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2017-01-28 17:47:09|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版:要闻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新春走基层·感受除夕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秦腔吼出新年景

  本报记者 王锦涛

  还未进得村,就闻秦腔声。

  年三十晚上,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大坪村的秦腔自乐班已经吼了起来。自乐班设在村民王建伟家,他把一间房子专门腾出来供大伙儿唱戏。夜色渐浓,记者掀开门帘,火炉烧得很旺,围坐了数十人,都已沉醉在秦腔演绎的悲欢里。

  “唱戏的乐器,都是自乐班成员自己凑钱买的。”村民王振川说, “在我们这儿,观众就是演员,演员也是观众。”秦腔又称“乱弹”,是我国西北最古老的戏剧之一,如今在陕西发扬光大。

  大坪村山路蜿蜒,到镇上有10公里。“现在硬化路直通村里。”村民王润强说,早些年全是土路。“娃娃们上学也苦。都住在镇上的老乡家里,周六晚上走回来,周天下午背上酸菜和馍馍,再回去。”王建伟有些感慨,一个煤油炉子,一个面袋子,娃娃们自己做饭、刷锅、洗衣服,“冬天,手上全是冻疮。”

  现在日子好了,很多人家里都有车。“镇上的学校都有宿舍和食堂,吃饭既便宜又有营养。”村民王利君上六年级的孩子,吃住全在学校。王利君父亲原来是村里秦腔剧团的“台柱子”,他现在是自乐班的“金嗓子”。“打小就喜欢唱,大伙儿一起热热闹闹,才有年味。”

  大坪村全是山地,吃水更难。刚回到村里的海军军官王瑞琪还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在村里唯一的泉眼边等水。“早上4点多起床,推上小推车,摸黑出门。”现在水龙头家家有,如果冬天也能正常供水,等水吃将彻底成为历史。

  村里的收入基本靠种植苹果。路通了,水通了,苹果也能出山了。“钱包自然鼓了。”王建伟乐呵呵地说。这两年精准扶贫推广开来,王建伟则开了家小卖部,交给妻子打点,自己天天下地种苹果。“不能光靠政策帮扶,要想真致富,得自己勤快多动手。”王建伟指着一桌子年夜饭说,“你瞅瞅,鸡鸭鱼肉、新鲜蔬菜,啥都不缺。”

  山下的镇子上烟花璀璨,山上的村子里秦腔吼唱。“在我们天水,秦腔才是大戏,过年唱秦腔才过瘾。”王建伟说。

 

  爆竹声里守平安

  本报记者 程远州

  “周所长,咋还不回家过年啊?”1月27日除夕下午,看到镇派出所所长周勇带着几位民警进门,正在贴春联的苏祥义放下活计,大声招呼。

  “你们负责热闹,我们负责安全。”周勇半开玩笑地说。

  72岁的苏祥义是山东省单县黄岗镇的养羊大户。在当地,青山羊养殖是老百姓脱贫的好门路。有着39年养羊经验的老苏,以老伴的名义成立了付英养殖专业合作社,带着5户农民走上了致富路。“北京、武汉都有慕名来下订单的呢!”老苏带着我们来到后院,指着羊群说。

  “我们这儿是鲁豫两省交界,治安形势复杂,一入冬天,防盗就成了重头任务。”周勇介绍。为免除养羊户的后顾之忧,当地警方先后发起了多次专项打击行动,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8人,破获案件30多起。

  作为养殖大户,老苏没少被关照。派出所特意安排夜间巡逻路线经过老苏家门口,并指导老苏在羊圈周边安装了6个摄像头。跟老苏交代完注意事项,天已擦黑。爆竹声在原本安静的村庄、田野里此起彼伏。民警们回所里匆匆吃了顿便餐,又开始新的巡逻。周勇说,自2009年到黄岗镇当派出所所长之后,他已经连续8年在工作岗位上度过除夕夜。

  巡逻到后花园村,周勇带着自费买的两桶食用油和两袋大米来到了谢怀景的家中。66岁的谢怀景,为了退休待遇问题,曾当了好几年的“非访缠访户”。“要不是周所长帮忙,我脑子也回不过弯来,也拿不到一个月700元钱的养老保险金。”说起往事,老谢一个劲儿地称谢。从老谢家出来,已是万家灯火明,爆竹声里,夜空灿烂。巡逻车沿着空寂的大路驶向下一站……

  

  最盼大伙都赚钱

  本报记者 龚金星

  56岁的于发科,是河南省鄢陵县新科园林苗圃的主人。马上过除夕了,他还在苗圃里忙活着。

  于发科告诉记者,他这处苗圃有100多亩,重点培育古桩盆景和大规格树木等精品花木。于发科说,前段时间,县里承办中国第六届蜡梅梅花文化节,于发科这里是分会场;春节期间,30多盆鄢陵蜡梅在北京颐和园展出,其中有10多盆出自于发科的园子。

  “我现在就想一门心思把蜡梅种好养好,把‘鄢陵蜡梅冠天下’的牌子擦亮。”于发科说。

  从花房出来,眼前有座纯木质结构的房子,上下两层,外墙被刷成红色,廊下挂着一排大红灯笼,在冬日略显萧索的园区里格外显眼。这就是于发科的家。

  落座沏茶,于发科的话匣子打开了。早些年,他也很穷,种着10来亩地,能混个温饱,要致富只觉没门路。没有县里这些年给政策、搭平台,全力引导和支持,他的花木事业是发展不起来的。于发科清楚地记得,1996年他刚起步时,是县审计局帮他流转了20亩地,并帮他盖起了简易生产用房,当年就获利2万多元……

  于发科说,从为温饱而奋斗到现在的小康生活,自己的感受是一路风调雨顺,这全靠党的政策好。现在想得多的是,怎么先富带后富,帮助更多的人富起来。于发科告诉记者,他带了30多个徒弟,现在大多已发家致富。他所在的王岳村,3000多口人,2007年之前只有零星的几户从事花木生产销售,现在得有一二百户,村里绝大多数人都从花木产业中挣到了钱,年人均纯收入不低于3万元。

  

  留校过年不孤单

  本报记者 朱 虹

  大年三十上午,天津大学环境学院大三学生艾力亚尔穿越半个天津市赶回了学校,“老师和同学打好几个电话了,叫我回去吃年夜饭”。

  艾力亚尔来自新疆阿克苏,今年第一次留校过年。他在一家西餐厅打工,平时就住在餐厅的员工宿舍里。

  “早上辅导员洪文涛老师又嘱咐了我学校年夜饭的时间和地点,他怕我孤单。”公交车上人很少,他掏出手机给妈妈拨了个电话,说晚饭和留校的同学们一起吃,会很热闹,让妈妈不要惦记。记者问他想家吗,这个一米八多的阳光小伙子眼圈红了:“妈妈和爸爸离婚后,一个人带他和妹妹,很辛苦!”

  天很快黑了下来,学校食堂布置得非常温馨,艾力亚尔一进门就领到了一个小鸡玩偶和一条大红围巾。“新年快乐,鸡年大吉”,一些没回家的同学在这里帮忙,大家互致问候。

  除了寒假留校的学生,很多老师也来了,还有留学生和外籍教师们,100多人把偌大的食堂坐得满满当当的。学校特意请厨师教大家包饺子,艾力亚尔也被同学拉了过去,他被安排在清真饮食区,包的是羊肉馅饺子。

  让艾力亚尔没想到的是,校长钟登华也跟大家一起过除夕,祝福大家新春快乐的同时,校长给每一位学生发了压岁红包。艾力亚尔拿着“压岁钱”乐得合不拢嘴。

  “这次不回家,是想自己赚点钱,妹妹快上大学了,妈妈的负担太重了。”艾力亚尔算了一下,一个假期下来能赚3000多块,加上省下的来回800多块路费,也是不小的收入了。“3月1日是妈妈生日”,他要给妈妈买份生日礼物。

  辞旧迎新的钟声敲响了,“集体”年夜饭结束后,艾力亚尔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很多人陪我呢,一点儿也不孤单。”他还写了封家书,把学校给留校学生们照的2017年贺岁照一起寄回家。

新春走基层 夜宿农家听民声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福建建瓯市盛前村,村民在贴春联、挂灯笼。
  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摄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河南虞城县韦店集村,村民自办春节晚会现场。
  刘 忠摄(人民视觉)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河南睢县保庙村,一个小女孩手拿“福”字。
  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摄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28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百草沟村,村民金秀玉一家在吃团圆饭。
  新华社记者 王昊飞摄

  宁夏中卫市丹阳村——

  文化大院乐事多

  本报记者 朱 磊

  车子离丹阳村口还有几百米,那震天的锣鼓和音乐声,就已传到了耳旁。

  1月24日下午,从宁夏中卫市驱车,到达宣和镇丹阳村时,太阳已经下山,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们,这是在弄啥咧?

  露天的舞台上灯光闪烁,妇女们缠着腰鼓,跟随着一首《中国结》,有节奏地扭着、敲着。屋内暖意融融,在锣、鼓、二胡的伴奏下,一曲《长坂坡》听得人热血沸腾。“咱村文化大院,就是这么热闹,今年春节,我们要办一台自己的晚会,到时候十里八乡来个3000人不算事!”村支书秦光辉笑言。

  丹阳村是上世纪80年代的老移民村,一大半人都是从西海固搬迁而来,400多户人用了30余年的时间,在一片荒滩上,建起了现在这个新村。

  过去,村民们延续了传统的种植结构,小麦、玉米、荞麦是主要作物,2007年,村里在镇上的指导下,调整产业结构,推广苹果种植,逐步摆脱了贫困,去年全村的平均收入过万元,成功“销号”。

  这个时候,群众对于文化生活的需求凸显。“手头有点闲钱,人就闲不住了,男人喝点酒就耍钱,女人在麻将桌上扯是非,扯着扯着就挠开了。”秦光辉那段时间刚刚当选村支书,为此头疼不已,直到文化大院建成。

  秦光辉说,自己新年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希望剧团能够走得远,走到全省的舞台上去表演,一个是希望年轻人能够回乡工作,也给剧团输送点年轻血液。

  夜已深,大家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火炕已经暖了,盘腿坐在炕上,秦光辉放了一段剧团自己演绎的快板书:“跨越发展路途正,发展经济事业新。宣和镇,大有名,各项工作有创新。市委号召快行动,说一说宣和镇的民风建设树新风,树新风!”

 

  安徽定远县南杨村——

  农家院里说丰年

  本报记者 孙 振

  安徽定远县南杨村缺水严重,种地靠天吃饭。不过,村民张海清去年获得了大丰收。

  张海清流转的近2000亩农田里,沟渠、塘坝遍布其间,蓄满了水,扩挖后足足四五米深的塘坝里还搞起了水产养殖;旁边的农田里,大片的水稻早已收割完毕,散养在田间塘边的大白鹅成群结队,悠哉戏水,看上去又壮又肥。

  “去年光养鹅养鸭,就赚了近20万元,再加上养鱼以及小麦、蔬菜等的种植收入,真是不少赚。”张海清颇有些洋洋自得。

  2012年,返乡创业的张海清,流转了近2000亩农田,但刚一接手,就险些砸在手里。最需要灌溉的那几天,偏偏打不上来水,村集体的电灌站年久失修,早已不堪重负,一些小沟渠,或塌陷,或干涸,或跑冒。张海清亏了几十万。

  来年开春,定远县推进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政府投资2/3,个人出资1/3,共同管护小水库、小泵站等小水利工程。

  张海清又砸进去近20万元,投资建设了岗头电灌站。小水利不再年久失修,政府引导下“一个泵站+压力管道+数个塘坝+多个水库”的“泵站串塘”建设,把星罗棋布的沟、渠、塘等水体和农田连接贯通。“去年7、8月份,连着60多天没下雨,但田里的灌溉照样不耽误。”村民的用水难题解决了。

  按照政策,张海清享有1/3的小水利所有权,政府颁发了小水利所有权证和使用权证,凭借“两证”产权抵押,张海清还申请到了50万元的银行贷款。

  “今年这个年,不只年年有余,还有点儿盆满钵满的感觉。”张海清笑得很满足。

 

  湖南龙山县比耳村——

  “公号”红火腰包鼓

  本报记者 颜 珂

  1月23日晚,湖南省龙山县里耶镇比耳村。夜幕中走进贫困户张勇的家,原本堆满脐橙的一楼客厅,早已空空荡荡。“线上卖了1.5万斤,线下卖了5万多斤。”年终算账,居然收入二十几万元,一下甩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地处湘西大山里的比耳村,地无一分平,村民的口粮曾经都是个大问题。多年前,村里决定靠种纽荷尔脐橙闯出路,但如何卖出去,却始终是个大难题。“只能眼巴巴地等着中间商来收,价格由他们说了算。”张勇说。

  变化就在去年。依托腾讯“为村开放平台”(下文简称“为村”),比耳村有了自己的微信公号。几位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试着在移动互联网上吆喝起了村里的脐橙。

  两个多月前,村里统一了网上礼品盒的规格,一件10斤,定价68元。“以前也就1块钱一斤,这么高的价,卖得出去吗?”村民们嘀咕。“为村”带头人龚辉其实心里也没底。

  如今,收获的喜悦洋溢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线上的礼品盒基本脱销,线下的散装批发价也卖到了两块一斤。“全村一共卖了1300多万斤。”龚辉说。

  “从来没有卖得这么好过!”村民余伟说,一个星期前卖完了今年最后一批脐橙,家里只剩下300斤鲜果,等着年后发货,“在以前,要到过年后才能勉强卖完存货。”

  如今的比耳村,手机上网早已不是年轻人的时尚。在湖北恩施工作的石小蓉,网上卖了400多件脐橙,50岁的父亲成了后方填单发货的主力。“我教他怎么视频聊天,怎么填单子,怎么发货,现在他已经是熟练工了。”石小蓉说。

 

  天津武清区丁家公式村——

  秀美村庄年味浓

  本报记者 卫 庶

  快过年了,想去杨振刚家看看。天津武清区南蔡村镇丁家 公式村街道不宽,但很干净。一排排红砖瓦房静静地立在那里。天色渐黑的时候,杨振刚回来了。他下午去镇上取钱,年前要给村里的文化图书管理员和因公致残的村民发补助。作为村里的会计,这是职责。

  老杨一进院门,就把我和村支部书记张宝军让到东面的大屋子,“我今年65,过了大半辈子才知道农村的日子有多好。”杨振刚说,这屋曾是儿子的婚房,平板彩电、大立柜、长沙发和一张厚重的大木床,还透着喜气。

  “我这6口人,6亩地。2亩多麦田,亩产1000来斤麦子,另外3亩多地,村里搞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流转出来种了葡萄,去年共产了5000多斤,卖了2万6。今年是第三年,刚刚进入旺果期,估计能卖5万多。”

  “我们这里水好土好,种啥成啥。天津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对口帮扶,帮助我们成立了金河滩果蔬专业种植合作社,种植葡萄。这几年村子里流转了250多亩地种葡萄。”张宝军说。

  张宝军介绍,村民的人均收入逐年增加,2013年是1万6,2014年1万8,2015年1万9500,2016年就2万1了,村集体的收入2016年20余万。“国家现在特别重视民生。医疗保险,每人一年缴150元,20万的大病,国家给报销70%。这一下子,百姓就有保障了。”

  说着话,外面传来鼓乐声。“那是村里的秧歌队为了春节在排练。”老杨说,现在生活好,最大的变化是村庄美化、亮化、绿化。练秧歌的小公园,以前是个大垃圾沟。现在垃圾集中处理,每天保洁员都拉走。“街里一干净,人都变了,男女老少,都透着喜庆。”

 

  福建闽清县三溪村——

  喜迁新家笑开怀

  本报记者 钟自炜

  马上要过年了,福州市闽清县三溪乡三溪村村民、57岁的“五保户”陈明文迫不及待地拿出鞭炮。

  抑制不住的欣喜,是因为今年搬进了新家。走进老陈的新家,上下二层楼房宽敞明亮,一楼设有厨房和杂物间,二楼则是客厅与卧室。“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陈明文脸上堆满了笑容。

  时间回到半年前,老陈还是满面愁容。

  2016年7月9日,受强台风“尼伯特”影响,闽清县遭受特大洪灾。“洪水来得又快又凶,短短几个小时便淹了一层楼。”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陈明文仍心有余悸,“幸好村干部早早带我们转移到安全地带,人才没有被洪水冲走。”

  洪灾发生后,闽清县迅速开展灾后重建,要求干部包村到户,陈明文成为三溪村村支委陈世灿的一对一帮扶对象。陈明文被安置在村里的活动中心,吃住全部免费;家里全部建房资金由政府和公益基金补助。“我原本做建筑行业,有经验。”陈世灿为陈明文的新房忙前忙后,“明文的生活比较困难,帮助他是我们村干部应尽的责任。”伴随着老陈的面孔由愁转喜,闽清全县的灾后重建工作也在紧锣密鼓推进。

  “农房重建春回大地荣万物,新屋落成福临人间泽千秋。”伴随着喜庆的鞭炮声,陈明文将一副春联贴在了新家正门两侧。“感谢大家的帮助,这个春节我在新家一定过得很幸福。”谈笑间,陈明文将横批“不忘党恩”端端正正地贴在了门梁最高处。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