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2017-03-03 12:11:24|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京畿大地上的文曲昌兴(策展手记)

——有关“京津冀古代生活展”

齐 玫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首都博物馆藏清代着色年画。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首都博物馆藏金代《白玉双鹤衔灵芝纹佩》。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天津博物馆藏清代刻砖《狮子滚绣球》。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河北博物院藏西汉《镂雕龙凤纹银铺首》。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天津博物馆藏明代《嘉靖款五彩鱼藻纹盖罐》。

  应着丁酉年的新年钟声,“金玉满堂——京津冀古代生活展”在首都博物馆、天津博物馆、河北博物院同时拉开序幕,一个展览、三个部分在三地同时铺陈,共同谱写着千百年来京畿大地上人们共同的生活愿景及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此次展览的主题和三地互动的策展模式,无疑源于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国家战略。从考古发现及文献记载来看,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模式,具有客观原因及历史渊源。自古以来,京津冀三地便因地缘关系紧密相联——周代起,京津冀区域文化开始初步形成;魏晋南北朝时期,京津冀区域成为民族融合的重要舞台;金代,北京作为封建王朝的都城,对周边区域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皇权一统天下,京津冀区域进入“一体化”的行政管理发展阶段;元明清,京津冀作为京畿之地,以皇都为中心,辐射周边,三地进一步形成了相互依存、依赖、共生、共建、协同发展的新模式……自然地理的相邻,促进、形成了京津冀区域发展的相似性与共性,更进一步形成了三地文化发展的一脉相承,并表现在北方区域文化的相似性、围绕都城形成的主流文化与宫廷文化的特色、浓郁的相近的民间文化特色等方面。

  本次展览策划的初衷与重点,正是从京津冀文化的相似性与共性这一角度出发,依托三地博物馆馆藏文物的优势,配合春节喜庆、吉祥的气氛,以京津冀古代人们的生活为背景,以吉祥文化为主题,从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到三地人共同铸就的生活理想、价值理念和艺术升华,充分展现了三地深厚的历史渊源、灿烂的文化之光。

  礼者,人道之极也

  “吉祥、和谐”,是本次展览的大主题。如何在这一主题下,利用庞杂的文物构建起叙事结构是策划展览时所着重考虑的。三馆专家经过十多次研讨,决定充分发挥三个博物馆的馆藏优势,致力于古人生活的主要方面——礼仪、家居,以及造物中体现出的无处不在的对生活的祈福与愿景,通过礼仪篇、家居篇、艺术篇展现古人生活的尊贵、富足、美满、优雅与情致。

  约束、影响人们生活的是人的精神,以及人们行为规范的准则,因此,在河北博物院展出的“礼仪篇”,重在通过“礼之精神”“礼之物象”“礼之生活”三者的有机结合,彰显古代社会中礼制文明对人的生活的深刻影响。

  荀子认为,“礼者,人道之极也”。礼制文明的内涵及核心是建立社会的秩序。礼是国家典制、是行为准则、也是道德规范,深入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谓无处不在。人们的思想、追求受到礼制的熏陶;人们的行事、为人受到礼制的规范。礼的思想对古人生活的渗透,表现在礼之物象上。古代器物和艺术品的设计注重内涵,器物便成为体现“礼”的重要载体,在设计理念、内涵、功能、意义等方面,无不打上礼制的深刻烙印,也只有符合礼的规范,才能达到设计与制作的完美。“礼仪篇”便以古代的青铜礼乐器作为展示的重点,来印证当时的礼制规范;以玉带饰等,来展现玉器对身份地位的象征;以宫廷御用之物进一步彰显礼制的尊严。它们既向人们诠释着礼制文明,也体现着在礼的规范下先人对于美的追求。从中可以看到,古人的生活,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是在一定“礼”的规范中运转的。

  结庐在人境

  如果说“礼”规范着人的精神,那么“家”便是人的生活的主要依托。“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古代士者生活中追求的最佳境界,其实普通人居家生活希望达到的意境亦是如此——通过美好的家居环境、氛围,营造宜居、宜养、宜乐的美好家园。因此,展览结合首都博物馆馆藏的民俗文物,特别是馆藏的几千张丰富多彩的民间年画,在该馆设置了“居家篇”,重在烘托古人“结庐在人境”的生活理想。

  展览从庭院春秋、室内陈设、娱乐休闲三个部分来体现这一生活理想。

  “庭院春秋”部分营造了北方典型的建筑四合院的氛围。四合院建筑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和”的理念。“四合”即东西南北四面的房间围合在一起。“合”与“和”相通,“和”与“谐”相连。展览通过展示一家人在四合院中其乐融融的情景来展现生活理想——小小的庭院就是一个家的小世界,是一个家族团聚的乐园。

  “室内陈设”部分通过正房、书房两个场景展开。其中正房的陈设凸显了主人地位的尊贵,以及长幼有序、内外有别的理念;而书房的陈设则强调了人的修养是心灵的一扇窗,突出了文化的氛围。展览的背景烘托特意展示了明代文人笔记中对书房外环境的描述:“门内有径,径欲曲;径转有屏,屏欲小;屏进有阶,阶欲平;阶畔有花,花欲鲜;花外有墙,墙欲低;墙内有松,松欲古;松底有石,石欲怪;石面有亭,亭欲朴;亭后有竹,竹欲疏;竹尽有室,室欲幽。”文字与图释效果相辉映,带给观众更多遐想的空间。

  年画在“娱乐休闲”部分有突出的展现。民间年画是对古人生活理想的生动呈现,如首都博物馆藏清代杨柳青年画《满堂富贵》,充分揭示了金玉满堂、吉祥富贵的展览主题,更让观众在原汁原味的民俗文化中体会到京津冀地域一体、文化一脉的特点。

  探妙知天工

  古人于生活中不断探索的美、提炼的美、创造的美,最终体现在各种生活器物以及寄托内心情感的书画等艺术品中,它们也是古人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天津博物馆展出的“艺术篇”,汇聚三地馆藏艺术精品,从艺术品产生的“理想意境”,到创造艺术品的“工匠精神”,以致“巧夺天工”的艺术精品,深入揭示了京津冀三地古代艺术品产生的根源、基础以及成就。

  从最初的基本生存,到文明的发展、艺术的兴盛,古人对美的追求,由“器完不饰”至“文质彬彬”,充分体现了孔子主张的“文质兼备”的理念。“玉必有工,工必有意”“有画必有意,有意必吉祥”,从家庭到个人,古代艺术品都赋予了深层内涵,传统的吉祥图案在不同材质、不同功能的器物上的充分表现,成为护佑人们生活的重要内容。

  工匠精神,让艺术的创造在既有的规制中不断突破、完善。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以“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描绘玉石等器物的制作,南宋理学家朱熹解读为“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也”。正如清乾隆朝制玉达到高峰,自然少不了一批技艺超群的宫廷玉匠,他们创造了经典的“乾隆玉”,举世共推崇,雅俗同玩赏。所以在“艺术篇”这一部分,从汉代的《羊灯》,到宋代的《墨梅图页》;从明代的《嘉靖款五彩鱼藻纹盖罐》,到清代的《铜胎鎏金掐丝珐琅三足熏炉》,展览重在通过展示古人对器物的形象营造、纹饰营造以及在这些方面的精益求精,来彰显古人对美的追求。

  京津冀地域辽阔,它是京畿重地,作为全国的中枢,有亭台宫观、八方通达的万千气象;它是民族融合的舞台,作为南北方融合的前沿阵地,有百川朝海、四方聚物的多元文化。如今,展览打通了三地博物馆的展厅和库房,让古今对话,观众是否可以听到历史的回响,以及京津冀一体化逐渐加快的步伐?

方成,以书法诠释人生(名家在线)

郑荣来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图为方成新作《愚公移山》。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图为创作中的方成。

  漫画家方成,近来常写大字书法。这种选择,是为了不虚度余年。作为他的老友,大略一数,我已看过他创作的20多幅书法,每幅都是四个大字,内容都是述怀之作。细品这些大字,可见他此时的心境,也可看出他的性格、理念和人生追求。

  “唯乐直言”“永不放弃”,这是支撑他一生事业的动力所在。他的眼睛盯着社会,他的画笔描绘着各色人生。他的画没有风花雪月的吟唱,只有对不良社会风气的鞭挞。方成的漫画讽刺的对象,均为当今之时弊,诸如以权谋私、贪污受贿、跑官要官、奢侈浪费、吹牛拍马、权钱交易等不良现象,是他着力讽刺的目标。他的批判均直言不讳、讽刺入木三分。正所谓画笔无情,如刀如枪;画者如医,病者足戒。还有一些不良习气大量存在于普通人身上,方成亦操刀治疗,如《关系户》讽刺走后门,《六个和尚抬水吃》批评人浮于事、彼此推诿的现象。他画了半个世纪的漫画,没有放弃过批判的责任。眼光的犀利、批判的深刻,突现了方成思想的深度。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所创作的“存真”二字,又是他的人生写照。

  “宽宏大度”“与人为善”“上善若水”,是方老人生的另一面。近看方成,一脸善相,爱调侃,喜幽默,锋芒不露。前些年,我们一起晨练时,常与方成面对面无章无序地闲聊各种话题。他的闲谈话语,他的行为情状,展现于我们面前的,不像身居画坛高位的“大师”,不像非高价请不动的名流,而更像脚下毫无台阶的一介平民。他的画风犀利,批判尖锐,为人却很大度。他的品性如水,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他没在官场上与别人争抢过,又能容纳他人之过。“百忍成金”,是他的信条。他的人生之道,是上善若水。

  “精通努力”“标新立异”“敢为人先”“超越自我”,这些词语,概括了方成的人生追求。近十多年来,他经历着转型,由画家到作家,不断超越自我。他用杂文和随笔的笔法,写出了十多本关于幽默艺术的理论著作。近些年来,他依旧在这条路上执着地走着,不断出版有关幽默等理论和自己人生感悟的杂文,而漫画却很少涉足了。写杂文随笔,成了他晚年的挚爱。他给许多报刊开过专栏,成了名副其实的专栏作家。像他这样跨越艺术和文学的漫画家,在同行中并不多见。

  “放下便是”“知足常乐”,是方成此刻的心态。年及98岁时,方老署名便常以“百岁方成”落款。他真的“放下”了许多,如个人的积怨、举家的下放、爱妻的早逝……曾有的种种不快,都如烟散去。他说:“人活着实在不容易。我经过多年战乱,跑警报,逃亡,再加上几十年来回的折腾,孩子们的妈没顶住,先走了!我居然活到90多岁,应该说是很了不起的幸运。所以我总觉幸福,就乐乐呵呵地接着活下去。”如今,他心无愁事,面无愁容。方成离真正的“百岁”,是招之即到。我们现在对他说的祝愿词,已悄悄改为“茶寿之年”,不再说“长命百岁”了。但他毫不在意,90岁之前,他常用“公岁”调侃,80岁时他说是40岁。现在越近百岁,他就越爱“虚报”。所谓“百岁方成”,就是这种心态。他是在快乐中迎接未来。

  有两幅竖写的斗方,也很能表达方老的情怀。一幅叫《舍得》,左侧有“多舍多得,少舍少得,不舍不得”十二个小字。这也是他的人生守则,他的一生,有所追求,也有所放弃。在“舍”与“得”之间,他的出发点不在于“得”。他追求的是艺术,舍弃的是其他。他的艺术成就很大,却完全没有官运,连行政小组长都没当过。另一幅斗方为《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他是很内向的人,喜欢安静作画,安静做学问。

  方成没有专门学过书法。他写书法,只是信笔写来,随心所欲,没有定规定法,风格也常变。漫画作品上的简短题款,或讽刺小诗,常是画作的点睛之笔。我没见他写过中堂、条幅和长卷之类,在我眼中,20多幅大字书法,却足以抒发他诗人般的情怀。他一生以诗言志,如今又以书法抒怀,诠释自己的人生,给我们以多侧面的个性展现。

  

身不屈于王公 名不耗于终始

——高士文化与高士图

王亚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2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故宫博物院藏南宋李唐中国画《采薇图》。

  “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这是中国传统高士的特征。高士,盖指博学多才、品行高尚、超脱世俗之人,也多指隐居山野田园的雅士。在读书求仕的时代,高士的归隐与逸致,开拓了中国山林文化、田园文化,对中国画的发展也起到了重要的推助作用。因此,在中国绘画史上,高士图便成了一个题材:他们或竹林抚琴,赏高山流水;或松下品茗,得林间清气;或山中采薇,寻怡然之趣……

  高士文化,是中囯士文化的重要标志,亦为历代文人墨客追求的至高境界。早在先秦时期,儒、道两家就提出两种隐逸观:儒家以积极入世的人生观为根本思想,主张“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道家以“无为”为宗旨,尊重生命、崇尚自然,主张高度自由、自主的精神状态,追求“达生无累”的生命境界。这两种隐逸观,对传统文人在人格构建、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和行为规范等方面均产生重大影响。

  至魏晋时期,士族阶层兴起,或为政治权贵,或为经济大族,或为文化大族,所谓的“魏晋风度”“高士文化”就是名士贵族的精神产物。面对社会动乱,士族阶层感叹人生无常,企求解脱人生苦难,寻求逍遥境界。于是玄学盛行,学派众多,有以阮籍为代表的“达庄论”,以嵇康为代表的“养生论”,以《列子·杨朱篇》为代表的“纵欲论”,还有何晏、王弼的“贵无论”,向秀、郭象的“安命论”等。魏晋形成的人生观,虽然角度各异,但皆“意欲探求玄远之世界,脱离尘世之苦海,探得生存之奥秘”。具体表现在:喝酒,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之感叹;服药,借此养生求仙;两性解放,摈弃“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教;放情山水,既“尽幽居之美”,又“备登临之美”;清谈,有充满幽默之清谈,也有激烈慷慨之辩论;崇文,以达精神超越与心理慰藉。士文化的逐渐成熟,为后期高士绘画的产生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不同的时代,高士绘画追求不同的人文精神。概而言之,宋之前遵循儒家“教化天下”的思想理念,追求修身,这种情怀在五代卫贤的《高士图》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它描绘的是汉代隐士梁鸿和其妻孟光“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故事。梁鸿夫妇有才学而不求富贵,隐居霸陵山中,以耕织为业,以诗琴自娱。画家卫贤把梁鸿夫妇的居所布于山环水绕的自然美景之中,以衬托高士志在山野的志趣。画面中心,梁鸿端坐于榻,静心研读;孟光双膝跪地,将食盘高举齐眉,以示对丈夫敬重。这种托物言志的表现手法,使高士完美的人格得到进一步升华, 是儒家“君子比德”说的典型代表。

  宋以后,艺术审美向哲思性转变,艺术家更加重视对心灵自由的追求与人文思想的表达,更加向往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和内心世界的真实流露,艺术教化进一步寓于审美功能之中,文人画大发展。这时的高士图,体现的是对人的生命与尊严、意义与价值的理解,故文人画家常借助于诗、画,或表现自然情趣,或隐喻世情冷暖,以反映社会现实。这从宋代马麟的《静听松风图》中可窥一斑——一位高士悠然坐卧于虬龙般屈曲蜿蜒的古松之下,听风冥想。松风阵阵,吹入高士之怀,吹动观者之心。高士的拂尘扔在一旁,松风拂去尘埃,吹散心中的尘意。童子站立其旁,似观者如临其境,体悟高士玄远放松之情怀。

  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审美情趣的转变,高士图的题材不断拓展,不但描绘文士、儒士、逸士、隐士,也表现游方僧道、渔翁樵夫及艺者农人,凡心性高洁、超尘脱俗的士子高人,甚至一些高品位的仕女也常被纳入其中。像唐代孙位的《高逸图》、五代贯休的《十八罗汉图》、南宋梁楷的《太白行吟图》、明代陈老莲的《归去来辞图卷》等,可谓佳作迭出,形成了高士人物绘画独特的艺术特征,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

  在强调神似的同时,注重人物性格与内心世界的揭示,是中国传统高士图的首要特征。如南宋李唐的《采薇图》,为传达出殷贵族伯夷、叔齐不食周天子之饭的骨气,将二者表现得身躯瘦弱,但行为举止传达出他们不屈的精神。所以清代张庚在《浦山论画》中评价道:“二子席地对坐相话言,其殷殷凄凄之状,若有声出绢素。”强调意境营造,亦是高士图的特征。再看《采薇图》,画家近景画一松、一枫相对而立,正是以枫树的耐寒与苍松的不凋,对应两位高士坚定不屈的高贵品格。远景营造出一派荒芜寂静的场景。画面中摆放的篮子和镢头,更使画面增添了一种随遇而安的情致。一条逶迤蜿蜒的小溪从崖下流过,使作品的意境更加灵动。李唐意在通过描绘这个历史故事“借古讽今”,即褒奖南宋与金国对峙之时的爱国守节之士,谴责投降变节之人,体现出画家满腔的爱国热情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高士绘画所以绵延不衰,在于其饱含的高士精神。高士精神之于各时代的文人画家而言,不再是简单的寻古趣、拟古意,而是寄托情怀、批判社会的重要途径。今天,传统高士图的意义在于,鼓励艺术家始终保持高品格的追求,不为名利所囿,不忘绘画对于人文精神和社会现实的深入思考与表达。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