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2017-04-28 12:29:21|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版:副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当雄浑的天山打开自己

熊红久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天山是用来仰望的,就像散文是用来抒情的。当散文遇到天山,那种被提升的状态,宛若云雾,在雪峰间缭绕,恰似苍茫,在大地上漫漶。这是疆域所赋予的情感生发,也是历史所蕴含的生命光泽。它是一个打开的盛宴,装得下所有的惊喜和礼赞。

  六月的新疆,是歌者与旋律的心神互助,是舞者与雄鹰的展翅翱翔。这里的辽阔,配得上你的眺望,这里的高耸,扶得起你的仰叹。

  雄浑的天山,行走至此,终于慢慢打开了自己。一条峡谷,让天上人间隔空相望。使得早已习惯了平庸的内心,终于有了被拯救的欢悦,有了直抒胸臆的抵达。

  天山大峡谷的名声,就像悬挂在乌鲁木齐胸前的金牌。国家级森林公园、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体育运动基地等诸多“王冠”加冕其上,让没有到访过的人心生愧疚,好像错过此景,便已铸成人生大过。当那些美轮美奂的图片和文字,被众人推送到面前的时候,你不能不心生敬仰,又心驰神往,仿佛每一幅画面都会衍生出羽翅,带着你的愿望飞翔。

  第一次去天山大峡谷,你会惊叹于壁立万仞的巍峨,似乎瞳孔已经装不下了山的高耸。苍翠挺拔的雪岭云杉、绿草如茵的南上牧场、清凉甘洌的照壁山湖水以及倒映在湖水之中的蓝天白云。这一条条注释,解读着天山的自然之美。面对亿万年练就的岿然和磅礴,你会霍然觉得,所有的辽阔和壮美都有了最稳重的依靠。血脉开始偾张起来,那些风起云涌的情绪,最终幻化成内心的沸腾。似乎天山的存在,就是为了显示人类的渺小。

  一直觉得,美好的事物不能仅凭眼睛来观察,要用心去品味,才能深入肌理。就像一道好菜,要闭上眼睛感知舌尖的氤氲。邂逅天山,它能用静谧过滤你浮躁的内心;用高洁涤荡你视野的俗尘;用湛蓝驱逐你灰暗的阴霾。这或许就是“新疆天山”申遗成功的原因,作为新疆唯一的世界级自然遗产,天山是配得上这个盛誉的。

  当道路细成了大山的一道掌纹,汽车就像甲壳虫,缓慢行走在山脚下,即使将头伸出窗外,依然望不见天山的巅峰。沿着照壁山水库向东走,右侧山涧有溪流潺潺而下,水域开阔处,可见几只白色水鸟在湖心游弋。两侧的山似乎开始向路间汇集,越走越快。道路忽然被整座山挡住了去路。山突然就跳到了路中央,像打家劫舍的草莽,手握松树的利剑,向过往者讨要路钱。我们的视线和思想无路可走。几只鹰,盘桓在天上,带着神的暗示。全车的人都以为,到了尽头。

  绝处逢生不仅仅只是人间才能创造的奇迹,在人与自然交往中,一定有着秘而不宣的内在原理。所以,当高耸的天山豁然裂开一条夹缝时,我们很容易就会想到天若有情之类的诗句。这是自绝望里生出的一道云梯,用以摆渡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感恩。

  天山大峡谷地处天山山脉中段,天格尔峰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山势雄耸、起伏多变。地形总体呈南高北低之势,由暖温带、中温带、寒温带和寒带组成鲜明的气候带谱,形成天山山脉最具代表性的地貌特征和生态系统。天山有这样的能力,在一次旅行中,完成对四季的考研。对惯常了一山一景的内地游客而言,天山的丰富,已遮拦不住他们兴奋的神态。目光比心情更加急切,许多眼睛已经长在车窗上,呈放射状向四周延伸了。

  在万丈壁仞的作用下,峡谷中的道路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被挤压成了一根线,线的上端是经过裁剪的蓝天,在视线里,风筝一样飘忽不定。匍匐地面的路在山势的托举下,显然想站起来,却又被沉重的车轮,压弯了腰。想站的念头和压弯的决心,在路和车的较量中,以能耗的方式显现。发动机噪音粗重,车子行驶缓慢。这是整个峡谷最窄也最陡的路段。宽不足五米,坡却达三十多度。绵延二千多公里的天山,在这里裂开了一道口子,把自己的肺腑向人类摊铺开来。这是一道柔情的出口,天山用内在的美,来医治西部的荒凉。

  峡谷恰好将一个原始植物园分开,这才看出,我们其实是穿行在天山植物园里的。雪岭云杉是天山固有的最繁密树种,挺拔而粗壮,几百上千年的成长,让它们自信而低调。不像脚下的野花,什么柳兰、金莲花、蓝刺头、野蔷薇,见到来人,毫无顾忌地绽放,随心所欲地盛开,把一生的艳丽,全部展示出来,显得很不简朴,不会过日子似的,一餐饭就要把家底吃光。只有绿茵茵的酥油草,既不张扬也不羞怯,像个油漆工,把花与树之间的空隙,全部刷成绿色。甚至还想攀上岩石,毕竟太陡峭了,站立不稳,只得放弃。这让许多山崖裸露着黝黑皲裂的岩石。远远看去,老成持重,有了岁月的沧桑。

  越往里走,峡谷越幽深,即使仰视,也只能看见被松枝剪碎的一些蓝纸片,洒在狭长的空中。溪水被茂密的草丛遮掩了,但叮叮咚咚的弦乐,却敲击得异常清脆。静谧的密林,被泉水的声响啄开一条道,欢快的旋律,顺着坡度流淌开来。气温明显低了,花草开始稀疏,云杉密集。车子进入到了牛牦湖沟,这里是整个环线丛林最密集的区域。溪水蜿蜒,泉潭密布;怪石嶙峋,树木参天;奇峰耸立,烟岚缭绕。盘山路九曲回肠,一线天剪开云雾。

  路越走越像一根鱼线,而车子则是一条上钩的鱼,在上下起伏和迂回环绕间,从沟底慢慢提到了水面。这个水面,已经跃居到了海拔两千米之高的山脊上。在六月的通透里,远处的皑皑雪山,清晰可鉴。与身边的苍翠松柏形成了两种势力的对峙。这是两个季节对信念的坚守。作为旁观者,在这样的空间和时间里去体察,让我们觉得,这两个季节之间相隔的,已不仅仅是距离了。雪峰处就是海拔四千五百六十二米的天格尔峰,山顶终年积雪,最大的一号冰川是乌鲁木齐河的发源地,冰川距今四百八十万年,古冰川遗迹保存得非常完整和清晰,有冰川活化石之誉。有了历史的厚重感,大家的注视里,就多了一层肃穆。我们所面对的不再是一峰冰雪,而是洞悉了沧海桑田和世事变幻的智者,鬓发双白,巍然屹立。雪山一言不发,只用洁净和高耸来俯视人类的波诡云谲。

  车子攀升到两千六百米,越过一道梁,地势豁然开阔起来。视觉刚准备松弛一下,就撞见了天鹅湖。感觉湖是跑累了,却依然躲不开我们。只好收拾停当裙裾,静静坐在草地中央,低垂着头,像羞赧的少女,把雪山和白云都垂落到了湖面上。湖有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周边被群山环卫。我们行车至此,都颇费周折,而这一汪水,不知是如何行走的。随木栈道逐级而下,靠近湖边。水很清凉,有不忍触碰的冷艳,也有冰清玉洁的高贵。清澈见底,能看到几米深的石子,体现了湖应有的精神品质。而碧波荡漾,能感受微风徐来的清爽,则蕴含着湖温馨的人文情怀了。

  缺少了天鹅的水面,湖显得有些落寞,这也让天鹅湖的名字添了些虚妄。知情人告诉我们,在没有建成景区之前,这里是天鹅理想的家园,每年春夏间,都有几十只在这里栖息游耍。游客多了,惊扰了它们的生活,天鹅迁徙到更深的山湖里去了。到了秋季,游人稀少了,它们才会飞回来。我们的失落里,多了一层对自然的忧虑。尽管我们渴望与这些精灵们相遇,但对天鹅而言,无论哪一类游客,都是它们生命的戕害者。对于所有的自然之子,无论植物还是动物,无论蓝天还是白云,我们都没有权利改变它们应有的状态。

  站在海拔三千米的天门观景台上,可以俯瞰整个乔亚草场,刚才经过的牛牦湖沟,像一条拉链,把两座山襟连在了一起,合成一套完整而得体的绿色衣衫。而乔亚草场则是晾晒在山坡上的绿毛毯了,上面绣满了马牛羊和毡房的图案,甚至连炊烟和奶茶的清香,都绣了进去。

  在天山面前,那些原以为很重要的事情,陡然变得轻飘起来,还有什么值得斤斤计较,还有什么可以肝肠寸断。面对如此的庞大和虚空,人类的那点纠结,已经轻若游云。站在这里,叩拜山水为师,聆听云松对话,听得久了,就涵养出了一个男人所尊崇的胸怀和伟岸来。

  这或许是天山所独有的一种品性,它能让每一个登临其上的人,都从自己的生命经验里,体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与启迪。并让它成为力量的一部分,信仰的一部分。当一个人的精神高度与天山齐肩的时候,这个世界,其实是为他打开的。

  天山在看着你,错过了新疆,你的人生将留下一片,面积最大的遗憾。

城子的生命力

沈 洋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去泸西,城子必去。

  一个小坝子,一围群山环绕。坝子不大,却有水缘。一条大河淌过,弯成弓形,正好与城子古村来一个紧紧的拥抱。山不大,却有灵性。那些山,有着国画的轮廓,起伏有致,韵味十足,是典型的滇南地区个性独特的山,不以个体山雄奇显胜,却以连绵起伏、凹凸有致构成别样风景。城子古村落,就贴在这样的山坡上,享尽了背靠山峦、河流怀抱的极佳风水。

  城子的特点,是那些民居。全是土掌房,从山脚沿山坡趁势而上,前一户人家的楼顶,即是后一户人家的场院,就这样一级级相连,一户户相通,从山脚第一户人家进去,穿过四合院,七弯八拐,上几道青石板铺就的石梯或者松木板搭就的木梯,就可以像孙悟空神出鬼没般上到另一户人家。如果兴致大好,甚至可以穿越到山顶上的第十七户人家。如此神奇的建房格局,真可谓家家相通,户户相连,总是让人想起《地道战》里那些横七竖八的地洞。你还别说,这城子村的民居建筑,还正是有着攻防战事的考虑。可见,城子,这里的历史决不像现在的云淡风轻,只会滋长情调与浪漫。

  城子村的历史是悠久的。《广西府志》记载:明洪武十四年,颍川侯傅友德、西平侯沐英克云南改路为府,以土官普得领之,传至昂贵。城子古村,属彝族先民白勺部的聚居地,随着历史的演进,大批汉族居民逐渐迁入。明朝成化年间,土司昂贵在此建造土司衙门,改城子古城旧名“白勺”为“永安府”,一时间,这块风水宝地得以脱胎换骨,当地人赖以生存的土掌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一大片,规模宏大,形成府城,一跃成为滇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之一,盛繁至极。

  位于城子村的制高点,后人在昂贵土司府遗址建了高大气派的灵威寺。参天古木,一级级向上延伸的石台阶,高深的院墙,精致的门楼,无不尽显这个四合院的气势恢宏,彰显着这座看似平凡的小山头的不凡之处,昭示着城子曾经的古老与辉煌。

  走在城子古村,一条条古街巷通向村庄的深处和高处,或横或竖,或直或弯,无不透露出这个古村落的神秘。地上是清一色的石板铺就,经过村民和游人经年累月的踩踏,都磨出了时光的影子。

  抬头看那房顶,总是给人以神奇的感觉,无非就是碗口粗的当地栗树作梁,疏密有致地搭在土墙上,铺上横梁、劈柴、木棍和松针,再铺上当地和好的黏泥蜂窝土,摊平后人工用棒槌反复捶实,土掌房的顶,就这样筑成了。奇就奇在这种看似粗糙的建筑,实则极为牢固和实用,那楼顶你走上去就像走在砖混结构的楼房顶上,稳当,踏实。看是泥土压实,本以为会在雨水季节漏雨,或者成稀泥状,其实不然。当地一位大爷告诉我们,因为是用当地的黏土反复击打压实,多层堆叠,很是细密,即使偶有木头腐坏,另换上一根,毫不碍事,哪里真的漏雨,再压一层泥上去,一切安好。城子村的土掌房,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除承袭了当地土掌房传统的四方墙体土木夯顶,层层相连户户相通的特点外,像“李将军第”这种汉式门头、坡顶、门头下方斗拱等建筑构件齐全、完整的民居,大量吸收了滇中地区汉族人传统四合院落的建筑风格,深得汉式建筑之精髓。今天,当你走到城子古村落,还能看到高大森严、气派雄伟的四合院,合理的布局,高雅的格调,高大的门楼,还有那飞檐翘角,雕梁画栋,那精美木雕,无不体现出城子先民高超的建筑艺术和兼收包容的开放胸襟。

  我们去的当天,正值深冬,但阳光明媚,一户人家正请了村里的壮年男女帮助盖房,五六个男女在房顶上忙得满头大汗,有的挑土,有的洒水,有的洒松针,有的用棒槌夯土,那棒槌七上八下,打击得啪啪直响,发出的声响像是一首粗犷豪放的彝王曲。旁边的一户人家正在搭木架,一根根巨型圆木或方木纵横交错,一看就是大兴土木的架势。后来一问,才知是当地政府正在统一恢复一批古院落,这自然让人欣慰,地方政府重视古村落的保护,群众欢迎,功德无量。

  走到上台人家,正好一对中年夫妇在拧玉米,男的把玉米棒子背上楼,倒在晒台上,女的则把一根根玉米棒子扔进正在转动的机器,只听喀嚓喀嚓声此起彼伏,却不见地上堆着机器拧下来的玉米粒,我好生好奇,上前询问才得知,原来,每家每户的楼顶上都留有一个小孔,刚打下来的玉米粒,直接通过小孔,哗啦啦淌进了楼板下房子里的粮仓里。这种玩法,说句实话,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

  再转身好奇地看看旁边的一个圆形围子,外面用竹篱笆包围,里面全装满了玉米棒子,直径一米来长,两米来高,每家每户的楼顶上,都竖着三五个这样的围子,要是从高空俯瞰,还误以为是炮筒呢!其实不是,这就是当地群众储藏玉米棒子的一个简易“粮仓”。可别小看了这围子,既通风透气,还能享受适量阳光,保证玉米棒子不至于霉烂。在今天看来,这些生存技艺似乎不起眼,但我想,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昂贵土司,也不一定会想到,他的后人竟然会有如此发明创造吧!是啊,历史,从来都是普通的劳苦大众创造的,这话,到了今天,依然是那样有生命力。

  去城子村最好的季节,是在秋天,每户人家都在墙上悬挂了一串串金黄色的玉米棒子,每户人家楼上,都堆上三五个玉米围子,加上村子里一层一层递进上升的土掌房,那横的竖的线条纵横交织,错落有致,整个小山头上千余幢有六百多年历史的土掌房挨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奇特的画面,有油画之厚重多彩,亦有国画虚实结合、变化莫测之水墨气韵。

  无疑,这样的古村落,成了摄影家的天堂,成了驴友们的最爱。每一天,总是有无数的驴友慕名而来,或自驾车前往,或飞机转火车转汽车转面的,或三五成群,或只身一人,或全家出游,或情侣漫步。或看夕阳西下,或看旭日东升,或看紫气升腾,或看轻岚弥漫。在城子古村落,不用刻意去看什么,不一定去看雕梁画栋的深宅大院,不一定去深究姊妹墙的历史演变,尽可以随便走走,与村口的老爷爷老奶奶摆摆龙门阵,给奔跑而过的流着鼻涕的小娃娃拍张照,跟着穿过村庄的一头老牛随便走,看几条悠闲的狗在村中漫游,等等,不一而足。总之,每一个人在城子,都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心境。或失意,或失恋,到了城子,都会被城子的宁静消解。即使正春风得意,狂傲不羁,到了城子,也会对得意下另一种不同的定义。

  快离开城子时,我们来到了滇军六十军一八四师师长张冲上小学念书时的学堂。说学堂,其实就是一个小院落,正面一间简易的土掌房,上下两层,一楼上课,二楼住人,里面还供了张冲像。因为刚写完抗日题材电视剧《锻刀》不久,曾认真查阅过滇军的抗战史,对张冲十分崇敬,因此我怀着一颗虔诚之心,上楼看了其早年休息读书的简易之所,这位曾经在台儿庄战役和禹王山战役中让日军闻风丧胆的抗日英雄,竟然就是从城子古村这间简易的土掌房里走出去的。正是他,用城子村彝家汉子铁打的肉身,筑起了一道保家卫国的精神长城,这种血脉,直到今天,还一直在城子村流淌、蔓延,怎不叫人感慨。


“炮制”虽繁怎敢省(金台随感)

赵晏彪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作家最大的本领是善于删改。谁善于和有能力删改自己的东西,他就前程远大。”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说的作家修改作品的能力,如同药店“炮制”中药的过程,凡是好药,必须经过多道炮制工序才可以入口,好文章亦然。只有拿出“治玉石者,既琢之而复磨之;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的精神,才会达到“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境界。

  有两句话流传很广:“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句话源于一部电影,更因出自剧中一位明星演员之口,很快便风靡海内外。其实,这是一位高僧写的一首劝戒诗的上半阕,但引用者不求甚解,也无人去深究其出处,而至今仍有不少人不知道此诗还有下半阕:“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还有一例,譬如我们常说的“三思而后行”,似乎都“知道”是出自孔子语录,其实不然,这句话恰恰是孔子所反对的。此则故事出自《论语·公冶长》,季文子(鲁国正卿)做事常“三思而后行”,子(孔子)闻之曰:“再,斯可矣(想两次就可以了)。”

  还有不少例子可以警示我们,对于学问我们不可缺少追根溯源的精神,对于知识我们不可缺乏精益求精的精神,对于“名言警句”,我们更应该有科学严谨的审视态度,才不致使抄袭主义、拿来主义、不求甚解成风。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百年药店同仁堂的精神信条。“炮制”,泛指用中草药原料加工制成药物的过程。有火制、水制或水火共制等加工方法。目的主要是加强药物效用,减除毒性,去掉副作用,使药物便于贮藏和服用。同时亦指烹调、处理、制服、医治和制订,以达到“扶正祛邪,解毒增效”的作用。

  忽然想起德国一家锅具品牌的负责人与记者的一问一答。记者问:“你们德国人造的锅说要用一百年,卖出一口锅,也就失去了一位顾客。因为没多少人能活一百年。你看别人造的锅,五年十年就足够了,这样一来,顾客就得经常来买。你们把产品的使用期搞短一点,不是可以赚更多钱吗?”

  负责人这样回答:“正因为所有买了我们锅的人都不用再买第二次,所以产品质量才有口碑,才会吸引更多人来买。”

  为什么八千万人口的德国,竟然会有两千三百多个世界名牌?当时的西门子公司总裁维尔纳·冯·西门子是这样解释的:“这靠的是我们德国人的工作态度,对每个生产技术细节的重视。我们承担着要生产一流产品的义务。” 可想而知,在最珍视“炮制”的国度,少有企业是一夜暴富的。他们往往是专注于某个领域、某项产品的“小公司”“慢公司”,减少“差公司”与“假公司”的生存空间。

  中国已经比当年强大多了,从经济总量而言甚至已位居第二,但在科技尖端领域等不少方面还称不上是真正的强国。我们不缺少精英,不缺少顶尖人物,我们缺少的是对“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之类理念足够的重视与践行。懒惰、不思进取、以次充好、山寨成风,这是职业精神的丧失。要重拾炮制功夫,就必须和这些“稀松主义”“不求甚解”做彻底的分割。只有激发国民性格中的优秀因子,形成视质量为生命的强烈自尊,将产品好坏与荣辱联系在一起,才能实现质的强大。


“炮制”虽繁怎敢省(金台随感)

赵晏彪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作家最大的本领是善于删改。谁善于和有能力删改自己的东西,他就前程远大。”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说的作家修改作品的能力,如同药店“炮制”中药的过程,凡是好药,必须经过多道炮制工序才可以入口,好文章亦然。只有拿出“治玉石者,既琢之而复磨之;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的精神,才会达到“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境界。

  有两句话流传很广:“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句话源于一部电影,更因出自剧中一位明星演员之口,很快便风靡海内外。其实,这是一位高僧写的一首劝戒诗的上半阕,但引用者不求甚解,也无人去深究其出处,而至今仍有不少人不知道此诗还有下半阕:“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还有一例,譬如我们常说的“三思而后行”,似乎都“知道”是出自孔子语录,其实不然,这句话恰恰是孔子所反对的。此则故事出自《论语·公冶长》,季文子(鲁国正卿)做事常“三思而后行”,子(孔子)闻之曰:“再,斯可矣(想两次就可以了)。”

  还有不少例子可以警示我们,对于学问我们不可缺少追根溯源的精神,对于知识我们不可缺乏精益求精的精神,对于“名言警句”,我们更应该有科学严谨的审视态度,才不致使抄袭主义、拿来主义、不求甚解成风。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百年药店同仁堂的精神信条。“炮制”,泛指用中草药原料加工制成药物的过程。有火制、水制或水火共制等加工方法。目的主要是加强药物效用,减除毒性,去掉副作用,使药物便于贮藏和服用。同时亦指烹调、处理、制服、医治和制订,以达到“扶正祛邪,解毒增效”的作用。

  忽然想起德国一家锅具品牌的负责人与记者的一问一答。记者问:“你们德国人造的锅说要用一百年,卖出一口锅,也就失去了一位顾客。因为没多少人能活一百年。你看别人造的锅,五年十年就足够了,这样一来,顾客就得经常来买。你们把产品的使用期搞短一点,不是可以赚更多钱吗?”

  负责人这样回答:“正因为所有买了我们锅的人都不用再买第二次,所以产品质量才有口碑,才会吸引更多人来买。”

  为什么八千万人口的德国,竟然会有两千三百多个世界名牌?当时的西门子公司总裁维尔纳·冯·西门子是这样解释的:“这靠的是我们德国人的工作态度,对每个生产技术细节的重视。我们承担着要生产一流产品的义务。” 可想而知,在最珍视“炮制”的国度,少有企业是一夜暴富的。他们往往是专注于某个领域、某项产品的“小公司”“慢公司”,减少“差公司”与“假公司”的生存空间。

  中国已经比当年强大多了,从经济总量而言甚至已位居第二,但在科技尖端领域等不少方面还称不上是真正的强国。我们不缺少精英,不缺少顶尖人物,我们缺少的是对“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之类理念足够的重视与践行。懒惰、不思进取、以次充好、山寨成风,这是职业精神的丧失。要重拾炮制功夫,就必须和这些“稀松主义”“不求甚解”做彻底的分割。只有激发国民性格中的优秀因子,形成视质量为生命的强烈自尊,将产品好坏与荣辱联系在一起,才能实现质的强大。

泉水一道带 风出半云尺(中国画)

汪友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6日   24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