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2日 08 版)(三)  

2017-01-04 07:42:41|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之门(大地漫笔·编辑丛谈)

董宏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2日   08 版)

  转眼,时间又打开了新一扇门。

  时间是不可思议的,人能用文学或艺术对它抒发一时的感怀,但终究无法洞彻它。它不可理解,你只能敬畏它。

  记得作家荆永鸣在他的小说《北京时间》里,开篇就说:“北京时间比乡下的时间过得快。在遥远的记忆中,乡下的时间总是被老土墙挡着,那是一寸一寸地挪。北京就不一样了,太阳就像挂在陀螺上,一转就是一天,一转就是一个月……”同样的一天、一个月、一年,在北京和在乡下的感受的确是不一样的。

  时间难以捉摸。我们只能通过空间来表达它,比如说我们用一条直线来表达一段时间,或者用一个表盘,在上面刻上十二个点,来表达一天的二十四小时。这是用空间来表达时间。但是这种表达又是不完全的,一条直线虽然可以表达时间所经历的路程,但是它不能表达时间的方向。有人说,可以有一个办法,画一条直线,然后画一个箭头,说明时间就是朝那个方向的,但是这还是不太贴切,因为实际上时间自身是无法用形象来表达的。

  时间是一个奇妙的问题。其实早在古希腊时代,古希腊人就已经开始思考时间了。他们把时间设想为“命运”或某种类似于庄子的“道”的东西。到了中世纪,奥古斯丁对时间作了比较深入的探讨,他有一句关于时间的著名的话,“你不说我倒还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了”。在现代哲学中,继康德的时空观之后,柏格森等人把时间归结为生命;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把时间归结为一种本体论的东西。哲学家们都重新思考时间而不是空间,因为时间是比空间更加深层的问题。而在神话的世界里,人类几乎倾尽了想象力,在时间里打滚、翻腾、穿梭、飞跃,试图在想象中探究时间的秘密,留下至今仍值得吟味的魔力。

  也许,人类正是因为要对抗这亘古洪荒的、无法洞彻的时间,才有了“纪年”,才有了“年”,才有了关于新年的种种寓意与希冀、种种比喻与想象。人类也因此不再受困于对时间的追问,系于时间,安于时间,与时间为友,并在四季轮回中生出诸般人生感怀。而文学,正是时间的洪荒中人们留下的与时间相处的故事与记忆。

  而我更愿意把每一个新年想象成一扇扇时间之门。因为我们的成长就像不断推开一扇扇门,门外的盼望与门里的失望,门外的欲念与门里的挣扎,门外的阳光与门里的阴凉,门外的彷徨与门里的喜悦,门外的恐惧与门里的安宁……在每一次踏进门的那一刻,我们都是捧着自己滚热的心来的,但是常常,我们进了某一扇门之后,心却丢了,可是我们毫无察觉。我们只是忙着踏进一扇又一扇门,在美好的愿望与祝福声中,日子陀螺一般飞起来。

  此刻,我想起诗人赵丽宏的那首《门》:

  在路上/遇到一扇又一扇紧闭的门/有时轻轻一推/门就豁然洞开/有时大声敲击/门才露出一丝缝隙/有的门不叩自开/我的足音就是钥匙/有的门锁上加锁/封闭如千年古墙

  门槛总是看不见/是脚下暗藏的羁绊/有时能随意跨越/有时被重重绊倒/摔在门边时/门里会发出呼唤/走进来吧/如果外面是黑暗/门里可能有光亮/如果外面有风雨/门里可能是晴天

  又一次/我站在门口/门在发问/你敢进来吗/门里的世界/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

  又一次,我们站在了新的时间之门前。我们如此渺小,世界却在争抢着你我。大门已经洞开,无论我们是时间大潮中的一个泡沫还是卷起的一粒细沙,我们能做的只有加入进去,与时间一起,用心写下属于自己的郑重一页。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