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2017-04-18 12:27:16|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版:文艺评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母语怎可成为“繁盛的荒原”(青年文化论坛)

杨 早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今天是国际母语日。这一纪念日的设立,旨在提升人们对保护语言文化多样性的自觉意识。汉语,作为华夏子孙共有的精神故乡,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如今正面临着平面化、粗鄙化,被单向度理解与使用的境遇。本期青年文化论坛特以汉语的当代挑战为主题,期待引发更多人对母语文化的关注。

  ——编 者

 

  ●“猴赛雷”“奏凯”“蓝瘦香菇”的出现,说明了方言与共同语之间怎样微妙的互动?

  ●为什么说公语和私语不分,是对母语分寸感与礼仪性的破坏?

  ●语言的单一性与统一性,体现了现代人个性的趋同?

  ●雅言有出尘之美,俗语有亲切之益,但雅言只能是古语?俗语泛滥体现了当代汉语的贫瘠?

 

  十几年前,我用过一款汉化包软件,专门将英文电脑软件的语言转化为中文。时隔多年,软件的名字我早就忘了,忘不掉的是每次打开软件都会跳出一条标语:

  “最美我中文。”

  打心眼里认同这句话,相信这也是无数以中文为母语的华人的心声。最近《中国诗词大会》《见字如面》等综艺节目热播,虽然我对节目形式、宣传定位有自己的看法,但也能感知大批观众的热情与快乐。这种热情与快乐,很大部分是由汉语的韵律、字形、辞章之美带给他们的。甚至像《吐槽大会》这样的喜剧类节目,也充分展现了汉语丰富的双关、歇后、反话正说等特色。

  月是故乡明,话是乡音亲。“母语是我们的精神故乡”,这句论断大概无需讨论,只是生活实践中容易健忘,就像如果不是遍地雾霾,很少有人会觉得好空气比好手机更重要。有些东西失去或即将失去时会显得弥足珍贵,我们的母语虽然并未消亡,但当下也颇多不尽如人意之处。

  母语正如故乡,当我们笼统谈论它们时,不妨无限地赞颂它们如何珍贵,如何可爱,然而,真正面对眼前的母语与故乡,你能否感知,在它们纷繁复杂的内部正有着一系列的剧变与冲突?处理好以下三对关系,是我们的母语眼下面临的巨大课题。

  “方言”与“共同语”

  功能不同,须平衡其微妙关系

  一是“方言”与“共同语”的关系。

  最近港星陈小春发了一条长微博,隐隐有引发“方言与普通话谁更有文化之争”的态势。公正地说,方言与人的乡土文化更为亲昵、更为契合,它携带着更多的文化密码,也包含着更多的“地方性知识”。影视剧一使用方言表演明显更贴近生活,作家也大多拒斥使用纯普通话写作——汪曾祺曾说过“普通话是语言的最大公约数”。然而这个“公约数”又必不可少,对不同地域人群之间的交流、对增加社会内部凝聚力,都起着难以估量的作用。

  无共同语不足以行天下,无方言不足以亲乡邦。方言与共同语,在社会生活中分别承担不同的功能,如何平衡它们,是非常微妙又很现实的问题。

  大家一定都体会过某个场合几位老乡操着方言言谈甚欢,而在场的外地朋友不免向隅的尴尬场面。交流的普泛化、外向化既要求人际沟通的去方言化,同时也亟须共同语(不完全等同于普通话)的扩展与丰富。我的同事,学者施爱东曾观察到家乡县城已经出现了一种“新话”,既不同于当地方言,也不同于普通话,而是为了适应“移民”渐多的需要发展出的简易版共同语。网络共同语中出现的“猴赛雷”(粤语“好犀利”)、“奏凯”(河南话“走开”),还有2016年风行一时的“蓝瘦香菇”(广西腔“难受想哭”)等对方言的“直译”,其实反映了共同语对方言的某种吸纳与融合,虽然尚未进入全民共同语,却让人看到了共同语开放的边界。

  “公言”与“私语”

  分寸不同,须明确使用区域

  当前舆论场上出现的众多满是戾气的争执,很大部分源自“公私领域”的难以明确区分,而区分公私领域,语言的使用也是极为重要的一部分。这两年许多人从微博退回到微信朋友圈,正是由于不习惯相对公共化的微博上口水四溅、秽语横飞的表达习惯。公共空间的观点表达,与私人交友圈的言辞随意,应该有明显甚至根本的区别。

  只看到支离破碎的信息,就依据自己的惯有经验或道德立场投射情感,擅加评判,一言不合,恶语相加,是网络争论中的常见现象。它不仅伤害着社会互信,降低了舆论水准,同时也破坏了母语的分寸感与礼仪性。有个笑话说,老外学不好中文,因为中文一个“我”字就有鄙人、在下、晚辈、老夫、老朽、老子、兄弟各色说法,更不用说已经废弃不用的卑职、奴家、小的、不佞等等。因应不同的语境,而采用不同的对应方式,本是中文的特色之一。虽然现代社会追求交流的直接与简化,但并不意味着可以一套话语走天下,甚至用语言暴力横扫一切。几乎各国的语言里,都会有“敬语”的设置。像汉语里对长辈或陌生人称“您”,书信往来时称“先生”“君”“兄”等等习俗,在电子邮件与社交软件上经常被忽略。用这些敬语来表达善意与拉近距离的功能,也就消散于无形。不能有分寸地使用得体的语言,恐怕也是网络讨论容易产生戾气与冲突的主因之一。

  网络在拆除陌生人的交流障碍之外,也容易造成表达的公私不分,亲疏不分。提倡区分公言与私语,并非人为制造繁文缛节,语言学界有“萨丕尔—沃尔夫假说”,认为“语言形态制约思维方式”。在学术讨论中,当一位讨论者使用“笔者”“吾人”“我们”等代词,可以看作不会将个人情绪、特殊经验凌驾于普遍性讨论之上的一种保证。而动辄用道德化的标签如“直男癌”“圣母婊”“渣男”来指称他人,制造了一种“先戴帽子再打棒子”的粗暴语境。像“鲁迅是不是渣男”这样的讨论,先天就被框囿成了口水骂战,字数再多也不可能获得有效的结果,遑论陈寅恪所言“了解之同情”。

  “雅言”与“俗语”

  质地不同,须避空洞和鄙俗

  一个好的社会语言体系,或者说,一种母语,应当是丰富而多元的。俗语有亲切之益,雅言有出尘之美。跟公言与私语的并存一样,雅言俗语也要能共冶一炉,才是美好的语言生态。不过近一百年来,母语的生态破坏相当严重,一方面,是“雅言”有异化为“大话”“空话”“套话”之弊,不管是80后还是90后,多新的世代都会在学校里、社会上习得一套高越而空洞的宏大叙事;另一方面,在日常生活中,“俗语”的重口味化与单调化也甚嚣尘上。

  我并不反对语言日新月异的变化,不过常常对其中某些趋向保持警惕。以年轻人表达情感的主流形式来说,一是语言的重口味化,人人都滥用表面无害却含意粗俗的语言,习以为常之后,会让轻微细腻的表达变得无感;二是语言的可视化,这里不只指年轻人爱用的颜文字(emoji)、表情包,还包括“挠墙”这样情感的通用表达式,虽然动态十足情感鲜明,但也会让个体不同的复杂的情感变成有限的模式化表达,加上流行语的滥用,既反映了现代生活反个性的模式化倾向,同时也让本来丰富多彩的母语变成“繁盛的荒原”。

  现代社会新的“雅言”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可不赞成以所谓的“古雅”为美,尤其是用半通不通的文言书写时事。从清末到民初,很多脱胎自文言文传统的启蒙知识分子都曾惋叹自己不能写一笔流利清晰又不乏美感的白话文章,而只能是半文半白的“半大解放脚”。中国现当代文学众多作者一百年于此不懈探索,才让白话也有成为“雅言”的可能。而当书写变得过于容易,语言便容易汗漫无所依,像今天的网络小说动辄数百万言,日更六千或万字,有多少作者还顾得上在语言方面下功夫?在此背景下,重视语感,讲求炼字,便成为一种难得的自觉。

  进入新媒体时代,前进的道路上仍然荆棘密布:上千万的微信公众号写作,如何在保持语言鲜活平易的同时,避免“文艺腔”“鸡汤腔”这种新的陈词滥调,避免“读文章变成读标题”的碎片化阅读,又变成了语言自净的重大命题。一种闻一知十,热衷套用,惊叹号满天飞的语言,无论如何称不上优美的母语。

  我理想中的母语,既有合理的分层分域,让表达得体而有效,又有着无垠的更新资源,任何语种、任何创造都可以冲击表达的习惯,同时又能拥有强大的自净能力。更重要的是,母语应该包含尽可能自由的表达,以促进自身的多元化。一个生动的词汇或短语出现了,我们高兴,但又知道它使用时的边界,满屏“洪荒之力”“友谊的小船”也委实让人厌烦。能写出新鲜时尚的语句,也能转换典雅或平实的风格。

  食无定味,适口为佳,美好语言的标准无非两条:有效,悦耳。在人人想着创新的年代,自觉认知与坚守语言的底线,或许才能让我们的母语故乡变得更加美好。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在记忆和人性深处

——评雷达的散文写作

陈剑晖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多年前,我在一篇综论性的散文评论中谈到雷达的散文《还乡》,认为这是一篇有自己的“心灵模式与人生体验”的优秀散文。最近,集中读了雷达的《雷达散文》和《皋兰夜语》 两本散文集,更坚定了当初对雷达散文的判断。是的,雷达的散文既有人生的体验和生命的投入,更难得的是,他的散文善于通过性灵激活历史,激活思想,并使其在记忆和人性的深处自由恣意地燃烧。

  雷达是一个典型的西北汉子,他的散文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大西北情结”。《皋兰夜语》《依奇克里克》《乘沙漠车记》《听秦腔》等散文,无不打上大西北的烙印。然而,给我印象更深的是《新阳镇》《多年以前》《费家营》《黄河远上》《梦回祁连》等一组最新的作品。《新阳镇》写家乡渭河流域的农耕、灌溉、纺织、习俗、文化,特别是刻画了一位大嫂的形象,让人读后久久难忘。《费家营》是作者高中生活的实录,也可以说是一部少年成长史,但它不仅是个人的成长史,它与西部特有的社会史、风俗史和心灵史紧紧连在一起。《黄河远上》既写了兰州战役、作者童年和少年的生活,还写了一个少年爱情心理的萌动。这一组作品中最精彩的是《梦回祁连》。作品隔着历史的烟尘,抒写家乡亲友的亲切面影和各种传奇故事,写极端环境下“人性的淳朴与异常,残酷与美丽”,以及河西走廊特有的风土人情。

  雷达以“西北往事”为题的这些作品,既是在久远年代里打捞记忆,更是在记忆的深处寻找魂灵,在真实的生活和风俗人情中还原人生的淳厚。因此,不但有温情、有失落、有苦涩、有痛感,而且有历史的苍凉感,可谓五味杂陈,让人心惊,让人苦笑,也让人沉思。雷达的可贵,在于他在“自传”与“有限虚构”之间找到一种平衡,并借助这种平衡,把散文的叙事、抒情和哲理元素糅合成一种新的审美形态。

  不过,这只是雷达散文的一个方面,雷达散文的另一个方面是强烈的现实感和生存感。这方面,《还乡》可说是代表作。作者先写西去火车上的遭遇和感受:塞满火车车厢的农民工,以及烟味儿、汗酸味和憋尿的尴尬与狼狈,这样的生活场景和人生感受,的确只有身临其境才写得出来。到了家乡,那记忆中熟悉的秫秸、洋芋、浆水面的气味,那乡情、亲情,很快便被隔膜、麻木、陌生感和不适感所代替。《还乡》一方面以十足真实的笔触,叙写“我”跌落到“真实生存中的感觉”,并由此引发对以往的人生、城市生活以及幸福感的反思;一方面又写出了故乡农民的生存状况和精神困境。其间的感情是复杂的,又是难以言喻的。也许正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感和疏离感,才使某些远去的情感备感可贵。雷达的许多散文都具有这样一些特点:一是它们的感情是复杂的、矛盾的,这不仅为他的作品带来了深度,也为读者的解读留下了空间。二是他注重对题材进行人性和思想的开掘,尤其是写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困境。这样,他的散文也就不同于时下大量“空心化”的散文。

  雷达的散文在追寻记忆、抚摸历史、直面现实、开拓人生的同时,十分注重心灵化的抒写和个体生命的体验。《冬泳》就是这样的散文。雷达从生命体验的角度,将冬泳的强烈刺激与自己喜欢冒险的性格,以及超功利的生活和精神状态联系起来,并从中感悟到“生命的形式多种多样,生命活力的表现也千姿百态”,因此,“每一个精神个体都该显露他的风格”。这样,具象的生活经验便拥有了精神的维度。

  《足球与人生感悟》并不是新题材,但雷达却从喀麦隆人黝黑的皮肤、劲健的四肢,联想到非洲的农田、沙地、农业文明的刚健清新和原始强力,以及古罗马大竞技场和老庄的无为哲学,同时批判商业化和精美化了的功利足球。的确,这是一篇带着大欢喜、大悲哀、大隐痛的作品,他的“每一个揪心的回忆都可能沟通人生的意蕴;每一个出人意表的瞬间,都会提供某种神秘的暗示”。所以,与其说雷达在写足球,不如说他是在写人生,是用生命和心灵去感受美、自由和大自然的原力,以及对于弱者的同情与礼赞。唯其如此,《足球与人生感悟》才如此受到读者的欢迎,并成为雷达散文甚至同类散文中的佼佼者。

  雷达曾在《我的散文观》中说过,他心目中的好散文“首先必须是活文”。我深感他的散文就是名副其实的“活文”。他的散文之所以“活”,一是他的散文不是写出来,而是从内心深处流出来的。他的每篇散文都有着作者人格的投影,是他的主体率真坦荡的律动与呈现。二是他的散文有精神的维度和生命活力的亮色。他不做无聊文章和无病呻吟,拒绝绮靡华丽和矫饰之文。三是他的散文既有激情,也有性灵。激情是他的底色,性灵则是激活他思想的调合剂。激情、性灵再加上诗性的文字和想象,形成雷达散文自由恣意的燃烧,不但有感人的光泽,而且能够在思想的天空尽情飞翔。

  雷达以文学评论著称,他的散文似乎尚未获得广泛的关注和深入的研究。不过我相信,凭着雷达散文的风骨、气度、品格和质地,未来的当代散文史应有他的一席之地。

淡泊明其志 修辞立其诚

——读《管士光文存》

李世琦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管士光文存》 管士光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我与管士光相识于1999年夏天。此后相交近20年,此前我曾获赠他的《浅草集》《管士光作品集》。近日收到《管士光文存》(人民出版社2017年1月版),仍然让我大吃一惊。从初识到现在,管士光先后担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副总编、总编辑、社长,一直到现在,工作繁忙可想而知,而他的著作选集仍然有皇皇6集,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文艺类出版社的龙头地位不可动摇,经济效益高速增长,他的付出也可想而知。他是如何做到“管理、治学两不误”的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读他的《管士光文存》,在《自序》中很快找到了答案:“我发表的第一篇貌似学术的文章是在1984年《文史知识》刊载的《安禄山其人》,从那以后至今的三十多年里,我在从事编辑工作之余,从来没有停止自己的学术研究和写作。”岁月不负有心人。30多年的日积月累,在成就了一位出版家的同时,也成就了一位学者。

  我们从《管士光文存》的内容可以看出他成为学者型编辑的足迹。第一卷是他著作的微缩景观:“文史散论”“名作品评”“散叶集锦”“出版浅论”,等等;第二卷为“唐人大有胡气”“千古往事千古书”,等等;第三卷为“高适、岑参研究和传记”;第四卷为“李白研究”“李白名篇品读”;第五卷为“李白诗集新注”;第六卷为“唐诗精选”“宋词精选”。古人有言:“修辞立其诚。”作者在第一卷里收录了他治学起步阶段的“少作”,也选录了他关于出版的论文,这是他作为学者型编辑的显著特点。从第二卷起,内容均为古代文学研究,主要集中在唐宋文学研究。因为作者为古典文学硕士出身,他的专长在唐代文学,经过长期的抉剔爬梳,其研究涉及了古典文学研究的方方面面,诸如作家生平、作品校注、作家风格、诗人流派等等,具有相当的水准。他的“李白诗集新注”是其功力的综合体现,代表了目前李白研究的新高度,受到学术界的好评不是偶然的。

  熟悉古典文学的人都知道,诗文写作的时间、地点考证是一项极吃功夫的工作,有一点点马虎,就很容易出错。我们以“李白诗集新注·卷二十五补遗”《自广平乘醉走马六十里至邯郸登城楼览古书怀》一首来看一下作者的功夫。这是李白的一首五言古风,辑自两宋本、缪本李白诗集和《文苑英华》。作者注曰:“广平,地名,即洺州,治所在今河北永年县东南。”因为我是永年人,对该条注文分外关注。与全国其他地方地名不同的是,古代之广平府治所一直在永年县(最近刚改为邯郸市永年区),而不是在今广平县。而广平府、永年县一直府县同治,治所在今永年广府镇。此条注文虽短,却极易出错。作者下了真功夫,所注确切而明了。而在这首不太长的诗后,作者有16条注文,长达千言,对古风的各方面内容进行了系统而深入的注解,我读后深为钦佩。窥一斑而知全豹,“李白诗集新注”如此,《管士光文存》中其他著作用力之深也可想而知。

  作家王蒙在上世纪90年代曾大力倡导“作家学者化”,管士光堪称典范,这也是这部著作给我们的启示。作为从业30多年的老编辑,我愿把《管士光文存》推荐给热爱传统文化的读者们,特别是新闻传播界同仁,无论作为图书编辑、报刊编辑,还是作为新媒体编辑,读一下这部《管士光文存》,定会受益。

电影《大上海》

剪辑破坏叙事(看台人语)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大上海》讲述了20世纪初上海滩十里洋场、黑帮势力的角逐纷争,演员表演细致到位,服装造型拿捏准确,形象吻合,上海腔调十足。影片营造了一种大格局,看得出模仿《教父》的野心,可惜剪辑手法出了问题。全程就像开了32倍高速快进,剧情发展如同赶路,一场戏还没结束,演员的表演未经酝酿和过渡就直接进入剧情高潮,枪声毫无预兆,子弹突如其来,观众都还没来得及进入状态,镜头就给切了——整个观影体验就像匆忙间看了一场精简版的电视连续剧。看来如何讲好故事依然是文艺片待解的难题。

  豆瓣网  flyingflat

电视剧《大唐荣耀》

矬子里面拔大个(看台人语)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1日   14 版)

  虽然大部分情节台词老套无新意,浮夸滤镜抠图布景也一样不落,但主角配角的演技尚都在场,尤其是男主角,多少演出了唐代宗“聪明宽厚,喜愠不形于色”的形象。有人拿《芈月传》低分来质疑《大唐荣耀》高分,其实这本身就没有可比性。前者所以低分主要是此前观众的期望值太高,后者心理预期低,所以感到惊喜。这同时说明此阶段确实没有品质更佳的古装剧,观众也堪称“宽厚”,只要能看出主创用心就毫不吝惜自己的肯定和鼓励。

  山西省太原市  猴德勒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