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2017-02-08 14:42:15|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从一粒米到一个世界

胡 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任林举的《贡米》(与孙翠翠合著)写的是吉林大米,吉林大米原为贡米。《贡米》是一部专业著作,也是一部文学性极强的美文。读过此作的人,不免会满口生香,那是贡米的芳香。人们会同样惊异于任林举的文笔,他笔下的文体显然有着不同于普通报告文学的风采。

  报告文学最初是新闻和文学的嫁接,它要运用文学手段,尽量使作品形象化,并注意刻画人物和细节,但一般也继承了新闻文体的一些特点,包括明了的结构、明快的节奏和清晰的逻辑线索,这又是由它的新闻性、报告性一方面所决定的。但报告文学并未定型,报告文学观念里新闻性和文学性之间有分配、有抗衡、有冲突、有博弈,两种东西到底哪一种分量重些好呢?没有一定之规。报告文学作家的探索仍在进行中,于是出现了任林举这样的作家,他既坚持了作品的纪实性、思想性,又将其文学性推向极致。

  总的看来,目前报告文学创作正向两极分化,一极表现为文学色彩的淡化,不仅不讲求人物、情节和细节的雕砌,甚至找不到带形象性的语言。造成这种状况,与作者缺乏文学修养有关,也与对报告文学文体本身的模糊认识有关。另一极表现为强调报告文学的艺术性,采用丰富的艺术手段强化之,任林举是这种创作探索的代表之一。后一极远不能扩大成为报告文学的主体,但因其探索性强,艺术品质上可圈可点,可被视为报告文学创作的新突破,值得赞赏和研究。

  任林举的报告文学有种“多媒体”风,首先,他的散文化倾向明显。如《贡米》第一段写秋景:“仲秋一过,氤氳于天地之间的水汽如领了号令一样,倏然散去,放眼一片澄明。天蓝得如一汪海水,却波澜不兴,偶尔有几缕云飘过,如过往的白帆……”完全是散文笔法。但文中不只有散文笔法,也有小说笔法,如《大湖隐没》一节,写粮农梁好成,开头便是:“梁好成临出门时突然返回身,拎起放在客厅角落里的一袋土。少顷,又放回原处……”这里又完全是小说的感觉了。散文和小说的方式,有其特殊魅力,颇易代入画面与情感,给报告文学带来了更丰饶、生动的感受。当然,如果作品里通篇是散文和小说成分,也不对劲,《贡米》里更有大量的典型的报告文学叙事,使读者始终不忘置身现实语境。

  任林举的功力,在于既能把文字、声音、图形等元素结合为“多媒体”,也能在作品里把传统报告文学的、散文的和小说的等各种修辞手段巧妙地融为一体,丰富了报告文学的表现力。无疑,这需要多方面的创作才具,加之良好的艺术感觉。在各种文体间,任林举经常需要做出不露痕迹的流转,尤其在段落的转折和衔接时,需要做得游刃有余,如他在两部分之间这样过渡:“当我们把目光从波光粼粼的大江移开,投向远处湿润的泥土、泥土上的草木和庄稼,便触及了藏于大地肌理深处的秘密”——这种转折是很优雅的,他不肯使用生硬的文字。不要小看这两句话,它们的功用在转折,而用这种语言和意蕴来实现转折,透示出作者积攒多年的艺术功力。

  任林举的“多媒体”写作,还表现在整部作品意义内涵的立体结构上。《贡米》是写大米的,但由他来写,便不仅写大米,他通过稻米也写到稻农,进而由稻农写到农民整体。他笔下的农民,包括农科人员的形象,是高度浓缩的、形象各异的,从外表透视内心的,达到了令人赞叹的典型化程度。有一节中,他用大量篇幅写了农民的弯腰——一年中稻农的弯腰次数竟可高达60万次。他写一个农家妇女俯下身去的动作,这是一个最为普通的动作,但作者饱含深情地精细描绘了这个动作,借此写出了农民的生存方式、农民的希冀和热望,农民与稻谷的相依为命。一个报告文学,能把农民生命状态写到这个程度,有点惊人。

  《贡米》不仅写大米与稻农,也写土地、写河流、写生态、写历史、写人类,这样,他在作品中建构的世界,包括了现实世界,也包括了另一个世界,即关于此间世界的世界观的世界,渗透了哲学的、宗教的、伦理的、文化的思考。通过一个大米,写出这么多东西,只能说明作者自身的丰赡。任林举的创作实践表明:题材,对于报告文学作家来说是异常重要的,却又不是压倒一切的,压倒一切的是报告文学作家的眼光和才华。有的作家只能用一两种眼光看待一种题材,任林举却能用多种眼光考察一种题材,这也许就是作家和作家的区别。

带着阳光的写作

王世尧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翻开宁新路的新著《财政局长》,便觉墨香清雅,作者五年磨砺,终有成果。小说栩栩如生地刻画出钱海、张美玉、吴梦、秦柳等一系列感人的艺术形象,是对中国财政领域的一次真实摹写与深度展现。在阳光透视下,财政人无私的信仰、高洁的魅力、真诚的劳作,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认识宁新路的时候,他已经脱下了军装,谈笑间带着一丝腼腆。现在我读到了他的作品,除了《财政局长》之外,还有厚厚一叠书,翻开每一页,生动清秀的文字都轻叩心扉。其中,他的精美散文让我也印象颇深。

  一个作家的内心不仅要理解人性幽微,更应储备充足的阳光,关注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宁新路就是这样一位作家,他在《冬日的阳光》中写到在冬日黄昏中争相沐浴余晖的老人,他们含笑目送最后一缕金色。作者悟出现实生活中富于哲思的地方,勾勒了人对转瞬时光的无奈和珍视,生动诉说着关于冬日、关于情怀的感念。《熟悉的陌生人》《如若生命与灵魂相爱》两文有异曲同工之妙,前文从人性与爱的敏感度出发,甄别人与人的情感距离,表现了一种现代人苦于生活压力、焦虑多疑的精神困境;后文则致力于精神上的无限延展,在现实与空想间完成一次自我承诺式的精神推理。于是,作者收获了感悟:血肉的生命,必须由灵魂相伴,也就是思想和智慧相伴,生命才会获得真正的意义。

  宁新路的散文擅于描摹百态人生,在细微处体现质朴的人格力量,擅于展开关于人生的哲学思考,并且清晰袒露对现实生活的理解。散文不同于其他文体,散文难以藏拙,散文须以充满张力的文字艺术,深刻独到的主题解读,优美松弛的叙事风格,在直面现实本质中坚守真诚。在《会笑的云》《相思树》《人在西阳里》《空白一片》《熟悉的陌生人》系列文章中,无论记述事件还是描写人物,都洋溢着一种严实的现实主义风格。尤其是人物的刻画,丰满舒展,充满人性色彩。《用什么语言赞美她都苍白》以一个军官的亲述,写出了人间最伟大的母爱。贫瘠乡村的孩子,为上学每天往返几十里崎岖山路,风雪雷电外,常遇恶狼出没。体弱多病的母亲十年如一日,手持木棍把儿子送到安全地带。恶狼真的扑来时,母亲永远舍身站在孩子前面。孩子放学最先望见的,正是暮色苍茫中伫立的母亲——母爱在宁新路笔下,如同柔和的春光留存在我们心中的记忆,温暖明亮、令人感动。

  从遥远的孩提时代,到沸腾的青春之梦,从军旅生涯的难忘岁月,到政府机关的辛苦值守,生命的阳光清澈如水,洗亮了宁新路的艺术感觉。《缅甸少年》描写翡翠王国亿万富商之子不依仗家世,只身赴云南边远学校,靠打工就读,成就励志传奇。《怒江女人花》让异域风物人情构成过目难忘的画卷。《相思树》《情人节的玫瑰》《一段恋情的苦恼》等,抽丝剥茧地剖析纠葛的情仇恩爱。爱的永恒主题在宁新路笔下,永远展示着深意与新意。《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则讴歌了共和国第五任财政部长吴波披肝沥胆、清风两袖的廉洁一生,一经《光明日报》刊出,立即引发社会反响,他的以此故事为核心的长篇散文《来去无尘》三年前已然问世,至今仍畅销不衰。

  《财政局长》:宁新路著;作家出版社出版。

一部超乎文学之上的大书

王海波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创建65周年之际,正式出版了第一任社长兼总编辑、著名诗人、作家和文艺理论家冯雪峰的全集,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与文化价值。

  革命家冯雪峰

  冯雪峰1903年6月2日出生于浙江义乌一个农民家庭。青年时代,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和大革命浪潮的感召下,他以满腔热情追求真理,投身革命。他阅读李大钊的著作,研读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和社会革命理论。1927年6月,在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下,他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对国家民族的解放事业和党的文化事业忠心耿耿,无私奉献。20世纪30年代,冯雪峰在上海组织领导左翼文艺运动,参加筹建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和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沟通党与文化界及鲁迅的联系。他曾担任左联党团书记,团结大批进步作家,同国民党的文化围剿进行顽强的斗争。1934年,他参加了举世瞩目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全面抗战爆发前的民族危亡之际,他重返上海,冒着生命危险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做了大量工作。皖南事变后,他被捕入狱,在上饶集中营历尽磨难,坚持斗争。新中国成立后,冯雪峰曾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文艺报》主编等文艺界、出版界的重要领导职务,为国家文化事业的发展尽心竭力。在生命的最后20年间,冯雪峰长期身处逆境,精神和身体受到摧残,但他仍然表现出对党的坚定信念和坚韧不拔的崇高品格,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文学家冯雪峰

  冯雪峰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在文学创作、文艺理论与批评、翻译等多方面都有着显著成就。20世纪20年代初期,他与诗友在杭州西湖之滨成立湖畔诗社,共同出版诗集《湖畔》《春的歌集》,抒发五四新一代青年希望摆脱封建禁锢、追求美好理想的心声,清新隽永的风格洋溢出蓬勃的青春气息。这是中国新文学史上最早的白话诗集之一,也使雪峰赢得了“湖畔诗人”的声誉。20年后,他在上饶集中营狱中写下《真实之歌》及后来修改精选的《灵山歌》,以深沉的情感、开阔的意境表达了一位成熟的革命者在炼狱中生命的燃烧和思想的升华。

  冯雪峰的杂文创作深得鲁迅杂文的精髓,从“左联”时期开始,到抗战末期,以至新中国成立之前,他创作的杂文,视野广阔,内容多样,从乡村到都市,从文艺问题到社会问题,到更深层的精神文化现象,都有深刻的触及和剖析。作品赞美人民的质朴,崇尚历史变革的力量;对民族的劣根性及精神上的颓废、空虚、平庸、庸俗给予了深刻的批判和无情的嘲讽。他的杂文集《乡风与市风》《有进无退》《跨的日子》等,都是现代杂文史上的杰作。

  冯雪峰在现代寓言的创作上具有开创性贡献。他的文学创作肇始于诗歌,而封笔于寓言。在现代文学史上,把寓言当作一生钟爱的文体,写下几百篇之多,又改编国外寓言的,只有冯雪峰一人。雪峰的寓言继承中国古典传统又有开拓创新,在揭露黑暗、讽刺时弊和文化意蕴的呈现上与他的杂文有异曲同工之处。而作品中简单的故事,激越的情感,丰沛的思想智慧,隽永精妙的语言又使他的寓言富有诗性的光芒,成为其诗歌创作的继续和延伸。冯雪峰为中国寓言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因此被誉为中国现代寓言的奠基者。

  冯雪峰对中国现代文艺理论建设的贡献也有目共睹。从1926年起,在革命文学兴起之初,急需理论引导的情况下,他以高远的眼光和极大的胆识魄力,系统地翻译介绍《新俄文学的曙光期》《俄罗斯的无产阶级文学》《新俄的文艺政策》及普列汉诺夫的《艺术与社会生活》、卢那察尔斯基的《艺术之社会的基础》等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苏俄的社会主义文艺理论思潮、文化建设动态方面的书籍。他还翻译介绍了列宁关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书籍和高尔基、夏目漱石等作家的作品,同时也以开阔的胸襟和视角翻译了匈牙利玛察的《现代欧洲的艺术》,在国内几乎最早系统介绍了未来派、立体派、表现派等欧洲现代派文艺思潮。他以自学的日语功底,以顽强的“硬译”精神,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成为独树一帜的翻译家。他还和鲁迅一道编辑出版了“新俄文艺论述丛书”“科学的艺术论丛书”“文艺理论丛书”等,对指导中国新兴的革命文艺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同时也逐渐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革命现实主义文艺理论。他的《革命与智识阶级》《论民主革命的文艺运动》《论〈保卫延安〉》《中国文学从古典现实主义到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发展的一个轮廓》等都是中国现实主义文艺理论与批评的经典篇章。

  出版家冯雪峰

  冯雪峰也是杰出的出版家,为新中国的文学出版事业做出重要贡献。1951年,冯雪峰受命组建人民文学出版社,他高瞻远瞩地提出要以“国家出版社的规模”为发展目标和出书要求。他认为国家出版社应“以提高为主”,实行“提高指导下的普及”。在拟定出版方针时,他提出要出版中外文学名著,不仅要有延安以来的工农兵文艺,还要有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不仅要有现代文学,还要着手古代文学遗产的整理;不仅要有苏联文学,还要有欧美等国家的古典名著和现代名著的系统介绍。这个思路和构想后来被概括为:古今中外,提高为主。这全面奠定了人民文学出版社作为国家级专业文学出版机构建立和发展的良好基础。

  冯雪峰始终坚持以繁荣创作为出版社首要任务,大力扶持新的创作,培养新的作家。在他领导下,出版社及时有效地组织出版了大量优秀的新作品。在他任职的7年中,出版小说、散文、诗歌、戏剧等当代创作近500种,其中被称为“红色经典”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保卫延安》《暴风骤雨》《新儿女英雄传》《铜墙铁壁》《野火春风斗古城》《吕梁英雄传》《林海雪原》等著名长篇小说,影响了几代人,至今仍有强大的生命力。这些图书显示了新中国文学事业的初步繁荣,成为我国当代文学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冯雪峰是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参与者,他十分珍视五四新文学的优秀传统。在他的精心组织下,鲁迅著作通过注释本《鲁迅全集》和各种单行本,真正成为受到广大读者欢迎的文学图书。他主持出版现代文学的标志性作品《家》《子夜》《骆驼祥子》《女神》等数十种,出版40多位现代重要作家的各类选集,并启动了《瞿秋白文集》《郭沫若文集》《巴金文集》《茅盾文集》等大型图书的编辑出版,使五四新文学的成果第一次得到系统的整理,展示了我国现代文学的巨大成就。此外,他还十分重视新文学与古典文学的传承关系,重视汲取外国文学的营养,整理出版了大量古代文学名著与外国文学名著。在冯雪峰主持工作的7年中,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各类图书2200多种,创立了高起点、多门类、多层次、多样化的图书格局,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开辟了广阔的道路。对这样一位筚路蓝缕,为出版社的建立和发展付出了巨大精力和心血的创业者,我们永远怀着崇高的敬意。

  冯雪峰各时期、

  各领域的创作之汇总

  此套《冯雪峰全集》共12卷本,系冯雪峰的著作首次得以全面整理出版。在文学创作方面收录了冯雪峰的《湖畔》《真实之歌》等诗集4部(包括合著),和集外诗歌30首,小说散文多篇。冯雪峰所写第一篇文学作品《到省议会旁听》收在集外诗歌中。全集收录《今寓言》《雪峰寓言三百篇(上卷)》等寓言集4部,改编国外寓言故事集《百喻经故事》《富翁造三层楼》,以及集外寓言和首次整理面世的寓言遗稿60余篇。冯雪峰平生最后的文学作品《锦鸡与麻雀》收在集外寓言中。杂文论文方面收录《乡风与市风》等杂文集3部,《过来的时代》《论文集(第一卷)》等论文集5部,以及近百万字的集外杂文与论文。全集还收录两个不同版本的回忆录《回忆鲁迅》和少儿读物《鲁迅和他少年时候的朋友》、电影文学剧本《上饶集中营》。这些创作于不同时期的文学作品几乎涵盖了文学的各种形式,全面反映了冯雪峰的文学成就。

  冯雪峰在翻译国外文艺理论及文学作品方面也是埋头苦干,成效卓著。全集以3卷的容量收录了他留下的将近150万字的翻译著作。这些书籍在当时出版以后产生了重要影响,有的还曾再版,但之后因各种原因,没有重新整理出版过。这次集中收入全集,不仅为冯雪峰的翻译实践做了一个全面汇总,也为中国现代翻译史留下了早期翻译状况的宝贵资料。

  除文学和翻译之外,全集还收录了冯雪峰的书信、日记、编务文稿、政务文稿函件和外调材料等,可以说内容相当丰富,并且具有非同一般的价值和意义。比如书信部分是冯雪峰1922年至1975年间与作家、文学研究者、同事、亲友和有关机构的通信160余封,大部分都是以前没有公开发表过的。日记写于1965年至1975年间,也是根据未发表的手稿收入。这些资料从一个侧面记录了冯雪峰的工作生活状况。冯雪峰1936年4月奉中央之命重回上海,负有艰巨的使命。一方面与鲁迅联系,沟通党与上海文化界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为重建上海地下党组织,并团结各方力量,贯彻中央抗日统一战线的政策而工作。这期间他化名李允生,战斗在党的隐秘战线,他以秘密的书信和报告的形式为党中央输送了大量情报资料,为党的决策提供参考。编辑《冯雪峰全集》的时候,我们尽可能搜集了现在可以公开发表的书信和报告,这些既是冯雪峰不惧艰危为党工作的见证,也是党史研究的宝贵资料。

  冯雪峰作为有着多重身份的重量级人物,作为党的文化将领,始终置身于时代风云的潮头,是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和记录者。《冯雪峰全集》无疑已经不是一般文学意义上的全集,而是一部承载着丰富内容、超乎文学之上的大书。

  《冯雪峰全集》(12卷):冯雪峰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中国:生长的可能性

李 拯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中国是什么?她是960万平方公里的壮美山河,是延绵千年而未曾断代的文明薪火,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英雄史诗,是缠绵悱恻、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情感诉说。这些回答各有千秋,但都是从静态的角度描述中国的一个侧面。如果从动态来看,中国是什么?哲学家赵汀阳会说,中国是生长的可能性。

  黑格尔曾说,“中国很早就已经进展到了它今日的情状……一种终古如此的固定的东西代替了一种真正的历史的东西。”从这样的视角来看,中国似乎只是“空间的”国家,而不是一个“时间的”国家,二十四史只不过是封建王朝治乱兴替的沉闷重复。然而,观察历史往往是于无声处听惊雷,赵汀阳从“天何言哉”的寂静中捕捉到中国拔节生长的声音,并在《惠此中国》一书中,向人们呈现出一个在时间之轴上不断生长着的中国。

  赵汀阳的思想建构从这样一个问题出发:在上古时期如同满天星斗的各种文明,为什么都不可避免地把中国作为共同选择?他认为“必定存在某种难以拒绝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表现在,一旦卷入逐鹿中原的权力游戏,那么获胜者不仅可以成为中原霸主,而且在“天下体系”的叙事中将成为天下的共主。也就是说,获胜者得到的不只是物质激励,更能获得成为天下共主的精神奖励。由此,中国不再只是一个空间概念,而是一个内涵天下体系的“神性概念”,而入主中原的最大激励,则在于占据这一“神性概念”的合法性与正统性。

  于是,赵汀阳建构的“旋涡模式”获得了动力机制。中国的“天下体系”就像一个旋涡一样,对周边各个民族具有不可抵挡的吸引力,从而不断把周边民族卷入到“天下体系”的叙事中。结果,夷狄进而为华夏,多个民族欲拒还迎地卷入中国的文明体系中,成为中国文明的参与者与创造者,而中国由于周边民族的卷入,不主张侵略扩张而在客观上不断开疆拓土。几千年下来,中国从中原地区生长到后来的广袤存在。这正是“旋涡模式”诠释的中国的生长方式。

  “旋涡模式”的核心要义是变化,而“变”,正是中国古典哲学核心。中国的生长方式,也可以说是“以变而在”。这与西方哲学有本质不同,在柏拉图看来,唯有理念是完美无瑕的,现实的变化都是腐朽与堕落。但在中国,变化是一种存在方式和生长方式,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中国历史的独特性,就在于这种善于变化的能力,不仅能够纳入不同文明,展现出天无不覆、地无不载的包容性,而且能够与时偕行、以变而在,从一个地理概念生长为天下体系。

  正是这种善于变化的能力,让中国不断把抽象的时间变为具体的历史。时间不只是自在自为地匀速流逝,而且是具有人文刻度的历史。以此观之,今天推进改革,何尝不是一种“以变而在”的生长方式?这正是“以变而在”的当代意义:过去是被定义的历史,未来则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而中国,正是生长的可能性。

  《惠此中国》:赵汀阳著;中信出版集团出版。

新书架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致敬红军——一个诗人的长征》:商泽军著;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此书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而作,由《在杜鹃花盛开的地方》《星星之火》《醒着的眼睛》《行走与纪念》《陕北,山丹丹花开》《生命的河流》等章节组成,以气势磅礴的诗句重温长征精神。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先唐文学与文学思想考论——以出土文献为起点》(增补本):徐正英著;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此书是论文集,之前有初版问世,后历十年增订、修补,增加内容28万字,共收录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文学与文学思想研究领域的论文共31篇。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消失的微生物》:(美)马丁·布莱泽著,傅贺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此书认为,因为滥用抗生素现象的存在,人们可能在不经意间已经伤害了与人类协同进化数十万年之久的“微生物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