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2017-03-20 12:14:45|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版:文教周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别忽视文史哲(金台论道·关注传统文化系列谈⑦)

陈 原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讲传统文化,自然会想到文史哲,因为要继承传统文化,不懂点中国的文史哲恐怕是不行的。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文史哲很吃香。考大学时,这是文科生的首选,分数门槛也最高,那时的人们都认为,学文科怎么能不首先学好文史哲呢?后来经济发展成为社会的首要,建设法治社会也成为众人的目标,于是,经济、法律类是热门,而文史哲渐渐变冷,好像只有当老师和专业研究才会考虑这三门。

  其实,中国的文学绚烂多姿、中国的史学博大精深、中国的哲学独树一帜,无论学什么,都不能不拥有文史哲的基础,尤其在传统文化被社会日益重视的今天,再冷淡中国的文史哲就会失去传统文化的社会根基。

  作为一个有文化的中国人,受过教育的中国人,起码应该读过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念过《史记》,大致明白诸子百家,而这些,仅仅靠宫闱剧、百家讲坛、微信式评点还是远远不够的。从前对读书人的要求是必须浏览“前四史”、背诵《唐诗三百首》、熟读“四书”,现在,教育已经普及,知识需求铺天盖地,再用那种要求也已过时。不过,《史记》中的本纪、世家、列传,看一遍并不难;读读《论语》,念念《逍遥游》《齐物论》,瞧瞧《道德经》,也无需多少工夫。唐诗宋词的名篇,虽然会背诵的人已经不少,可是,元曲和明清小说对许多人而言,还是个弱项。从电视连续剧里至多只能了解人物和情节,而小说语言,无论如何还是应该读一读原著的。借用唐诗宋词来描摹景物、感时伤世,大概人人都会那么几下,但古代戏曲中的名句,比如“眼看他起高楼, 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如果娴熟引用,也自有其一番意蕴。

  文史哲的底蕴具备了,传统文化传承才不是空话,这自然需要全社会共同的积淀,可是,除了专业是文史哲以外,只要一过高中,还有多少人再关心文史哲呢?而中小学的文史哲,假如不是自修,基本都是蜻蜓点水,以这点知识来承继传统,显然力不从心。

  不管从事什么行业,很多人似乎都以为文史哲从学校一出来就没用了,既不能当饭碗,更不能赚钱。这种意识忽略的恰恰是人生,难道你不需要启迪心智、修身养性?难道你可以离开人际关系、社会沟通?难道你不想审视四周、思索过去、遥望未来?文史哲的积淀就是人文素养,人文素养正可以帮你解读、体味、感悟人生的这一切。

  文史哲的积淀,还有益于涵养情怀、寄托思绪、品尝生活的况味。最近几年,我常常看到很多老人退休后无所事事,连阅读小说的习惯都没有,其中不少过去还是工程师、理工科教授,但由于对文史哲没什么兴趣,结果,一旦不再从事本行工作,孩子长大了,生命的实用性便失去了,剩下的只有茫然若失,日子越过越缺滋味。

  人文素养,事实上与我们的工作也密切相关,没有人文素养,任你担当什么工作都难以出色。老一代杰出的科学家,文史哲没有不丰厚的,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只要看看他们的文章就明白了。从前还有位非常著名的物理学家丁西林,其实他也是出色的剧作家,并且致力于文字改革、乐器改革,新中国成立后担任的就是文化部副部长。在他那里,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融会贯通,相辅相成,简直就是位通才,而通才正是那一代人的特色,顾毓琇、赵元任等等,无不如此。

  掌握文史哲是人生修养的基础,中国文史哲是传统文化的基本内容,所以,无论从传承传统文化的角度讲,还是从人生的视角看,都别忽视文史哲。

微议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人造景区不可泛滥

  【事件】据报道,安徽省安庆市太湖一个文博园内,出现了上千个兵马俑。事件引发关注后,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发表声明,将保留依法追究行为人法律责任的权利。对此,安徽方面认为不构成侵权。

  【点评】“山寨兵马俑”是否侵权要看法律规定。法律问题固然重要,而更重要的是,“山寨兵马俑”的出现提醒我们人造景区不可泛滥。现在节假日出门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除了欣赏风景名胜,游客们往往偏爱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旅游景点。于是,很多缺乏名胜古迹的地方为吸引游客斥巨资打造人造景观,其中以中国历史文化为主题的公园就有不少。在这些公园里,巨大的历史人物雕塑、壁画、碑刻等构成了一道道人造风景线。说实话,在看过几家这样的主题公园以后,不能不深感无聊和乏味。就算这些雕塑弄得和原作一模一样,它们讲述的也是别人的故事,和当地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但凡有机会,游客们都会选择看正品看正版。就像有的地方的山寨“埃菲尔铁塔”、山寨“帝国大厦”一样,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的今天,难免日益门前冷落车马稀了。缺乏原创、毫无内涵的人造景区的未来也难免如此。

    

  吃一堑就要长一智

  【事件】大年初二,桂林一位女士带女儿在电影院里观影,其间多次用手机拍摄并打开闪光灯,结果母女在放映结束走出影院时遭到两人殴打。据称打人者坐在前座,曾开口劝阻其用闪光灯拍摄。

  【点评】相信这是很多人的心声:“打人是不对的,但该打。”某些人在公共场合的言行举止极其粗俗不雅,不但毫无公德意识,甚至在侵犯了别人的时候自己还一脸无辜。从根本上讲,在电影院里开闪光灯拍摄的和翻墙进入动物园的,都是一批人。他们蔑视规则、自我中心、惟我独尊,一切行为以是否对自己有利为准,至于这种行为是不是符合道德标准,那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而遗憾的是,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还算不上违法犯罪,强力机关拿他没办法,更助长了其嚣张气焰。绝大多数人碰到这种人最多翻翻白眼,毕竟见到狗屎没人愿意去踩而更愿意绕着走。正因为以前都没人管,所以他们习惯成自然。现在被人打了,但愿他们能吃一堑长一智。当然,打人者当依法处置,这是另一个问题。

  (肖 言) 

基地招人 项目留人 合作用人

重庆图书馆致力于文化志愿服务(文化进行时)

本报记者 张 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视障服务志愿者辅导视障读者学习使用智能手机。
  资料图片

  近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文化部等7部门下发《关于公共文化设施开展学雷锋志愿服务的实施意见》,公布公共文化设施开展学雷锋志愿服务首批61个示范单位,重庆图书馆位列其中。

  谈及这一荣誉,重庆图书馆馆长任竞认为,“志愿者是雷锋精神在新时代下的传承与升华。这是重庆图书馆培养志愿者的初心,是重图志愿者培训第一课的内容,也是最后的落脚点。图书馆仅仅是志愿者们为市民提供公益服务,实现自身价值的平台,荣誉应归于每一位志愿者。”

  重庆图书馆志愿者团队成立于2010年。这支年轻的队伍现有登记志愿者500余名,年均志愿服务2000余人次,累计服务总时长7万多小时。

  在任竞看来,“文化志愿者工作所有的难题都可以归结在‘人’上”。当前,重庆图书馆建立了“分层次、分类别、全覆盖”的志愿者团队:层次上包括由学龄儿童组成的小志愿者、以大学生为主的成年志愿者等;类别上按项目分为讲座展览志愿者、阅读推广志愿者、为残障群体服务志愿者……在对外服务的岗位上都能看到志愿者的身影。很难想象,该馆2010年首次公开招募时,曾遭遇过无人问津的尴尬。

  “招人难,留人更难,”任竞说,“只有走专业化、社会化的道路才能留住志愿者的心”。因此,该馆确立了“基地招人、项目留人、合作用人”的思路:在基地这一坚强后盾之上,以项目吸引人、培养人,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社会力量开展志愿服务。

  为了保障稳定的人才来源,2011年起,重庆图书馆陆续在重庆大学、重庆邮电大学等5所高校建立大学生志愿者服务基地,定期宣讲招募开展活动,为队伍发展吸纳大量有生力量,而自身也作为培训基地,培养和吸纳“高精尖”的志愿者,侧重阅读推广、特殊群体关怀。

  几年来,志愿者与重庆图书馆服务品牌共同成长,通过项目建设促进专业分化,目前成立了助盲、读者服务、外语、专家、心理辅导等5支服务队。志愿者在“周末故事会”中扮演“故事姐姐”辅导少儿阅读,在“重图讲座”中担任主持人、速记员,在农民工服务联盟里帮助农民工网上订购火车票返乡团圆,外籍志愿者在“英语角”中介绍多元文化……重图志愿者团队负责人李英骄傲地说,帮扶视障读者的两个项目在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中分别摘得了第一届金奖和第三届银奖,尤其是“红绿熊心阅读”项目全国首创自制盲文绘本,填补了低龄盲童课外读物的空白,并衍生出盲童与普通儿童共读绘本的读书活动,志愿者功不可没。

  李英特别提示,在第二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中,重图志愿者团队也有所斩获。获得银奖的“蒲公英梦想书屋”将“合作用人”的思路发挥到了极致。

  该项目借助文化共享工程和公共图书馆服务网络,与全市各区县政府、文化委、民宗委、妇联等机构长期合作,和本地电视台少儿频道、市级及区县传统媒体联系密切,曾与公益组织山城志愿者、海外“泉心基金”等携手,甚至调动少儿英语教育机构、艺术工作室等文化企业的力量,目前已在重庆市范围内设立33所书屋,并远在贵州紫云、西藏昌都扎根。项目常驻的心理专家、阅读推广志愿者等跟随图书馆走遍偏远山区,为留守儿童心理疏导搜集第一手的数据,建立心理档案,以阅读为他们打开通往外面世界的窗户。活动中涌现出“猪圈上的图书馆”“为重症肌无力患儿找妈妈”等感人片段,留守儿童的眼泪和梦想牵动着无数市民的心,吸引了更多社会组织加入合作,影响力不断扩大。

  尝到了“合作用人”的甜头,重庆图书馆在各个志愿服务项目中尽力争取社会力量的加入。最近举办的“行走的图书”活动与30多个商家共襄盛举,调集了300位志愿者走上各大商圈的街头宣传全民阅读……所以李英强调,“在册的志愿者只是一部分,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汇聚的能量越来越大。”

  “每个志愿者都是传承雷锋精神的一点星火。我们的目标就是把大家的热量汇聚在一起,通过重庆图书馆这个直接服务市民的文化窗口送出去,温暖更多人。”任竞表示,通过积极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带动全市志愿服务活动的蓬勃开展,引领社会文明风尚,助推文化强市建设。

文化部实施“名家传戏——当代戏曲名家收徒传艺工程”,重点培养戏曲好苗子——

带出人才 传承好戏(文化脉动·让传统文化活起来③)

本报记者 郑海鸥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在名家传戏成果汇报演出上,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周恩旭汇报表演叶金援所授《挑滑车》。
  冯金明摄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国家京剧院青年演员宋云飞(左一)在刘琪(右一)指导下排演《小放牛》。
  资料图片

  去年12月5日至11日,“名家传戏——当代京剧名家收徒传艺工程”成果汇报演出在京连演7场,来自全国各地京剧院的近40名优秀青年演员,表演了《夜奔》《挑滑车》等剧目,收获广泛好评;而在此之前的9月9日至12日,江西抚州则举办了第三届“名家传戏——当代昆曲名家收徒传艺工程”成果汇报演出,越来越多的青年优秀人才崭露头角……

  戏曲是角儿的艺术,青年人才培养是戏曲传承发展的根本保障。历史上,科班和师徒相传、口传心授的师徒制培养了众多名家。随着戏曲院校的相继成立,大班制、集体制培养了一大批后备人才。发展到现在,为更好地促进拔尖人才的涌现,文化部实施了“名家传戏——当代戏曲名家收徒传艺工程”,希望推动以口传心授重点培养好苗子,也让名家好戏得以薪火相传。

  老艺术家是承载戏曲传统最鲜活的力量

  2016年,国家京剧院青年演员宋云飞在名家传戏工程中得到了著名京剧武旦演员刘琪的指导,学习的经历让宋云飞“幸运不已”。“我一周至少和刘老师见两次,有时候甚至天天见,所以学习几乎没有中断过,基础打得很扎实。老师今年都78岁了,依旧十分严谨认真,上课教授每一个动作都是不厌其烦一点点做示范,对我的要求也是绝对不能马虎,每一处细节都必须精确、到位。”谈起在刘琪的指导下排练《小放牛》《小上坟》的情景,宋云飞十分感激。

  刘琪先后师从邱富棠、马宗慧、赵桐珊和“四小名旦”之一的宋德珠先生。“我是在前辈艺术家的帮助下成长起来的,所以现在就是把老师教授给我的东西,把老师对我的感情传递给下一代。”刘琪说,“这两出戏称得上我的代表作,我13岁就开始学习《小放牛》,不断体会、演绎,在各种重大场合都受到了热烈欢迎。学来得不容易,所以把它们传承下去也是我的心愿。”

  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副团长李铭说,孟广禄、张克、石晓亮等艺术名家当初都得到了顶尖老师的指导,“他们到了这个年纪,又经过长期舞台实践,都深感已经到了感恩各界并承担起传承责任的时候了,所以‘名家传戏’工程可谓恰逢其时。”

  据悉,2012年起,文化部启动了“名家传戏——当代昆曲名家收徒传艺工程”,首度在国家级层面上建立了昆曲艺术人才传承创新机制。2015年起,“名家传戏”的范围进一步扩大,涵盖了昆曲、京剧、地方戏曲,聘请了一批老一辈戏曲名家,采用“一带一”或“一带二”的形式,每位名家向1—2名学生传授2出经典折子戏;2016年,“名家传戏”面向全国戏曲院团,扶持范围惠及更广。最终在全国各级各类表演艺术团体共扶持100组,其中京剧29组,地方戏71组,艺术家以“一带二”的方式向每位学生传授2出经典折子戏。

  在之前的第六届中国昆剧艺术节上,第二届“名家传戏”的28位青年演员进行了成果汇报演出。有专家观察到,名家传戏不仅有《牡丹亭·寻梦》《西厢记·游殿》等演出频繁、习者颇多的热门剧目,各指导老师不断教授和强调严谨和规范之处,让好戏不至于“油了”“乱了”;还有《双珠记·投渊》《十五贯·男监》等在舞台上已然罕见,甚至濒临失传的剧目,让好剧后继有人。

  作为非遗,戏曲的传承必须是活态的,而到了高端传承上,厚实的经验尤其珍贵。“戏曲要想发展,必须在传承上先打好基础。而名家、老艺术家是承载戏曲传统最鲜活的力量。”福建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评章说,老老实实、扎扎实实地从名家老艺人身上学习经典折子戏、传统大戏是最好的传承方式之一。

  将最拿手、最正宗、最规范的戏传下去

  “《白蛇传》是我的出道作、成名作和代表作,《穆桂英大破洪州》则记录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艺术时刻。”师从王瑶卿先生、国家京剧院著名京剧艺术家刘秀荣说,既然是“收徒传戏”,就应该将从师父那里学到的最拿手、最正宗、最规范的戏传下去。这次,她负责给宁夏京剧院演员刘京和青岛市京剧院演员刘媛媛传授《白蛇传》和《穆桂英大破洪州》。

  李铭介绍,诸如孟广禄的《探阴山》《赤桑镇》、石晓亮的《三盗令》《三盗九龙杯》等等,凡是“名家传戏”工程中的艺术家,传授的都是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样一来,年轻演员便水到渠成地学习到了名家亲授的经典。

  名家亲授经典的指点、示范,比起院校集体教学、看表演录像学习,其作用和意义究竟在哪里?

  “我平时也会在戏校教课,通常面对的是三五个或更多学生,那就决定了我不可能每个人都能进行个性化、针对性的教学,有时候也不得不‘大概其’。”刘琪深有体会地说,单兵教学则大不一样,“她们眼神哪里不对,动作哪个细节需要调整——我就像一个‘雕塑家’,多了一点咱就去掉这点,少了某点就帮她补足。”

  对此,宋云飞谈道,她在大学时主要侧重于学技巧、打基本功,这固然重要,却在表现人物、传递情感、把握韵味等方面有所欠缺。“演员在剧中毕竟是为了表现人物,即便是武旦,仅有肢体动作也是非常不够的。刘老师传戏时,最核心的正是教授艺术才情、角色个性、经验等等,对于艺术拔尖来讲,弥足珍贵。”

  “名家”其实更是“明家”,在李铭看来,青年人才要想出类拔萃,必不可少的就是前辈的“口传心授”。“很长一段时间的经验告诉我们,比之于向更方便快捷的‘录’(录音)老师学习,戏曲传承更需要高水平的、一字一句的亲身传授,否则青年人肯定很难靠自己领悟到千百年戏曲的精髓。”

  刘秀荣表示赞同,“我们一辈子活跃在舞台上,每个动作、每份情感都是学出来、演出来、琢磨出来的,通常比课堂上的老师或简单的概念陈述更‘明白’,更加有效指导实践。”

  当然,名家也有着自己严格的传戏标准。上海京剧院京剧艺术家尚长荣就曾坦言自己选择徒弟的标准近乎苛刻,“我们戏曲界有的人一天收8个徒弟,完全是在炒作,这我做不来。”他讲道,“我想告诉学生的是,拜师不只是学技艺,卖弄技巧,而要学老师求索的精神和创作的意识。”

  国家京剧院著名京剧艺术家杜近芳期望青年京剧人“神要守舍,魂要附体”,对艺术、对事业不敷衍。为此,她几近“拼命”地收徒传戏,国家京剧院青年优秀演员付佳向杜近芳学习《白蛇传》(断桥),甚至到了春节,她也曾在老师家中学戏。

  名家传戏是第一步,将传承之路走下去

  “名家传戏是实实在在推进了戏曲传承,许多老艺术家在没有政策之前会有一些个人的收徒或传授,但现在以国家政策的形式来推动,给学生更多机会,老师也既有了责任感,又有了资金保障。所以新老艺术家的积极性都很高,这也必将对剧院的发展带来长远影响。”天津京剧院艺术室主任马载道表示。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老艺术家在传戏过程中,完全是一招一式倾囊相授、毫无保留。81岁的刘秀荣多次来到宁夏教学,不仅一招一式地指导刘京,更一曲一调地纠正剧院的乐队,让她欣慰的是,《白蛇传》每次演出都座无虚席,“刘京激动地对我说,观众的热情和掌声让演员感受到了无比的幸福和激动。可谓一出戏挽救了一个剧院。”刘秀荣思考,“传一出戏已经让我很激动了,又能给一个剧团、一群年轻人传递信心和希望,这有着更大的意义。”

  艺术的传承也不能一蹴而就,如果名家传了一两出戏后,双方之间的“师徒关系”就结束了,那势必令人遗憾。采访中,很多人都希望将“名家传戏”所教授的一两出戏作为第一步,新老艺术家能以此为起点,继续将传承之路走下去。

  “传戏中的每个动作都倾注了我的心血,那我怎么会说这出戏教完了,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结束了呢?”在刘琪看来,“只要有我能够解答的问题,我一定有问必答,我实在不会的,就告诉他们能够找谁去学习。”

  2015年—2016年,在天津京剧院和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就有王平、杨乃彭、孟广禄、张幼麟等在内的9名艺术家,给近20名团内或团外的优秀青年演员亲授了22出折子戏。对于如何巩固传戏成果,马载道介绍,工程实际上是让青年演员走近了造诣深厚的艺术家身边,让他们结下了不解的师生缘,“以王平为代表的著名艺术家,就正式收下了青年演员唐恺和司鸣为徒。这对于青年演员的高水平传承和剧院的整体发展来讲,都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

  刘秀荣在这次项目后,也正式收宁夏京剧院刘京为徒。“我会尽最大努力将一辈子的所学所感传下去。让正宗、规范的京剧艺术,代代花开茂盛。”

  作为年轻人,宋云飞期待能多有一些向不同名师学习的机会,采众人所长,汲取更多养分。宋云飞还观察到,其实还有很多老艺术家也不想退休后“人走戏消”,“如果项目也能关注到他们,让年轻人向他们学习,相信也能让他们感受到关心和重视,从而继续发光发热。这不但能充实名家的队伍,也自然能教授更多年轻人,对老对小、对好戏传承,都是十分有益的。”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