立马就不分彼此,犹如一个大家庭,有苦同担,有福同享。这就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具体体现。

  现在过年,人们似乎不用再像过去那样忙忙碌碌了,也缺少那种红红火火的热烈气氛了。这跟物质丰富、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的关系。然而也有许多人不喜欢这样的清闲,还期望着那种激动和兴奋。那里面,包含着一种令人向往的情怀,那种情怀,朴实而真诚,简单而美好。

水磨的功夫(大地漫笔·编辑丛谈)

周舒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才赏“和田玉”,又见“扬州工”。

  有幸在不长的时间内,先后看到了从玉石变化为玉器的最初和最后两个阶段。玉器厂里,一块奇形怪状的原石,在琢玉大师眼中却是心仪之物。在那里,我才第一次发现,玉,是用高硬度的解玉砂,辅水琢磨出的。原来,这才真正叫水磨的功夫!

  所谓水磨功夫,本意就是指掺水细磨,比喻周密细致的功夫。拿琢玉来说,要下水磨功夫,也不是任何石头拿到手就可以琢磨的。譬如,需要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用心灵与之对话,慢慢读懂它;需要顺其自然,保留本色,追求天然之美;需要持之以恒,坚守忍耐,甘于寂寞。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琢磨出一块优秀品质的美玉。难怪古人说,“脱胎玉质独一品,时遇诸君高洁缘。”“细观玉轩吟,一生良苦心。雕琢复雕琢,片玉万黄金。”而把琢玉比之文学创作,古人同样也早有领悟。南宋诗人戴复古在《题郑宁夫玉轩诗卷》中说:“良玉假雕琢,好诗费吟哦。诗句果如玉,沈谢不足多。玉声贵清越,玉色爱纯粹。作诗亦如之,要在工夫至。”

  前不久,参加了一个主题为“新时期党报副刊发展与创新”的研讨会,一位报界前辈的观点,颇有道理。她认为,好的副刊应当提供优质的产品,如果我们提供了真正好的作品,读者没有理由不喜欢,换而言之,当埋怨读者不爱看的时候,也许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好。这让我想到曾经采访过的一位从事音乐教育与表演工作的老师。他说,拿出精致的作品与拿出粗糙的作品,效果完全不一样;不要低估观众的鉴赏力,如果作品不好,必然会被观众抛弃。他的观点和那位报界前辈的看法,恰是异曲同工。

  不论是编辑报纸副刊,还是从事文艺创作,都需要提供优质的“产品”。下水磨的功夫,靠作品的品质,才能赢得读者或观众的喜爱。

  在刚刚出版的“副刊文丛”这套书中,主编李辉先生在《总序》里就写道:“如今,尽管面临互联网等新媒体方式的挑战,但仍有不少报纸副刊以其稳定性、原创性、丰富性等特点,坚守着文化品位和文化传承。”“我依旧相信,面对快节奏的新闻爆炸年代,惟有副刊坚持沉稳、厚重、丰富,才能生存,才有可能继续前行。”

  精品如琢玉,功夫在水磨。

动车,在大地织锦(外一首)

阿 勇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这是我见过的

  最大最长最壮美的织梭

  飞鱼的流线体,青春昂扬

  驾驭着疾风

 

  轻易不让自己慢下来

  许许多多村镇一闪而过

  这让我相信

  一年的奔波与繁忙

  始于早春的站台

 

  用江河的经,山峦的纬

  织出北方雪白,南方水清

  西部的雄浑,东部的旖旎

  织出中国的辽阔

  用朝霞的红,落日的金

  织就城市牡丹,乡村野菊

  炊烟的飘渺,月光的缠绵

  织成故乡的呼唤

 

  纵横交错,密而有序

  穿越雪,穿越雨

  穿越种子的梦想

  超过风,超过前方的鸟群

  超过游子的心跳

 

  沿一条大河优雅地转弯

  缉出银光粼粼的向往

  在一望无垠的原野

  绣满生机勃勃的渴望

  在每一处叫家的地方停靠

  缀缝思念和笑容

 

  而我仅仅像一根针

  用脚步刺出的乡愁

  纫入如锦的春天……

 

  味 道

 

  不用“百度”

  引领我回家的,

  除了相识的道路

  就是熟悉的味道

 

  味道的形状,框住家乡

  山的轮廓和河的蜿蜒

  味道的印痕,刻在

  老槐树干和碾盘上

  味道的气味,氤氲于

  小院阳光和上升的炊烟里

 

  离家越近,味道越浓

  它帮我找回了许多丢失

  包括童年

  在它怀抱里,我不会迷路

  闭着眼睛,一样摸到家门

 

  整条街都不一样

  包括邻家探过墙的葵花

  这让漂泊区别于流浪

  让我的思念,有根

 

  故乡的味道

  就是老家的口音

  就是亲人的笑容

  就是春天的怀抱……

傅抱石故居——

“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名人故居)

任愚颖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傅抱石故居门前
  蔡华伟绘

  南京,汉口西路132号,傅抱石故居。五十二年前的9月29日下午1时,一个让南京全城震惊的消息从这里传出:中国画一代宗师傅抱石先生患脑溢血遽然仙逝,享年六十一岁……六十一岁,刚刚过了孔老夫子说的“耳顺”之年,也是一个人做事情可以“智能通微”的年龄。可是傅抱石走了。许多人闻之摇首顿足,连呼可惜!

  就在去世前的一天,即9月28日早晨,傅抱石还在上海为这里的国际机场大厅的巨幅画作劳神。故居里有一幅他与江苏画院同仁在上海机场准备登机返宁的合影,这张照片把时光定格在了傅抱石忙碌于社会活动的最后瞬间。

  走进汉口西路132号,需要往西经过一个三十来米的慢坡道,再绕过一个高台,才可以来到傅抱石居住的两层小楼。据说这里曾是清代才子袁枚的住所。傅抱石1964年春天搬来这里,在此仅仅住了一年多一点时间。故居旁有新建的傅抱石生平艺术馆,许多珍贵的影像、图片和实物资料翔实地记述了这位一代巨擘的传奇一生。

  1904年10月5日出生的傅抱石,本名长生,后改名瑞麟。儿时的傅抱石家庭穷苦,但自幼聪慧的他痴迷石上治印,喜欢清人石涛的书画艺术,对爱国诗人屈原更是崇仰有加。考上江西省一师后,读到太史公《史记·屈原列传》“抱石自投汨罗以死”这句话,于是便为自己取名抱石,自称“抱石斋主人”。在贫穷和饥饿的日子里,傅抱石苦读书,迷刻印,习书画,学校看他家境贫寒,让他帮助整理图书,每月给他两元钱的伙食费,他省吃俭用,二十二岁时便写出了《摹印学》书稿,后来又写出《中国绘画变迁史纲》一书。

  傅抱石时常对人说,自己一生遇到了两位贵人:一为徐悲鸿,一为郭沫若。

  1931年盛夏,当时在国内书画界已经赫赫有名的徐悲鸿来到南昌。经友人介绍,傅抱石登门求教。徐悲鸿看了傅抱石临摹前人的作品,又看了他用工工整整小楷书写的四万多字《摹印学》书稿,还有两千七百多字的《离骚》全文篆刻,面对眼前这位二十七岁的年轻人,徐悲鸿连称奇才。于是,他以自己的一幅《奔马》为代价,请当时国民政府在江西主政的熊式辉拨款相助,让傅抱石东渡扶桑,留学深造。对于徐悲鸿的知遇之恩,傅抱石铭记终生。

  故居橱窗里有一张“傅抱石氏书画篆刻个展”的请柬,距今已有八十多年历史。那是1935年5月10日,日本东京银座松板屋展出傅抱石一百七十五件书画及篆刻作品。展览甫一揭幕,民众便潮水般涌来,一些名流大腕也争相前来观看。这是傅抱石留学东京三年后的首次个展。此前,傅抱石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当时受到蒋介石通缉、正在日本避难的郭沫若。二十八岁的傅抱石风华正茂,正是对学问如饥似渴求索的时候,郭沫若对傅抱石的艺术一边悉心指点,一边为他的许多画作热情题诗。为了办好这次展览,郭沫若和许多中国在日本的朋友开导傅抱石:办好此次画展,绝非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关系到全体中国人,大家一定要同心协力把此次展览办好。

  抗战爆发后,傅抱石一家回到江西老家避难。一天,他在一张报纸上看到郭沫若写的《在轰炸中来去》提到了自己。此时郭沫若已从日本回国参加抗战,在国共合作的政治部第三厅做厅长。傅抱石知道自己的师长和好友身边需要人手,便立即携全家来到武汉,找到了郭沫若。满腔热情的傅抱石很快投入到抗日宣传工作中。然而严峻的现实却是国民政府的不抵抗和节节败退。在随三厅撤退的途中,他最疼爱的大女儿又遭遇夭折。傅抱石的满腔热情变成了一腔怒火,欲哭无泪,欲诉无言。自此,他以酒浇愁,酒酣耳热之际,便左手执杯,右手握管,在一张张宣纸上泼墨狂扫:骤雨,疾风,危峦,奇树,笔墨之间透出了逼人的气势。看到这些“往往醉后”的画作,傅抱石仿佛才得到了些许慰藉。尔后,他们一家来到重庆郊区金刚坡住下。此时傅抱石已经回到中央大学和国立艺专执教。面对沦丧的山河,报国无门的傅抱石压住心头怒火,心中暗暗思索:千百年来逐渐走向末途的山水画绝不能在自己这一代人手上颓丧殆尽。他决心从自身开始,对正走下坡路的山水画进行变革和创新,他要开拓出一条新路,赋予它们新的生命。金刚坡下的山山水水常常使傅抱石心醉神驰。以金刚坡为中心的数十华里既有川东群峰的雄奇,又有川西百草的丰茂,这里沟壑瀑布,云蒸霞蔚,是大自然赐予的最好粉本。于是,《潇潇暮雨》等一幅幅作品纷至沓来,人们惊呼傅抱石为变革中国山水画出手了一件件巧夺天工的“神品”!

  新中国成立后,傅抱石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从故居里他与妻子、儿女的一张张合影,可以看出他们一家生活得愉悦而幸福。而1959年则是傅抱石人生和艺术道路上最为灿烂的一年。这一年5月,周恩来、陈毅亲自点将要傅抱石和广东的关山月进京,为人民大会堂创作一幅巨制,迎接建国十周年。这幅画作宽九米,高五点五米,尺幅之大,气势之雄,在中国绘画史上也属罕见。周总理接见傅、关二人时说:人民大会堂是新中国的象征,这里既接待重要外宾,也是国家召开重要会议的地方,你们就以毛主席的《沁园春·雪》词为基础,把祖国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的壮丽景色表现出来。傅抱石和关山月“日间挥写夜间思”,画面上出现了高山苍松、长城大河,以及远处的茫茫云海,蜿蜒起伏的雪山、平原,还有喷薄而出的一轮红日。傅、关二人把毛泽东词作“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的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毛泽东为画作欣然题写了“江山如此多娇”六个大字。

  其后,傅抱石将江苏画院的“老中青”三代画家组成一个“国画工作团”,在他的带领下,走进大自然写生、创作。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行程两万三千里,走过了六省十一个城市,拿出了一百五十余幅佳构,在北京举行汇报展出时,傅抱石的《待细把江山图画》等作品引起轰动。评论界认为,这些画作为中国山水画的创新和变革开辟了一条崭新而广阔的道路。傅抱石也激动地说:“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这是新中国成立前后数十年来他领悟石涛“笔墨当随时代”警语的感知,也是他对自己艺术行为的概括和总结。

  大凡到傅抱石故居参观的人,最后总要到二楼的画室,感受一下当年傅抱石在画案旁“横扫千军如卷席”的狂狷之态。画案上的笔筒里倒插着几支他当年最后用过的“散头毛笔”,一支支毛发直竖,仿佛在对参观者说:“我们当年就是以这样的身姿听命于傅大师的调遣,在一张张宣纸上驰骋拼杀……”画案对面墙上是一幅还没有来得及最后收拾的“三峡”画稿:大块墨色泼出的山石杂树以及远处的江水流云,是他“横扫千军”的生动佐证。

  蓦然回首,看到一个发黄了的茅台酒瓶稳然端坐在书橱上。这是傅抱石的生前最爱。据说当年创作《江山如此多娇》时,一次周恩来去看望他,傅抱石郁郁地说:总理啊,家里的酒票(当时物质供应都靠票证)都让我用完了,没有酒我画不出来呀!总理听了指着傅抱石哈哈大笑道:好你个傅抱石,你还真要当酒仙啊!第二天下午,工作人员将两箱茅台送到了画室,傅抱石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件趣事道出了傅抱石人生的另一面:他有时纯真、无邪、直率得像是一个孩子……

冬日暖阳(油 画)

沈行工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3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