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2017-02-09 17:52:38|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版:要闻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新春走基层 农家听心声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山东东平县斑鸠店镇路村

  无地移民迁新居

  本报记者  刘成友

  屋外阳光灿烂,屋里喜气洋洋。“住着舒服,比老房子不知好多少。”68岁的刘树更一脸满足。

  贫困户刘树更,家住,典型的无地移民。一家五口,两个孙子在上学,只靠儿子一人在外打工,一年收入只有1万元,生活十分艰难。几十年的土屋,破烂不堪。如今,新建的移民社区,让老刘洗脚上楼。这是他在新房子里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让老刘欣慰的是,他家是库区移民,每人补贴2.5万元,再加上老屋评估补的钱,没花钱就搬进了路村新社区。

  东平县移民局局长尚梦峰带记者参观新社区,依山傍水。水、电、路、通讯、网络样样都有,图书室、学校、老年公寓、卫生室、超市等,一应俱全。“在东平,有4.6万人被纳入无地移民避险脱困工程。”尚梦峰说,50多年前,为保黄河安澜,国家兴建东平湖水库,24.5万农民背井离乡成为移民,其中4.6万移民没有土地,住房狭窄,长期挣扎在贫困线上。

  2014年,东平县纳入全国第一批移民避险脱困工作试点,18个移民社区分三期建设,涉及54个无地移民村、11个特困村,惠及无地移民4.6万人,刘树更们终于迎来好光景。目前新社区开工建设24栋,已经封顶23栋,完成选房380户,搬迁安置了142户。

  不仅住新房,还有新活计,让老刘摘了贫困帽。县里搞精准扶贫,扶持镇上建起蔬菜大棚,承包给移民群众。“我和儿媳都在大棚里打工,每年收入能增加一万五。”老刘说,儿子也动了心,决定春节后不再出门打工,准备承包个大棚,以后不愁富不起来。

  

  安徽旌德县路西村

  乡村游带富贫困户

  韩俊杰  李  阔

  上海的张先生近日与朋友相约,自驾来到安徽省旌德县三溪镇路西村农民王德喜开设的客栈——溪水人家,这已是张先生第七次来路西村旅游。随着路西村名声远扬,越来越多的江浙沪游客来到这里,体验秀美的田园风光,品尝独具特色的山货。

  路西村位于旌德县城西北20公里,山水环绕,空中俯瞰,犹如一幅山水画。过去,这里虽有千年古埂、空中茶园和原始森林等秀美景色,但因交通不便、基础设施不全,长期藏在山中人未识。村党总支书记黄晓本告诉记者,2015年,县委县政府提出了“全域旅游”,村里抓住机遇,整合路西独特的生态资源,去年成功争创了国家AAA级景区。

  63岁的马来青是路西村的贫困户。在村支两委和亲戚朋友的帮助支持下,2015年,马来青投资建设了有6个标间的滨河民宿,客栈环境优美、房间整洁,还有免费宽带……“去年纯收入有1万多元,今年可能会到2万元。”一年内就脱了贫,这让马来青真心高兴。

  目前,路西村尚有贫困户26户51人,为了让他们尽早脱贫,村里采取多种措施,鼓励和支持贫困户利用自有房屋改造开展农家乐;引导贫困户进行特色农产品种植养殖;优先聘用具备一定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为他们提供保洁员、服务员等就业岗位。这两年,路西村还先后引进了外地客商。“如今,仅客商给村集体的承包费用每年就有23万元,以后每年还要按照10%的速度增加。”对于路西村的未来发展,黄晓本信心十足。

  

  河南洛阳伊滨区掘山村

  村里通了天然气

  本报记者  智春丽

  正月初十,来到河南洛阳市伊滨区掘山村,一条条街道齐整,大红灯笼高高挂,还飘着浓浓的年味。尤其惹人注意的是,与水泥硬化道路一起通到每家每户的,还有一排排黄色的“空中管道”。这就是村里去年刚修通的天然气管道。

  走进一家农户,女主人许丽君正在厨房里擦洗。装着整体橱柜、抽油烟机、洗手池的厨房干净整洁。女主人对新装置赞不绝口,“改了以后干净多了,以前冬天烧煤球,又脏又呛人,改成天然气后,真干净!”

  掘山村村委会主任方庆虎说,村里860户人家,包括所住位置比较偏僻的,都通了天然气。管道改造的成本,村里补贴一部分,村民自己出一部分,每家投入3000元左右。“现在日子好了,村民不差这点钱,都愿意出。”

  伊滨区环保局局长王国瑞介绍说,现在对环保越来越重视,去年区里下大力气治理大气污染,辖区五镇全面推进了燃气管网改造、“煤改气”“煤改电”工程。类似掘山村这样的改造,以后会在更大范围铺开,而工业企业的“煤改气”力度更大。

  伊滨区管委会人大副主任马芳说,区里去年完成新铺设燃气中压管道100公里,完成清洁能源改造企业160余家。清洁能源的推广使用,降低了大气污染物的排放。

  

  吉林农安县群众村

  今年种啥心有谱

  本报记者  孟海鹰

  “年过完了,就该准备种地啦。”坐在吉林省农安县农安镇群众村村民尉武家热乎乎的炕头上,记者和乡亲们聊起他们的最热话题,今年种点啥。

  45岁的尉武一家三口,儿子在长春打工,他和妻子在家种地,地只有一垧(15亩)多,可是日子过得小康。院子整洁,屋里暖和。厨房铺的是地砖,室内的厕所有抽水马桶。

  夫妻俩自豪地算起了去年家里的种地账:7亩多地种红甜菜,产8万来斤,现在的行情是8毛,可以卖7万元左右。其它的种了萝卜,今年行情一般,能赚8000多元吧。今年,红甜菜还得种,其它种啥,还得再合计合计。

  “我们村尝到了调整种植结构的甜头。”53岁的村民陈子全接过尉武的话头:“2016年,除去成本,我这一垧地能赚5万多元吧。”

  “村里一年挣个十来万的人家大有人在。不少村民不仅订单农业做起来了,有的在网上把产品都卖到了国外。”当了多年村支书的刘忠义很有心得:结构必须调整。农民思想转变困难,他们需要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

  群众村现在是吉林省规模最大的出口胡萝卜基地村。陈子全说,“刚开始不敢种,后来看刘书记种得真不错,挣钱了,大家伙才敢种。现在,我们心思更活泛了,一块地肯定要掂量掂量到底种啥更好。”

  刘忠义说,去年年初,村里结合市场供需情况及村里土地情况,确定了在以胡萝卜为主的基础上种植红心甜菜、大葱、地瓜、葡萄等多品种的种植清单。“全村717户居民,去年有400多户换上了抽水马桶。32户贫困户已有25户脱贫。”刘忠义说,今年要在提高种植质量和标准上下功夫。

一边是充电桩利用率不高,一边是新能源车充电难

充电这事有点烦(倾听·关注充电桩建设(上))

杜 娟 姚雪青 吕绍刚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核心阅读

  随着越来越多的电动汽车进入家庭,充电桩市场迎来一片火热。一边是各路人马抢滩布局,一边是充电桩盈利模式难以突破;一边是充电桩利用率不高,一边是新能源车充电难。如何解决车主“充电难”、桩企“盈利难”,成为充电桩行业发展面临的问题。

  

  根据规划,到2020年我国充换电站数量将达到1.2万个,充电桩达到480万个;电动汽车与充电设施的比例接近标配的1∶1。

  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无论是以国家电网、中国普天等为代表的大型国企,还是以特锐德、万马股份、奥特迅等为代表的上市公司,以及以华商三优、星星充电等为代表的创业公司,都纷纷在充电市场“跑马圈地”,布局直流或交流充电桩。

  然而,一边是充电市场的火热,另一边却是新能源车主在充电时时常遭遇烦心事:充电排长队还得交停车费、不同平台的充电卡无法通用、车桩不匹配充不了电等。与此同时,充电企业也存在充电桩利用率不高、盈利难等问题。

  “飞线”的无奈与隐患

  “如果你在自家小区没法充电,那最好别买电动车。”在一个电动汽车车主交流群里,已经买了新能源汽车的“前辈”好心地告诫记者。

  在记者加入的几个电动汽车群里,充电都是车主们热烈讨论的话题,“飞线”充电成了许多车主的“好”办法,省钱又方便。一位车主甚至做了60米的“飞线”,车停得再远都照样充。

  这样充电的隐患无疑是很大的,充电线路破皮或者老化都将带来触电或者着火的危险。车主选择“飞线”充电大多出于无奈——想在小区安个充电桩,不是物业不允许,就是没有固定车位或者小区电网无法负荷。

  家住南京市郊的刘先生,最近打算购置一辆新能源汽车代步。然而当他询问物业时却了解到,老旧小区配建充电车位目前比较困难,现在电容量也无法装充电设备。“一方面难以找到足够空间,另一方面还要进行地上地下停车位改建,业主们存在不同意见,操作起来不易。而去其他地方充电,又感觉不太便当。”刘先生坦言,尽管新能源汽车具有绿色清洁等优势,对自己很有吸引力,但想到短时间内可能存在充电难题,还是很有顾虑。

  “目前深圳充电桩建设最大的难点有两个,一是快速充电桩用地难,而私家车慢速充电桩,则要面对物业、建设单位以及业主之间诉求难以统一的难处。”深圳市发改委相关工作人员介绍。

  看得到桩却充不上电

  如果只能选择公共充电桩充电,停车位被占、排队时间长等问题则频频困扰着新能源汽车的车主们。

  滴滴司机郑师傅平时开一辆新能源车,只要出门拉活,钱包里装着不下三张充电卡,手机里还装着多款充电软件。“就这样,只要电量降到不足40%,这心里就开始发慌,满大街找充电桩。”

  谈起找充电桩的经历,郑师傅有不少烦恼,虽然在手机APP中能够找到附近的充电站,甚至可以看到有空闲的充电桩,但是到了之后却发现,很多不是在维修,就是不能用。“平均得找两三个充电地址,才能充上一次电。有一回,找了四个充电站都没充上,车趴在路上,只能叫救援。”

  车辆在充电桩上充不上电、充电电流小、充电枪拔不下来等现象也时有发生。

  “便宜的地方排大队,不排队的地方贵得肉疼。”开了半年多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的小侯,提起充电时的停车费就很纠结,“都说新能源车比汽油车省钱,可仔细算算,快充一两个小时,慢充少说也需要六七个小时,停车费一般都是每小时五六块钱,有的一小时需要10块钱。时间长了,这个支出并不少。”

  充电桩主要分布的区域是商圈、写字楼、换乘停车场。根据记者的走访,利用率不高的充电点停车收费都在每小时五元以上。

  充电桩利用率并不高

  电动汽车为何会遭遇种种充电难?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充电桩的建设难、运营难、互联互通性差是造成车主充电难的主要原因。

  对于充电桩企业来说,要找到合适的地段建设充电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的地段虽然客流量大,但寸土寸金;而偏僻的地段虽然便宜,但客流量小,建成充电桩后的利用率不高。根据2016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的报告,当前已经建成的充电场站选址大多为临时用地,使用年限一般为2年,到期后不予续签。土地性质的临时性给项目的投入和长期使用带来一定风险。

  除了建设不易,充电设施不兼容也是目前存在的问题。由于运营商不同,各个充电桩使用的充电卡和收费标准也不一样。不同运营商的充电桩,有的需要用电卡,有的则是微信支付;有的是人工服务,也有的是自助支付,彼此之间很难实现通用。

  另外,充电设施企业目前大多没有找到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主要采用收服务费的方式来支撑,而充电设施属于专业的电气设备,运维成本居高不下。国内某大型电力企业的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交流充电桩盈利很困难,直流充电桩则要看利用率,但目前除公交和物流车外,其他类型的充电桩利用率并不高。据有关运营商反馈,目前充电设施利用率在5%左右,大部分充电桩闲置。

  充电设施监管难也是行业面对的一大问题,目前行业仍缺乏对充电桩设计、制造、建设、运维等全过程的有效监管。行业管理规范和认证体系不健全,门槛相对较低,较多企业水平参差不齐,个别企业安全意识不足,缺乏专业能力,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春风”助就业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2月6日上午,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2017年“春风行动”招聘会在张店区人力资源市场举行,张店辖区的12个镇、街道分会场同步进行。

  “春风行动”是张店区落实积极就业创业政策、打响就业扶贫攻坚战的一项重要举措。招聘会现场有100余家招聘单位进场,累计提供岗位3000余个,1000余人与招聘单位达成录用意向。

  潘俊强  冯  萍摄影报道

蔬菜运输员候永伟

忙运菜,为餐桌添彩(故事·百姓影像)

本报记者 马 晨摄影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8日   0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候永伟在筛选黄瓜并装箱。

  早上7点,38岁的蔬菜运输员候永伟扒了几口早饭便走出家门,到离家不远的河北省承德市平泉县榆树林子果品蔬菜批发市场去,他在这里租了几间屋子,专门做蔬菜批发和运输。

  “冬天主要收购和运输黄瓜,种植户们一般凌晨两三点就起来采摘蔬菜,采摘过后就来批发市场卖。”候永伟对记者说,冬季他一般会在8点左右开始收货,夏季会更早一点,大概6点钟。

  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气温,冷风像小刀一样刮在脸上,而榆树林子果品蔬菜批发市场里却是热火朝天,大小货车穿梭其中。卖货、收货、装车、过秤,整个市场交易衔接紧密,流畅便捷。

  “今年春节腊月二十八停止收货,年后初二又开工,春节只休息了三天陪家人。”工作繁忙的候永伟没时间置办年货,平时家里都是妻子在打理,说起新年愿望,候永伟挠挠头笑着说,“想多赚钱,让孩子上个好学。”

  候永伟2001年到北京打了两年零工,干过打井队,也做过电焊工。2003年,他在农村信用社贷了几万块钱,买了一辆小货车,开始做蔬菜批发和运输,销往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

  “一开始用小货车运输,和我爱人两个人一起跑。每天下午四五点出发,差不多第二天凌晨2点到北京新发地,卖完货晚上10点往家返。蔬菜买卖不好做,时间紧迫不能等,一天一个价格。运输成本又高,一次都不能耽搁。”候永伟说。

  候永伟回忆,刚开始做生意的几年比较困难,他和妻子运输蔬菜途中遇上过“碰瓷儿”的;有时会在市场销货时遇到“菜霸”,压低价格;又或者出现菜运到北京却卖不完的情况,只能降价处理。

  “什么苦都吃过,就再没什么困难的事了。”候永伟说,这几年他减少了跑长途运输的次数,找了一个合伙人,他在榆树林子果品蔬菜批发市场这边负责收货,合伙人在北京新发地负责销货,还雇了6个人帮助运输。“跑运输很辛苦,顾不上家里,孩子都是老人带。女儿那时候小,总会问她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在家,我听了很心酸也很无奈。”

  从早上8点一直到下午2点多,黄瓜收的差不多了,几个雇工开始把黄瓜装箱打包。“‘大脑袋’的不能装,发霉的不能装,标准不到也不装。”候永伟边筛选黄瓜边对记者说,这可不能马虎,要不运到北京卖不出去,就白跑这一趟了,做生意要实实在在。下午5点钟,黄瓜都已装箱上车,将被运到北京,进入城市居民的厨房。

  第二天凌晨2点,北京新发地市场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各个超市、来自内蒙古等地的客户、蔬菜小贩们,陆陆续续集聚到这里开始选货、进货。“很忙碌,货多活多,又要卖货还要卸货,没时间休息,抽个空吃口饭接着干。”候永伟说,工作累是累,但干得踏实也快乐,想到很多人餐桌上有他运输来的蔬菜,感觉很幸福,这个城市的运行也有自己的一点汗水。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