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2017-04-20 06:20:58|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版:文教周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微议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让主旋律

  成为好声音

  【事件】近日,反腐题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同时再一次引发了关于主旋律影视剧创作的讨论。

  【点评】今年全国两会上有委员指出,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对主旋律创作有着不少认识上的误区,比如认为主旋律就是应景之作,不会有好的市场效益,等等。与之相对,解构历史、搞笑戏说、娱乐至上的作品却大有市场,直接挑战主旋律的尊严。

  当前,《人民的名义》成了网上网下的热点,主旋律实现了叫好又叫座,提供了诸多可以借鉴的经验。比如,从编剧、出品方,到演职人员,甚至到内容审查部门,都对作品保持着高度敬畏和责任心,让现实题材真正反映了当下现实;而“老戏骨”信奉戏比天大、不急功近利,拿着“友情片酬”却卖力演出,最终让他们俘获了各年龄段各层次观众的心。倘若影视界都能以生活为源泉、秉承职业尊严,那正能量实现“正”传播、主旋律成为好声音的未来将有望可期。

  让短视频

  能够长发展

  【事件】近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版权贸易基地和创意产业技术研究院主办的沙龙上,专家学者就“短视频的内容监管与版权保护”进行了深入研讨。

  【点评】从秒拍、快手、梨视频等短视频平台分别融资数千万到数亿元,到一条、二更等短视频内容方分获数千万元投资,再到百度、今日头条、腾讯、土豆纷纷重金进入短视频领域……可见,短视频已然成为互联网上的又一个“风口”。但是,由于网友个体制作短视频的数量巨大,许多版权问题由此产生,比如,许多人随意使用音乐,很多人掐头去尾、随意剪裁影视剧内容,一些人还“直播”体育赛事……类似问题让版权方叫苦不迭:首先是维权对象数量大、维权成本高,此外,相关法律法规也还存在模糊地带,平台方和监管方都难拿出十分有力的举措。虽然说新生事物不可避免会带来许多新问题,但业内人士、专家学者还是期待相关职能部门能够尽职尽责,事先控制、事中创新、事后处理,把问题尽快尽早解决。否则,问题久久积累,短视频的发展难免容易“短路”。

  (郑海鸥)

充分利用文化设施不该是一句空话(金台论道)

陈 原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近来,有一则“中国美术馆之夜——伏尔加河之声”在北京举办的消息很受人关注。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认为,白天人们往往很忙,难得有机会光临公共文化设施,而夜晚才是文化享受的最佳时刻,“中国美术馆之夜——伏尔加河之声”仅仅是开始,以后要多利用夜晚时间,让更多的人在工余欣赏到艺术珍品。

  在我们的经历中,中外博物馆大多是开门晚、关门早,这种营业方式已经成一种历史习惯。但中国美术馆敢于打破习惯,将夜晚充分利用起来为公众服务,这不能不说是个创举。

  我们讲话、写文章,一说利用,无不在前面加上一个充分,似乎充分利用已经成了铁定的词组,不可分割,而事实上,很多利用却未必充分,作为公共文化设施更是如此,能够做到充分利用的仅仅是少数。

  参观博物馆、欣赏艺术表演,文化享受应该成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这样的意识,在我们的周围,还远未深入人心,终生没进过博物馆,半辈子没有欣赏过歌剧、话剧、舞蹈、交响乐,恐怕不算少数。今天,博物馆、大剧院等公共文化设施在各地都已达到很高的建设水平,有的甚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仅每天的维护、经营开支就非常庞大,所以,充分利用更应该成为现实,而非一句空话。只有充分利用,让更多的人走进来,才能培育一代又一代观众,否则,就是巨大浪费。

  文化设施的充分利用,还需要全社会提供更为便利的条件。过去我们看演出,一般不到两个小时,中间休息15分钟,急急忙忙去一下洗手间。现在不同了,许多话剧、歌剧一演就是三四个小时,中间还有休息两次的。休息时间也不仅仅是赶着上厕所,观众的文化休闲层次正日益提高,还需要有交谈,还需要有茶点。可是,演出尚未结束,不少观众就不得不起身,紧着往外跑,因为再晚就赶不上地铁末班车了。

  京津冀一体化,应该包括文化共享。如今从天津赶来北京看演出、看展览的,已是家常便饭。而随着天津大剧院舞台演出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从北京赶往天津看戏也成为一种常见景象。不过,遗憾还是有的。从天津火车站下车后,找不到直达的公交,只得转来换去。前些日子,北京许多观众都奔往天津大剧院去看俄罗斯话剧经典名作《兄弟姐妹》,但大幕尚未阖上,许多人就已朝外狂奔,当天津至北京当夜最末一趟列车启动时,车厢里满眼坐着气喘吁吁的男女。

  从前我们设计大剧院时,总想着来者都是驾车的观众,于是,车库、车位预计得比较充足,但是,随着行车和停车不便的加剧,乘坐公交,尤其乘地铁看演出已经十分普遍,只是目前的公交打烊时间在世界各大都市里仍属于较早的那种。其实,公共文化设施四周能通地铁已经算是幸运的,许多城市新建的大剧院往往建在新开发的地盘上,连地铁都没有,给人一种看戏就必须开车、打车的感觉。

  公共文化设施可以带动附近的餐饮业、旅游业,这应该是个共识。但现在相当多的大剧院都是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顾影自怜,四周一片空旷,冰冰冷冷,既无餐也无饮,更何谈带动旅游业。观众常常是下班后饥肠辘辘地赶来看演出,无论演出中间还是结束,都找不到一个可供小憩的舒适地方,只好再饿着往家赶,让周末文化、文化之夜等等,流于空想。

  看来,充分利用文化设施,说说容易,真正做到,仍需要继续努力。

电视剧制片人侯鸿亮:

做更好的内容心里才踏实(文化进行时)

本报记者 刘 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侯鸿亮微信的自我介绍是:“不会当导演的摄影不是好制片人。”

  导演、摄影师、制片人,是他在电视剧行业里摸爬滚打几十年扮演过的角色。《闯关东》《温州一家人》《战长沙》《北平无战事》,再到《伪装者》《瑯琊榜》《欢乐颂》……他的每一次亮相,都是一个社会话题。“侯鸿亮”3个字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等于电视剧的品质保证。

  4月17日开播的《外科风云》是侯鸿亮团队制作的又一部现实题材作品,它以医疗系统为背景,直面常常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医患矛盾。

  艺术创作不能回避社会矛盾

  记者:医患关系是近年来非常敏感的社会话题,在《外科风云》的制作过程中您是怎么考虑的?

  侯鸿亮:医患关系的尺度比较难把握,但这样的社会问题不能回避。负面的东西往往特别容易传播,但传播的东西又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我们特别需要探究一个真相。比如我们总是会说到医闹、医患矛盾,但如果说到医疗行业一些正面的东西,又没有人去相信和传播。《外科风云》里,我们把一些平时病人会遇到的问题放到医生身上,换位的思考会让观众看清楚每个人的状态。我觉得这是相对真实的,医患关系没有舆论渲染的那么差。我们希望能通过影视作品传递出来一些正能量,能给社会带来好的影响。

  记者:行业剧在美国、日本等国家是非常流行的类型,但中国的行业剧还不是那么发达。

  侯鸿亮:我觉得观众对行业剧的需求是很大的,但对创作部门来说,行业剧是比较有难度的,除了把你的本职工作做好还需要附加一层工作量,可能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比如拍《外科风云》的过程中,我们除了要完成一个电视剧的整体创作外,还要加强所有人对医疗知识的了解。而对于编剧来说,如果没有医疗背景,写出的台词都不对,就做不到起码的真实。其实如果行业剧真的发展起来,对中国电视剧行业的拉动是非常大的。

  拍电视剧不是做快销品

  记者:您是如何保证电视剧品质的?

  侯鸿亮:只有老老实实做好每个环节。比如《外科风云》的导演用了一年半时间。一个导演用一年半的时间完成一部戏,我们认为是正常的,但可能很多导演一年拍两部或者两年拍三部,所以就显得我们比其他人用的时间更多。

  记者:很多人觉得电视剧、电影是快销品,于是就有人赶工赚快钱。

  侯鸿亮:几年前有人可能觉得我们这样做事的人是一帮傻子,但我觉得做事一定做到自己心里愉悦的状态。如果让我做快销品的话,我心里是不能满足的。但有些人可能不需要这样做,他一样能得到心里的满足。不一样的做法所对应的观众是不同的,我的作品对应的是一类观众,那样的作品对应的可能是另一类观众。但无论如何,电视剧的美感不能丢,而现实中,一些电视剧连起码的美感都没有的。

  记者:执着于内心的认真创作,最后获得的观众是最大化的吗?

  侯鸿亮:这对我们来说也经历了一个很长的过程。曾经有一段时间大家都说,侯鸿亮团队拍的戏品质高,但收视不能保证。但现在看起来,我们有了那些年的积累,市场已经对我们的品牌认同了,我们的创作空间其实更大了,获得的市场信任度更高了。我特别开心的是,有所坚持地去做,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不见得迎合快销就会有更大的收益。

  创作跟风不是艺术的初衷

  记者:从《北平无战事》《琅琊榜》,到《欢乐颂》《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您的项目非常多元,您选择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侯鸿亮:我们在题材的选择上没有限制,但新鲜感是很重要的。拍一部剧,要么你想讲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要么你想塑造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形象,要么你想通过电视剧表达你对这个社会的认识,要么有一种新的技术要应用到一部电视剧里……总有一个理由。我对自己没有题材限制,但我不会跟风,因为我觉得艺术创作最大的魅力是创新。

  比如,我曾经为了《北平无战事》,把《瑯琊榜》的拍摄拖迟了一年,我对这样的题材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看了就想拍出来;《瑯琊榜》是我对中国古代社会的一个想象,它塑造了中国历史文化中非常推崇的一介布衣的形象,中国影视剧在此之前没有这样的形象,《瑯琊榜》填补了这个空白。

  记者:前两年很多人愿意用“小鲜肉”拍戏,但这两年开始有人反思,有人觉得找有电影质感或者电视剧质感的演员其实比带粉丝更重要。

  侯鸿亮:是的。说实话,影视行业里真正专业的人其实不算多。这个行业的门槛太低了,涌进来的人太多太杂,大家对这个专业没有敬畏感,都觉得我就可以随意做导演、随意投资拍戏。但其实这么多年在这个行业里,我是越做越谨慎。

  再有就是因为剧组的工作和其他工作不一样,不是朝九晚五,不是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人承受不了这样的辛苦。我们行业的问题是,因为没有法律保障,优秀的人才正在离开,所以我特别希望未来我们能有相关的法律对每个从业者的生活有基本的保障。现在的情况是,能吃苦耐劳的人留下来了,而不是真正有创造力的人留下来了,这是这个行业的潜在危机。

继京剧“音配像”工程之后,戏曲“像音像”工程是又一重大戏曲保护和振兴工程。该工程已列入《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计划5年录制350部——

戏曲精品这样炼成(文化脉动)

本报记者 张 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王冠丽在《珍珠衫》中的剧照。
  资料图片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叶少兰在《西厢记》中的剧照。
  资料图片

  “把巅峰状态完整留下来”

  今年3月的一天,戏迷郑林生在习惯性地把电视调到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时,立刻感到眼前一亮,京剧大师叶少兰版的《西厢记》他看过多次,但这次的《西厢记》唱腔之优美、服装之艳丽、舞台之华美、表情之清晰,都是前所未见的。郑林生和老伴儿津津有味地看到结束。

  据央视统计,那一期节目全国有超过500万观众收看。而观众们不知道的是,为了这部在电视上播出的《西厢记》,叶少兰等京剧表演者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有的段落仅一个表情就反复录了20遍。叶少兰说:“‘像音像’就要这么做,它不像演出,我们演一遍或者普通的实况录像录一遍就可以了,‘像音像’必须要留得下、传得出,要对京剧艺术的历史和继承弘扬负责。高标准、严要求,永远是‘像音像’工程的主题。”

  所谓戏曲“像音像”工程是指选取当代戏曲名家及其代表性剧目,采取先在舞台取像、后在录音室看像录音、再由演员本人为自己的录音配像的方式,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反复加工,留下最完美的艺术记录。

  强大的演员班底、先进的录制设备、严格的艺术标准使戏曲“像音像”工程堪称是中国当代戏曲界一次最高水平的集结。据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吕育忠介绍,首批参与“像音像”工程的演员102位,基本都是从60岁以下的文华表演奖和梅花奖获得者中优中选优遴选出来的;首批入选剧目127部,全部是名家的代表作。叶少兰说,之所以规定60岁以下,是因为有些演员已经快到了演出的“临界点”,再不抓紧时间录制,演员就要过了演艺生涯的最高峰。而“像音像”就是要把演员的巅峰状态保留下来,把最美的唱腔、表演、服装、舞美等完整地呈现给观众。

  为了保证进度,目前文化部在天津和北京建立了两个摄制基地,上海基地正在积极筹建中。截至目前,天津基地已经录制了53部剧目,其中含8部评剧,在央视播出了38部。

  “京剧之所以是国粹,第一是讲究”

  录制“像音像”所遇到的挑战之多,令习惯了剧场演出的演员们大感意外。就拿化妆来说,在剧场演出,化妆通常很浓,色彩也要严格按照传统力求准确。但用摄像机录制时,参演者们发现如果按剧场演出,画出来的妆颜色太重、太夸张、不自然。灯光也是令人头痛的问题,有的服装在灯光之下颜色发生变化,白蟒变成灰蟒,红蟒变成紫蟒;有的旦角头上的凤冠很大,在灯光之下,演员脸上全是阴影……诸如此类问题都是剧场演出时所没遇到的。

  严苛的录制过程使众多参演者由衷感叹“再熟的戏也有改进提高的空间”。王冠丽是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团长,《珍珠衫》是白派的看家戏,王冠丽至少演过150场,但就是这部“熟得不能再熟了”的剧目,前前后后录制了半年多。王冠丽说:“这次录制‘像音像’,我们发现自己创的唱腔与小白玉霜原来的唱腔比较还有很大差距,可见这么熟的戏同样也要静下心来认真研究唱腔,认真排戏。在我们终于摸索出方法时又发现录的音并不满意,不能代表目前的水平。当时一直反复录音,身体吃不消了,明显气息不足,结果又重新补录音。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一定要在演员身体好、精力充沛的时候录音,特别是重点唱腔更要精益求精,否则欲速则不达。”

  重庆市京剧团团长张军强自认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但他说通过录制“像音像”,自己对“完美”二字的定义要更新了。每件乐器都是单轨录制出来的,每一个演员的录音也是单轨录制,有一点瑕疵都能听出来。不像以往录音都是混录,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而且演员无论是唱腔还是道白,慢一点或者快一点都不行,必须严丝合缝。每一天的录制不管是录音还是录像,录制中心的艺术总监都是全程紧盯,一个音一个动作没做好不够完美都会被叫停,反复录制,直到呈现出最好的结果才能过。

  叶少兰说:“京剧是综合艺术,不是说我们把身段唱念录好了,把技巧录好了就行,方方面面都要合乎这出戏的要求和标准,要把京剧每一个方面的精华和标准都反映出来,绝不能马马虎虎。京剧被称为国粹,国粹的第一体现就是讲究,处处讲究。‘像音像’必须做到讲究。比如每一个行的基本功和表现形式连脚步都不一样,穿蟒的这么走,穿靴子的那么走,都分得很清楚的。小时候我们在戏校光练走脚步走一年半。‘像音像’特别注意这个标准,不能凑合着录下来就完了,那样没价值。”

  用经典迎接戏曲的春天

  把教科书一般的经典之作留给世人,使京剧等中华传统戏曲的精华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是戏曲“像音像”的宗旨。

  “为什么戏曲要搞‘像音像’?”天津市艺术研究所名誉所长刘连群认为,这跟戏曲本身综合艺术的特点和传承方式有关。戏曲的传承方式主要是动态传承。要靠老师口传心授,但是口传心授又是不够的。“为什么?因为一代人不可能把上一代人所有的艺术,包括精密的处理、精妙的神韵,各个方面百分之百完整无缺地传下来,这是不可能的。条件不同,理解不同,感悟不同,传承的过程就是流失的过程。在这个时候能不能忠实全面完整地把前辈大师的表演,鲜活地立体地再现出来就非常重要了。过去没有这个条件,只有唱片和录音,电影也只收录了部分艺术家的身影。现在技术条件具备了,我们当然要抓紧时间完整记录下来。”

  在中国戏曲学院院长巴图看来,中国戏曲学院是戏曲“像音像”工程最大的受益者。他说,作为培养戏曲人才的最高学府,“音配像”工程和“像音像”工程的成果过去、现在和将来一定会深刻地影响戏曲人才培养的基本走向、基本配置和基本定位。“用经典来培育青年人的成长,用现代的经典决定青年人未来的形象、面貌,这可能就是‘像音像’工程人才培养特殊的价值。”巴图说。

  今年春节期间,石家庄市京剧团去邢台农村演出。漫天大雪,寒气逼人,但台下的观众说,我们刚在电视上看了你们的“像音像”,还想看看现场,看看一样不一样。一席话听得副团长赵玉华心里暖暖的,因为“像音像”版《勘玉钏》是由她主演的。台下的观众热情高涨,聚精会神地观看,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开,台上的演员也深受鼓舞,台上台下如火的热情融化了满天飞舞的雪花。

  赵玉华说,“像音像”版《勘玉钏》在央视播出后,她的手机微信短信就不断,各方的赞扬和鼓励令她心更热了,更有信心了。她说:“有国家鼓励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优惠政策,有这么好的戏迷观众厚爱,有这么好的领导专家支持,相信在全国兄弟院团的共同努力下,中国京剧事业一定会迎来更加崭新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