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理想在课堂插上翅膀 快乐在操场轻舞飞扬

 
 
 

日志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2018-03-21 06:14:20|  分类: 人民日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版:新青年


爱心传递 青春无悔(青春派)
心有阳光 “空巢”不空(青年观)
助力脱贫 新春招聘
莫以心为“网”役(有所思)
不妨按按“清零键”(有所思)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从8个人的爱心小团体,发展到开“爱心分店”,山西师范大学“236爱心社”——
爱心传递 青春无悔(青春派)
本报记者 乔 栋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请问有不要的废瓶子吗?”在山西师范大学,常常能看到一群在学生宿舍收废品的年轻人,他们同属于一个大学生社团——“236爱心社”。

  这个社团从捡废瓶子起步,靠献爱心立足,至今已在周边多个乡村学校、特殊学校支教,并在这些学校搭建7座“梦想书屋”。他们不仅在山西大学生范围内有很高知名度,甚至在上海开起了“爱心分店”。236,一个以数字起名的社团,看似漫不经心,却栽出了一片成荫的爱心之树。

  1个朴素的想法,8个简单的女孩,播下爱心的种子

  10年前,“236”只是山西师范大学一个宿舍的代号,它的存在只对住在其中的8个女孩有意义。彼时,对女孩子而言,没事就“晃悠”去捡废瓶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郭学玲就能豁得出去。2006年入学的她,发现学校里废瓶子挺多,占地方不说,还污染环境。“扔了挺可惜,攒起来换成钱,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不是更好吗?”郭学玲说。

  她的想法很快得到宿舍其他7个姐妹的支持。几次“卧谈会”后,姐妹们的思想就达成一致。为此,她们去学校里的信用社专门开了个账户,取名为“236爱心基金”。

  捡瓶子,说起来容易,但要真正“实操”起来,除了克服心理难关,还有很多现实的细节问题。比如,“哪里废瓶最多?书包怎么腾空才能装下更多瓶子?拉到哪里卖最划算?”8个女孩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刚开始,一个放风,一个迅速去捡,天黑的时候‘最好下手’。”郭学玲笑着说。

  3年时间,她们用卖废瓶的500多块钱,给汶川灾区捐过款,也给贫困地区儿童买过书包。她们知道,这点钱对于太多有需求的地方而言微不足道,但她们更懂得,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爱心比钱大”。

  “其实我们当初也没有太多想法,只是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点好事。”郭学玲说。然而,正是这种不遗余力的坚持,才让这个爱心小团体涌现出生长的惊喜和感动。“236”爱心小团体的种子被8个姑娘无心播下,很快迎来了它的脱胎换骨。

  2009年,在山西师范大学物信学院团委的支持下,“236爱心社”从8个人的“小团体”,发展成为一个面向全校的社团组织。2011年开始,“236”陆续开展了丰富的爱心活动,一跃成为最活跃的校内社团。2013年,“236爱心社”在新生中一次吸纳210名成员,成为全校规模最大的社团。随后,他们又在上海成立“分部”,“236”逐渐成长为山西高校社团中的“明星”。

  10年之后的今天,“236”成了一个爱心公约数,成了更大一群人的归属。

  “扫楼”、支教、梦想书屋,爱心在不断扩散

  在山西师范大学,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次“扫楼”活动。和10多年前的“前辈们”一样,“236”的社员们会轻轻地敲敲门,进宿舍问有没有废瓶可以收。和10年前不一样的是,因为人数增加,他们的成果也成倍扩大,“一次能卖两三百块钱”。

  “这是我们积少成多、艰苦朴素的社团传统,绝对不能丢。”从前辈手中接过这份沉甸甸的责任,“236爱心社”现任社长张淑彤的工作思路越发清晰。“不了解‘236’的人,以为这只是一个靠‘弯腰换钱’的公益组织,但其实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张淑彤说。

  对于这些经常来学校“串门”的“236”成员,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的心里一直心怀感动。郭小平自己就是“感动中国”年度人物,他在山西省临汾市创立的这所红丝带学校,让很多艾滋病儿童找到了温暖的家。

  “236”的社员们,显然也把这里当成了家。一到学校,社员们就按照分工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有的和小朋友在楼上做起了游戏,有的带着孩子去阅览室……一旁的办公室里,郭小平看着这些忙碌的大学生,感慨地说:“对于患有艾滋病的孩子们来说,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人来陪他们玩耍。‘236’的同学们,年纪也不大,但却有异乎常人的爱心和担当。”

  对于2016级的社员侯雅敏而言,与红丝带学校的孩子们玩耍、交流,像是在她生命中打进了一束光:“那次和他们做完游戏,我们准备走的时候,一个小朋友过来怯怯地拉着我的手,一直跟在我后面,他说:‘老师,我怕你走了之后就不回来看我了。’我看着他的眼睛,那种不舍和胆怯,让我在那一瞬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爱心活动全程参与下来,尽我所能、伴他们成长。”

  “每周固定来这里,成了‘236’和红丝带学校的一个约定。”“236爱心社”第六任社长尚玘说,“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去周边农村地区的学校支教,发挥师范生特长,给他们送去我们的温暖和力量。”

  他们的支教活动,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烛光行动”——烛光虽弱,却能点亮爱的夜空。

  每周五下午,在离山西师范大学一个多钟头车程的席坊村小学,爱心社的成员们会准时搭乘公交,辗转来到这里,给孩子们上课。他们坐公交的路费,全部来自于平时收废瓶的“爱心基金”。

  席坊村小学教学楼的二楼拐角处,有一处不显眼的屋子,上面写着“梦想书屋”。书架上,摆着《三字经》《中华历史人物》等少儿读物,孩子们在业余时间会被这群大哥哥、大姐姐们领着,来这里一块看书、学习。像这样的梦想书屋,“236爱心社”已经捐赠了7处,书籍除了来自于爱心基金,大部分是社员们平时在学校收集来的旧书。

  下午两点半,两个来自体育系的“236”社员,领着三年级的学生在操场上打起了太极。阳光有点刺眼,但小学生们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关键“要领”;一旁二楼的四年级教室里,欢快的歌声飘出了窗外,孩子们鼓起了腮帮子,唱得正起劲。

  这是一首流行歌曲《刚好遇见你》。“要知道,平时由于师资力量不足,席坊村小学的孩子们最期盼的音乐、美术、体育课,往往就成了自习课。”尚玘说,“对于孩子们和支教的社员而言,同样是因为爱,彼此才能相遇在这里。”

  铁打的“236爱心社”,但没有流水的“236爱心人”

  献爱心的形式在不断丰富,“236”的名头也越来越响。山西师范大学还为此专门帮助社团成立了“236党支部”。在不久前的山西省高校思想政治推进会上,“236爱心社”作为唯一参加的社团,赢得一片点赞。

  铁打的“236爱心社”,但没有流水的“236爱心人”。在他们看来,对于经历过“236”生活的人来说,爱心已转化为深深的行为烙印,即便是毕业走出,也会把“236”的爱心带到四方。

  尚玘最近正在准备考研复试。“考研的事情定了以后,我还打算再报名参加一个山区支教的志愿活动。”尚玘说,“大部分人都觉得志愿活动又不给钱,干吗这么拼。但这反而比一些有偿雇佣更吸引我。不考虑那么多,尽力去奉献,这就是‘236’带给我不一样的地方。”

  “236”不一样的地方,更在于传承。传承不仅体现在时间的传递,还有空间的扩散。第五任社长苗静说,他们有一个微信群,名字叫“236爱心宝宝之家”,她们经常在里面聊天。慢慢地,大家发现在上海已经工作、读研的“236人”越来越多,于是“236爱心社上海分部”应运而生。

  如今,一些公益活动,总能引起祖国南北“236”成员的遥相呼应。去年5月13日,大型公益徒步筹款活动“一个鸡蛋的暴走”在上海举行,主题是为“临汾市天使儿童”募捐。“236上海分部”的成员郭学玲、秦子君、苗静、汪毅、张春雨,还有从山西师范大学赶过去的张莹超等十余人,历经12个小时,完成了50公里的爱心“暴走征途”。

  “不管在哪里,不论南北、无问东西,我会永远记得他们带给我的感动,我永远都是‘236爱心社’的一员。”第四任社长秦子君笃定地说。


助力脱贫 新春招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 wangguochun - wangguochun000 的博客


  日前,“甘肃共青团助力脱贫攻坚2018新春招聘会”在兰州启动,并在13个市州同步设立分会场,招聘对象包括贫困家庭青年劳动者、农村未就业大中专毕业生等。图为求职者(后排右一)在一家培训机构招聘摊位前询问岗位信息。

  王  朋摄(人民视觉)  


莫以心为“网”役(有所思)
石 羚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不久前,上海交大BBS“饮水思源”关闭了校外网访问端口,让不少网友为此感伤。因为对他们来说,在中国的互联网还没有这么发达的时代,这片校园网络空间曾留下了他们太多青春的足迹。

  从辉煌到落寞的不仅是这一小块网络空间,很多曾经风靡一时的互联网产品,如今在轰轰烈烈的互联网浪潮中都没能保住自己的“领地”。毕竟,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当下,如果在内容上、形式上跟不上新趋势,墙倒不必众人推。然而,尽管互联网产品如走马灯,年轻人对网络的需求没变,并且好像越来越依赖了。

  曾经,我们看“热门博客”,现在看“微博热搜”;曾经看“明星进驻”,现在看“网红直播”。变化在于,曾经泡网吧、上机房还令人兴奋,现在躺着玩手机、刷微博已成了习惯。当工作和闲暇的界限愈发模糊,当“互联网+一切”成为现实,“谁能一天不碰手机”的难题接踵而至。

  炫目、海量、便捷,有时也是束缚。“没人可找”固然可怕,但通讯录里“躺”着成百上千好友“到底找谁”又何尝不令人纠结?从短信到语音、视频聊天,从报纸、电视到实时资讯,从面对面到屏对屏,闹则闹矣,指尖的喧哗过后,剩下的还有孤独。

  回过头来,很多人开始怀念刚接触互联网时的激动,怀念那时的单纯与简单。心理学家认为,怀旧是一种从共同记忆中寻找归属感的尝试。这种归属感来自于互联网和现实的平衡。当网络跟空气一样不可或缺时,怀念初创期的网络产品,也是呼唤一种恰到好处的人际距离,不浓不淡,不远不近,既不忙碌,也不孤独。

  某网络论坛在关闭前,贴心地提供了“回忆打包珍藏”服务。可文章能下载,网上迸发过的青春火花,又怎能轻易“打包”?对于逝去的旧物,可以怀念,但不必挽留。在科技的单向道上,我们再也无法回到网络的“前现代”。只是,我们可否在适当的时候,关闭手机透透气,和家人做饭,会三五好友,体会一下不以心为“网”役的畅快?


不妨按按“清零键”(有所思)
陈 健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朋友小黄大学毕业后,运用掌握的专长在县城开了一家装饰公司,根本没有什么经验,完全靠着敏锐的市场发现能力不断摸索。谈起一年的收获,小黄内心的喜悦流露在脸上,但小黄很清醒,他说:“过去一年只能是经验的积累,现在市场发展很快,啥时候都不能昏了头,都要有从零开始的思想准备。”

  小黄所说的“从零开始”,其实就是把过去一年的成绩认真总结归纳之后,在脑子中如同按了一下计算器上的“清零键”,一切又归零了,一切又从“头”开始。

  年末岁首时,不少人在盘点过去一年的收获,不禁为取得的累累业绩而沾沾自喜。取得成绩、获得荣誉是辛勤努力的结果,固然可喜可贺,但要有一种清零思维,成绩纵然再大,那也应属过往,要想做优做强,必须得有危机意识。一些名人企业家也正是时常存有居安思危之心,才使企业有了良好的发展潜能。

  清零是为了更好地积蓄前行的力量,是为了更好地冲刺下一个目标。一位有名的马拉松运动员,当有人问他夺冠的秘诀时,他这样说道:“我把比赛的行程设定一个个小目标,每到达一个目标的终点,又精神抖擞地冲向下一个目标。”设定目标,一程完成,浑身是劲,重启一程,可谓是聪慧之举,正是攻克一个个小目标,才最终成就了大胜利。

  清零也是谦虚的表现。满招损,谦受益。自满、自大历来是事业发展的大敌。多少曾经红极一时的人物,因为看不到红火背后潜藏的危机而飘飘然,结果轰然崩溃,一败涂地,类似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时常按按“清零键”,并不是把原来所取业绩一笔抹掉,而是把成绩当过往,当铺垫,装着一颗警醒心,整起行装再出发,不陶醉于以往业绩,以崭新的姿态、饱满的热情投入生活、投入事业。倘此,人生才能走得踏实稳健。


心有阳光 “空巢”不空(青年观)
周珊珊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20日   19 版)

  “一个人做饭好难啊,容易浪费,而且花了太多时间。”“最怕生病,自己一个人去医院太痛苦了,真希望能有一个APP,有人专门陪着去医院”……身边有刚工作一两年的年轻人,最近总这样跟我吐槽。

  这让我想起,近期网上热议中国现在有超过5000万的“空巢青年”。还有网上租房平台称,数据显示该平台的租房用户中,32%是“空巢青年”。

  “油腻中年”还没走远,“空巢青年”又来了。“空巢青年”主要是指二三十岁、与父母及亲人分开居住、单身的年轻人。

  关于“空巢青年”的生活,有不少自媒体图文并茂地总结了若干特点,引发不少关注、点赞。我找到其中一篇,顺手转给了之前跟我吐槽的几位“空巢青年”,问问他们对这事儿怎么看。

  令我惊讶的是,好几个人的回复内容如出一辙:有些场景描述特扎心,但空巢其实也没那么惨。

  这些描述和故事之所以能够广为流传,恰是因为“空巢青年”这个词击中了大城市独居青年的“孤独感”。他们背井离乡,独自到大城市打拼,压力、焦虑和孤独就像三座大山,有时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但缓过劲儿来之后,“空巢青年”们似乎却又不甘心被这样充满悲情感的眼光从上到下打量,毕竟,他们的生活不只有孤独感。

  “一个人生活,觉得日子都变长了。”这是“空巢青年”们爱引用的一句话。然而,其实对于“空巢青年”来说,孤独来自于无牵无挂,幸福也同样来自无牵无挂。

  是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预设,“巢”一定要是满的,“空巢”就一定是负面的、值得同情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呢?

  空巢并非天然悲凉,生活状态是空巢,这是在大城市奋斗拼搏留下的客观生活状态,但是否放任自己空心、空虚,全看个人选择。

  对于很多“空巢青年”来说,他们放弃了离家乡更近的学习和工作机会,主动聚集到大城市,是他们寻找梦想的自主选择。在大城市里,固然压力更大,但也拥有更多机会。

  如今,人的边界意识强了,享受空巢的青年不在少数。“空巢青年”们过好自己小日子的关键,就在于守住内心、勇于追求。

  空巢并不意味着空虚。独居青年们的生活也可以自由而充实,工作之余打打游戏、出外游玩,哪怕宅在家里,也可以自由自在地睡到自然醒。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他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听课、学习,精神阵地并不一定匮乏。

  空巢也不意味着空心。他们的感情生活很充实,同在大城市打拼的同事、朋友时常相约,分享彼此近况;而“反向春运”、接上家中父母来大城市过年,也给了这些候鸟一样的“空巢青年”一种关于团圆的新思路。

  空巢,是离开对父母和亲人的依赖,走向独自生活的第一步。或许艰难,或许孤独,但学会独处,让这些尚未成家立业的青年掌握了更多的生活技能、更加理解自己的父母,独自面对生活、做出选择,这难道不也是一种成长吗?

  “我现在终于理解我妈以前为什么要我洗完澡后要处理下水道的头发了。”“只有独处过才知道生活的不易!”这些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空巢青年”们,一本正经地给我解释着空巢生活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

  看起来,“空巢青年”们正在用自己的行动跟父母、亲人还有这个社会说,别替我们担心了,过得好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