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2日 04 版)  

2017-02-02 18:12:04|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版:要闻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2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万家欢乐 共祝美好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2日   04 版)

  甘孜欢歌年味浓

  本报记者 刘裕国

  把酒当歌歌盛世,闻鸡起舞舞新春。新春佳节,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努力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欢歌笑语洒满康巴大地。截至目前,甘孜各地已开展各类文体活动167场,免费为群众送春联、书画、藏戏、锅庄、小品等文艺作品3040余个。

  色达县是座具有浓厚藏民族文化特色的小城,奶茶飘香,处处是繁荣喜庆的场面,大街小巷悬挂了各式灯笼和中国结,树上挂的彩灯、彩旗迎风招展。让家住九龙县汤古乡崩崩冲村的精准扶贫户乡巴拉姆高兴的是,县、乡政府给她家发放了过节慰问礼包。“礼包里有粮油、被子等,真是太实用了!”乡巴拉姆和家人边贴门神画儿,边高兴地对记者说:“希望来年一家人平平安安,多挣钱,早脱贫。”

  甘孜组织州县乡村四级文艺演出队伍,将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节目送到农牧区,丰富广大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大年初二,康定市姑咱镇热闹非凡,各村社群众欢聚一堂,歌声飞扬,舞姿精彩。舞蹈《开门红张灯结彩》《一直爱着你》《吉祥藏历年》《洗衣歌》等表演,让各族群众看得十分开心。

  “弦子之乡”巴塘县,跳旋子、唱山歌、跳锅庄、图书展销、篮球赛、军民联欢……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排得满满当当。大年初二,体育活动中心举行非遗文化展演,巴塘藏戏团以一曲古老的《扎西哇》拉开活动序幕。展演现场人山人海,笑语频传,一派欢乐祥和的景象。

 

  灵州迎春百姓乐

  本报记者 朱 磊

  喜庆的快板《平安灵武好家园》、歌曲《幸福日子》……春节期间,宁夏灵武市安排了8项文化与民俗等活动,喜庆新春。其中,“灵州迎春”百场文艺走基层活动,将为各乡镇、行政村、社区开展100场次以上文艺演出,活动将持续到2月11日。2月4日至11日,“灵州秦韵”秦腔票友大会将在高庙大戏台、泾灵新村唱响,为广大戏迷及泾灵村移民演出20场次。节日期间,高庙还将开展猜谜、灯展、非遗展示等活动。

  扭秧歌、高台、旱船……春节期间,灵武各乡镇、社区的社火表演队将在灵州广场举行社火展演。这些由老百姓自排自演的社火表演,颇受群众欢迎。

  每到社火展演期间,城区和各乡镇熙熙攘攘的人群涌上街头,大人们欢快地拉着家常,孩子们骑在父亲的肩头,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新春走基层 春节返乡记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2日   0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2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村里的80后,去哪儿了

  本报记者 杨文明

  当忘记了星期几、只记得年初几,意味着又过年了。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于我来说,亲人在处是家、乡愁在老家。我的老家在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朱台镇南高阳村,出城区开车要半个多小时,算是典型的山东村落。20多年的生活与观察,比时间最长的采访都要深入;跟20年前相比,农村确实人越来越少了,而人口流出的主力,恰恰是80后。

  “哪里能就业,就去哪里”

  山东多子多福观念浓,这点在我家得到了集中体现:祖父7个孩子,外祖父8个孩子,七大姑、八大姨,那可是真实写照。

  到了我们这一辈,算上家属两边都有二三十号人。姥姥家的表兄弟姐妹建了个微信群,基本都是80后。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这群人无一例外都在农村;可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再留在农村。奶奶家的堂兄弟姐妹也有一个微信群,80后也都已经在城里买了房,留在村里的则是70后。

  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每年回去,碰到的儿时伙伴都已是城里打扮、城里习惯,几乎清一色是在城里工作、城里买房。因为外出求学就业,不少村子出现了80后、90后断层。

  问了4个村的十几个人,也没发现有真正留在村里、主要靠种地生活的80后。曾在乡镇做了一辈子老师的姨父说,就他的观察,现在还留在村里种地的,要么是搞大规模种植养殖、特别有本事的人,要么是除了种地啥也干不了的人。而这两类人中,最年轻的基本上也都40岁了。

  当然,说村里完全没了80后也不符合实际。在朱台镇北高阳村,就有不少80后在自己村里盖房成家。一追问,发现最主要的原因是村里有相当规模的企业,能够提供80后需要的就业岗位。

  “不进城买房,别说丈母娘不让,当娘的也不让”

  进城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在城里就了业,二是在城里买了房。

  就业是决定80后往哪里去的根本原因。仍有较多80后的村庄,往往也是周边有企业、能够为80后提供就业的。而无法为80后、90后提供充足的就业岗位,是村里年轻人越来越少的根本原因。

  “别的不说,现在城里没房,丈母娘就不让!”“村里教育质量确实比不了城市,别说丈母娘,我这个当娘的也不让。”“村里没法美容、购物、看电影啊!”说起为啥必须要搬到城里,几个表弟媳妇你一言我一语,微信群里顿时热闹起来。

  如果说上学就业让80后离开了农村,那么结婚生子则让80后彻底进了城。

  做建筑设计的初中同学李超告诉我,在临淄区,在农村盖房的钱基本上可以在城里付首付。加上家族观念重、亲戚多,要是80后买婚房,基本上都能交上首付。“至少在临淄区,房价不是阻挡80后进城居住的障碍。”李超说。

  对于这些身处其中的80后来说,怎么看待村里没了80后?“其实在村里的小伙伴也很幸福啊,家里有什么喜事儿全村人都去帮忙,有空到城里逛逛,幸福感不比咱城市的低!”李超说。

  实际上,不管是村庄道路硬化还是教育均等化,当地政府都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但大医院不可能开到村里,电影院更需要人员密集,不管多努力,城乡差距只能最大程度缩小而无法完全消除。

  也许我的初中同学、石马镇党委委员石帅的话很有代表性:“这种状态是城镇化进程的一种必然现象,但也说明农村的各项发展还有待提高;年轻人已不局限于有一个地方居住,他们更期盼有个好的生活环境,这样的环境既是为了自己的便利,更是为了孩子的教育。”

  “并不是说离开了农村就抛弃了农村”

  值得一提的是,同80后几乎全部进城相比,80后的父辈城镇化程度显然要低很多。

  “有的父母攒了一辈子钱给孩子在城里买房,母亲去看小孩,父亲留守家里。不少老人要么在家守老,要么打工挣钱供城里的房子。”石帅说,“其实为了80后的城镇化,咱们的父辈是作出了巨大牺牲的。”

  其实,作出牺牲的何止80后的父辈,80后这一代人又何尝不是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生活而在努力?

  “5个人能种完的地非要让100个人种才是对农村资源的最大浪费,并不是说离开了农村就抛弃了农村。而今后,也将有年轻人会选择回到农村。”石帅说,“像我不是就回村里工作了吗?”

  的确,城镇化是大势所趋。80后走了,农村希望在哪?石帅认为,关键是让农村也能给年轻人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

  “当务之急,还是要完善公共基础设施,特别是解决好留在农村的老年人生活关照问题,付出了大半辈子,得让老人能够安度晚年。”石帅说。

  石帅认为,想让80后回流,必须为80后创造更好的创业、就业环境,提供更好的公共基础服务。

  农业其实还有很大潜力可挖,种粮食确实用不了那么多劳动力,但种植食用菌、特色水果需要的劳动力可一点不低。“我们石马镇搞的万吨食用菌项目,让周围年轻人不用外出务工也能赚上高工资。”

  石帅说,搞好生态,保留年轻人的乡愁记忆,是石马镇的重点工作之一。“依托石马镇五阳湖国家湿地公园,我们计划着力发展特色农业观光旅游,一方面在发展乡村游的过程中进一步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另一方面也吸引更多年轻人回乡创业。”

 

  家乡是我心安处

  本报记者 何 璐采访整理

  我叫黄小燕,80后,出生在江西分宜县洞村乡涂塘边村。儿时的记忆中,那是一个小而保守的小村子,既贫穷又闭塞。破土房,三张床,床底全是穿破的草鞋。年轻时的我,毅然决然地投奔大城市。从西安到深圳,做过美容师,开过摄影店,虽然在外一年的收入很可观,但漂泊的滋味不好受。

  出门11年,吃腻了大城市的快餐,开始怀念小时候难以下咽的霉豆腐、野蕨菜,难得回家吃一次家乡菜,竟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举起手机左拍右拍,如同大惊小怪的外乡游客。逢年过节走亲戚,年少时是不情不愿不耐烦,如今陪着长辈拉拉家常,忆忆旧人,其乐融融。前两年,家乡的旅游资源开发让我欣喜,瞄准了旅游业兴起的好形势,我回到当时“看不上眼”的小乡村,在自家房前,开起了农家乐,当起了女老板。

  游客多,生意很不错。今年春节旅游,从初一到初四,每天都是四十几桌,近半个月的营业额,就有大概5万多元,比当初在外头打工赚的还多。不仅是我,很多村民也愿意留在家门口就业,当导游、开特产店……家门口赚钱的机会是越来越多了。甚至许多原本在外头打工的80后、90后们都纷纷回到洞村争相当起“农夫”。

  就业机会增多,村民市场意识也更强了,以前只会种地,现在不仅开农家乐,卖土特产,还搭上了互联网,开淘宝店、做微商,把地方特色农产品搬到网上。

  如今回来3年多了,亲眼见证了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偶尔会怀念都市的繁华与便利,但这“土里土气”的家乡却成了我的“心安处”,也是未来希望之地。

  

  乡村就是充电站

  本报记者 李亚楠

  我工作的地方,离父母不过300多公里,隔几个月总能回去一次,出生成长的那个小村庄,总是飞速地变化、发展着。

  年初二一早,我从新疆乌鲁木齐赶往昌吉木垒英格堡村。柏油路、路灯、窗明几净的房间,自是不必说。这几年农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我生活过的这个村子,已不再是以往的贫穷景象。

  这次回家,发现村里的小道上停满了小汽车,家家户户其乐融融。过年期间小乡村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但春节一过,乡村便再次恢复宁静,班车、摩托车、自行车,甚至毛驴车便会再次成为乡亲们出行的主力军。

  而平时回家,村庄里几乎见不到年轻人了,更别说孩子。我读过的那所小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养牛场,现在已经荒废在那里。细细数了一下,村里竟然找不出一个学龄的孩子,有几个老人带的孩子,一到学龄就进城跟父母一起生活了。

  初五准备回乌鲁木齐,一大早,妈妈把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自家的鸡羊牛肉,给我们带了不少,面粉、清油少不了要带一些,甚至蒸好的花卷、包子也没有放过。妈妈说,以后回来,啥都别买了。看看村里其他人家,大多如此。甚至有些人家,连老人也一起带走了,留下一把大锁守着亮堂堂的房子,再下一场雪,满院子一片白色,等到夏天回来,院子里就会长满了草。

  跟我一样在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把父母尚在劳作的乡村当作充电站,带走蔬菜瓜果谷物肉食,也从此寻找乡愁、获得慰藉,可是再过几十年,父母真的老去时,这个充电站还能回来吗?

  

  一所村小的变化和坚守

  本报记者 申 琳文并摄

  瑞雪初霁,沿着村西头的水泥路向南走,不到一公里,就是个两栋两层楼组成的大院落,围墙外可见飘扬着的国旗,这就是村里的小学(见图)了。

  一位穿着红棉衣的中年女性听到声响,从校门口的值班室满面含笑迎出来:“回来了!”亲热得就像迎接一个熟悉的学生。许是看到我脸上的茫然,女士笑着说了一句:“过年了,不少在外地工作的学生都会回来看看,有的还带着爱人和孩子。”

  是的,这所位于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晋庄镇的小河陈小学,几十年来一直是周围几个村子的文脉所系。

  这位女老师姓王,在我小学毕业后不久才来到这所村小,如今已在此任教近30年了。在校园内积着白雪的玉兰树前,王老师娓娓讲起村小的现状与过往。

  村小学生仍然不少:全校五个年级,每年级四五十人,全校约220名学生。“村里孩子没有多少跟着父母进城吗?怎么学生还这么多?”王老师笑着解释,原来,村村都是完全小学,而现在北边的林庄、东边的大王庄都变成了教学点,就有一个一年级。原来只招本行政村3个自然村的村小,如今覆盖了3个行政村9个村子。看来,随着近年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村人口减少的状况正日趋明显。

  城镇化带给农村的,不仅是人口数量的变化,更大的是人口结构的变化。“现在上学放学的情景,跟你们那时候大不一样了。”王老师一句话,勾起我少年时上学的回忆:旭日东升,孩子们三三两两,背着书包结伴上学;夕阳西下,一群孩子从学校涌出来,打闹着跑向冒着炊烟的村庄……王老师说,现在上学放学,学校门口全是骑着自行车、电瓶车来接送的家长,大部分是爷爷奶奶,也有少数是妈妈,“父母绝大部分都出门打工了,爷爷奶奶对孙辈都疼爱着呢!”

  “孩子跟在父母身边上学,应该最有利于他们的成长。”村小的老师深有感触。然而,绝大多数年轻父母还是选择把孩子留在农村的爷爷奶奶身边。邻居大哥的儿子在苏南的电瓶车厂上班,几个孙子孙女全留在农村,大孙女已经上小学五年级了。问大哥为什么不让孙辈跟着到城里上学,大哥一笑:“城里上学太贵了,再说,上班哪有时间照顾这些小家伙?”

  问邻居大哥,现在有不少农村孩子初中毕业了不想再读书,嚷着要跟爸爸妈妈出去打工,您怎么看?大哥一瞪眼:“学是肯定得上的!咱农村人,没文化以后靠啥吃饭?”

  “咱们这里,虽然也有人在城里买了房子,但是真正把孩子带到城里上学的并不多。”王老师说,农村人进城,找工作、日常消费等方面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挥手同村小的老师告别时,他们笑呵呵地告诉我:过完这个年,学校围墙外边、村部旁边的那块空地很快要建操场,孩子们将有一个真正的活动空间了;校门口的这排平房也要拆掉,重新盖两层楼,学校的硬件又会改善不少了……

闹新春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2日   0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2日   0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正月初四,来自贵州省铜仁市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16支龙灯队和思南县青年舞龙队,顶着严寒,在印江县城书法广场敲锣击鼓、舞龙玩灯,激情比赛,开开心心闹新春。 

  陈晓岚摄(人民视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