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2017-02-03 08:51:29|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版:健康时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乱治”让哮喘更难治(健康之道·如何防治呼吸病⑤)

林江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如果不经过规范的治疗,慢性炎症会导致气道结构的破坏,造成永久性的肺功能损害,形成难治性哮喘

  

  哮喘患者无论症状轻重,均需要长期持续的药物治疗。即便有轻微的哮喘症状,如咳嗽和气喘,也表明气道的炎症没有被控制。如果不经过规范的治疗,慢性炎症会导致气道结构的破坏,造成永久性的肺功能损害。

  当哮喘急性发作时,大部分患者仅会通过服用激素和氨茶碱暂时控制气喘,症状缓解后并未持续正规治疗;还有一些患者对吸入性激素怀着恐惧心理,擅自停药;部分患者乱用口服激素,虽然见效快,但由于是全身用药,长期大量服用后容易引起血糖升高、骨质疏松等副作用,相对于吸入剂局部用药的危害性要大。这些不规范的治疗导致很多患者肺功能受损,形成难治性哮喘。

  如何才能更好地控制哮喘?首先,根据病因治疗。针对引起哮喘发作的两个直接病因,主要有两种控制方法,即控制气道炎症和解除支气管痉挛。其次,坚持长期治疗和监测。由于哮喘病具有长期性、反复发作性和部分可逆性等特点,通常需要坚持抗炎治疗,长期进行病情监测和评价。第三,进行个体化治疗。患者不能使用一种固定不变的治疗方案,而应根据哮喘病情的严重程度,采取不同的治疗措施,即阶梯式治疗方案,使用尽可能少的药物。

  治疗哮喘的药物分为两大类,即缓解药物和控制药物。缓解药物用于哮喘急性发作时,迅速缓解哮喘症状。哮喘患者应随时携带缓解剂,必要时应用。控制药物主要指吸入激素类药物,患者可以长期使用。目前使用的吸入激素很安全,即便有少量激素被咽下进入体内,也可以迅速从体内排出,不会造成副作用。吸入激素的不良反应轻微,主要是一些局部作用,如声音嘶哑、口咽部念珠菌感染,这些症状可以通过使用储雾罐和用药后漱口避免。

  近年来,支气管热成形术治疗支气管哮喘备受关注。该技术是通过射频消融的方法削减增殖和积聚的气道平滑肌,以达到阻断气道平滑肌介导的支气管收缩反应,降低气道高反应性,从而改善哮喘症状,减少急性发作。

  支气管热成形术是针对部分难治性哮喘的一种非药物治疗方法。其原理是,通过一个支气管镜,将一个2毫米的小射频消融探头置入患者的支气管腔内。同时,将体外的射频发生器产生的60摄氏度左右热能传导至支气管管壁,通过对支气管壁的加热,用热量消融患者增生、肥厚的支气管平滑肌细胞,使得支气管平滑肌萎缩、变薄,使支气管扩大,呼吸顺畅,从而逆转哮喘的病程。国外已有多项研究显示,支气管热成形术可以减少气道平滑肌的数量,并降低气道的高反应性,减少哮喘患者急性发作、急诊就诊和住院,改善患者生命质量。

  (作者为中日友好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健康瞭望塔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2016年中国医院科技影响力排行榜发布

  本报电 中国医学科学院近日发布了2016年中国医院科技影响力排行榜。从综合排名看,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等位列前10名;排名前100名的医院分布在19个省份,其中北京、上海、广东分别有24家、18家、9家;按区域划分,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分别有71家、13家和16家。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曹雪涛表示,先进的医学科技是提高人口健康水平的关键,而开展医学科技评价工作是推动医学创新驱动发展的一项基础性工作。排行榜的发布,能够从一个侧面推动医院临床医学科技成果的转化,提升医院的医疗工作水平,最终提高我国医学科技的发展水平。

  (申少铁)

  

  北京大学三〇二临床医学院成立

  本报电  解放军第三〇二医院日前与北京大学医学部签署军民融合共建协议,成立北京大学三〇二临床医学院。解放军第三〇二医院是全国最大、全军唯一的传染病医院,早在2002年就成为北京大学教学医院,承担了北京大学本科临床医学、预防医学、护理学等3个学科的教学任务,建立了传染病学博士、硕士培养点,双方有着很好的合作基础。根据协议,双方将共同打造国际一流的传染病与生物安全学科,提升军民双方整体科研水平和人才素质,努力建成集人才培养、基础研究、诊治技术、预防控制、示范应用等为一体的传染病防治协同创新中心,建设服务于国家生物安全战略智库的烈性传染病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

  (洪建国)

拆掉大病保障“隐形门”(不吐不快)

李红梅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朱慧卿绘

  ●一个现代文明社会,不能让大病患者无助等待。应进一步完善健康保障体系,守住居民生命底线,减轻患者家庭负担

  

  前不久,亲戚一家从河北来京看病,住在医院附近某旅馆里半个月,最终病情确诊了,住宿费也花了5000多元。旅馆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看病的人,每个人病情不同,但看病经历却大致相似——病情难治、钱花得多、等待漫长。

  最近媒体报道了北京的“癌症旅馆”,一群到肿瘤医院看病的癌症病人,图便宜住在附近农家旅馆,每天在等结果、等床位的状态下生存。等待让很多人感到绝望,尤其是那些“带着最后一笔钱,留着最后一口气,寻找最后一个希望”的大病患者。在北京,每天有70万名外地患者涌入,其中大量是疑难重症患者,如果每个患者等待成本以千元计算,那将是无比沉重的负担。

  人体就像一台机器,用久了总会有磨损,甚至遇到不可逆的大损坏。大病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相当于一场灾难。虽然医学技术日新月异,但仍赶不上疾病发展的速度。很多大病的治疗,需要依靠特效新药、新技术、新疗法。这意味着,患者要承受高昂的代价。而这仅仅是疾病带来的直接经济负担,还有大量间接负担,比如丧失劳动能力、误工损失、交通住宿费用等。对于大多数居民来说,很难靠一己之力扛过大病灾难。一场大病,往往成为压垮一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个现代文明社会,不能让大病患者无助等待。国家应筑牢健康保障体系,守住居民生命底线,减轻患者家庭负担。在全世界,疾病负担都被视为一种风险,对抗疾病风险的费用超过家庭支出的40%,家庭可能入不敷出,面临倾家荡产,因此被称为灾难性支出。为防止灾难性支出发生,许多国家一般采用风险分担的办法,即建立保险制度,用大数法则覆盖风险。2012年,我国开始试点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但是,很多大病药品、项目不在报销范围内,且起付线太高,看大病往往需要出县市,异地报销比例太低。一道道“隐形门”,把不少大病患者隔绝在政策之外。因此,拆掉报销政策障碍,提高大病保障水平,仍需更多部门共同发力。

  健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保障大病患者看得起病,体现社会的公平正义,也是政府应尽的责任。在深化医改中,政府应加大对大病保险保障的力度,提高实际报销比例,扩大报销目录,衔接多项救助制度。同时,推进医疗供给侧改革,尽快缩小区域医疗技术水平差距,让大病患者更有底气。

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家庭中,50%的女方年龄在40岁以上

生不出二孩真烦恼(聚焦·二孩政策一年追踪③)

本报记者 王君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以来,很多高龄妇女加入了生二孩的队伍,各地医院产科迎来婴儿出生潮。图为春节前夕,湖北襄阳第一人民医院产科护士在护理新生儿。
  陈 文摄

  不孕不育成难题

  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人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生了一个儿子,还想再生一个女儿,儿女双全一直是安徽合肥居民程荷凤最大的心愿。去年,39岁的她终于等来国家的二孩政策,尽管取掉了节育环,但一年多了还是怀不上。医院检查报告显示,输卵管通而不畅,子宫前壁有两个直径3厘米和2厘米的囊肿。程荷凤在上海一家大医院做了微创手术,最终幸运地怀了胎。

  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70后、80后加入了再育的行列,高龄孕妇井喷式增加。我国高龄孕妇的比例,1995年为0.9%,2005年为4%,2015年为10%。数据显示,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60%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50%在40岁以上。不少高龄女性急着怀孕,却有心无力,怀不上孩子了。不孕不育成为想生育二孩家庭的最大心病。

  国家卫计委科研所临床医学中心副主任耿琳琳说,人的生育年龄和生育率呈负相关性,年龄越大,生育能力越低,再加上妇女的卵细胞逐渐老化,以及环境污染、电磁波辐射、化学品的影响,在未绝经期之前的10年内,妇女的卵泡质量会出现下降趋势。随着年龄增加,生育率呈明显下降趋势,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妇女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医师鹿群表示,年龄在生育中占非常重要的地位,年龄决定了卵子细胞的质量和数量。生育能力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下降,一方面是卵巢储备功能下降,另一方面是影响生育能力的疾病增加,流产率升高。

  相比卵子,精子更脆弱。近年来,男性不育增高趋势比女性不孕还要明显。工作压力大,影响身体内分泌激素分泌,导致精子数量减少、精子运动能力降低和精子形态异常。男性中无精症、少精症、弱精症病人明显增加,生精细胞严重损害,精子质量下降,从而降低男性的生育能力。相关统计表明,男性每毫升精液所含精子数量降至目前的2000万到4000万个。

  “曾经做过剖宫产的母亲再次生育,面临着疤痕子宫的风险。疤痕愈合不了,到了晚期随着胎儿的增大,有可能发生子宫破裂,甚至危及生命。”耿琳琳提醒,怀孕的妈妈,要特别注意早孕期排除子宫疤痕妊娠。建议40岁以上女性一定要先咨询医生,防止并发症。

  人类生育力下降,已经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生殖特别规划署报告,世界范围内不孕不育率高达15%—20%,中国不孕夫妇约1500万对。北医三院妇产科主任医师王丽娜介绍,怀孕的妇女流产率高达15%,复发性流产约占1/3。即使能怀上,保住了,生下来的孩子有5.6%的出生缺陷率,是发达国家的2倍。

  耿琳琳分析,高龄不但能使生育能力降低,而且生育的畸形儿童明显增加。高龄生育的妇女卵子老化,造成基因突变的情况增多,更容易生出基因缺陷的患儿。如果孕妇的实际年龄大于34岁,胎儿畸形率会达到8%—15%。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如心血管畸形、唇腭裂等,发病率也会随着母亲生育年龄增加而上升。

  冷冻胚胎留“种子”

  38岁以上再做生育力保存的成功率非常低,活产率小于1%,建议在35岁以前做生育力保存

  2016年末,在长春市吉大二院,一名产妇剖腹产生下一个7斤4两的男婴,母子平安。让人惊奇的是,这名产妇已有64岁。产妇因“失独”在闭经10年后,再次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怀孕。如此高龄还能成功怀孕,几率极小。

  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的程序简化,越来越多的高龄产妇选择再拼一把,冻精冻卵、试管婴儿成为热门话题。王丽娜说,辅助生育技术解决了不孕症患者的问题,给许多家庭带来了福音。

  王丽娜刚开始在生殖门诊时,经常有病人来问:“大夫,我上你们这儿做试管,什么时候能把孩子抱回去?”他们以为是在试管里把孩子养大,不用生,到10个月把孩子抱回去就可以。

  最近,北京石景山区居民成丽霞顺利地生下二胎。这个新生儿是她女儿的同胞胎,只是晚出生了10年。成丽霞当年为生孩子发愁,最终选择了在北医三院做试管婴儿。在实验室的培养皿里进行培养形成胚胎,取卵后3—5天把胚胎或囊胚移植到子宫。移植第四天验尿,如果怀孕了,30天进行B超检测,后续进行产科产检。当时还有剩余的胚胎,进行冷冻以备下次移植。放开二孩政策后,成丽霞到医院询问冷冻胚胎能否解冻,让她再生一个孩子。王丽娜说,冷冻胚胎成功率很高,同时打破了人们对生育的传统观念。

  王丽娜介绍,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早产率、妊娠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病率比自然妊娠高,多胎比例明显升高。多胎会导致孩子出生体重的下降,做辅助生育还有一些并发症。

  肿瘤患者经过放化疗后,生育能力会受到毁灭性打击,生育率非常低。王丽娜提醒,这类人群可以提前冷冻胚胎留下“种子”。研究发现,38岁以上再做生育力保存,成功率是非常低的,活产率小于1%,因此建议在35岁以前做生育力保存。

  代孕是否可放开

  代孕要有“刹车”,不能任意行驶。要把代孕技术放在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关着,但这个笼子不能太松,“牛栏关猫”是不行的

  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药物治疗、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但是,这些方法的疗效还有待进一步提高。目前,一般性的药物治疗怀孕率为10%—15%,做试管婴儿的怀孕率为40%—50%,人工授精的怀孕率为15%—20%。

  如果自己没法生二孩,另一条路就是代孕,但我国严格禁止代孕。2001年,原卫生部曾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作为一种相对新兴的事物,代孕确实涉及一系列伦理问题,也对社会管理带来挑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代孕过程中,即便精子和卵子都属于委托夫妻,孩子由另一个女性身体生产,也可能让某些人产生亲子关系错乱的感觉。在怀胎和分娩过程中,代孕者可能对胎儿产生母子情结,在孩子出生后不愿放弃,造成归属权的争夺。

  王丽娜说,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能允许的就是志愿代孕,代孕母亲基本上属于无偿的行为。王丽娜呼吁,如今肿瘤发病率这么高,有的病人可能在30岁甚至更早把子宫切了,这么年轻就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确实令人惋惜。她建议适当放开代孕准入,但要防止商业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一方说,伦理不应该成为代孕技术的负担,而应成为促进技术有序发展的工具。对于失独家庭来说,夫妻双方处在精子、卵子尚可用的情况下,却已没有生殖能力了。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

  对于代孕,耿琳琳感触特别深。汶川大地震中,很多家庭都失去了孩子,他们特别想再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但由于年龄因素,没办法再生育了。她呼吁,加强伦理监督和技术监管,适当放开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部伦理学副教授尹秀云认为,代孕技术的应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法律上的,一个道德上的。即便法律不允许,也不能把代孕悬置起来,完全不考虑。

  王一方说,代孕要有“刹车”,不能任意行驶。要把代孕技术放在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关着,但这个笼子不能太松,“牛栏关猫”是不行的。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