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7 版)  

2017-02-03 08:55:38|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版:民生周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7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慎决策,好政策才有好效果(民生·民声)

吴秋余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7 版)

  ●管理部门施策,既要以人民为本,也要科学决策。轻率“拍脑袋”,很难避免草草收场的结局。目的正义,还要程序正义,有好效果才是好政策

  

  在经历了一番震惊、惶恐、争论之后,河南县乡的普通百姓终于在鞭炮声中度过了鸡年的春节,但有关政府部门朝令夕改的现象,却成了一个公共话题,被继续关注和讨论着。

  新年伊始,河南省环境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扩大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范围,实现市县域全覆盖,包括乡镇和农村,即河南全境再无烟花爆竹燃放之处。政令一出,引发经销商和部分民众不满,舆论沸腾,两天后管理部门又收回成命。

  雾霾围城,相关政府部门急了,这个可以理解。但治霾的同时必须看到,应急政策毕竟对老百姓正常生活特别是节日生活影响很大,不重视百姓感受、不考虑社会意见、不顾及市场影响,贸然拿“紧急通知”办事,不仅难以发挥出积极作用,反而失去政府决策应有的严肃性。

  回想起来,类似的弄巧成拙的“紧急通知”并不少见。这些政策的出台,或是为了环境保护,或是为了社会安全,或是为了加强监管,初衷是好的。发生这样朝令夕改的结果,政策制定部门也觉得委屈,认为自己的好心被社会所误解。然而,动机好并不一定效果好,现代法治理念特别强调公权力决策的程序正义,真正为百姓利益考量、遵循决策程序的好政策,完全不必闹得这样不可收拾,预防类似事件的发生其实并不难。

  政策出台前,给个调整缓冲期。河南的“禁放令”甫一推出,最着急的莫过于烟花爆竹经销商,普通的烟花爆竹一般是提前两个月进货,批发商则至少提前三四个月。上百万元的货堆在仓库,就指望春节赚点钱,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很多人面临倾家荡产的困局,不少经销商表示,哪怕给上一两个月的缓冲期,都不会这么难接受。没有缓冲期,喜欢“半夜鸡叫”,是当前不少地方政府决策的通病。

  政策出台时,给个意见征集期。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河南“禁放令”在决策时,进行过多少调查研究、多大范围内征求了民意,我们不得而知。但通知发出时,其发布机构污染攻坚办仅成立4天!这样匆匆上马的“拍脑袋”决策,注定要草草收场。

  政策出台后,给个试用完善期。政府决策涉及广泛的公共利益,很难做到完美设计、一步到位。摸着石头过河,在试点中不断调整完善,不仅是改革开放积累的重要经验,也是政府决策尊重实践、尊重民意的重要体现。反观河南的“禁放令”,不仅是时间紧、任务重,执行不力还要给党纪政纪处分。先不说老百姓能不能马上适应新规定,就是政府部门调整管理机制也需要一个过程。如此不顾实际、“粗暴”施策,只会导致层层加码,延伸出更多的“紧急通知”。

  “政府施政要义,在于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当前,以转变政府职能为目标的简政放权改革正在加快推进。简政放权,不仅在于清理规范现有的政策措施,还要求规范政府决策程序,慎重出台新的政策措施,把政府决策对市场运行和百姓生活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唯有决策不任性,才有百姓真认可,好政策才能发挥好效果。

一边是普通市民想买买不到,一边是农民想种不敢种

农产品变“绿”卡在哪儿?(多棱镜)

本报记者 常 钦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7 版)

  “都想吃得更安全、健康,可用什么办法才能挑到靠谱的蔬菜瓜果呢?”郑州市民闫红格说,现在不少农贸市场、超市货架上的蔬菜、蛋奶都打上了“绿色”“有机”“无公害”等字样的标识,可是要想买到自己想要的绿色优质农产品还是不容易。

  买难:“绿色”标准多,产销信息不对称,市场上鱼目混珠

  随着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城乡居民的食品安全意识普遍增强,希望吃到更加安全、健康的农副产品。但很多时候,消费者想买“绿色”农产品却面临“傻傻分不清”的窘境。

  一是担心物非所值。“价格贵一些,大家可以理解,毕竟好东西成本投入更高。不过人们心存疑虑:钱是实打实花在了品质上,还是花在了包装、广告上?”在一家大型有机蔬菜企业工作的杨女士表示,现在公司主打产品定价远远超过了一般市民家庭的购买能力。比如一斤番茄卖到20多元,事实上,生产成本没有这么高,都是花在了品牌推广费、公司形象包装费上。“我自己都不会买本公司的菜,感觉是当冤大头。”

  二是各类标准概念繁复,叫消费者“乱花迷眼”。去年5月,农业部印发了《关于推进“三品一标”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三品一标”指的是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和农产品地理标志,是政府主导的安全优质农产品公共品牌。这三类产品定位不同,因此标准各不相同。目前,无公害农产品由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依据相关标准进行认定,绿色食品由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依据相关标准进行认定,有机农产品主要由国家认监委认可的第三方认证机构依据标准进行认证。

  “这些标准都是什么含义?有啥区别?哪种农药残留最少?哪种没加膨大剂?靠这些概念我真区别不出来。”北京市民徐大姐说,把有机、绿色、无公害番茄和普通番茄放在她面前,她很难判断哪个性价比更高。“都没有包装,大小颜色差不多,最后还是靠价格、有没有虫咬的笨办法来决定。”

  三是没有靠谱的销售渠道。“农产品市场中鱼目混珠者多,市民很难找到一个放心的销售平台。”黑龙江省农垦绿色食品办公室副主任余捷说,农产品产销信息不对称,导致有需求的消费者找不到绿色优质农产品,绿色优质农产品也找不到对路的消费者。

  据了解,目前在国内部分大中城市,一些大型连锁超市设立了绿色食品专区、专柜;还有些绿色食品通过专业营销机构和电商平台进入市场,如工行融E购、中绿生活网、邮乐农品等都开设了绿色食品专门营销频道。专家提醒,消费者在市场上选购绿色食品时,应注意包装上有无绿色食品标志、是否有绿色食品企业信息码等包装特征,还可以通过登录中国绿色食品网、向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咨询等方式来查询真伪。

  种难:投入产出失衡,质量控制、品牌推广难度大

  绿色农产品有前途,许多农民都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但真要横下心来绿色转型,摆在眼前的难题也不少。

  短期内投入产出失衡,盈利能力差。“绿色优质农产品生长周期长,投入大,产量低。”郎希明是北京大兴区的种瓜大户,他每年要种植15个大棚的西瓜。“绿色种植成本比普通的每亩约高30%。按标准种植,产量低,而且大小不一、卖相不好看,咱个体农户整个质量认证、品牌啥的也难,搞不好一季的收成就砸在手里了。”

  大兴区某合作社负责人尹国强对记者说,他们合作社也想生产绿色农产品,但设施改造、质检设备购置等需要至少60万元资金。“希望政府能在我们起步时多搭把手,加大资金扶持力度,提高补贴标准,投入技术培训力量,利用政策引导农户参与绿色农产品的生产。”

  销售成本高,也让农户“望而却步”。一些超市对于绿色农产品需求量大,但包装费、促销费等费用让农民吃不消。“超市不能供、销两头‘勒’,这些费用已经摊在产品价格里、消费者埋单了,能不能给农户减减负?”郎希明说。

  农业、农技等部门要对农户提供切实的技术指导。想要种出绿色优质农产品,必须进行全过程质量控制。“除了严格控制化肥、农药等化学物质的施用,土壤质量、灌溉水质量等都要有参考标准。”农业部测土配方施肥专家组成员、河南农业大学教授叶优良认为,目前有些农村地区,由于长期不合理施用化肥、农药,土壤质量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绿色农产品的生产。“土壤的问题不解决,农民没办法种出‘绿色’安全的农产品。而这仅靠农民自身是没办法解决的难题。当地农技和农业等多部门必须联手施策。”

  还得培养种植户的品牌意识。章丘大葱种植户王超喊出的“一览众葱小”宣传语,在国内的“葱界”已经很响亮。他从育苗、移栽、追肥等多个生产环节,严格限制使用化学肥料,目标就是“让我家的葱吃起来不一样。”“绿色、安全是根本保障,品牌是开路先锋,实现绿色转型,我们种植户必须得有品牌意识。”

建设食品药品追溯体系,生产经营者应当承担起主体责任,但现实中很多企业仍很迷茫——

全程可追溯,链条咋打通?(民生视线)

林丽鹂 洪蔚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7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3日   17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人民视觉

  扫一扫码,就能知道菜篮子、餐桌上的食物从哪里来,生产日期和保质期是哪天,以及运输、加工这一路上都“经历了什么”,万一有问题该找谁……这样的话,您是不是更放心?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完善统一权威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机构,建立最严格的覆盖全过程的监管制度,建立食品原产地可追溯制度和质量标识制度,保障食品药品安全”。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建立一个科学的从生产加工到流通消费的全程可追溯体系至为关键。可追溯,怎么追?这个体系目前建得怎么样?消费者使用起来是否方便?企业的积极性高不高?推动完善这一体系的建设,还有哪些问题待解?我们采访了消费者、有关企业、部门负责人和专家,听听他们的看法。

  ——编  者

  

  现状怎么样?

  建设水平参差不齐,企业大多在观望等待

  “为避免买到拼接牛排,我每次都要仔细查看配料表有没有食用胶、卡拉胶。如果牛排也能实现可追溯,扫扫二维码,牛肉从哪来、怎样加工都一目了然,就不用担心买不到真牛排了。”上海市长宁区居民王阳说。

  食品安全问题越来越受百姓关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食品安全追溯体系建设对于厘清生产经营者责任、确保问题食品能够及时追踪溯源并有效处置、保障食品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9月27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推动食品药品生产经营者完善追溯体系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食品药品生产经营者应当承担起食品药品追溯体系建设的主体责任,实现对其生产经营的产品来源可查、去向可追;在发生质量安全问题时,能够及时召回相关产品、查寻原因。“厦门、广东等地去年已经出台了落实性文件,预计今年会在一些企业试点。”中检集团溯源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成杰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食品、药品企业可追溯体系建设水平参差不齐。

  “婴幼儿配方乳粉的可追溯体系建设好于食品行业平均水平。每一罐婴幼儿配方乳粉都必须贴上‘身份证’才能出厂。”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军喜说。所谓“身份证”是指婴幼儿配方乳粉包装上一张加密、防伪、不重复的二维码,一旦市场反馈产品有问题,4小时内可向上追溯至成品、基料粉、牧场奶源,向下追踪至经销商,第一时间召回问题商品。

  娃哈哈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娃哈哈很早就开始建设自己的可追溯体系,目前已实现研发、采购、生产、销售全程监控,食品质量安全顺向可追踪、逆向可溯源、风险可管控。

  但在整个食品行业,真正搭建起可追溯体系的企业占比很小。“大多数企业对于这项政策要求是重视的,但行动上有很多难处。”王成杰说。

  在药品领域,可追溯体系建设也处于起步阶段。“真正建设起追溯全流程的药企数量有限,大多数药企还在观望等待。《意见》出台之后,生产端的附码率还是很高的,达到95%以上。但是随着药品进入下游的流通环节,扫码录入信息的数量就大打折扣了,只有40%—50%;到了药店和医疗机构,这一比率衰减得更厉害,95%以上的药品‘身份信息’有缺失。”中国药学会医院药学专业委员会用药安全专家组组长张晓乐说。

  建设难在哪?

  标准缺失、各溯源体系互不兼容,给管理者和消费者造成困扰

  “娃哈哈建立了自己的可追溯系统,目前可以做到把每批原料、每个班次、每个环节、每批产品都录入到信息管理系统,全国80多个生产基地、180多家子公司生产网都实现了可追溯。国家要求完善可追溯体系,会不会强制企业使用政府、行业协会等建立的第三方追溯信息平台,因此增加企业负担呢?”娃哈哈集团相关负责人说出了企业的普遍担忧。

  “食品种类繁多,每类食品、每个具体行业都有自己的特点,按照同一个标准建设,既不科学也不现实。此外《意见》已经明确企业的主体责任,监管部门只是监督企业要建可追溯体系,用于风险控制,便于召回问题商品。绝不应为建设而建设,更不该让企业把现有体系推倒重来。”中检集团溯源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业务运营总监杨旭说。

  那么,目前尚未建立追溯体系的企业,究竟有哪些难处?

  ——制度层面,企业责任不明。

  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关彦明认为,现有指导原则相对宽泛,没有针对不同规模和类型的企业给出具体的建设标准,会导致部分企业建设不当、资源浪费。

  “希望国家通过立法,明确药品追溯体系建设过程中各方的责任,比如将推动企业建立可追溯体系写入《药品管理法》。”阿里健康副总裁王培宇说。

  ——技术层面,现存体系太多。

  “现有的各种码并不规范,国家食药监局有药品追溯码,企业有自己赋的物流码,多个码同时存在也会造成终端操作的混乱。”张晓乐说。

  标准不统一更是困扰着食品企业。“现在全国提供溯源体系搭建服务的公司有两万多家,各自采用不同的技术手段,很多彼此互不兼容,给管理者和消费者都造成了困扰。”杨旭告诉记者,碎化片、分割化、重复化的体系建设形成了食品行业信息难以共享的混乱局面。

  ——经济层面,建设成本过高。

  马军喜介绍,为实现整个追溯体系的闭环,完达山一座自动化湿法乳粉厂就要搜集控制信息和监测参数1500多个,投入三千万人民币左右。

  “药企是高风险型生产企业,原有的可追溯系统已经用了多年,现在推倒重来,成本很高。”湖南斯奇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质量负责人张兰艳说。

  “怎么能让追溯体系的建立与企业的物流、管理系统有机结合,甚至帮助企业提高运营效率,不过多增加它们的成本,这是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张晓乐说。

  问题咋解决?

  激发更多企业参与“可追溯”的主动性,实现存量“追溯体系”的可兼容

  企业家心中永远有一个成本收益函数。建设可追溯体系投入这么大、收益看不清,谁还愿意做?

  “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以及日渐成熟的数据安全技术,依托互联网企业服务海量用户的经验等优势,可以让追溯体系的建设成本更低、系统运行更稳定、公众参与更方便。” 王培宇认为,建设全程可追溯体系,还是要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

  目前,有不少第三方平台在做可追溯体系,2016年6月阿里健康上线“码上放心”追溯平台,九芝堂、以岭、盘龙云海等知名药企入驻。“通过追溯平台,九芝堂有效避免了非法企业生产和销售假劣药品,也控制了串货的发生。”张兰艳说。

  “建设可追溯体系,无论对于平台建设方还是参与企业方,都有丰厚的回报。”杨旭介绍了一个案例:目前市场上香米的品牌很多,消费者不知如何选择。中检集团帮一些泰国和柬埔寨的香米品牌做了可追溯体系。经媒体报道,消费者了解到这些品牌已经建成溯源体系,扫码率提高了,口碑和销量也上去了。“很多企业还没意识到建设可追溯体系的重要性,原因在于他们还未从中切实受益。建设全程可追溯体系,企业是责任主体,也是受益主体。”杨旭认为,可追溯过程将生成海量的大数据,对平台方而言,从中可以细分消费者群体、挖掘潜在需求,为咨询等业务提供数据支持,“这将是又一座‘金矿’。”

  让更多的企业通过建设可追溯体系,实现形象提升、销量增加等收益,当务之急是打通目前存量的“可追溯体系”,让消费者在统一、权威的平台上,方便快捷地查询到各类食品、药品的“来龙去脉”。

  采访中很多企业提出:数据可以有很多来源,但大家的标准要统一,就像USB接口标准统一后,不同的设备都能连入电脑。“这就需要政府、行业协会或其他第三方牵头,搭建一个统一的、可兼容的平台。让现有的不同系统可以继续使用自己的技术,彼此之间又能够融合,实现对接。”杨旭说。

  “全球化势不可挡,药品的进出口量也在增加,如果我们的体系不能与国际标准保持统一,那么药品出口之后,编码也无法派上用场。所以我们正在研究建立一套可以兼容并蓄的药品可追溯体系。”张晓乐说。

  根据欧盟和美国的经验,药品可追溯体系建设需要一个过程。“欧盟要求到2019年建成处方药的可追溯体系,美国延长到2023年,都是一个较长的期限,需要逐步实施,我国也要有序稳步推进。”张晓乐说。

  此外,王培宇建议,企业建设追溯体系需要投入一定的成本,国家可以考虑给予税收减免、招投标加分等优惠政策。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