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2017-02-09 18:32:56|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版:文教周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谁“偷”走孩子们的科学梦(深聚焦·科学素养培育③)

本报记者 赵婀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要对孩子们进行正确的科学教育,要让孩子们了解自己并不是“从垃圾桶中捡回来的”、地球之外还有一个更加辽阔的宇宙、脚下踩着的每一块石头也都有自己的故事……

  ●一个完整的人不仅需要人文情怀,需要艺术素养,还需要其他方面的训练,尤其需要科学思维的训练,需要具备丰富的科学知识,掌握辩证的科学思维方式。

  ●通过提出问题将科学素养的各要素整合于学生活动之中,并有计划地予以实施的方式,值得我国中小学的科学课程广泛借鉴。

  

  有这样两则调查结果,值得关注:

  据总部设在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不久前公布的2015年国际学生能力测试(PISA)的结果显示,中国“将来期望进入科学相关行业从业的学生比例”仅为16.8%,这一比例不仅低于美国的38%,也远低于该组织成员国24.5%的平均水平。

  无独有偶。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3年底也曾开展过类似调查。通过对全国5696名中小学生的调查发现,只有不到1/3(32.3%)的高中生将来想从事科学相关工作,比美国和韩国少17和12个百分点,这两个国家的数字分别是49.3%和44.6%。

  面对这样的结果,心情难免有些沉重。曾几何时,小朋友们齐声高呼“长大想当科学家”的情景似乎只成了一个时代的记忆。人们不禁会问:究竟是谁偷走了孩子们的“科学梦”?

  细细分析,成因恐怕是多方面的。科研工作者的待遇还不完全令人满意,长期以来,做科研、搞科学被描述为特别艰苦、单调的工作都是重要因素。对此,上海大学教授顾骏呼吁,“要认真反思全社会何以没有形成科学研究是最快乐、最有意义的事的共识,从而在全社会形成科学家是最幸福、最有价值的职业的认知。”

  还有不少学者呼吁,要呵护孩子们对科学的好奇心,用正确、健康的科学教育的方式,将科学的种子种在孩子的心中。只有如此,才能在未来,在整个社会营造尊重科学、崇尚科学的氛围,从而在厚实、饱满的土壤里,涵养出美丽的科学之花。

  深入开展科学教育,迫在眉睫

  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地质学家苏德辰曾经讲述过这样一个他亲身经历的故事,耐人寻味:

  “十几年前,我在德国参加为期3个月的国际大陆科学钻探培训,参观德国小城镇纳德林根,我身旁一位女游客指着远处隐约可见的环形地貌向我介绍,这是一个由陨石撞击形成的直径近30公里的凹坑,整个纳德林根坐落在一个撞击坑内,在巨大的陨石撞击作用下,原有的岩石结构和矿物成分发生了强烈的变化。听了她的介绍,我以为她一定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地质学家,但没想到,她是一位医生,也是一名游客。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同样在十几年前,当我与一位生物学家在聊起我们国家已经完成了一口几千米的大陆科学钻井时,这位生物学家问我,这能否将地球打穿。而这个问题显然是有悖科学常识的,因为对地质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地球的直径有12800公里,大陆地壳的厚度平均为33公里。”

  “我并不是在嘲笑这位生物学家,隔行如隔山,现代科技的迅速发展,专业分工越来越细,不同专业、不同学科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但反过来,分工和差别越精细,越需要在不同学科和专业的人员之间进行科普与沟通,不同专业、不同领域的学科交叉,更有利于科学发现和技术进步。”苏德辰补充道。

  是的,不同领域、不同专业的科学家之间需要互相科普,整个社会也需要科普,提升科学素养。当前,我们已经进入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知识获取的速度越来越快,渠道也越来越多,但谣言、传言的传播速度也越来越快,全民科普以正本清源,迫在眉睫。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对下一代,对我们的孩子进行正确的科学教育,要让孩子们了解自己并不是‘从垃圾桶中捡回来的’、地球之外还有一个更加辽阔的宇宙、脚下踩着的每一块石头也都有自己的故事……”还有学者呼吁。

  “人的一生需要各种各样的教育,人文教育、艺术教育、科学教育,每一类教育在人的一生当中都会起到不同的作用。但对大多数中国孩子来说,科学教育会相对陌生一点,这与我们传统文化中对人文和艺术的提倡有关,也与当前学校和家庭对孩子的培养方式有关。但我们知道,一个完整的人不仅需要人文情怀,需要艺术素养,还需要其他方面的训练,尤其需要科学思维的训练,需要具备丰富的科学知识,掌握辩证的科学思维方式。这一点在现代社会尤其重要。”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徐星认为。

  科学教育,就是让我们学会“像科学家一样思考”

  一个国家的发展需要科学的土壤,一个人的成长,也离不开科学素养的积淀。

  如下对话,十分典型:

  调皮的小男孩问妈妈:“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吃饭?”小男孩的妈妈面无表情地回答:“当然要吃饭了,不然就会被饿死!”妈妈毫不在意的一句话,将孩子“噎”在了沉默里。同样的场景,另外一位母亲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因为,我们需要给身体输入能量呀。”“身体为什么需要输入能量呢?”“因为你跑步、跳舞、看书、玩耍都需要能量,能量用完了,就需要补充呢。”“能量为什么会用完呢?”“因为……”

  显然,这位母亲的回答,就比第一位母亲的回答,更能帮助孩子开启科学探知的大门,引导孩子用科学的方法思考和解决问题。

  让孩子“像科学家一样思考”,也正是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2015PISA测试中首次倡导的理念之一。在过去考核学生识别科学问题、运用科学证据解释科学问题、解决科学问题的能力的基础上,世界经合组织首次提出了“像科学家一样思考”这样一个更高的、全新的目标。

  目标的提出,就要求学生们不仅要了解与自然变化、地球运动有关的知识,还要尝试去体验科学家是如何工作的,学习科学研究的一系列方法。“要通过亲身经历观察、实验等过程收集证据,处理数据,进行推理,初步揭示自然世界和实验室中一些现象的成因。教师要不断激发儿童对探究未知世界的兴趣,引导学生提出问题,大胆质疑,帮助学生逐步学会科学思维,提高科学探究能力。” 华东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王祖浩分析。

  当然,实现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科学需要严格的逻辑思维,需要证据,然后在证据的基础上进行推理,得出结论,再进行一系列验证,而整套科学的思维方式,包括思维的习惯,很多成年人都是十分缺乏的,对于孩子来说,也是如此,要在童年时期,就培养这种思维的习惯,从而为一生打好用科学思考的底子。”徐星提到。

  让科学“能力”超越科学“知识”

  仔细分析2015年的PISA试题,不难发现,试题侧重考查了学生阅读材料、观察和分析数据、提出证据、基于证据推理的能力,同时将对这些能力的要求整合在“温室效应”这一情境当中,让学生在解答问题的同时,观照社会现实、提升科学思维能力。

  “学生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进一步加深了对环境保护重要性的认识。这种通过提出问题将科学素养的各要素整合于学生活动之中,并有计划地予以实施的方式,值得我国中小学的科学课程广泛借鉴。” 王祖浩分析。

  对此,还有学者分析:比知识更为重要的,是思考问题的方式。但目前不少中小学的课程标准和教学方式,仍然较为重视知识的传授。如何让隐性的能力超越显性的知识,成为教学过程的重要指向,还需要进一步努力。

  不过,也有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去年年底,我国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高景一号商业遥感卫星发射升空。此次任务,还搭载发射了我国首颗中学生科普小卫星——“八一·少年行”卫星。“八一·少年行”卫星是我国首颗由航天专家指导、北京市八一学校40余名中学生全程参与研制并主导部分载荷设计工作的一颗低轨道科普卫星。

  这颗科普小卫星的发射成功,是我国中小学生科学能力提升的重要表现。当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校重视科学课程,通过社会实践、组建兴趣小组、多学科交叉教学等方式鼓励学生开展深入的科学探知活动。

  更加令人兴奋的是,近几年来,科学普及的环境也越来越好,不仅国家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而且已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致力于科学普及工作,《科学队长》《科学FM》《缪斯夫人》《科学春秋》这样的公共科普平台应运而生,《最强大脑》《挑战不可能》等节目也吸引了大量青少年的关注,这都为激发青少年的科学兴趣、提升整个社会的科学素养,注入了一股新鲜的力量。

艺高不在声高(新评弹·以创作回报时代⑧)

陈 原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春节期间,打开电视,不少频道都在那里吵吵闹闹,晚会主持在嚷,小品演员在吵,电视剧里在喊,连电影也少不了一阵阵的吼叫,似乎大嗓门已经成了舞台与屏幕的某种特征。

  不知是生活中的大声喧哗影响了艺术,还是艺术作品里面不时地叫嚷反过来又激发了生活中的高音,总之,高嗓门好像已经成为最有力度的表达。尤其是小品,纵观这些年的表演,几乎没有不用大嗓门的,大嗓门也成了一些演员的看家本领,关键时刻如果不喊上那么几嗓子,似乎就失去了舞台气氛,可谓戏不够、嗓门凑。再看看那些电视剧,怒目圆睁、大喊大叫、哭天抹泪,也变作某些演员的基本功,义正词严需要高八度,胡搅蛮缠也常常以嚷嚷收尾,而显示逗乐更要用大嗓,表现悲情仍离不开哭喊。

  老话讲,有理不在声高。喊叫的日益泛滥,是剧情需要,还是演员功夫不到家,或是导演本身就是个高音喇叭的爱好者,我不知道,但优秀的作品和出色的艺术家绝不依赖大嗓门,把握适度、忌讳夸张,恰恰体现的是表演的内在功力和艺术分量。最精彩的幽默完全可以不露声色,悲恸的情绪在抑制中更具感染力,而通过言辞的撼人心魄也足以将情绪传递给观众。其实,作为艺术的一般规律,越夸张、越外露、越大张旗鼓,表达的效果也就越弱,虚张声势只会适得其反,令观众反胃,只有瓦釜才会雷鸣。

  含蓄、内敛、张弛有度,这才是艺术家的基本功。老一代艺术家于是之,一生的精彩表演无数,但从不以大嗓门取胜,从茶馆掌柜王利发到《龙须沟》的程疯子,我们看到的只是功力,即便是情绪的迸发,也找不到一点无度的嘶喊,而是一股直抵人心的撞击力。著名演员冯喆表演的红色电影系列,从《金沙江畔》《南征北战》到《铁道游击队》,个个都是正面形象,但从来无需靠高喊来表达斗争的意志和革命的气魄。

  古往今来的优秀作品,还在于作者笔下语言的力量就足以表现思想、情绪,展现撞击、交锋,显示出波澜起伏、纵横捭阖。如今的一些作品,语言很弱,不得不用外在的表现来加强其张力,这也是又叫又喊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语言力量的弱化,现在尤以话剧创作为甚,话剧、话剧,话不行,剧当然也不行。当年我们的话剧舞台,不但自己的那些经典之作语言精彩,即便是翻译作品,也能表现出老一代文艺家的功力,几十年中,北京人艺上演的很多译作,与北京人艺的本土作品一样,都足以显示其魅力所在。可见,只要功力在,无论演土还是演洋,同样可以表达出中国语言最美的意蕴。

  不喊不叫,能不能作为审视艺术美的一项硬标准呢?在当今文艺作品喊叫过度的情形下,我认为,起码可以以此来评判演员的表演内功。其实,喜怒不叫、悲欢不喊、宠辱不嚷,这个并不难,难的是很多演员已经喊出了习惯,有的人已经成了声嘶力竭专业户,以致观众见怪不怪,好像不喊不叫就缺了点什么。改变喊叫的习惯,首先应该意识到,一旦靠喊叫来表现情绪就证明了自己功力不足,是艺术的失控,就如生活中那样,大声喧哗是一种失范。

  当我们期待反映时代、回报时代的优秀作品问世时,艺术工作者也应该在细微处下功夫,连嘶喊都控制不了,又如何创作那种“大音希声”的传世之作呢?

大学搬迁期待“阳光决策”(辣评)

徐元锋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近日,一则“山东大学主校区将搬至章丘”的传言甚嚣尘上,广大校友“一头雾水”。此后“山东大学校友会”微信公众号声称:“济南主校区建设目前处于学校与政府磋商阶段”,表达了听取校友意见的诚意。但是,关于“主校区建设”的理由、设想等仍无从知晓,信息发布落在了谣传之后。

  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大学新校区建设和搬迁势所必然也无可厚非。只不过,这一举措涉及面广牵动各方,尤其是“主校区搬迁”不可不慎。为什么搬?搬到哪里?怎么个搬法?既涉及师生切身利益、公共文化服务和大学文脉兴衰,又无关机密,“闭门造车”易生后患,武断拍板难孚众议。

  大学是社会的,作为公共文化机构,它承载着学校内外、社会各界的关切;大学是历史的,其坐落和风物沉淀着丰厚的文化遗存和记忆情怀。惟其如此,高校更应珍重自身“文脉源流”,行政决策更要虚怀若谷博采众长,配得上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胸襟。在科学阳光决策上,人们也更期待大学领风气之先。

  诚然,高校校区繁多分散会造成办学成本高、管理难,整合搬迁也是权衡利弊的选择。果真如此,好事办好也需要沟通的智慧——面对“多难选择”,虽难以做到各方都拍手叫好,至少可以让各方平心接受,正如《大学》中“止于至善”的追求。

在荧屏上邂逅“诗与远方”(深观察)

本报记者 赵婀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春节前后的电视荧屏,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文化的沉静。

  先是2016年岁尾,一档《见字如面》为岁末年初的喧闹荧屏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简约、质朴、大气。紧接着,《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开播,成收视热点,“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的节目定位让不少观众连连感慨 “除了生活中的苟且,电视里也有诗和远方。”而就在不久之后,另外一档文化节目《朗读者》也将接力,在央视综合频道和综艺频道同时播出,力求让喧嚣忙碌的现代人在“悦读”经典中,感受美好与诗意。

  在综艺节目充斥电视屏幕的当下,几档节目弘扬人文精神、坚守文化品格,既收获了不俗的收视率,也得到了观众的口碑。

  先来看《见字如面》,这档定位于“用书信打开历史”的节目没有豪华的舞美、没有绚丽的灯光、没有繁复的包装,只是一方舞台、一些观众、一位读者、一封信,在朗读者的朗读过程中,让人透过文字和声音,感受信件所展示的那段历史、那些往事。在节目中,读信人,著名演员张国立、王耀庆、蒋勤勤、何冰等人需要朗读多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写出的信件,著名画家黄永玉、著名戏剧家曹禺、中国铁运之父詹天佑、诗仙李白、诗人顾城、末代皇帝溥仪、大文豪鲁迅以及科幻作家刘慈欣、歌手邓丽君等,“一封信将两段时空打通,历史感应运而生,与众多节目不同,越是在简单与质朴中,越是展现出了一种别样的沉静之美、历史之美。”有学者评价。

  再来看《中国诗词大会》,让观众沉浸于中国古典诗词的美好意境中,不禁发出“不知唐诗宋词,焉知中文之美”的感叹,也让多位擅长中国古典诗词的素人高手为人熟知:13岁的初一学生叶飞,擅长用文言文写作,小小年纪就有不俗的诗词积累;北大博士生陈更,工科出身,却满腹才情;有着强大实力和淡定气魄的16岁复旦附中小美女武亦姝……在诸多高手的对决中,彰显的是人们对于中国传统诗词的执着与热爱。对此,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评价:“中国人的诗心一直在,但需要被激活。”

  由著名主持人董卿担任制作人的《朗读者》也在此后不久接棒央视黄金档。“文字的背后是情感的承载,而朗读就是用最美、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情感、传递爱。”董卿介绍,《朗读者》力求选用精美的文字,用最平实的情感来朗诵出文字背后的价值,希望这档节目能够像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推动人心相互靠近。

  从这几档节目的共性中不难看出,当下,观众对于高品质的文化节目,已经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对此,成功制作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见字如面》的关正文介绍:“每个人都需要了解和思考自己以及所处的世界,找到自己的位置和生命的价值,很多体验若不能亲历,就会期待在别人的故事里找到启发和依据。这是人们离不开故事阅读的根本原因,也是《见字如面》等节目最坚实的底气。”

  同时,关正文直言,“当我们不断地亲近经典,真正地进行经典传播时,我们找到了更利于扎根的沃土,这个沃土是我们整个中华文化的源头。”

  而更能带来启发意义的是,从几档节目的热播能够看出,其实文化与娱乐并不矛盾。在清晰的赛制、良性竞争的氛围中,好的内容不仅不会被遮蔽,反而会焕发出更富有朝气的生命力。“正如一封封触动人心的书信、一段段不因岁月流逝而失去光泽的文学作品可以跨越时间的长河、空间的隔阻,与今时今地的观众心灵相通,那些真正好的文化产品,一定能获得更长久的生命力和更广阔的空间。”有学者分析。

  有的节目可以做一时,但有的节目可以做一世。让观众在电视荧屏上邂逅“诗与远方”,需要电视创作人对人文精神的坚守,正如关正文所说,“一个精神上特别丰富的人,生产的产品才具有深厚的精神价值。”

图片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09日   17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在合肥市科技馆淝南社区分馆里,几个小学生正通过人体导电演示系统,让电动小车动起来。  

  张洪金摄(人民视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