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2017-04-26 12:04:41|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版:新农村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福建省闽侯县试水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

改革给农民带来了什么

赵 鹏 林 蔚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一本证标明一户股份,全村2550个股民,每股可分红近1200元。这是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昙石村村集体经营性资产2016年产生的红利。这些年,这一红利年年在增长,可当股民,分红利,在2017年才成为村民人生里的头一次。

  在汹涌的城镇化浪潮中,农村土地等生产要素从沉睡中被唤醒,变成抢手的“大蛋糕”。可“蛋糕”谁能分?怎么分?怎么做大?事关广大农民能否同步共享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成果。在“分蛋糕”的过程中,闽侯县作为全国29个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单位之一,经历了一番波折。一本红皮小本,“股权证”三个大大的字印在封面最中央,38岁的村支书黄金栋小心翼翼地把它递给记者。

  资源如何变资产?村民因啥成股民?

  地处闽侯县城关,随着城镇化的发展,昙石村现在一点也不像个村:村部门口就是县城最大的公园、隔壁是昙石山博物馆,再远点则是一排排30层以上的高楼。

  村不像村了,本该是好事。可也因此给黄昭生和黄金栋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因为“资源变资产,人人都想沾”。

  “二黄”一老一小,前后脚都是昙石村村支书。在2005年闽侯城镇化还没“化”到昙石之前,村集体收入仅有20万元,来自于村集体土地上的鱼塘和果林租金。2008年,征地告一段落,村里得到一块边角剩余地,虽说不大,但再把周边群众的菜地凑凑,刚好可以搞出一座2000平方米的农贸市场。

  资源变资产的过程,就从这里开了头——几年下来,老黄以此为思路,村里从此有了市场、店铺。当年昙石村土地租金收入就达60多万元,2016年,昙石村集体的经营性资产收益已增至550万元。

  其实不只是昙石。闽侯2000多平方公里,紧紧包围着福州城。全县279个村,一半山区一半平原,平原乡镇在最近10年间,个个都被福州市的快速城镇化进程所影响。2016年,闽侯县财政首次突破百亿元,30%以上来自于土地出让金。城镇化开始前,全县七成以上的村,村集体收入都少于10万元;城镇化下,如今已有93个村有了像昙石一样的经营性固定资产,收入千万元以上的村有12个,最多的达到6000万元以上。

  问题来了:收益有了,可谁有资格享受这些收益呢?

  答案看似很好回答,全体村民嘛。“其实远非如此简单。”闽侯县委副书记叶仁佑介绍,早在2015年5月,在这场名为“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中,闽侯被确定为福建唯一试点县时,资格之论最终被交给了地方——难点从来由地方先突破。

  “真是难!”小黄书记接手的就是这个活。“比如,外嫁、入赘、抱养、出国、曾被判刑的……全村2703人,最终核定出来的身份有52种。”复杂中国,可见一斑。

  最后按照“尊重历史、照顾现实、程序规范、群众认可”的原则,又在村成员界定小组和村户代表两轮投票基础上,再经过三轮审验,2550人的数字如此得来。“昙石村人员界定方法”如今不仅是闽侯县还是农业部屡屡推广的经验。

  “2550人就是2550股,还有个原则,生不增、死不减。”第一道难关,小黄闯过了。可紧接着,第二道难关又横在了面前,是什么呢?

  “蛋糕”怎么切?“均富”如何均?

  自打2008年村集体有较多收入后,老黄和昙石村村委会把集体收入一方面用于全村各项公益和基础建设,一方面用于村里“特殊村民”的福利补贴:包括被征地后的失地农民、履行计生国策的独生和双女户、男60岁和女55岁以上老人……累计460来人,如今这部分开支每年约120万元。剩余的400多万元村集体收入则用于村基建、干部工资和村集体积累。

  这就好像一架跷跷板——前者过轻,“你们把钱花哪去了?”群众不干;后者不足,“你们干什么吃的?”村容难变。能连续当3届村支书,老黄这个“支点”“摆”得还挺让村里人信服——2014年,昙石村被评为全国文明村。可即便如此,老黄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七攒八攒,当年一年村集体收入不足20万元的穷村,如今竟让他攒出了1000万元的积累。“想着为村里再投资个更赚钱的项目呗。”

  股份权能改革,改的就是这个——收益分配不再福利化而要股份化、收益投入不再个人决定而要制度决定。

  具体到昙石村,2016年550万元的经营性资产收益扣除120万以往既得利益,按照股份权能的规定,七成股民分红、三成发展提留。算下来,七成是301万、2550股、每股1180元,村委凑了个整,结果2017年村民(股民)人均分红1200元。

  相比昙石,闽侯县上街镇岐安村在分“蛋糕”时,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上街镇是福州市大学城所在地。自2002年起这个占地两万亩的大项目进入这里后,为这座近3000人口、以往村集体收入不到1万元的村子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改变——至今全村土地全部被征完、生产方式也全部改为以商贸为主。

  因为拆迁按进度,所以受影响的也有先有后。最先的一批6个自然村中60多户被征迁群众,借大学城项目办起“学生街店面”,10多年来,每年每户收入暴增:村民集资230股,到2015年每股收益1.05万;后面再被征迁的群众也借鉴他们的思路,又办起了“商业街店面”,1900股,但由于位置不佳,每股收益只有1300元。7倍之差!

  2016年,这个小村集体收入超过1000万元。要是均分“蛋糕”,显然对先富者们就有些不合理了;可不均分,股份权能改革岂不空谈?恰好包括村支书、村主任共4名村委,又均属“先富者”。“头疼呀!”村支书沈行钟告诉记者。

  最终是以村两委干部“改革之刀,先砍自己”的方式突破了——两块蛋糕合二为一,但先富的60多户在未来的第一个5年内,一股算两股。第二个5年则是按1.5股计。10年后双方回到同一起跑线。“也就是用10年时间,稀释掉先富与后富者之间的差距。”老沈们的方案获得了全村通过。

  2016年岐安村每股分红2600元。先富者比以前让步了近5000元、后富者则增加了700元。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和谐。

  因为和谐之后,无论是“二黄”还是老沈,股份权能改革还给他们带来一样令他们意想不到之喜,是什么呢?

  “蛋糕”要做大,关键在心齐

  “老侯这次居然主动让地了。”小黄的头瞬间就“不疼了”。

  老侯叫侯仁生,是昙石村民,今年50,家有5口人。当初刚做农贸市场时,涉及老侯家40多平方米菜地。“说什么也不行。”掰开了又揉碎,又讲道理又算账,虽然最后让出来了,老侯还是耿耿于怀:“除了补偿,也没见到你们说的好处呀?”

  小黄也委屈:“改革前,村里只有福利,老侯家人口结构哪边都不靠。想给也给不出来呀。”

  不过股份权能改革破解了这种“两头尴尬”。按分红原则,老侯家5口人就是5股,一年分红获利可达6000元。“这还差不多,那点菜地一年收入也就几百元。”

  改革红利,让群众触手可及,由此激发出积极性,也就水到渠成。

  昙石村眼下又要新建一片公寓楼用于招租。早前包括老侯等十几户家境相对不好的农户,都想让村委把公寓楼批给自己租用。这不,老侯不仅不争了,还主动帮着村里参谋应该怎么建。

  岐安村的情况也一样,稀释股权的做法虽然在闽侯县已经试点的14个村中独一份,但带来的效果是一样的:村民盼“蛋糕”赶紧做大,村委盼群众多理解支持村里工作,村干部盼自己的辛苦和委屈也能得到体谅。“眼下更关键的,股份权能改革不能只停留在现有的土地资产简单的商铺化上,一旦用光了就没有发展空间了。最好应该和城镇化发展带来的发展转型捆绑起来,提升土地的资产效益。”闽侯县农业局农经站站长程金泉的理解,颇具深度。

  闽侯“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一年来的收获与启示在于:城镇化已是不可逆转的方向,深受城镇化影响的农民,通过股份权能改革要获得改革红利;城镇化又是一次转型的机遇,参与城镇化进程的农村,通过股份权能改革又迎来新的发展空间。这个空间究竟能有多大?就得看从县到村,每一级干部们对改革理解的空间能有多大了。

农牧渔业大县局长开始轮训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本报电  (记者王浩)近日,2017年全国农牧渔业大县局长轮训第一期培训班在北京举办。今年轮训工作,突出农村双创与产业融合、“互联网+”现代农业、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农业生物技术与安全管理、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内容,共安排8期班,预计培训约900人。

  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在开班仪式上说,要齐心协力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上就是要实现“保供给、增收入、优生态”三元目标,重点是优化农业的制度供给、要素供给、产出供给和创新供给,提高农业供给质量和效率。

老区精神研究会成立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本报电  近日,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在北京举行了老区精神研究会成立大会。老区精神研究会是在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的直接领导下,专司老区精神研究的机构。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王健介绍,老区精神研究会的基本任务是积极组织动员有关单位和社会组织、专家学者、全国老促会系统的研究力量及社会各界热心人士,投身到老区精神研究工作中来,通过理论研究、编撰丛书、举办论坛、文学艺术影视创作等多种形式,形成一批老区红色文化和老区精神研究成果,为推动老区脱贫攻坚、早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精神动力,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顾仲阳  耿凯丽)  

湖北英山
创新信用评级“贷”动脱贫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本报电  湖北省英山县创新建立贫困户信用等级评价机制,实现金融资源与贫困户精准对接。县人行、扶贫办、农商行联合对贫困户进行信用等级评定,分别授予一至四星级信用贫困户,授信精准扶贫贴息贷款2万—5万元。今年以来,共对19862户贫困户发放贷款41325万元。

  英山县按照依托农村扶贫开发信息系统、村组干部、精准扶贫包保帮扶对接卡以及金融部门走村入户掌握的情况,收集3975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信息,成立信用等级评审小组,由乡镇农商行、驻村单位、村委会、扶贫办、“五老”(老干部、老党员、老乡贤、老模范、老教师)代表等五方联合会审把关,通过电视、村组公示栏、农村金融网点电子显示屏等进行公示,目前已完成26611户贫困户信用信息采集工作。

  (刘志勇  杨启林)

河南原阳县宏达集团23年持续扶贫,累计带动1万余人脱贫

荒庄不荒了

苗文新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村企共建,整村脱贫

  原阳县韩董庄镇荒庄村地处河南省重点贫困地区——黄河滩区。1956年出生在荒庄村的尚广强,从小家境贫寒,但经常得到乡亲邻居的无私帮助。上世纪80年代,他下海经营木材生意,经过8年打拼,成为致富能人。

  当时的荒庄村,贫困发生率高达95%。看到周围百姓种地买不起化肥、农药,孩子上学缴不起学费,尚广强决心搞木材深加工,带动更多乡亲共同富裕。1994年,尚广强带头创办了宏达集团,村企共建,就业扶贫,全村一半农户率先脱贫。1996年,刚成立两年的宏达集团就成立了扶贫开发小组,每年招工时,都会留出固定名额安置贫困群众。

  几年前,荒庄村小学因为教师缺编,校舍成为危房,面临被撤并的局面。“扶贫更要挖穷根,挖穷根要靠教育,决不能撤并村小学!”尚广强得知后立即拿出资金修缮校舍,增添教学设施,招聘两名大学生补充师资,终于保住了荒庄村小学,如今还成了十里八乡的“名校”。

  修路、建幼儿园、卫生室、老年活动中心,20多年来,尚广强为完善村里的公共设施出资超过1000万元。2014年底荒庄村整村脱贫。如今全村4/5的农户有了小轿车。村支部书记吴照喜高兴地说:“荒庄村成了大家羡慕的文明村、富裕村,一点也不荒了。”

  帮扶周边6个贫困村

  除了带富本村,宏达集团还积极带动周边乡邻脱贫。中央打响脱贫攻坚战后,宏达集团将周边6个贫困村116户贫困户365名贫困人口纳入了帮扶范围。目前在集团1600余名职工中,2/3来自贫困家庭,如今都实现了“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除了就业扶贫,宏达集团还扶持周边贫困村兴办木材加工厂,通过技术指导和资金扶持以及收购他们加工的产品,帮助他们做大做强,带动更多群众脱贫。目前,集团已经累计带动周边贫困村建立木材加工厂80余家,加上收购和运输人员,平均每家加工厂可以带动30多人就业。

  23年持续扶贫,宏达集团累计带动周边2700余户、1万余人脱贫。

山东省沂南县在林产业转型升级上下功夫

风景更美 “钱景”更好

本报记者 顾仲阳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春季造林时节,走进山东省沂南县,山乡大地,不时见到一辆辆满载树苗的运输车,城市高架桥下、道路两旁,工程队忙着植树绿化。林业生态建设正深刻地改变着这个沂蒙山区贫困县的面貌,城乡环境美起来,农民腰包鼓起来。

  小盆景成了“聚宝盆”,苍松翠柏成了“摇钱树”

  走进砖埠镇铁山子村润松园园艺苗木培育基地,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各种精致盆景,各式花卉苗木,仿佛置身江南园林。村民育盆景,游客赏风景,一幅春意盎然的生态画卷。山东省林业龙头企业润松园园林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范遵厚介绍,基地每年能生产桂花、流苏等各类花卉苗木200余万株,松柏盆景10余万盆,产品远销江苏、上海、广东等11个省市。

  在这里,一株看似不起眼的黑松经过技术工人的栽培和长时间细心呵护,变身姿态万千、价值不菲的盆景,成为村民增收致富的“摇钱树”。看似普通的盆景,动不动价格上万元,炒作使然还是物有所值?

  “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价值,盆景之所以价格昂贵,因为它需要人工花大量精力、时间和心血,只是外行人不太清楚罢了。” 范遵厚是沂南土生土长的高级花卉园艺师,他介绍,盆景价格高,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在于盆景的养护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夏天要浇4次水,其中一次要在凌晨一二点浇。浇水的活一点懒都偷不得,次数不够,盆景土里就会很热,一两天看不出来,一个夏天下来,树就会变得病歪歪的。养护过程中要适时修剪,通过精心修剪产生各种意境。“再一个就是枝干的粗细讲究年工,你不要看它小,这个枝没有10多年长不出来。” 范遵厚指着一盆枝干只有两三指粗的不起眼的盆景松树说。

  价值高,劳动密集,对体力要求不高,盆景产业非常适合带动农村剩余劳动力。范遵厚致富不忘乡亲,他把自己的园林盆景技术无偿传授,先后结对帮扶了50余户困难群众。孙祖镇南匣石村55岁的宋立昌便是其中的一户贫困户。妻子胡凡秀患有多种疾病,下半身瘫痪,去年开始靠着宋立昌在润松园打工每月2000元的收入,这个家才脱贫在望。为更好发挥公司“科技示范、辐射带动”的作用,2009年范遵厚注册成立了永兴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实行“公司+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把周围村里外出不能务工,在家收入又少的农民吸收到合作社,共同发展花木产业。公司的花卉基地带动当地30余家花卉企业发展,帮助200余户乡亲致富。

  在润松园园林有限公司的带动下,砖埠镇政府因势利导,引导农民流转土地,建设以花卉、苗木、盆景制作为主导的林产品生产基地。目前,全镇共培育了12家花卉苗木企业,每年可生产各类绿化苗木12万余株,安置农村闲散劳动力4000余名,年产值达3亿多元。

  产业升级、融合发展,好风景带来好“钱景”

  除了小盆景做成大产业,近年来,沂南县在林业产业转型升级上下足功夫,富民美县的文章越做越好。

  沂南采取土地流转和资金投入等倾斜政策,不断提高种苗花卉生产的科技含量和经济效益,2016年以来全县新育苗面积达8240亩。其中蒲汪镇已成为长江以北最大的玫瑰花种植基地,产品远销省内外20多个城市。

  加大对林产品品牌的培育力度。沂南县林业局局长梁立民介绍,目前全县已有润松园园林有限公司、盛大庆果树种植专业合作社等多家新型主体,加入了山东省林业产业联合会和中国林业产业诚信联盟。范遵厚说,加入联盟后,企业站上了一个更高的平台,发展明显加速,带动作用明显增强。

  抓住全省首批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试点机遇,沂南县打造了一批以观光、休闲、体验服务为重点的景点、庄园和林场,产业融合发展,链条更长,效益更好。

  走在铜井镇竹泉村,一路山泉相伴,随处可见翠竹掩映,仿佛人入画中。依托竹泉村800亩林地,这里打造成了山东省第一个系统开发的古村落生态旅游区。

  国家AAAA级旅游度假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国家水利风景区、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一系列金字招牌接踵而至。这里累计带动了周围十几个村的1万多村民依靠旅游致富。

  4年前,竹泉村赵春建夫妇告别在外打工生活,返乡开起了农家乐。“节假日和周末游客很多,有时候一天要接待100多人,收入比打工强多了。”竹泉村全村80%以上的家庭主要收入来源依靠竹泉旅游景区,仅农家乐、家庭旅馆全村就有60余家。全村农民人均年收入由2007年的不足4000元,增长到2016年的2.5万余元。

  在沂南,好风景带来好“钱景”,赵春建家这样的故事还在不断发生。

图片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0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今年,新疆铁门关市博古其镇兴建的60万羽现代化“金鸡扶贫”蛋鸡产业园,可解决800余人就近就业,带动周边乡镇1.6万余人长效脱贫。图为产业园内工人在捡收新鲜鸡蛋。

  杜炳勋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