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6日 14 版)  

2017-01-26 17:44:37|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版:新媒体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6日   1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标题党”

赚了眼球 丢了节操(互联网前沿追踪)

本报记者 许 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6日   14 版)

  《可怕!一个七岁孩子竟对成年人做出这种事!》《他没车没房,凭什么获得美少女疯狂垂青!》……当下,这些惊悚猎奇的标题经常出现在朋友圈中,动辄上万的阅读量和转发量也显示着这些“信息垃圾”巨大的市场潜力。

  “标题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颗毒瘤,成为信息时代藏污纳垢的重灾区。大量的虚假信息、违法信息、垃圾信息都隐藏在“标题党”的名义下,传播速度惊人、社会影响恶劣。

  日前,国家网信办联合相关部门开展“标题党”专项整治工作,能否斩断“标题党”这颗毒瘤,标题制作是否有“规”可循,这些热点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线。

  读者是最终受害者

  标题原本是一门艺术,但“标题党”却让艺术变了味。

  打开《凌晨6点发生重大血案,一家34口被残忍杀害,其中一名有孕在身》,看到的却是30多只死老鼠的照片;打开《福建宁德幼儿园起火多名幼儿被从2楼扔下》,看到的却是火灾时教师将孩子抛到逃生气垫上、无一伤亡的视频……不少普通读者屡屡上当受骗,对媒体甚至社会失去了信任和信心。

  《“拼爹”难拼出美好未来》成了《党媒:“拼爹”只要不违法乱纪也是人之常情》,《中国经济:新常态,新在哪?》成了《党报谈新常态:中国经济受不了像过去那样高速增长》,《降成本,该怎么涨工资》成了《人民日报刊文:近几年工资是不是涨得太快了?》……主流媒体频频“躺枪”,遭到舆论的口诛笔伐,却百口难辩。

  “标题党”借流量、转发和打赏自己赚得盆满钵满,却扰乱了新闻行业的正常秩序,让普通读者和主流媒体深受其害。

  “标题党”到底侵犯了哪些权利?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标题党”首先伤害了公民的知情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马秀荣则指出,“标题党”的行为可能构成对著作权的侵害,《著作权法》规定了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其次,“标题党”的歪曲诽谤等行为,也可能损害原作者或新闻当事人的名誉权。

  社会民生新闻是重灾区

  房价、医疗、教育、股市……这些与社会民生息息相关的领域,一向是大众关注的热点,也是“标题党”的重灾区。特别是没有采编权的商业门户网站只好在标题上大做文章,以获得网友的点击和关注。

  借着大众对“毒跑道”的热议,一篇针对北京西城小学生流鼻血的新闻根本没提到白细胞,标题却被改成了《北京西城多名小学生同天流鼻血 白细胞计数不正常》;借着老百姓对医药体制的关注,一场主题是人口老龄化和二胎政策的演讲,被安上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药价虚高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的标题;借着房价上涨和楼市调控的热度,《全国密集严打楼市违规震惊开发商 住建部:为了逼出楼市泡沫》被炒为《住建部人士:此次楼市调控是中央领导亲自下的批示》。

  为何社会新闻、民生热点成“标题党”重灾区?朱巍指出:“根本原因在于现在的互联网经济是关注度经济。关注高了,流量多了,才有广告投放,网站才能赚钱。”为了获取关注度,“标题党”们在热点新闻上推波助澜、煽风点火,也在所不惜。

  “标题党”为了争夺关注和流量而剑走偏锋,其实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标题党’进行的是大规模、低价值的毛坯式生产,片面追求廉价的流行,可能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说。

  新闻网站是整顿重点

  去年底,北京市网信办通报“标题党”六大乱象:正题歪做违反正确导向、侮辱调侃突破道德底线、无中生有违背新闻真实、断章取义歪曲报道原意、夸大事实引发社会恐慌、格调低俗败坏社会风俗。这其中,无中生有和断章取义几乎是“标题党”的通病。

  2015年8月,人民日报刊发文章《狼牙山五壮士——一个抗日英雄群体》,洋洋洒洒近万字,被转载时标题却成了《党报驳“狼牙山5壮士拔百姓萝卜”:萝卜系野生的》;2016年4月,网易刊发标题为《官方:网约车属高端服务不应每人打得起》的文章,引发网民热议,但原文本意仅在探讨网约车规范问题;2016年7月,凤凰网发布《中国将成为网络强国:2050年世界无敌》,引起部分网友冷嘲热讽,然而只要细读就会发现,文中对“世界无敌”只字未提。

  “很多门户网站成为‘标题党’重灾区,是媒体缺乏社会公德、不负责任的行为。”北京网信办网络信息服务管理处副处长徐磊说,“网站要提高内部规章制度的可操作性,从内部遏制‘标题党’产生。同时从互联网新闻产品的特点切入,网站在转载新闻时必须标注原新闻标题,并插入可以跳转到原新闻的‘活链’,让读者心中有标尺。”

  姜奇平认为:“整治互联网‘标题党’相当于在电子商务中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不妨仿效电子商务,在新闻网站中引入信用评价机制,通过网友的差评让‘标题党’失去市场。 ”

打破“信息茧房” 压实媒体担当(新媒观察)

张 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6日   14 版)

  不是令受众“作茧自缚”,而是在博杂的信息丛林中抽丝剥茧、去芜存菁,这始终是媒体不可或缺的义务,理应成为媒体坚守信念、勇敢担当的积极作为

  

  微信朋友圈被“刷屏”了,可能是个大新闻,也可能只是一场公司年会,这是“圈子”营造的氛围。浏览新闻时,偶尔点开一则内容,不知不觉就开始被源源不断地推送,这是“算法”构造的导向。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但对于接收的个体来说,也可能是被雷同的信息反复轰炸;身处获取资讯空前迅捷的社会环境,视野和心态一定能随之开阔吗?不可一概而论。

  浅阅读、碎片化成为人们习以为常的一种生活状态。用“生活状态”来形容,是因为移动和社交这两个关键词已经成为比比皆是的“场景”,对人们日常行为乃至意识的影响和塑造,犹如水流渗入土壤,改变既无处不在,又润物无声;又好像春蚕作茧,日积月累中,自我形成了一种信息场域。

  “信息茧房”的概念即由此而来。由技术驱动的巨量信息使人如同置身海洋,由此造成的选择困难,令受众更容易从自身兴趣出发去取舍,机器算法则强化了这种令受众心理上“更舒服”的选择路径。同时,当大量信息由“圈子”交流,无形中造成的一种趋同性群体压力,也会带来心理上的“沉默螺旋”效应——当个人的意见与其所属群体或周围环境的观念发生背离时,很多人会放弃自己的看法,逐渐变得沉默。虽然这一概念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提出,但在互联网成为主流传播介质的时代,却更有现实意义。

  当个体获取信息、交流观点更多从圈子出发,由算法推送,久而久之,就好像将自己包拢在一个个“信息茧房”之中,逐渐窄化且内向,最终的结果也许和技术进步的初衷大相径庭——与信息匮乏时代相比,我们获取信息的范围大幅延展,手段不断丰富,但人们彼此之间、与社会之间的沟通,未见得更为顺畅和有效。由此产生的悖论,也许正体现了技术是把“双刃剑”的特质。

  基于开放、共享、包容、创新等理念而被定义的互联网精神,如果孕育了“信息茧房”这样的传播现象,就不能不思考技术与人性之间的良性互动是否一定自然达成。如果以用户为中心,内容传递“定制化”,“个人日报”的模式日渐盛行,个体心态和状态却与大众、社会之间呈现分离且彼此孤立的态势,就不能不思考传播平台与媒介责任的关系。个人对信息的认知和判断,应当建构在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观之上,并能积极融合互动,技术为社会进步、大众生活带来的红利,才能充分展现正能量的一面。

  从这个角度看媒体融合的趋势与模式,不难发现,传统媒体的核心价值实际从未被真正消解。在更深层面上,“传统媒体”不仅代表一种媒体形态,更意味着一种媒体精神、价值取向。

  媒体作为时代瞭望者、社会守望者的职责和角色,在当下尤需强化。公众的媒体素养直接关系着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塑造,这不是凭空而来,更不会随着算法盛行而自然提升。不是令受众“作茧自缚”,而是在博杂的信息丛林中抽丝剥茧、去芜存菁,这始终是媒体不可或缺的义务,理应成为媒体坚守信念、勇敢担当的积极作为。

抽奖成幌子 销量靠刷单 “二手”缺监管

当心!网购别掉进三大陷阱

本报记者 董丝雨 钱一彬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6日   1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6日   1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人民视觉

  年关将至。各大电商借着春节办年货的“东风”纷纷亮招,这家洒起“红包雨”,那家承诺“高返利”……一派繁华背后,却是机关重重。有的电商平台披着创新营销外衣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有的店铺在商品评价上“耍花样”;有的卖家以次充好,收钱后就“不认账”,消费者一不留神中了圈套,破财又伤心。

  2016年12月,作为我国第一部电商领域的综合性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草案)》开始向社会征求意见。互联网购物环境是否能真正得到改善,如何消灭重重网购陷阱,令人深思。

  

  陷阱一 抽奖式购物 

  “一元购”成监管盲区

  2016年7月,江苏苏州的陈先生在网上接触到一个“特别”的平台,号称能用一元钱,博得价值上千甚至上万元物品。第一次尝试,他仅花几十元钱中了面值1000元充值卡。初尝甜头后,他开始频繁光顾此类网站,却再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两个月下来,他亏损了8万多元。

  乘2014年互联网彩票被禁之机,打着创新销售模式旗号的“抽奖式购物”网络平台如雨后春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此类平台数量已达数百家,用户规模均在千万级别,不少平台的销售额超过百亿元。

  打开“人人凑”网站,简介中有“众筹购物,惊喜无限”的字眼;“一元夺宝”网站干脆自称“一元夺宝众筹平台”;“1元云购”网站则标明自己是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新型互助购物平台。

  “不能将这类‘一元购’定义为众筹”,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众筹有资金或者实物回报,但‘一元购’的消费者花钱买商品的结果很不确定,具有侥幸性,因此是一种变相的博彩活动。”

  记者随机加了几个“一元夺宝”维权QQ群发现,群内成员少则亏几千元,多则亏上百万元,部分成员集结到电商企业门口“讨说法”,结果都是不了了之。“面对这样的网站,消费者要看好自己的‘钱袋子’,杜绝占小便宜的心理。”刘俊海说。

  去年,相继有多家媒体爆出此类平台开奖过程缺少第三方监督,甚至可以通过后台指定中奖者。比如,有网友发现某账号半年内中了五辆汽车。是真的有人如此幸运,还是开奖程序有“猫儿腻”,令人怀疑。

  截至目前,这类“抽奖式购物”平台依然处在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刘俊海认为,要从根源上解决野蛮生长的问题,就要消除监管盲区,形成监管合力。“市场可能失灵,但监管部门不能失灵,互联网再大也不应大过法网”。

  陷阱二 店家刷销量 

  虚假好评灌“迷魂汤”

  “明明卖的是无线摄像头,为什么评论里有人晒出手机支架图?”日前,有网友在淘宝上遇到这样的怪事,再仔细翻看就发现上万好评中,有相当一部分说的是手机支架,卖家不声不响地在欲购买摄像头的买家面前,玩了一出“移花接木”的把戏。

  “宝贝好不好,看看评价就知道。”由于在网购时无法看到商品实物,评价就成为买家的重要参考。这就使得卖家为制造良好的口碑,不择手段地通过“刷单”提高好评率。

  所谓刷单,又被称为炒信,是指店家付款请人虚构购物行为,以提高网店信誉和销量的行为。

  “评价是网购消费的重要指引,也是降低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规避消费风险、建立信任的重要工具,”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说,“炒信行为已经成为我国电子商务健康发展的‘毒瘤’,不仅损害消费者的知情权,更对交易平台的有序运营乃至电子商务法治形成了危害。”

  去年3月,网购平台淘宝推出《免单、引导好评两项管理规则内容》,其中规定商家如有全5分返现、好评返红包等类似内容,将对该类商品或信息作临时性下架或删除处理。然而有的卖家“另辟蹊径”,将“好评返现”小卡片藏在包裹中寄给买家,甚至还不忘“细心”提醒“晒图拍照时不要拍进此卡片”。

  2016年10月,发改委、公安部等7部委以及阿里巴巴、腾讯等8家互联网公司共同签署《反“炒信”信息共享协议书》,用以共建共享炒信黑名单。《电子商务法(草案)》中亦规定不得“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有偿或者以其他条件换取有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者他人提升商业信誉”。

  “《电子商务法》出台后,会从根本上改善我国法律对电子商务炒信行为的认定和处理。当然,事关刑事责任部分,还需要在刑法修订中进一步体现。”阿拉木斯说。

  中国电子商务中心特聘研究员麻策认为,第三方交易平台自身也应当优化商品搜索排序算法以及评价体系,并通过平台处罚机制主动对违规行为进行合理惩处。

  陷阱三 “二手”重灾区 

  卖家玩起“人间蒸发”

  去年12月,韩女士通过二手交易平台“转转”购买了一部小米手机,收到货物后发现是盗版机,根本无法使用,而卖家也就此“人间蒸发”,再也联系不上了。

  避免浪费、盘活资源,作为分享经济理念下的新鲜事物,线上二手闲置交易市场越来越活跃。虽然部分第三方平台通过信用积分为买卖双方背书,但由于交钱与交货环节分离、多数二手交易平台准入门槛过低等原因,让一些不怀好意的卖家有机可乘,实物与描述不符、买到假货、提前付款却收到空箱子等现象屡见不鲜。

  值得注意的是,二手交易买家在受骗后还面临着维权无门的尴尬。“二手交易之所以问题频发,和销售方法律地位的模糊性有很大关系。”麻策认为,个人和个人之间的传统买卖关系,销售方如果是自然人,目前还不适用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难以要求主管机关介入处理。这为个人维权带来了很大的障碍。

  “不见面”的交易中,买家权益难以保障,卖家也可能吃下“哑巴亏”。

  “明明给了正确的账号密码,对方一句‘密码不对’就不付款直接消失了。”“当初我提醒买家当面确认再收货,没几天却说质量不行,而且退回来的也不是原先的东西。”……卖家类似的投诉,时有出现。不少卖家在涉及电子充值卡等虚拟商品和贵重物品的交易时,往往蒙受损失。买卖之间,“好人受气,坏人神气”的现象频现,亟待规范管理。

  一个良性的网络交易环境,基础在于信息透明、程序严谨。刘俊海认为,二手交易中的卖家要对价公允,更要有一说一,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杜绝欺诈式、误导式的不良销售行为;买家也要诚信相待,遵守买卖交易中的约定承诺,共同维护网络交易行为的整体环境。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