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2017-04-26 11:58:26|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汉唐胸怀 丝路精神(美术传媒视点)

——丝路书法文化的当代解读

朱培尔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新疆阿斯塔纳M10出土的高昌王国“延寿四年参军汜祐遗言文书”。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酒泉市石佛湾子出土的北凉承玄元年“高善穆石造像塔”。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西安碑林博物馆藏唐建中二年《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拓片。

  开栏的话

  美与情感,是艺术的两面。在艺术的海洋里,人类追求着美的创造、情感的表达,也致力于美的传播。其中,美术传媒无疑承担着阐释经典、聚焦时代、关注社会的使命与担当。传媒时代的美术,也因知识的普及与传播、评论的叩问与鞭挞,平添了动力、积聚起张力,成为精神领域和社会意识形态领域最活跃、最敏感、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形式之一。

  为进一步贯彻“开门办报”的理念,凝聚作者队伍,本刊特开设“美术传媒视点”栏目,约请近些年活跃在美术领域的一线美术传媒的掌门人和资深媒体人撰写杂谈,发挥他们深入美术领域一线、站位靠前的优势,以期更加广泛、深入、及时地反映业界的前沿动态,以及美术传播所激发的艺术观察和文化思考。

  

  书法遗迹在“丝绸之路”文化里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对当代书法的发展同样具有启发意义。

  说到丝路文化,书法界的人会很自然地想到《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就书法而言,它并不是唐代最有影响的碑刻。其书法风格接近颜真卿的《多宝塔碑》,但更清瘦、挺拔、秀气,线条也没有颜体那么大的张力,唐代具有这样艺术水准的碑太多了。但是这块碑又很出名,因为它与景教在中国的流传有关——它是早期基督教在中国流传的一个证明。景教作为基督教的一个分支,与儒教、道教、佛教完全不相干,它能够在中国流传并发展,能够在唐代得到弘扬,并且从唐太宗、高宗、玄宗一直到德宗时期都曾立此碑,体现出大唐的胸怀。所以丝路文化在历史上能够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与汉朝、唐朝在世界上的地位有关,与当时统治者的气度有关。政治和文化是息息相关的,相互之间的影响也很久远。正如现在去西安,人们还能感受到大唐那种非凡的气度与风神,而大唐风神无疑来自于海纳百川的精神与胸怀。“一带一路”的国家倡议,推动了对丝路文化的进一步研究,也使文化领域更加关注与之相关的文献、文物,以及其所具有的文化与历史意义、史料与文献价值。

  常言唐人尚法,其实唐人的“法度”不但体现在楷法森严上,更体现在不同楷法之间的丰富多彩与深刻变化上,比如颜体和柳体便给人完全不同的审美感受。即便是唐代的墓志,字体、风格的变化也都十分丰富。因此,唐人的法度绝不是建立在简单的大一统上的,而是建立在法度森严但又彼此独立的风格基础上,或者可以说,唐楷的根本是“变化”。

  唐人的“尚法”不仅体现在楷书上,还体现在草书上。唐代草书的法度是最森严的,这“森严”通过孙过庭的《书谱》那种兼及创作和理论、逻辑缜密的方式表达出来,通过“颠张醉素”看似狂乱、非理性但又绝对合乎草法的创作方式表达出来。在草书创作上,今人的问题是没有很好地继承唐人书法的风神,也缺少唐人的学识与胸怀。如果格局越来越小,怎么可能真正地继承唐代的文化与艺术?正如现代人写颜体,有几人能感受颜真卿的胸怀、能领略颜真卿在写《祭侄文稿》时的心理变化?如果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过程,显然也就无法真正理解颜真卿的伟大!还有一些人,因为看到很多人学唐楷学不出来,所以得出学唐楷是死路一条的错误结论。其实,只要能够把握住大唐书法的风神,洞悉唐代一流、顶尖的书法家的人生经历,体悟经典不是简单的书写,而是人生历练的一种集中体现,所有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也有一些书法家提出要激活唐楷,这样的提法也是片面的。唐人的作品是一座高峰,不需要我们去激活,它让我们高山仰止,哪怕能在这座高峰上取一把土,也会成为艺术创作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现代人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跟唐人在心灵上的距离,缺少和唐人博大、多元的文化应有的沟通,而一旦有了这种沟通,我相信无论学习褚遂良,还是学习颜真卿,都能写好并写出变化与新意。

  “丝绸之路”上出土的书法遗迹,数量最多的无疑是汉简。这些汉代简牍,生动、鲜活地记录了两汉时期我国与中亚、西亚、南亚地区交往的历史。就书法而言,汉碑和汉简之间是有区别的,汉碑是书丹以后刻出来的,再拓成墨拓,而汉简则是用毛笔直接在竹木简上写出来的,这是二者最基本的区别,也由此产生了更重要的区别——书写态度,或者说书写时的心情的不同所直接导致的创作形态的不同:碑的书写是正式的,和宗教、宫廷有关,其文辞、内容、字体甚至书写与刻制的过程,都非常严谨,来不得半点马虎与随意。而汉简的书写是真实书写的体现,往往处于一种放松或自然的状态,没有必须写好的压力与负担。常言道,书法“无意于佳乃佳”。汉碑的整饬与简牍的率意,在审美上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范畴,汉简书法的意义对今天的启发更多的是那种率性而书、自然而然。所以在学习古代作品的时候,一定要了解这种不同,从而更好地把握住各自的特征。

  对于居延汉简以及稍晚出土的悬泉汉简,这几年《中国书法》杂志倾注了非常大的心血,五六年来已经连续做了五六个相关专题。学习汉碑中的隶书,必须与同时代的简牍联系起来研究。汉碑大多是当时有身份、有地位的书家所为,书写的过程自然也十分认真甚至刻意,简牍的写手大多是一般的文书,所以从书法的角度而言,一定要分清哪些是高手发挥最好的时候写的,哪些是初学者刻意的、记录时写的,从而才能更好地学习与借鉴。

  “丝绸之路”上的文物非常多,我认为其中可资借鉴的有关书法的类型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内容:首先是一百多年来陆续出土的简牍,它是丝路上数量最多的书法遗产;其次是青铜器,如秦公铜簋上面的文字也是丝路文化早期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三是各种造像,上面所记载的一些内容有很高的宗教与文献价值;第四是西域出土的各种文书,如高昌文书等;第五是写经,像敦煌的一些经卷,都十分有代表性;第六是宋元时期很多与文字有关的文物,如钱币等;第七是各种图形印,如新疆出土的玛瑙印;第八是西域出土的各种墓志以及石造像塔上的文字与书法。

  中国的书法除了汉字以外,还应包括在“丝绸之路”上发现的其他民族的文字如吐蕃文、回鹘文、西夏文。所以我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在《中国书法》杂志上做一期中国古代少数民族的书法专辑,至今还没有做成,因为研究的专家不多,即便有也大多只是从文献的角度进行研究。站在《中国书法》杂志的角度,这类选题除了有文献学的研究外,更重要的是要从书法的角度切入。这些木简横的书写方式和汉简竖的书写方式是完全不同的,但是线条的变化也很丰富。我相信只要用毛笔书写,只要工具、材料合适,哪怕英文、德文、法文都能形成相应的书法艺术。做不好是因为没有把握住这些文字所具有的潜在的艺术美感,没有把握住构成书法本体的最基础的因素。

  作为当代书家,我们在审视丝路文化与相关书法遗存时还必须体现出一种文化的情怀与精神。这种情怀与精神是发自内心的,是心中梦想的感召,是对中华文明的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与热爱。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发展并长盛不衰,正是因为有一大批有献身精神与抱负的人。我觉得书法境界的高低,未必一定与所谓的“艺术创作”有直接的关系,汉代简牍、敦煌写经在当时都不是当作书法作品创作的,没有一个写手或经生会把自己当作书法家,但是他们无疑有信仰、有宗教的精神,可以超越功利、超越某种目的,其意义在时间长河中自然会得到显现。

  (作者为《中国书法》杂志主编)

白发依稀始涂鸦(策展手记)

——寻道求变:卢沉艺术研究展

吴洪亮 佟欣鑫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对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的研究及展览,近年来已成热点。总体来看,对于卢沉、周思聪先生这一辈艺术家的关注度,远远低于对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等先生的关注;对活跃于二十世纪上半叶的艺术家的研究,也远远弱于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当代艺术的研究。而对卢沉、周思聪等这一辈艺术家进行系统的梳理研究是非常必要的——他们是否代表着一个时代?是否可以成为长期的研究课题?无论是从美术史的视角还是从个案的视角,都至关重要。

  十年来,北京画院已完成对四十余位艺术家的个案研究,其中涉及卢沉与周思聪的展览已有四次。2013年,北京画院通过卢沉去世前十年所画的醉酒题材举办了卢沉写意人物画展。但在卢沉一生的艺术成就里,还有几个关键点值得关注,譬如他早期在写实水墨人物画上取得的成就;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他以国际视野进行的先锋性探索——水墨构成;再有就是他作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如何将自己的思考与实践有效地带入教学中。本次对卢沉的展览研究,试图以再版的《卢沉论水墨画》为核心展开,以全面呈现卢沉各时期的艺术成就及其求新求变的艺术探索。

  展览以“寻道求变”为主题,意在凸显卢沉不同时期作品风格的变化。为使观众更好地体会这种变化,我们将展厅空间以“十字路口”的形式进行划分,以表现卢沉作为改革开放时期中国画坛的第一批探索者,面对空前多元的可能与抉择,所体现出的不断求变的艺术实验精神。在《卢沉论水墨画》一书中,这位艺术家、教师艺术探索的诸多体会传递了出来。此书的再版,在原书的基础上增加了卢沉发表的代表性文章,使观众对其艺术有一个多层次的了解。他用鲜活的思想点亮对艺术的感觉,例如“画线要像用犁耕田一样。用笔一定要追求毛、涩,沉着入纸”等形象的比喻,“我主张变形,但是反对变形的滥用”等明确的绘画原则,以及他的艺术探索非常清晰的方向与方式——“我给自己规定一条明确的路,不要模仿原始……理想是,自觉运用绘画原理,多种造型手段,创造奇特迷人的诗一般的画面”等。

  卢沉的创作实践与思想文字相印证。展览从《卢沉论水墨画》一书中提炼出“型神”“笔线”“品兴”“墨构”四个主题词作为单元主题,汇聚起卢沉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到新世纪初四十余年间的写实人物画、书法、写意人物画、水墨构成作品,梳理出他的艺术探索之路。

  在“型神”板块,可以看到卢沉1964年创作的写实人物画代表作《机车大夫》——通过表现老中青三代机车修理师自豪地等待刚刚修好的机车行驶过来的场景,展现出新中国工业建设的力量。这幅画以其经典性与时代性奠定了卢沉的艺术地位。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卢沉被下放到磁县农场,这一时期他创作了多幅水墨人物写生作品,但他强调怎样把写生转为创作,“你拿着毛笔一下子就要考虑到怎么用笔的问题,这个线怎么勾,勾成什么样的线,勾成方的还是圆的,粗的还是细的,有弹性的还是直的,根据你的考虑,根据你的感受,根据你的艺术理想,你的画面的要求,要有选择,这里面都有很多创造成分,不能完全照着对象去画”。这一时期,他的写生人物作品多成为当时写实水墨人物写生的典范之作。

  “笔线”单元,卢沉的书法作品和写意人物画尤为引人注目。卢沉非常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和吸收,而且一直坚持对笔墨线条的探研。书法入画,是他走进传统的一条门径,他从很早就开始研习书法,一直未曾中断。据他的学生们回忆,卢沉临碑帖、智永千字文、徐渭草书,并以草书入画较多。作为苏州人,卢沉对江南情景的写意性表达似乎与生俱来,上学期间就画江南乡村小品人物。随着其人文素养的积淀,尤其在九十年代之后创作了多幅写意人物画,它们都是诗书画印结合的文人画风格,难怪他说自己“口头是革命派,骨子里还是传统的”。对传统坚持不懈的研习,可以看作是卢沉对自身素描基础的有意补充,同时也激发了其潜藏于内心的文人情结,成就了中国文人水墨人物画的现代发展。

  卢沉对自己的艺术永不满足,他借助小品画对造型、笔墨进行反复的锤炼与探索,常对同一主题进行不同风格创作。如晚年他创作了许多以市民晨起遛鸟为题材、表现日常悠闲生活的小品画——展览中就展出一组,有线描稿、水墨稿,有带有变形感和幽默感的“鸣禽图”,还有造型抽象、色彩纷繁的“鸣禽图”。这些同类题材的作品“并不是为了应酬,不是简单的复制,每一张都有新的追求”,他的理想状态是“用一百张随意勾画的小线描打开一个新的思路,建立一个新的通道,朝自由、偶发、即兴、随意的领域猛进。就这样画,随心所欲,不论东西,乘兴画去,尽兴而止,必有迥异常态的画面”。这些作品,被展示在“品兴”单元,取小品与即兴之意。

  “墨构”单元则展示了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卢沉追求抽象的思维能力,借鉴西方的构成意识、形式分析创作水墨作品。《清明》(见上图)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这幅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的水墨画名作,表现的是清明雨季路上撑伞的行人,用几何形的平面造型表现人物的侧影、背影,通过形式分析的方法对画面进行有意味的分割,也辅助指引了观者的欣赏顺序。这幅画展出后,也曾引起画坛对卢沉创新精神的进一步关注。

  卢沉一生坚持求真求变。他对内心中渴求的艺术真谛充满无尽的向往,如其所说,“寿有限,艺无涯。朝朝暮暮,东涂西抹,面壁弄墨,数十年未成正果,何处丹砂,白发依稀始涂鸦”。以“变”求“通”,这是卢沉的价值,也是卢沉带来的启示。

艺荐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浴火重光

  ——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宝藏

  ●主办:故宫博物院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时间:3月17日至6月17日

  ●地点:故宫博物院午门东雁翅楼

  231件(组)来自异域的黄金饰品、象牙饰板、玻璃器皿、硬币等,以考古学意义上的发现地为主线,展示了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一世纪的阿富汗文明历史。这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具活力的时期,也是“丝绸之路”贸易的起始阶段。透过展览,观众更能了解阿富汗多样的历史与文化。

  宝藏经典 活化精神

  ——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陈列

  ●主办:中国美术馆

  ●时间:1月25日至12月31日

  ●地点:中国美术馆

  展览从中国美术馆十余万件藏品之中甄选出任伯年、齐白石、黄宾虹等大师的小幅经典之作,重在从审美角度让观众了解大师们何以将平凡的生活化为艺术的形式,在笔触、色彩、线条、墨韵中体验精神的感性表达。

  徽匠神韵

  ——安徽徽州传统工艺故宫特展

  ●主办:故宫博物院  安徽省文化厅  黄山市政府

  ●时间:4月11日至5月31日

  ●地点:故宫博物院永寿宫

  徽州传统工艺历代被宫廷征为贡品。此次特展甄选了黄山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歙砚、徽墨、徽笔、徽州漆器、万安罗盘、徽州竹雕、徽州三雕20位传承人的85件作品,与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图片并置展出,在古今对比中梳理出徽州传统工艺的历史脉络与技艺特点。

  清孤不等闲

  ——“扬州八怪”书画展

  ●主办:河北博物院  扬州博物馆  扬州文物商店

  ●时间:3月24日至5月21日

  ●地点:河北博物院

  “扬州八怪”师承陈淳、徐渭、八大、石涛等革新派画家,并以大胆创新、不拘成法的艺术创作开一代新风,在中国画进程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展览共展出郑燮、金农、黄慎、汪士慎、李鱓、高翔、罗聘等人90余幅书画作品,题材包含书法、人物、山水、花鸟画等,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扬州八怪”的艺术风格和审美意趣。

  丝路起点·环肥燕瘦

  ——汉唐长安她生活

  ●主办:天津博物馆  西安博物院

  ●展览:3月8日至5月4日

  ●地点:天津博物馆

  展览是西安博物院原创的女性文化大展,共展出汉唐时期陶俑、金银器、铜镜、玉器等近百件精美文物,通过服饰、妆容、乐舞、宴游和文人们的诗词歌赋将观众带入到汉唐长安兼容并蓄的盛世气象及长安女性开放、自信、时尚、生动的历史画卷中。

慈母(中国画)

王 杨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3日   12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