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2017-01-25 12:52:10|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留住浓浓的年味

邢照允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年已渐近,年味在酝酿。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家乡人准备过年忙碌的身影和开心的笑容,是家乡腊月集市的喧闹和繁荣。年味是家乡的馓子和大肉的喷香,是家乡红芋粉丝的筋道。年味是红红火火的场景,红红的灯笼,红红的春联,红红的蜡烛。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父母的殷殷期盼,是常回家看看的再三嘱咐。

  年味是亲朋好友团聚时的欢快气氛,人气旺盛,气场和谐。年味是乡里乡亲祝福吉祥,恭喜发财,憧憬未来。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对幸福的虔诚叩拜,祈福天地,祈求丰年,祈盼安康。年味是对生活的庄严承诺,除旧布新,承上启下,激励自我。年味是对美德的竭力弘扬,尊老爱幼,平等互助,济困扶贫。

  年味是什么?年味就是年俗,约定俗成,历史悠久。年俗里有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风情。年俗里饱含着人们对吉祥如意的向往,对和谐美满的渴望,对至善至美的执着追求。

  总之,年味是喜庆的氛围,是积极向上的精神,是洋溢着人情味的文化传统。留住浓浓的年味,就是留住我们的精神家园,留住我们的文化基因!

  有人说如今人钱多了,年味却淡了。我说年味的浓淡和物质条件关系不大。旧时农历年底要结清一年的账目,欠租借债的人把这一段时间看成是难以度过的关口,所以也把年底叫做年关。但在家乡有规矩,年三十贴上春联后要账的就不能再上门,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不能逼得太紧,不能耽误任何人过年团聚。连在外躲债的穷人都知道回家过年,可见人们对过年的重视,对团聚的向往,对好日子的渴求。当今人们过年不愁没钱花了,有的人便比阔斗富,鞭炮更长了,焰火更美了,压岁钱更多了。腰杆子挺直了,活出了尊严,但只顾夜以继日地鏖战在麻将桌旁,亲戚朋友走动少就有了心灵的距离,年味也就淡了。

  有人说如今人忙了,年味被冲淡了。其实,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家乡人常说,忙了一年了,过年得好好歇几天,好好吃几顿饺子。如今很多人只顾埋头挣钱,一年四季天天忙,忙得忘了家,忘了生命的根,忘了生命之舟的港湾在哪里,忘了心灵的驿站在何方,忘了调整后再轻装上阵。一年有四季,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人生有节奏,张弛有度养精蓄锐。而对于金钱大于一切的人来说,心中的年味确实是越来越淡了。

  有人说手机普及了,年味自然就淡了。如今有电话拜年、短信拜年、视频拜年,未来拜年的方式还可能更时尚,但这对拉近心灵的距离帮助不大。连拜年短信都是抄袭的,都是雷同的,这里面还有几分真诚?吃年夜饭时还在低头玩手机,那不是手机的错,是与同席人的亲情不够浓了,人情淡了,年味也就淡了。

  有人说村子空了,年味怎能不淡?去年过年回家乡时,遇见了老村长。他握着我的手,感慨万端。他对我这样说:如今家家都住上了楼房,都能吃上大鱼大肉。日子好了,村里却空了,留下的大都是老人和孩子,连过年时村子里的人也凑不齐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其实,在外务工一年的乡亲很愿意回乡过年,与家人团聚,浓浓的年味时时在他们心里回味。他们牵挂父母的身体,担心孩子的学习成绩。多少年来,阜阳火车站都是全国春运的热点,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也许风雪载途挡住了他们回乡的路,也许一票难求使他们错过了回乡过年的最佳时间,也许工作太忙请假难,也许没挣到足够多的钱怕人笑话,也许钱没拿到手被打了白条。

  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在外务工,我们在过年时能聚一聚。每次见面我都会问这一年挣了多少钱,他总是说挣得不多。我开玩笑说,把百元大钞都换成角票口袋就鼓了腰就粗了!其实,他的笑容告诉我他混得不错。他说每年都想回来过年,谁不想家,年是游子的盛会。过了年再出门打工时还要带几十斤家乡的红芋粉丝,家乡的粉丝最好吃,一年到头吃不到家乡的特产很着急。可是有些年年底实在难以抽身回家,过年就成了抹不去的心结。他还告诉我,2000年以前,农忙时很多人都回来收割播种,然后再出门打工。后来机械化程度高了,干农活不需要那么多人手了。近几年土地在流转,有些农户全家常年在外,过年也难得回来。其实,家乡的变化牵动着在外务工人员的心。

  他还说了一个笑话,去年年底他开着自己的轿车回来过年,转了几大圈愣是没找到村子,天气晴朗没有风雪竟迷了路。原来村与村之间都修了水泥路,大家都骑路盖起了楼房,集镇与村子相连,村子与村子相接,模糊了距离,就很难找到原来的方位。

  家乡更“现代化”了,心里却莫名怅然。找不到那片鱼塘,找不到那一棵棵洋槐树,找不到村头那口井的影子,找不到老宅的痕迹,找不到村小学的门楼,找不到通往祖坟的那条小路……游子们归来,突然问你我,他的家在哪里,该如何回答呢!家是父母居住的地方,是心灵的避风港;家是温暖的窝,是情的居所,是爱的巢穴。留得住青山绿水,留得住漠漠农田,留得住鸡鸭牛羊的和鸣,留得住袅袅炊烟的缭绕,才留得住浓浓的乡愁,才留得住浓浓的年味。

  愿年味永远飘香,成为你我他心中美好的记忆,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

年到阳雀坡

邓宏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穿过长长的雪峰山隧道,跨过高高的沅水河大桥,我沿着沪昆高速公路的画廊直奔久慕大名的溆浦县阳雀坡古村,去体验300年来从未间断过的“腊八节”年味。

  催人的锣鼓点子从云雾里落下来,从树林间飘过来,从山谷里挤出来,催得我们还在大山褶皱的公路上就脚步匆忙起来。拐过一个山垴,飞檐翘角的古村大门映入眼帘,大门口虽然有开阔的土坪,但满溢的人潮已经漫到周围的屋顶和山上的树林里。

  热闹的龙灯锣鼓打着激越的节奏,从外地赶来的摄影爱好者已经让航拍器腾空升起,一位退休的中学老校长正在人群里宣布龙灯表演的次序。

  我刚找到一个高处作为拍摄的视角,龙灯表演就拉开了序幕。多套龙灯锣鼓在不同方向打起闹头,紧锣密鼓的节奏像是惊醒了群山,惊醒了溪河,也惊醒了云天,整个表演场上开始沸腾。那是一个能让时间静止的晴朗的天气,土坪里数种颜色的龙灯像从天而降、破土而出,跃跃欲试的龙灯在表演者手里已经不是纸和篾的手艺,开始有了生命的跃动。

  然后,全场静默下来。静得没有锣鼓点子,静得没有说话声音,甚至静得没有一丝风动,表演场像是什么也没有的空旷之地。

  突然鞭炮齐响,锣鼓齐鸣,焰火飞天,表演正式开始。一声响彻山谷的“喔嗬”声从鞭炮里冲出,两条巨龙从锣鼓声里腾空而起,长长的龙身随着龙头摇摆、弯曲和起伏,顿时,这里成了大海,成了高天,成了浩阔的龙的海洋!高昂的龙头牵引着龙身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在人海中绕场一周,围出一块属于龙的地盘,一对狮子从人群里轻巧地跳出,跟着一个纸扎的红色彩球舞起“朝天笑”和“滚雪球”。站在我身后的阳雀坡人说,狮子是镇邪的吉祥宝物,阳雀坡的腊八节300年来从不缺少。狮子灯的背后是蚌壳灯和彩龙船。我真的看不出这是当地农民在演出,他们的动作整齐而优雅,在十余把土二胡的合奏曲里把彩船划得险夷相间,紧扣人心,把蚌壳灯舞得开合生动,趣味无限。我看见拉二胡的人手指显得粗糙,关节也有些僵硬,但他们拉出的小曲儿却像春天的画眉唱歌,夏日的蝉鸣声声。露水和黄土喂出的乐曲最珍贵的是由衷的情趣。

  这次的高把灯是放了寒假的学生们表演,他们手里的龙灯或卷或舒,或收或展,或相互绞绕,或围场转圈,凭着他们矫健的身体和心灵手巧,玩得风流千般。我们正愁传统文化少人继承,古村阳雀坡的学生表演队让我内心深处好一阵惊喜。紧跟着出场的是蚕灯。篾扎纸糊的蚕灯经这里人独到功夫舞动起来,真如一群啃桑吐丝的蚕娘,它们扭拧着胖胖的身躯沿着地面爬动前进,结对相邀缓缓地汇集到一起,然后爬上树去,在树上啃吃桑叶吐丝作茧。虽然现场听不到一句歌颂蚕娘的诗句,但这勾起了我对遥远岁月的怀念,包括我儿时目睹母亲采桑喂蚕和织绢为我做衣服的情景。

  陆续表演的还有故事灯、鹅颈灯,而最具震撼力的还是由二十多位年轻女性组成的板凳龙表演。我们没有想到用稻草在普通板凳上扎了龙头和龙尾,经她们的巧手舞动起来会那样富有生命力。锣鼓还是龙灯锣鼓,但她们舞动板凳龙时加进了女声的“喔嗬”,长长的“喔嗬”震撼着青翠的山谷。谁说龙灯只属于男人?由女子舞出的阳雀坡板凳龙在这个涌动的龙世界不仅毫不逊色,而且独具风情!

  龙灯表演结束后,锣鼓将人们引进了古村。

  古村藏在厚厚的绿色里,即使到了村口,透过那一片密挤的竹林,也只能看到被竹林切割出来的房屋的轮廓,只有走到村口小溪上的黎明桥头才算一脚踏入了清朝。

  满村瓦房飞檐翘角,全是清朝的古宅,没有掺杂一栋现代建筑。灯笼和春联红得耀眼,映红了大门也映红了古宅院翘翘的屋檐。年猪被打磨得白玉一般,腊八粥熬得蜜一样甜,打好的糍粑可以从中堂里拉长到大门外供人品味,细如凝脂的豆腐人见人爱,木偶戏用上了电子屏报幕,猜灯谜成了当地文化人的聚会……阳雀坡古村共有六大古宅院,随便你抬脚走进哪座古宅院,你都会感受到浓得化不开的过年气氛。

  阳雀坡保持近300年不间断的这种热闹年俗实属不易。阳雀坡的老人们说,从开山祖母冯娥在这里建成第一座大院开始,几百年来阳雀坡人信守开山祖母所定“与人为善,取财有道,只许修屋,不准拆房”的古训。因为信守“与人为善”,阳雀坡人有很好的人缘;因为信守“取财有道”,他们敬奉祖宗和土地;因为信守“只许修屋,不准拆房”,阳雀坡才保存了如此完整的乡村古建筑。也因为这一切的存在,守着道义的阳雀坡人,一代接一代在这里燃起缕缕炊烟,不离不弃地支撑着这里的日月。几百年来,六大古宅院里没有一座古宅院断过炊烟,至今仍是炊烟袅袅,生机盎然。由此,也使古老的腊八节保持到现在还是如此年味浓烈,而今年又最为热闹。

  在阳雀坡,腊八节是过年的开始,腊八节是一种乡村的希望,是一种乡村的信心,是一种乡村的习俗,是一种乡村的情感,更是一面乡村的镜子。对着这面镜子,我们在阳雀坡人的脸上可以真切地读到今天这个有梦的日子……

追寻水仙的韵味

朱谷忠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水仙花,向来被人们视为纯洁、美好、吉祥的象征,是中国传统名花之一,素有“凌波仙子”之美称。

  都说水仙花,江南处处有,但若通过数据查看,发现以上说法有语焉不详之处。严格地说,从分布上看,以福建漳州市为最重头,其他则分布在上海崇明岛、浙江舟山群岛和福建平潭岛。当然也有不少地方有自然生长的水仙分布,因数量太少而无法占上份额。值得称奇的是,在各地水仙中,唯漳州水仙鳞茎硕大,箭多花繁,色香美郁,素雅娟丽,故有“天下水仙数漳州”之美誉。

  漳州水仙花有文字记载,始于唐景云元年(710年)。唐人丁儒在一首《归闲诗》中咏:“锦苑来丹荔,清波出素鳞。”其中“清波素鳞”形象地勾画了水仙花的形态。宋代人许开也写过《水仙花》一诗,详述水仙产于漳州及其风貌,十分传神。在这里,我发现最常被人引用的是蔡坂村《张氏家谱》的一则记载:明景泰年间,在河南为官的族人张光惠告老还乡时,船过洞庭湖,从水面拾得两颗水仙花头带回家乡,在圆山脚下的琵琶坂种植。此后水仙花日益繁衍,扩至邻村,到清代末叶,面积已达到八百余亩,并始销往吴越等地。

  事实上,清康熙年间漳州龙海的石码港就设立了海关,水仙花已成为当时大宗的出口商品,远销东南亚和欧美等国家和地区。至今,漳州的水仙花栽培面积仍居全国之首,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水仙花之乡”。

  当然,漳州水仙花不是因栽培面积居全国之首而笑傲花坛、声誉远播的,这主要是得益于九湖镇水仙花主产地的地理、气候的得天独厚。九湖镇圆山南麓是一块平原,因向阳遮阴,山泉长流,土壤疏松,排水良好而使花田温暖湿润,构成了一个得天独厚的栽培水仙花的优良环境。而实践又告诉人们,一颗可爱的水仙花,绝非天然生成。这里的花农,多少年来,每一年都在精心选择水仙花种,其主要的选择标准,可概括为六个字:庄、形、色、实、底、颈。据说,缺一不可。

  水仙花落脚龙海圆山脚下,可算是找到了独一无二的去处。难怪当地人都骄傲地说:漳州的水仙花,只能在圆山山麓可以种活,隔一条阡陌却难以成长!水仙花成了圆山的娇宠,圆山成了水仙花的福祉。

  水仙花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但有一次,一位外地的朋友,无意中问我:“水仙到底有几个品种?”一句话把我问住了。直到后来又去漳州,才愧以得知,这里的水仙花主要有两个品种,一种是单瓣的,六片白色的花瓣向四边舒开,中间长有一个酒杯状的金黄色的副花冠,名为“金盏银台”,俗称“酒盏水仙”;另一种是复瓣的,卷皱的花瓣层层叠叠,上呈素白,下显淡黄,雅称“玉玲珑”,又叫“百叶水仙”。这两种水仙形态俊雅,看去美而不媚,娇而不俗,清而不凡,却又百般婀娜,饱蕴风情,飘逸明丽,令人万般喜爱。又据说,这两种水仙是世界公认的多花水仙类中开花最多、香味最优的水仙,因而被历代许多诗人喻为“国香”之花,也真是名至实归。

  我所知道的水仙花,早已和漳州人的生活密不可分了。漳州人种花、养花、护花,到处普及水仙花科学知识,为弘扬水仙花文化做出了许多努力和贡献。由此,水仙花也早已走出了漳州,代表着闽南人吉祥美好的心愿和祝福。

  水仙花的故乡在漳州,但春节期间购买水仙花的却不止是福建或福建周围省份的人。记得老舍早年在《北京的春节》一文里提到:“从腊八起,铺户中就加紧地上年货……卖水仙花的等等,都是只在这一季节才会出现的。”可见闽南的水仙,许多年前就出现在北方的市场。

  如今,每当冬春时令,水仙花临水抚波、低吟浅唱的倩影,总会出现在东西南北的很多场合。春意盎然、满堂生辉的水仙花,总是以一种聪慧温婉的形象映入人们的眼帘。美丽的水仙花,“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那玉洁质白的花盏点缀在碧绿挺秀的叶丛中,金光璀璨又晶莹剔透的花瓣,由叶片扶持着。清水濯润,亭亭玉立,天性高洁,自成一格,更不以娇艳献媚、芳香争宠,而是在严寒瑟瑟的腊月中,以自己特有的从容和优雅,一往情深地与水相许,与水为伴,以水为怀,不离不弃。

  水仙花,以贞雅高洁,化作人间不尽的清词丽句,以吐翠喷黄,增添人们心中的情趣向往,吸引着一代一代的人们,追寻着水仙的韵味。

老屋(外一首)

赵玉亮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老屋是闪在记忆深处的

  一盏灯

  照着屋内的土炕、屋外的石磨

  照着灶台上的锅碗、屋檐下的锄镰

  照着父亲匆匆忙忙佝偻的身影

  照着母亲风风火火稀疏的白发

  照着哭声笑声和鼾声

  照着擦亮黎明的露水和汗水……

  当除夕的鞭炮送走一年的光景

  心中的祝福和憧憬

  便从火红火红的春联里一跃而起

  

  老屋是站在记忆深处的

  一棵树

  叶片缀满风雨霜雪

  年轮刻遍春夏秋冬

  一摇,就把

  数九寒天拉响的咳嗽赶走

  一荡,就将

  阴雨连绵侵袭的骨痛甩开

  布着血丝的眼迎来朝霞

  长满老茧的手送走暮霭

  以追日赶月的脚步

  用生命燃烧的火焰

  在岁月的幕布上

  摇曳着生活不断刷新的美丽光彩

 

  老屋是挽在记忆深处的

  一个结

  打开

  母亲床边哼唱的童谣就会跑出来

  儿时小伙伴的呼唤就会跑出来

  鸟鸣鸡叫犬吠就会跑出来

  烟火味茶饭香就会跑出来

  系上

  就是系住那些放不下的牵挂

  可走得越远牵挂越重

  就是系住那些挥不去的眷恋

  可离开越久眷恋越深

 

  土 炕

 

  躺在土炕上

  犹如庄稼将根

  扎进泥土里

 

  冬天很温暖

  冷寂中把满腔的激情悄悄点燃

  迎着怒号的北风将身体舒开

  一下就运足了全年的力气

 

  夏天很凉爽

  按住浮躁静听蛙鼓演奏的旋律

  紧紧追着雷声

  把大地拔节的影子越拉越长

 

  土地长庄稼

  土炕长人

  躺在土炕上

  最接地气

  侧身听得清日月行走的跫音

  抬头看得见天地变幻的身影

  总是以抗倒伏的姿势

  注释生长,寓意丰收

梅花图(中国画)

周长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5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