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2017-02-08 14:55:25|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版:新青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赏花、品茶、穿汉服,趁年轻干自己喜欢的事,那种专注是很幸福的——

三个90后女生的别样“营生”(青春派·花样就业年轻人⑤)

本报记者 徐元锋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坐在花艺培训教室里,吴柠妤身上透着一股子干练。这个“90后”的姑娘,如今已“掌舵”云南昆明一家知名花艺培训机构。“我爸常说,你们这代人真幸福,凭兴趣也能养活自己”,她的神情透着几分得意和调皮。说话间,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鱼贯而入,吴柠妤要上课了。

  “凭兴趣养活自己”,张雨婷和魏霞也算。她们一个是高级茶艺师,一个是汉服爱好者,都是“90后”女生。张雨婷在昆明茶界已小有名气,魏霞还是初出茅庐。在许多人眼里,花艺师、茶艺师和身着汉服的美女都有点“小众”,还有点不食人间烟火;而对于她们仨,这也是养活自己的“营生”。

  “‘不入流’也能活得出彩”

  “怎么说呢,我有‘办公室焦虑症’。”说起从业初衷,吴柠妤如此解释。2014年毕业,学会计的她应聘进银行工作,干了不到一年就开始焦虑:她不善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还不喜欢朝九晚五日复一日,于是上班经常对着电脑莫名焦躁。

  爸妈都是“正经职业”,她从小就学画画学舞蹈,“种下了个性、自由和浪漫的种子”。妈妈在国企上班,平时喜欢买花、插花,也培养了吴柠妤的兴致。趁年轻做自己喜欢的事,家里的经济压力也不大,吴柠妤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瞒着父母辞职了!

  比吴柠妤顺畅,张雨婷走上茶艺师之路,父亲是引路人。2007年以前,正是普洱茶“火得不得了”的时候,父亲是生意人,也喜欢喝茶,就对她说:你学茶吧,这个以后能赚钱。从大一开始,专业是汉语言文学的张雨婷就开始学茶,结果一发不可收。

  张雨婷说,我本来是一个“做事情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从小学琴、学过各种才艺,现在回头想想,茶是唯一坚持下来的。与茶结缘近10年的她,在昆明邦盛茶城刚开了一家店。这些年,她考茶艺师、评茶师,跋山涉水探访云南大小茶山,开博客、拍视频、做茶媒、搞营销,在大学开设茶艺课程,风风火火又扎扎实实,到如今“一日不可无茶”。

  青青子衿,汉服飘飘,美则美矣,是否脱离了生活和时代?面对记者的诘问,魏霞反问:谁说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就不能穿汉服?话虽这样说,2011年她第一次穿汉服上街,还是被许多人视为另类指指点点,甚至有人问这是不是“和服”。她把汉服照发在朋友圈,妹妹留言说: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以后得离你远点。

  今年24岁的魏霞专业学设计,读大一时加入“昆工汉服社”,纯粹是被爱美之心驱使。“一开始觉得穿上汉服漂亮,后来发现里面学问挺大,有很多传统文化的东西,越来越迷人。”魏霞穿上汉服就“脱不下来”了,她成了学校“汉服社”的社长,2015年毕业后成了职业,如今在昆明翠湖拾翠文化创意园当起了“掌柜的”。

  吴柠妤、张雨婷和魏霞互不相识,但似乎有一股力量让她们殊途同归。吴柠妤喟然感叹:“真得感谢这个时代,让我们这些‘不肯入流’的人,同样活得出彩。”

  “你在塑造花,花也在塑造你”

  魏霞曾是个“爱疯”的女孩,可一穿上汉服,就“觉得身上有了一股约束”。“穿上它,你自然就得挺胸收腹、器宇轩昂,不拿出点气质,配不上这身衣服。”魏霞挥动衣服长袖说。

  改变最大的,莫过于张雨婷,她自称喜欢上茶,就是和某种生活方式和性情习气诀别了。她对记者郑重相告:“‘三观’都会变,真的”。

  年轻人都爱玩,喜欢许多浮夸的东西,张雨婷说,自己小时候也常和小伙伴“声色犬马”。但茶人的气质不同,要安静,要优雅,要博学,要简约,要真诚,“最要命的是让人投入”。她回忆,当时是被上课的老师吸引,又漂亮又有气质,学茶也是在学她,慢慢才被茶所吸引——觉得这里面有文艺有历史有哲学,当然还有植物学,“把喝茶这种平常事变得不简单,也算是一种本事”。

  不知不觉中,张雨婷和原来的圈子“绝缘”了,有的朋友同学很有钱,但感觉不对路,也就疏远了,她逐渐入了另一种圈子——新圈子是什么样的呢?

  大三时,也就是考下高级茶艺师证那年,在一家公司兼职的张雨婷到茶山走了20多天,足迹遍布云南三大产茶区临沧、普洱和西双版纳。刚上路时还挺兴奋的,吃的是山毛野菜,到处美不胜收。没几天,她就发现,茶山上洗不了澡,一天的山路会把浑身的骨头颠到散架,吃的看的也越来越单调。她只好把心思收回来,跟茶农学采茶、炒茶、揉捻,这时才发现,实践和书本差别挺大,茶农都是“看茶做茶”,没什么放之四海皆准的套路。“你比如杀青,要根据茶种叶片的肥厚和当地的海拔来定,锅温200度只是个参考值”,张雨婷解释。

  张雨婷毕业后到“大益茶道院”工作,开始给别人泡茶卖茶,历史音乐什么的都要懂点。大公司管理规范,员工培训抓得很紧,“每周都要做传统文化的演示文稿”。2012年她再次跳槽,又一次上茶山,并做主持人,用镜头记录制茶过程和风土人情,“雨婷说茶”的视频一炮走红。2015年,张雨婷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边做“茶媒”边卖茶,直到今天与人共同创办品牌——沧和古茶。回首来路,她说:“在茶人圈子里,你永远觉得还不够,一直在不停地学。”

  人们常常只看到玫瑰艳丽的花,看不到花下的刺——对于这句老话,吴柠妤深有体会。“一天的课程结束,深夜‘打扫战场’,你面对的就是一堆垃圾,”她说:“花艺师表面光鲜,也甘苦自知。”但她打心眼里爱这行,在一心做事中改变了很多——“创作一件插花作品,几个小时过去了,你还浑然不觉,那种专注是很幸福的:你在塑造花,花也在塑造你。”

  “秉承匠心才能行稳致远”

  以前别人问张雨婷的父母,女儿是干什么的?他们总笑着说是茶艺师;如今他们会说,卖茶叶的。

  这一称谓之变,折射的是茶艺师口碑之变和年轻人职业心态的调整——茶水里泡久了,看多了市场的潮涨潮落,张雨婷变得越来越平实,正如她把主业从茶媒转向了推销产品。

  张雨婷观察,云南茶叶行业内虽然文化营销说得多,但愿意为此掏钱的经营者并不多,“文化注入”的价值被贬低了,茶媒难做,“这也说明茶叶主要是用来喝的,并非坏事。”

  年轻人脑子活泛,张雨婷前两年在业内尝试了“茶山游”项目,一路还动用视频拍摄。“旅游方式在转型和细分,我们希望把游客引向云南原生态的茶山,并体验当地民族文化”,张雨婷说:“但这个实验不算成功”。她后来发现,有些人上了茶山两天就待不住了,觉得累,只想找地方睡觉;还有的人就吃饭时才提起兴致,对茶树、民族风俗什么的基本“无感”。“有些真正爱茶的人确实更感兴趣,但要去开发这个市场还有困难,”她总结:“作为生意,看重的是叫好还要叫座。”

  尽管磕磕绊绊,吴柠妤始终认为,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为鲜花行业带来了新生力量。云南是鲜切花大省,还是“植物王国”,花艺市场潜力巨大。但以前,鲜花被视为农产品,以对外批发为主,加之从业者文化水平普遍不够高,导致附加值高的业态如插花成长不好。吴柠妤为此不惜重金专门到韩国、法国学习插花技艺。“东方的传统花艺侧重于修身、审美,而西方的花艺更贴近商业,这是从业者不得不面对的”,她说。

  吴柠妤坦陈,自己的创业之路还算顺利,因为之前在银行工作,她有客户市场的便利。来她这里培训的分专业班和兴趣班,专业班多是想以此为业的年轻人或谋求传统花店转型者,兴趣班则涵盖了各种高收入职业。“现在婚庆市场的潜力很大,专业的花材供应也有钱可赚”,吴柠妤对未来信心满满。

  从业两年,吴柠妤就换了场地,营业面积扩大了一倍。尽管经营和竞争压力无处不在,但她并没有把赚钱看得特别重。她说:“最关键的还是做好产品,秉承匠心才能行稳致远。”对这一点,张雨婷和魏霞也深有同感。“我们本来就是从兴趣出发的,做茶是一辈子的事,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初心。”张雨婷说。

过年是对时光的温暖抵抗(青眼)

长 余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回家过年,和朋友小聚,大家都在感叹,小时候那么热切地盼望过年,如今却对过年既期待又踌躇,是不是因为年味越来越淡了?

  有人总结,不是年味变淡了,而是我们的心境不同了。小时候,对过年的期待几乎是累积一整年之后的火力全开,不用准备张罗什么,一心一意等着过年就好,单纯而快乐。而随着年岁渐长,过年时的心境不再那么单纯,比如,当我们看到父母日渐衰老,会不会心底有一丝酸楚?再比如,面对亲戚“谈恋爱了没、什么时候结婚”的盘问,是不是有一丝烦躁?

  心境的变化,有一种体现是“恐归”。年前,一曲《春节自救指南》的合唱歌曲红遍网络,它以幽默谐趣的方式把年轻人过年“恐归”的心态尽情地宣泄了出来。但调侃归调侃,宣泄归宣泄,“恐归”的情感焦虑终究还是抵不过一家团圆的暖意,不管在外过得怎样,回家团圆、亲情相伴终究是过年永恒的主题。跟父亲一起贴春联、品尝母亲做的年夜饭、和兄弟姐妹们一起放鞭炮,甚至全家人一起抱着手机抢红包,不管以何种方式过年,其实都是在营造烘托的“年”的氛围里,以一种仪式将亲情紧紧维系。

  在民间传说里,“年”原本是一种凶猛的野兽,“过年”,就是躲避凶兽,庆祝平安、团圆。放鞭炮、贴春联、吃年夜饭等饱含“年味”的仪式中所蕴含的意义,就是祈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团团圆圆。现代社会,有人说,“年”这头凶兽其实就是时间,我们永远无法打败它,所以要定期和家人团聚,用温暖抵抗时光的无情,这应该是最大的年味。

  不管过年的方式怎么变、过年的心境怎么变,年的味道其实一直没变。年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

好书多读真英雄(青年观)

熊 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市面上经常看到以“重读……”为名的书或文章,比如《重读近代史》《重读马克思》《重读史记》等。每当这时,就很佩服这些作者。因为,那些书他起码看过两遍,才能叫重读。

  反观自身,不免自惭形秽。很多先贤教诲,某某书应该多读几遍。听得最多的是《红楼梦》,可真正从头到尾看过一遍,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而且,读这书的第一大障碍就是人物关系,总是搞不明白。到今天再想重读的时候,一想到贾宝玉和贾琏是啥关系、史湘云该管贾母叫什么之类的事儿,就不想碰了。

  就算抛开人物谱系问题,《史记》太长,又是文言,第一遍都看不下来;《经济学》太难,图表又多,当枕头都嫌高;《论语》太旧,而且满篇之乎者也,不适应今天的社会……读书百遍,其义自见。道理都懂,施行太难。那些大众公认值得重读的书,不知为何,好多都是那么的“面目可憎”。

  真的搞不明白,毛泽东主席他那么忙,是怎么把《资治通鉴》读到17遍的。也弄不懂,孔子都走到人生边上了,是怎么把《易经》韦编三绝的。

  是不是因为今天的社会有太多妨碍读书的因素?我们经常听到的是“读这书有用没用”一类带有价值判断性质的阻扰。其实,提这种问题的人,心里头往往已经预设答案了。一本书,在他们看来,如果不能通向黄金屋、颜如玉和千钟粟,那么这书就是没有用的,不值一读,遑论重读?

  而仔细看看值得重读的书单,就会发现没有哪一本是符合这三要素的——写论文评职称的不在此列。没有哪个纯粹的读书人,吭哧吭哧地阅读经典,图的是在未来的某一天,有个喜欢《古文观止》的姑娘能和自己扺掌而谈直到天明。

  牵扯书读二遍的另一障碍,是那些层出不穷的选本。正如同读过一本鲁迅文选,再碰到《鲁迅全集》后就会让人觉得,嗯,鲁迅的书我看过了;背过《唐诗三百首》,就不想再读李白、杜甫、白居易了,他们的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谁不能脱口而出?

  今天的社会,喧嚣、热闹,舆论场中的热点一件接一件。这边,某国政坛又地震啦,那边,谁谁谁又出轨啦;白天,这个公司发布可穿戴设备了,得买来尝尝鲜儿;晚上,那家客户端搞劲爆直播,赶紧点开看看。

  这就好像身处大海,一排浪接一排浪涌来,打得人头晕眼花,不辨东西。这时,就特别感觉需要一根锚,能把自己钉牢在某一个位置,任他雨打风吹,我自岿然不动。

  读、重读、反复读,那些可以把自己钉牢的书,或有助于理解事物,在大脑中形成自己的意义框架,避免人云亦云;或有助于理解人类社会和历史,及其背后的细节、逻辑,不再轻易惶惑。至于哪些书能把自己“钉牢”,值得自己一读再读反复读,除了流传的经典之外,恐怕还需要自己在茫茫书海中摸爬滚打一番,细细体悟,方能找到“真爱”。

唠叨就是爱(青年驿站)

桂孝树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过年是万家团圆的日子,在外漂泊的游子,一旦回到久别的家,总是免不了被父母唠叨。那些未谈朋友、未出嫁的儿女耳朵里,每天灌满的不是东家的女儿嫁了个好人家,就是西家儿子娶了个贤惠的媳妇,这好像是每个父母最喜欢唠叨的事情。

  记得儿时的我不晓事,每天跟在一帮大孩子后面玩,有时玩到深夜不知回家,弄得父母总是唠叨不停:要好好学习,放学了早点回家,别在路上贪玩……每每厌烦父母唠叨时,我就捂着耳朵躲开去,心里真想早点逃离父母,远离他们的唠叨。

  逐渐长大后离开父母去外地打拼,可父母还是时常在电话里唠叨。让我在外面为人处世多加小心,自己吃好穿好,与同事们和睦相处,他们在家里一切很好,不用惦记。每每听到这些唠叨,我总是找借口说很忙,就挂掉电话。

  等到自己成家有了孩子后,我才猛然惊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起在孩子面前也变得唠叨了,也终于明白和体会出父母为什么喜欢唠叨。大概做父母的好久没见到子女,搁在心里的话儿已经很久,看到孩子归来,心里头总有说不完的话。

  在父母的眼里,儿女们总是长不大的孩子,唠叨,其实就是爱的表现。仔细想想,远在外地打拼,在孤单寂寞时能够随时听听父母的唠叨,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唠叨声里,饱含着父母对儿女的浓浓亲情,多听一声唠叨,其实是多了一份幸福。

  记得上小学时,不管是天晴还是天阴,总是不喜欢带雨伞,每每遇上下雨时,不等母亲送伞来,就冒雨跑回家中,面对浑身湿漉漉的我,母亲难免唠叨,“叫你带把伞偏不听话,老话说晴带雨伞,饱带干粮,你就是不信,大冷的冬天里,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淋感冒了受罪的还是你自己,就这么不信大人话。”那时的我,不懂这责骂、唠叨的意义,对母亲的唠叨置之不理,依然我行我素。直到一次感冒染上重疾,差不多一个多月时间才治好。

  听父母唠叨其实也是一种收获,毕竟父母比我们走过的路要多,很多事情比我们看得更透彻。

  越来越觉得,父母的唠叨,是一种深深的爱,是人世间最温暖的话语。多陪陪父母,听听父母唠叨,也是一件让人幸福温暖的事情。

求职忙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7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2月3日,农历大年初七,山东聊城举办2017年新春招聘会,来自本地的近300家用人单位,提供就业岗位5000余个,鼓励引导返乡人员“家门口”就业。图为年轻的返乡农民工在“家门口”的招聘会上了解用人单位的招聘信息。

  孔晓政摄(人民视觉)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