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2017-01-09 05:28:26|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版:生态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污染环境没赢家(说道)

李 纵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守法是企业生存的底线,试图靠偷排获取非法利润的伎俩,最终只能招致害人害己的恶果

  

  近日,知名化工企业德司达(南京)染料有限公司因向运河偷排废酸2698.1吨,被判污染环境罪,罚金2000万元,引发震惊和关注。毫无疑问,和废酸一起被排掉的,还有这家企业多年积累的声誉。

  据称,德司达公司曾是业内翘楚,竟然为了节约成本,弃原有设备而不用,选择违法排污。尽管企业受到处罚,但还有不少问题发人深省:是什么原因让企业心存侥幸、知法犯法?数千吨废酸四年间直排运河,日常监管出了哪些漏洞?

  以往的经验教训证明:监管一刻也不能放松,无论是在环评前还是环评后,无论是对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应如此。有些企业,哪怕已经通过环评,哪怕光环再多,一旦监管缺位,依然可能违法排污,甚至可能因手续设施齐备而成为监管盲点。

  只有加强日常监管,并建立制度化的排污检查机制才有可能从机制上杜绝违法排污。情况需要改变,诸如对企业排污的定期检查、要求企业按时报送污染物处理情况等举措,都应形成制度化的规章条例,给企业加道“紧箍咒”,时不时的念一念。这样,无论企业负责人换成谁,也不能、不敢违法排污。

  加强政府监管的同时,还可以更多地发挥民间环保力量。该案中江苏省环保联合会,便是吸纳了众多社会力量组成的公益机构,在该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无独有偶,前一段时间的京津冀交界处万米捕鸟网等事件,也是由民间环保力量首先发现的。诸多案例表明,民间环保力量可以作为政府监管外的有效补充,完全可以更进一步探索,建立让民间环保力量发挥更大作用的平台和长效机制。

  据说这是江苏省因污染环境罪被罚数额最大的一起案件。但这样的处罚,与四年污染导致多处水厂停产乃至今后环境修复面临的艰巨任务相比,乃是九牛一毛。环境污染,只有输家没有赢家。守法是企业生存的底线,试图靠偷排获取非法利润的伎俩,最终只能招致害人害己的恶果。

近10年城市用水人口增长了75%

城市人均用水减少24%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本报北京1月8日电  (记者刘志强)日前,住建部会同国家发改委印发了《城镇节水工作指南》要求各地推进节水型城市建设。据悉,近十年来,全国城镇化率提高了15个百分点,城市用水人口增长了75%,但城市居民人均日生活用水量降低了24%,城市年用水总量仅增长12%,基本稳定在500亿立方米,约占全国总用水量的1/10。

  据介绍,“十三五”城镇节水工作主要包括硬件、软件两个方面:硬件方面,我国将加大市政公用基础设施的改造和建设;软件方面,将完善节水管理制度。

11省份划定海洋生态红线

全国30%以上的管理海域和35%以上的大陆岸线纳入红线管控范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本报北京1月8日电  (记者谷业凯)记者从日前召开的全国海洋工作会议获悉:我国已在沿海11个省(区、市)完成海洋红线划定工作,将全国30%以上的管理海域和35%以上的大陆岸线纳入红线管控范围。

  据国家海洋局局长王宏介绍,近年来我国海洋生态文明建设持续扎实推进。2016年,国家海洋局在渤海湾、胶州湾、厦门湾、大鹏湾等海域继续开展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试点,新建16处海洋特别保护区和国家海洋公园,总面积增加42.7%。

安监总局暗查暗访发现

新疆个别煤矿私挖乱采严重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本报北京1月8日电  (记者丁怡婷)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近日对新疆乌鲁木齐市、昌吉州煤矿安全生产工作进行暗查暗访,随机检查了16处煤矿,部分煤矿落后产能应退未退,长时间、大规模私挖乱采现象严重。

  乌鲁木齐名佳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水西沟东来顺煤矿和阜康市三工建江煤矿核定能力均为9万吨/年,分别位于新疆天山大峡谷4A级风景区和新疆天池5A级风景区内,但均未列入2016—2020年去产能关闭退出计划。阜康市晋泰实业有限公司一号煤矿以井工煤矿之名,行露天开采之实,进行大规模露天私挖乱采,现场拉煤的载重卡车达几十辆。乌鲁木齐名佳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井工煤矿停产,借以开采露头煤炭长达5年之久,开采剥离量达几十万立方米,现场发现有多处明火、暗火。


强厄尔尼诺影响夏秋降水少一成

黄河上游去年来水量偏枯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本报西宁1月8日电  (记者王锦涛)日前,记者从青海省气候中心了解到:受强厄尔尼诺现象影响,2016年黄河上游来水量持续偏枯,对农牧业生产、水力发电及下游供水产生较大影响。“就国家气候中心资料分析,此次强厄尔尼诺现象形成于2014年,直至2016年5月份结束,是1951年以来最强的厄尔尼诺事件。”青海省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戴升表示,这造成2016年,黄河上游主要产流区年内降水量分配不均,除春季偏多外,夏秋季均偏少一成。

德司达公司非法倾倒废酸2600多吨,导致多处水厂停产停水

偷排四年 这家企业好大胆(美丽中国·调查)

本报记者 王伟健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资料整理:李 纵 制图:沈亦伶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9日   16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赵顺清绘(人民视觉)

  德司达(南京)染料有限公司因向运河偷排废酸2698.1吨,被扬州中级法院判决构成污染环境罪,罚金2000万元,相关责任人被依法判处刑罚。经专业机构评估,这2698.1吨废酸硫酸平均浓度59.34%,数值超过构罪标准数百倍,且偷排地点河网密度高、水系丰富,附近多处水厂被迫停产停水。

  由于上述2000万元罚金收缴国库,并不用来环境修复,因此,江苏省环保联合会近日又将该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环境污染修复费用为2428.29万元。日前,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利益面前铤而走险

  废酸层层非法转由无资质者处理,其结果是直排入河

  德司达(南京)染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2010年以前,公司生产时产生的废酸都是处理到pH值符合要求后,再将废水送至污水处理厂处置。按照市场价,每吨的处置费用约3000元。

  该公司母公司被浙江龙盛集团收购后,李德忠担任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为节约成本,负责废酸处置的公司总经理助理王军联系南京顺久化工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占荣。然而,这个顺久公司只是一家化工品运输企业,并无废酸处理资质。经审查,王军在明知其没有处置废酸资质、只能开具运输发票的情况下,仍与王占荣达成按每吨580元处置废酸的口头协议。

  此后,负责拉运对接的是时任德司达(南京)染料有限公司罐区主管黄进军。经审查,黄进军明知顺久公司没有处置废酸资质,仍与拉运废酸的王占荣对接。根据事后黄进军的供认,2011年1月至2014年初,他以每吨20元或50元向王占荣索取回扣。通过每月核对拉运废酸的数量,王占荣先后8次向黄进军支付28.1万元。王军则承认收过王占荣面值3万元左右的购物卡。

  但是,王占荣并非这条利益链的终点,而是“二道贩子”。

  王占荣自2010年9月开始替德司达公司处置废酸,共收处置费600多万元。为获取更大利益,王占荣找到同样没有处置废酸资质的丁卫东,约定每吨废酸处置费用150元,由丁卫东处置2000多吨的废酸,并指使徐某开槽罐车从德司达公司拉运废酸,直接送到丁卫东停放在江都宜陵码头、姜堰马庄码头、姜堰清源净水剂厂码头、姜堰振昌钢厂码头的船上。为此,王占荣支付给丁卫东近30万元,还有2万多元未付。

  而案中的这2698.1吨废酸,就是丁卫东指使孙某、钱某等人夜间驾船排放至泰东河和新通扬运河水域河道中的。船工孙某称,每次他们都是天黑时将船开到新通扬运河和泰东河、卤汀河交叉处,用水泵将船内的废酸排掉。船工张某供述,他们一般选择水面比较宽、水流比较急的地方排放,这样不容易被发现。

  面对调查毁灭证据

  将废酸伪装成硫酸,删除相关数据

  再宽阔的水面和湍急的水流,也挡不住事情的败露。2014年5月19日上午,扬州市江都区环保局在码头上发现丁卫东的船上装有刺激性不明液体,后将该案移送给公安机关处理。

  王军供认,事发后,顺久公司的王占荣打电话告诉他调查人员会追究废酸的来源,让德司达公司将刚运出的一车废酸拉回去。

  德司达(南京)公司总经理李德忠承认,当时了解到情况后担心对公司有影响,授意下属毁灭证据。例如,要求王占荣不得承认查到的是废酸,要求各部门将相关书证物证处理掉,将称重单上的货物名称由废酸改为硫酸退货,将废酸罐里残留的废酸排入废水池中,还安排人员将罐上的废硫酸字样除去再喷上硫酸字样,将电脑上数据拷贝到优盘后,电脑上的数据全部删除。

  但是,经警方调查,德司达的多名员工说出了真相,民警还拿到了有数据拷贝的优盘,之后涉案人员陆续被查获。

  江苏省高邮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将德司达(南京)染料有限公司列为污染环境罪的单位犯罪主体。高邮市法院一审认为,在污染环境共同犯罪中,德司达公司和王占荣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并判处德司达公司罚金2000万元,相关人员判处相应的缓刑到4年不等的刑罚。

  后德司达公司上诉,认为犯罪行为是公司员工个人所为,公司不应承担相应责任。二审法院审理认为,王军作为德司达公司的员工,受公司负责人的指派联系处置废酸事宜,代表的是德司达公司并且是为了公司利益,经公司负责人确认后明知王占荣没有处置资质仍委托处置危险废物,减少了处置费用支出,王军的行为就是代表了公司意志。事发后,德司达公司为了逃避检查和追责,由公司负责人指使相关部门掩盖相关痕迹和证据的行为,进一步印证了王军、黄进军履职的行为就是代表公司的意志。

  2016年10月8日,江苏省扬州市中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谁污染 谁埋单

  公益机构索赔环境修复费,但地下水污染等环境损害难以计量

  这个环境污染案件引起了江苏省环保联合会的注意。该联合会秘书长王玉华介绍,江苏省环保联合会跟踪这起案件已经有两年之久。

  王玉华说,扬州市中院的终审判决中罚没的2000万元,其实主要是缴获了德司达公司在该刑事案件中的违法所得,综合造成的环境污染后果作出的判罚,这2000万元是收缴国库,并不会用来环境修复。因此,江苏省环保联合会向南京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德司达公司赔偿环境污染修复费用2428.29万元。

  这是怎么算出来的?据江苏省环保联合会的律师孙怀宁介绍,在扬州市中院的终审判决中,采纳了江苏科技咨询中心出具的污染环境损害评估技术报告结论。该中心认为,德司达的生产过程必然产生废酸液,其中硫酸平均浓度为59.34%。报告显示,以2000元/吨作为本案单位虚拟治理成本,并结合受污染影响区域的环境功能敏感程度取4.5倍率,因此得出2428.29万元的环境修复费用。遗憾的是,由于偷排长期、分散、多处发生在河网密度高、水系丰富的河流中,经扩散、稀释、中和等作用,已无法截获并计量被污染河流水体的水量以及水质数据,对水生态环境、水生生物、岸边土壤及地下水资源污染等导致的环境污染损害难以计量。

  王玉华说,刑民并罚是该案的一大特点,目的是让环境污染者付出巨大代价。由于该企业违法处置危险废弃物废硫酸造成的污染事实已经造成,要修复到之前的环境水平必然要有相关费用产生,德司达公司作为主犯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