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2日 08 版)(一)  

2017-01-04 07:39:50|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年赛跑

丁 利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2日   08 版)

  年是个“怪物”,有时欢天喜地,有时清汤寡淡;有时风驰电掣,有时漫不经心;有时与人并肩前行,有时与人分道扬镳……

  年,对我来说,在五十载春夏秋冬、花开花落中,不离不弃,形影相随。少年时,我痴心追逐她,她总把我远远甩在后面;青年时,我与她携手漫步,温情、苦涩、梦想回荡彼此的心田;中年时,我们曾天各一方,相思、相爱伴乡愁,氤氲在浓烈的记忆里;老年时,不知不觉我跑在了年的前面,尽管我一再放慢脚步,一回头,年就影子一样赖在我身上,拉不下、甩不掉,从此,我不再恋年、爱年、思年, 我开始惧年,甚至有些恨年。

  后来我想,这个过程,就是人的一生。与年赛跑,最后毕竟都得败下阵,乖乖地向年“投降”。

  童年,在那个村子里,我追年追的发疯,追的夜不能寐、浮想联翩。我追到了一身俊俏的花衣裳,追到了一盆黑黑的冻秋梨,追到了一联联小鞭炮,追到了一锅热腾腾的黏豆包,追到一盏盏红灯笼,追到了一副副喜庆的春联……没等我享受够,年又跑了,她吹灭了屋檐上的红灯笼,揭去大门外的红福字,转眼就没了影。我站在村口,缅着怀儿,溜着鼻涕,心极其失落,好久才想起,年还在粮囤子里给我藏下几个冻豆包,我向家飞奔而去,我要啃啃年最后的那丝甜甜、凉凉的味道。

  青年时,我不再追年,而是与年手牵手、肩并肩,跑起了友谊赛。那时,年来了,我和父亲一同为左邻右舍、父老乡亲义务写春联。母亲沏茶倒水、父亲裁纸挥笔书写,我则趴在窗台上,遵照父亲的叮咛,编写一副副春联,我最初的写作趣味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我的作品,发表在家家户户的门庭上,这是我和父亲一生最好最亲密的合作,也是年赋予我的青春激情。村里有孩子当兵的、姑娘远嫁他乡的,或有多年不走动的亲戚,陆续登门求父亲代写家书,写好后,我绘声绘色念给人家听,母亲则陪她在炕沿边抹眼泪,我的亲情散文大概也是从那时练就的。

  逢年过节,如果有了心上的姑娘,按当地风俗,还要用马车把她接回家过年。姑娘一到,东西两院,七大姑、八大姨,都跑来看看新媳妇长的高不高、胖不胖、俊不俊,嘁嘁喳喳,特别是小孩子,你推我攘,一会儿怪笑一会儿蹦出院子。一声鞭炮的炸响,这伙“淘气包”才改换了新媳妇的话题,童声童趣,流淌在乡村撒满红纸屑的雪地上。

  在村庄的路上,常看到小两口或小情侣,或步行,或骑自行车,或赶马车,羞羞答答走村串户给老辈拜年。年,在青年人来说,是爱的期待和憧憬。年,也偏爱青春花期,充当第三者黏在一对对恋人身边,偷看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甚至跑近床头,听新婚小两口对未来的窃窃私语,还有对公婆不满的叽叽咯咯。年,有时变成小媳妇手里的一块糖果,塞进粗门大嗓的男人嘴里;有时变成男人手里的花手帕,擦抹女人流下的一串委屈的泪珠。

  人到中年,年不再花枝招展、浓墨重彩。没了童年如饥似渴的追逐,少了青年山花烂漫的梦想,就是实实在在的乡情、踏踏实实的亲情。追年的角色换成了你的孩子,在城里,年还没到,他就嚷着回乡下看爷爷奶奶,看爸妈住过的老屋,看梦里的草原村庄。中年时,年是对年迈父母的牵挂,是对弟兄、姊妹亲情的不舍,是对下一代的殷殷期待,是对生养故乡的深深眷恋。一家三口回乡时、离别去,常伴着那首老歌《常回家看看》,唱的父母双亲热泪盈眶。给爸温一壶老酒,讲讲城里的故事,给妈揉揉肩,说说孙子成长的过程。年,这时不显山不露水,穿了隐身衣一样躲了起来,让亲情如热气腾腾的年糕一样,在老屋里慢慢升温。

  年的脚步,有时沉稳,有时急躁;有时风雨兼程,有时闲庭信步。年,就是这样,你追她你盼她,她跑到飞快;你畏她你绕她,她就坐下等你。当你一步步进入老年的行列时,对年愈加不理不睬,她就尾随你,稍不留心,就突兀横在你面前,挡你的路、绊你的脚,弄得你手里的拐棍颤颤抖抖的,你气、你怨、你咒,都是年的耳旁风,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在我追年,年追我的角逐中,我的母亲先倒下了,我的一个个老辈亲人相继倒下了,如今,我的父亲也倒下了。他们是被狗一样的年追的跑不动了,喘不上气了,先后倒在那大片大片生长甜草和打碗花的土地上。我恨年,想不通她怎么专门撵人,往死里撵人,对村庄里的树木、花草和庄稼,她倒置若罔闻。多少年过去,村子里的树还摇、草还长、庄稼还一季季成熟,在年面前,人的生命薄如纸片,永远不敌万物。朱自清先生在《匆匆》里说: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它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

  年,在你追我赶中,让我们老去。与年赛跑,也验证我们生命的流程和质量。人生就这么一段路,和长跑一样,跑得太急、用力过猛,你会被年摔得四仰八叉、头破血流;跑得太懈怠、太无自信,也会被年甩在荒无人烟的野地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跑得太盲目,太急功近利,年会给你一色黑路,没有阳光雨露,只有陷阱和失落;没有爱,没有感恩,没有情义,会被年打入“冷宫”,让你痛不欲生。

  新年的钟声又要敲响,一下又一下,提醒匆匆行走的人们,不管利益多丰、诱惑多大、情恋多深,都要缓翻日历、放慢脚步,享受一下路边迷人的风景!倦了,让田野的风吹一吹;痛了,让脚步在草坪上停一停。正如诺奖得主鲍勃·迪伦那首《时光慢慢流逝》的开篇诗句:

  山中的时光静寂缓慢

  我们坐在桥畔,在泉水边散步,

  追寻野生的鱼群,在溪水上漂浮,

  当你置身尘外,时光静寂流淌……

  让年远远的跑在你的前面,别着急追她,别太亲近她,一旦超越了她,你就没了路。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